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毕业就结婚吧 > 第二百九十六章:从未让我失望过

第二百九十六章:从未让我失望过

    这个夜里我喝了酒,所以就没办法开车回去了,林叔自有黎进昌送他回去,而我只能选择自己打车。

    其实我也可以让林青悦来接一下我,但感觉没有这个必要,因为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所以我也不想麻烦她。

    我和林叔差不多喝完了整整一瓶红酒,但好在这个酒的度数不算高,所以我也不至于喝的醉醺醺的。

    就是喝的有些面红耳赤而已,不过最起码头脑还保持着清醒,因此自己回家当然不是什么问题。

    不过当我离开酒楼时,却意外接到了林青悦的电话。

    “周景,你是不是喝了酒?”林青悦开门见山地问道。

    “嗯?对啊,喝了一点。”我答道。

    “那你等等吧,我来接你了。”

    我愣了愣,忙对她道:“不用了,我现在也没有喝醉,还是能自己回家的。”

    “真的吗?”林青悦有些疑惑。

    “真的。”

    林青悦笑了笑,语气莫名地对我问道:“就那么不想见我?”

    “啊?那当然不是啊,我肯定想见你的!”我连忙道。

    “那不就行了呗,好好等着,我已经在路上了。”

    说罢,林青悦还没等我回复,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我无奈地笑了笑,终究是站在了原地等她,没有选择自己打车回去。

    至于林青悦为什么知道我喝了酒,这个根本不需要我过多猜测,我就能明白是林叔告诉她的。

    想来我已经和林叔达成了初步共识,那么林叔当然不会反对我和林青悦交往了,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还要促成这种交往以巩固我们之间的合作。

    林叔这种思想我当然清楚,我真的很排斥他这种行为,可是……我又能怎么样呢?

    我苦笑了一声,终究是没让自己再去想这件事,只当作顺其自然了,以后对林青悦好点就是了。

    不,不只是好点,要对她最好才行。

    在等待林青悦的时候,我有些百无聊赖地看向眼前的街道。

    这家酒楼位于番禺区,所处的地理位置又有些偏僻,所以到了晚上,行人并不算很多,倒是时不时有一两辆车子疾驰而过。

    天空中月亮朦朦胧胧的,半个身子都躲在了云雾里,只露出尖尖一点,像是在窥伺着人间。

    我伸出两根手指,想要用食指和拇指把月亮“夹住”,可是我能夹住的只有它的轮廓而已。

    我觉得自己有些傻气,最后放下了手,转而抬起头和它隔空遥望着,嘲笑它今天很“害羞”,非得躲在云里看我,哪像我那么光明正大,敢于和它直接对视。

    这时候我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扑哧扑哧”的声音,吓得我一个激灵,连忙往旁边闪了几步。

    回头看去,只见林青悦正捂着嘴,眼睛似乎弯成了月牙,那“扑哧扑哧”的声音就是从她捂着的嘴里发出来的。

    “我靠,你大半夜的,想吓死人啊!”我拍了拍胸口,对她抱怨道。

    “哈哈哈……你还说没喝醉呢?居然都醉的和月亮说话了,你也是个人才啊!”林青悦终于笑了出来,不过却是捂着肚子了。

    我无语地看着林青悦,对她反驳道:“我这可不是喝醉,我就是有感而发,懂吗?有感而发!”

    “对对对,艺术家嘛,总得有点和平常人不同的地方。”林青悦笑道。

    我没有再和她争辩这个话题,而是左右看了看,对她问道:“你从哪儿冒出来的?怎么没见到你的车?”

    听到我这么说,林青悦忽然就不笑了,一下子恼怒起来,对我道:“我打车的时候定位定到对面去了,刚刚我还想让那个司机拐个弯把我送过来呢,但他死活不肯,所以我就只能走过来咯。”

    我意外地看了她一眼,道:“我还以为你开车过来的。”

    “那当然没有啦,你不是开车了嘛?我就好心一点做你的代驾呗。”

    我点了点头,然后把车钥匙扔给了林青悦,对她叮嘱道:“你这会儿可别再开的那么快了,我是喝了酒的,如果你不想让我吐你身上的话那就开稳点。”

    林青悦接过了钥匙,对我摆了摆手道:“没事没事,我很稳的。”

    我怀疑地看了她一眼,因为我坐林青悦的车子,从来就没体会过这个“稳”字。

    ……

    回去的路上,林青悦真的把车速放缓了,也不会有什么突然加速之类的操作,居然真的稳了很多。

    在等红绿灯的时候,林青悦转过头对我问道:“对了,白芷的事情怎么样了?”

    “白芷的事情?你是说王卓还是说白芷的妈妈?”我疑惑道。

    “先说王卓吧。”林青悦道。

    我苦笑了一声,对林青悦道:“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在今天上课的时候我就没见过王卓来教室,估计他现在还没回来,又或者回来了但没有去上课。”

    林青悦撇了撇嘴,又问道:“那他女朋友知道这件事么?”

    “不知道吧,这种事情怎么会告诉他又怎么会告诉自己女朋友?”我道。

    “哦,那他也没有回你消息吗?”

    “没有,不过我也懒得找他了,这完全就是他自己的问题,我干嘛要去多管闲事呢?”我理直气壮道。

    林青悦意外地看了我一眼,似乎是调侃般地对我道:“你转性了?周景不是最乐于助人的吗?怎么现在不去帮他了?”

    我苦笑道:“什么事情该帮,什么事情不该帮,这点我还是心里有数的。”

    “好吧好吧,算你进步了一点。”林青悦笑道。

    这时候,绿灯亮了起来,林青悦再次开动了车子,往我公寓缓缓驶去。

    我沉默了一会儿后,对林青悦道:“白芷妈妈的病情,现在勉强算是稳定下来了,但是医院那边还需要住院治疗一个月看看情况,所以白芷或许还不能回学校。”

    林青悦点了点头,这次倒是没发表什么意见了。

    我顿了顿,却是对她好奇道:“对了,你怎么不问问今晚的事情?”

    今晚我和林叔进行了最终洽谈,这件事情林青悦是知道的,不过她一般都会问我详细内容是什么,不过这次她却没有问了。

    林青悦没有看我,但是她的脸上却浮现出一抹浅浅的微笑,这笑容似乎有些许无奈,只听她轻声道:“既然他让我来接你,那就说明这件事已经成了,我在乎的只是结果而已,所以问不问也没有什么关系。”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对我柔声道:“而且我也一直相信你能办的到,因为你从未让我失望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