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毕业就结婚吧 > 第三百一十七章:那你是怎么回答的?

第三百一十七章:那你是怎么回答的?

    当林叔把这话说出口后,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看向他,只感觉自己意外地无以复加。

    除了意外,更多的是心里的愤怒,因为我知道林叔为什么希望我和林青悦订婚,目的就是为了将我和林家捆绑在一起,以此来巩固这次合作。

    可是我并不希望这份感情参杂着某些利益,这会使得爱情变质,我更不愿意用这个来捆绑林青悦,只有她真心愿意嫁我,那么我才回去娶她,而不是用这种手段强迫她和我在一起。

    我深吸了一口气,并没有马上回答他,只是沉默了下来。

    一阵秋风吹过,席卷了几片略显枯黄的落叶,飘至了我们的面前,然后缓缓落下……

    林叔伸手接住其中一片叶子,食指和拇指捻住叶子的根茎,然后缓缓地转动起来。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林叔对我缓缓开口道。

    我看了他一眼,却没有马上搭话,只是静默着。

    “但你何必这样呢?故作清高?还是说你周景本就是不会变通的人?”林叔看向我,问道。

    “你让我和青悦订婚,我当然没有问题,也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但如果青悦并不想这个时候就把终生大事定下来,那么我不会为难她,也希望你不要为难她。”我看着林叔,严肃地对他道。

    林叔似乎对此很不屑,但他终究没有再为此说什么,或许是因为我除了是他未来的女婿外,也是林家目前的“大财主”吧。

    林叔转移了话题,对我道:“周景,我以前就委托过你帮我找出对静轩做出这种事的人,你那时候说你没有能力,但现在你已经是周氏的掌权人了,难道现在也没有能力吗?”

    稍微顿了顿后,林叔对我道:“还有……虽然你没有说,但我知道,谢潇潇的事情恐怕也是你做的吧?所以你一定是知道些许内幕的,对不对?”

    我沉默了下来,没有一时间答复林叔,而林叔却是一脸期盼地看着我,隐隐间似乎有哀求之色。

    确实是这样,他年纪大了,只有林静轩这么根独苗,林静轩的事情就是他最重要的事,他做的这么多,即便拼着变卖家产也要维持商场的日常运营,这一切不就是为了林静轩?

    如果商场真的倒了,那么就意味着要重新开始,林叔早已不再年轻,他又有什么资本去东山再起呢?

    想了想,这倒是能理解的,即便我们的立场不同,但是在对待林静轩上,他的确算是一个很不错的父亲,甚至不惜领养了林青悦,来作为和我们周氏联姻的对象。

    “谢潇潇那件事的确是我做的,因为我要带青悦回南京,但是具体的事情我并不清楚,谢潇潇也没有告诉我,所以我不知道里边有什么内幕。”我对林叔道。

    “那你可以去查的,以你现在的身份,做成这件事难道不是轻而易举的吗?”林叔的表情似乎有些激动。

    还没等我开口,他就对我接着道:“如果你愿意帮我,我会给你足够的回报,不仅仅只是我们的股份这么简单。”

    “这件事情,林大哥或许知道的更多,你为什么不愿意去问他?”我对林叔问道。

    我和林静轩谈过两次,虽然他没有明确说,但我是清楚他知道不少内幕的,所以与其让我大费周章的去调查,还不如让林叔去问林静轩了。

    林叔摇了摇头,对我道:“静轩的性子太固执,如果他不愿意说的话,那么我是怎么都不会从他那里知道的,他这个症状也是一样,如果我不能找到问题的结点,那么全靠他自己自我愈合,那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所以你还是希望我能出力帮你调查真相?”

    “是的。”

    我摸了摸下巴,并没有马上回复林叔,而是自己思考了起来。

    其实知道这件事情的话,对我也是有一定益处的,虽然说不上益处在哪里,但总比不知道的要好,说不定这其中也会有些意想不到的东西。

    “好吧,我会去帮你调查的。”我点头道。

    林叔似乎松了口气,随后便对我点了点头。

    谢潇潇对我说过,有人一直在打听他的下落,以前我还以为是林家或者是林静轩派去的人,但后来经过证明后,我便知道这并不是他们的人,那么这或许极有可能是对林静轩下手的人,而谢潇潇那里或许知道某些重要秘密,这才会让那些人一直打听她的下落。

    但是江欣乐一直没有这方面的消息传来,所以我就并没有把这件事太过重视起来了,现在当林叔再次提起的时候,我不由得留心了许多,想来这里边的牵连一定很深的。

    我和林叔重新走回了一楼的客厅,此时的宴席已经差不多要结束了,大部分林家的亲友都围绕在茶几旁聊天,林静轩也在,不过只是面带恬淡的笑,时不时地点点头敷衍两句话罢了。

    林叔朝林静轩看了一眼,暗自叹息了一声。

    林青悦并没有参与到他们的话题当中去,只是独自一人坐在院子里的一张长椅上,有些心不在焉的玩着手机。

    她确实是心不在焉的,时不时地就会盯着屏幕很久很久,半晌后手指才会滑动一下。

    我看了一眼身边的林叔,不知道他作为林家的家主,面对现在这个场面是什么感想。

    林家除了林静轩和林青悦之外,几乎没有别的能够挑动大梁的人才,林静轩又患上了抑郁症,林青悦虽然有极为不错的商业头脑,但奈何她不是林家的血脉,所以林叔又能怎么办呢?

    我只是摇了摇头,因为自己并不能完全地带入到林叔的视角上看问题,所以我和他看待某些事情会有一定的差别,因此我终究没办法理解他。

    “今天就先这样吧,想来你也不愿意在这里多待,你们走吧。”林叔挥了挥手,随后也不管我答不答应,便径直往里屋走去了。

    我摇了摇头,随后便走出了院子,然后来到了林青悦的身边。

    她确实是心不在焉地,以至于我来到她身边后,她都没有察觉出来。

    于是我伸出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林青悦身子似乎抖了抖,随后便猛地转头看过来,发现是我之后,她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对我问道:“你们聊了什么?怎么聊了那么久?”

    我摇头道:“就是说了一些关于投资的事情,没有说什么。”

    我并没有把林叔让我找出元凶的事情说出来,毕竟我把这件事说给林青悦听,只是让她徒增焦虑罢了,根本没办法帮得了我什么忙。

    林青悦狐疑地看了我一眼,但最后还是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

    我们回去时,已经是晚上的九点钟了,依旧是林青悦在开车,而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夜晚的公路上车来车往,时不时地对面马路就会投射过来一道极其刺眼的远光灯,闪地人睁不开眼睛,而这时候脾气不好的林青悦同样会闪几下灯,以此来“还以颜色”。

    我只觉得有些无聊,便打开了车载音响,听着广播里播放的音乐。

    只不过在听了头两首现在流行的口水歌后,我便无法忍耐地关掉了广播。

    林青悦忽然笑了笑,对我问道:“怎么了?你今天晚上好像不是很开心啊?”

    我确实不是很开心,所以也没有隐瞒林青悦,对她道:“你爸让我十一之后和你订婚。”

    林青悦愣了愣,问道:“你说什么?”

    我把这句话重复了一遍。

    她沉默了片刻,然后对我轻声问道:“那你是怎么回答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