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毕业就结婚吧 > 第三百零六章:“在他乡”

第三百零六章:“在他乡”

    看到这条消息,我不禁愣了愣,一时间却不知道怎么回复了。

    杨乐今天去上海的事情我是知道的,只不过当时就没有去上海的想法,所以便没有和她一起出发了。

    稍微犹豫一下后,我便回复道:“我后天就要回广州了,虽然南京去上海不算太远,可是总是有些麻烦的。”

    “你不是怕麻烦,而是怕你女朋友吧?”杨乐一句话就挑明了真相。

    我有些哭笑不得,回复道:“那你知道还问?所以我没办法去,因为我来这里的主要目的是开会,并不是去看白芷她们。”

    “好吧,我现在就在白芷这里,刚刚和她聊了一会儿,觉得她有些不太对劲,所以才想让你过来聊聊,毕竟你跟她是好朋友。”

    说到这里,杨乐顿了顿,接着道:“而且有我在这里,也不算是太容易惹人误会的。”

    “那你的意思就是,喊我过去?”我问。

    “嗯,不过还是看你吧,你要是害怕林青悦的话,建议你别来了。”

    我有些好笑,对她道:“我还真的怕她,但我可以问问她的意见,毕竟上次的事情是个典型的例子了。”

    “随你咯,你问好了再跟我说。”

    “嗯。”

    结束了和杨乐的通话后,我略微犹豫一下,便给林青悦发了条微信,跟她说自己打算和杨乐一起去上海看看白芷的母亲。

    片刻后,林青悦的微信发了过来,她对我道:“你去看就看呗,为什么要请示我?”

    我苦笑了一声,回复道:“这我哪敢不请示您啊?”

    “可别,你想去就去好了,我相信你会有自己的分寸。”

    “好,我知道了。”

    问完林青悦后,我便给杨乐发了条微信,告诉她自己现在就开车过去。

    杨乐有些意外,问道:“林青悦这就同意你去了?”

    “那不然呢?”

    “好吧,我可做不到她那么大气,原本以为你问了之后她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不同之处吧。”

    “那你大概几点钟能到?”

    我看了眼时间,现在是六点半,从南京去上海大概需要三个多小时,所以我到了之后已经是晚上的十点多了。

    “大概今晚十点多吧。”

    “那行,还能出来吃个宵夜。”杨乐道。

    我有些无语,回复道:“到了再说吧。”

    结束了和杨乐的对话后,我便钻进了驾驶位,其实坐动车过去更快,但是并没有开车来的方便些,索性开车过去好了。

    ……

    当我到达上海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十点半,于是我便发了个微信给杨乐,问她现在的位置。

    “我就在医院,你直接过来吧。”

    “好。”

    我是知道白芷母亲所在医院的名字的,因此我便直接在导航上输入了医院名字,然后跟着导航开往医院。

    大概十来分钟后,我便来到了医院,停好车子后,便往住院部走去。

    白芷母亲住在住院部的三层,具体的病房号码我也是知道的,所以我很快就来到了三层的病房走廊里。

    这时候我看到杨乐和白芷正坐在走廊的长凳上,似乎在聊着什么,于是我深吸一口气后,便朝她们走了过去。

    白芷是第一时间发现我的,似乎杨乐没有和她说我过来的事情,所以当她看到我的时候,惊慌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我道:“周景,你……你怎么过来了?”

    白芷的面容很憔悴,脸色上更是有着那种病态的惨白,好像好几天没有休息过了,头发只是随意地扎了一个马尾,并没有很仔细的梳理过。

    我笑道:“我怎么不能来了?”

    “没有,就是……就是没想到你会突然过来,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摆了摆手,从窗户往病房看了一眼,白芷的母亲已经睡着了,她的气色比之前好上了一点,证明这家医院的治疗还是有一定效果的。

    这时候我转头看向白芷,尴尬道:“我来的比较匆忙,没带什么东西,你别介意啊。”

    白芷连忙摇了摇头,对我道:“不会的,你能来我就很开心了。”

    这时候杨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我们道:“你们先聊着,我先去上个洗手间,等等一起去外面喝点吧。”

    说着,她也不管我们答不答应,便径直往走廊尽头走去了。

    直到杨乐消失在走廊尽头,我这才缓过神来,意识到杨乐这是给我和白芷单独说话的机会。

    想到既然我和她是朋友,那么我也没有那么多顾虑了,便对白芷问道:“听杨乐姐说,你的状态好像很不好,能跟我说说是为什么吗?”

    其实我也看出来了,白芷的脸色很差劲,如果不是身体不适那么就是有心事了。

    白芷把鬓间一丝乱发拨至耳后,面色莫名地多了一份怅然,对我摇头道:“其实也没什么,可能是最近太累了,而且又是一直呆在医院这里,整个人就容易胡思乱想,所以才会这样的。”

    稍微顿了顿后,白芷又接着对我道:“医院这里每天都有人离开,也会有新的人进来,时不时地就能从楼下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在这里的头几个晚上我是根本没办法休息的,到后来才慢慢习惯这种氛围。”

    我点头道:“是啊,在医院待的久了,肯定多少会觉得压抑,但除了这个原因呢?难道就没有别的因素了?”

    白芷看了我一眼,似乎欲言又止,最后却是咬了一下嘴唇,对我摇头道:“没有了。”

    既然白芷不说,我也就没有强迫她,而是对她道:“好吧,不过你要是真有事情,那么最好还是说出来,不管是跟我说还是跟杨乐姐说都可以,一个人憋着实在是太难受了。”

    “嗯,我知道的。”白芷轻轻点了点头。

    这时候杨乐回来了,看了我和白芷一眼后,便对我们道:“走吗?”

    白芷摇头道:“杨乐姐,还是你们去吧,现在太晚了,我就不去了……”

    她还没说完,杨乐就打断了她,对她道:“那可不行,你想想人家周景千里迢迢地赶过来,总不能说两句话就要走了吧?而且你最近也太压抑了,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放松放松?”

    我虽然没有开口,但同样看向白芷。

    最后她微微犹豫了一下,点头道:“好吧,那我跟你们走。”

    她们俩人上了我的车子,不过由于我对上海这边的酒吧并不算很熟,所以最后还是杨乐给我说的地方,然后我再导航过去。

    大概十来分钟后,我便来到了杨乐所说的地方,外表的装饰倒是有些华丽了,各种霓虹灯缠绕在墙面上,勾勒出几个分辨不清的英文字母,想来这就是酒吧的名字:“在他乡”。

    原本我以为这是一家嗨吧,但进去一看后,这才发现这只不过是一家清吧而已。

    舞台上留着长发的驻场歌手,正抱着吉他唱着赵雷的《鼓楼》,除了他之外还有鼓手、贝斯手、键盘手等等,俨然是一个乐队了。

    台下的酒客们倒是保持安静地认真聆听着,虽然也有人说话,但是却没有谁大声说笑,破坏了酒馆的氛围。

    当我们进门后,一个留着小辫子、穿着黑色紧身t恤和一条深色蓝色牛仔裤的男人走了过来,他大概是三十岁左右的年纪,谈不上有多帅,但是却给人一种很稳当、很安心的感觉。

    他先是跟杨乐打了招呼,然后再对我和白芷礼貌地笑了笑,接着便转过头对杨乐道:“我给你们留了位置,就在那边靠里的位置,有什么需要的直接扫码好了,这次我请客。”

    杨乐倒是没有客气,对他微微笑了笑,点头道:“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