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毕业就结婚吧 > 第三百二十章:少了点人情味

第三百二十章:少了点人情味

    我点了点头,然后对他道:“黎总,我说这话可能会让你觉得有些寒心,但现在这个关头是我们周氏最为重要的时候,所以有些话我不得不和你说。”

    稍微顿了顿后,我便对他道:“虽然你的确是老周的心腹,也跟了他好几年,但却并不是我的心腹,因为老周进去的事情,集团里高层的任何一个人都有参与的可能,所以我并不能完全信任你,除非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我还是会怀疑你的。”

    黎生深吸了一口气,对我问道:“所以说,因为我出卖股份的这件事情,让你怀疑我了?即便我只是有这样的意向,并不是真的要出卖?”

    “既然你已经有了这个意向了,那么卖出去是迟早的事情,因为你同样不看好这次的投资。”

    说到这里,我曲起一根食指轻轻敲打着桌面,对他道:“你同样知道,如果这次转型成功了,我们集团会获得多少庞大的利益?你手里股份的价值又会翻上多少倍?这些你是清楚的,但为什么你还要转出去?”

    我笑了笑,对他道:“那就是因为你一早就不看好我们,觉得这次投资至少有百分之九十的概率会是失败的,所以才会想要转出自己的股份,因为哪怕只有百分之三十的可能性,你都会放手一搏,这点我相信你们都是一样的。”

    黎生站了起来,言语激动地对我问道:“难道我在你的眼里,就会是这种人吗?我从哪里知道这次投资的成功概率有多少?又怎么会以此为根据来坑害你?”

    我看了面色涨红的黎生一眼,随后对他淡淡问道:“如果你真的不是这样,你怎么证明给我看?怎么给我理由?”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就陪着走到底吧,虽然我占有的股份不算多,但价值是不少的,我就用这些股份来向你表明自己的忠心,这样可以了吗?”黎生看向我,问道。

    我点了点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会相信你,但这可不是我强迫你的,只是告诉你一个事实而已。”

    说到这里,我顿了顿,然后接着道:“事实就是,你当然可以把集团的股份转让了,那么你集团副总的位置我也会找其他人接替你,至于投资的事情,我可以停止或延后,反正我们周氏是投资方,并不急于一时,最多只是林家那边不好说就是了。”

    黎生终于坐了下来,看了我一眼后,苦笑道:“你和你父亲最大的区别,你知道是什么吗?”

    我摇了摇头。

    “那是因为你少了点人情味。”

    我不禁笑了出来,随后点头道:“这是我第一次听别人这么说我,不过你的评价也不无道理,我接受。”

    的确,黎生对我的这个评价是我第一次知道的,以前从未有人这么说过我,因为在生活上,我是很有人情味的人。

    这时候包厢的门打开了,服务员依次把我们点的菜端了上来,于是我们便没有再聊关于股份的问题,而是开动了筷子。

    我吃的倒是津津有味,黎生吃的就很少了,想来他被我这么一说,当然没有什么胃口。

    或许是气氛太沉闷,黎生终于坐不下去了,于是他打破了沉默,对我问道:“那么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放下了手里的筷子,然后看向他,对他道:“如果你没有意见的话,你副总的职务我暂时让别人顶替一段时间,直到我们和林家正式签署合同后,我再让你重新当回副总,你有问题吗?”

    黎生犹豫了一下,最后摇了摇头。

    我这个决策也是有衡量的,因为在投资前的这个时期,如果黎生利用职位的便利做了些事情,那么我肯定是很难防的住的,所以不如先把他撤职一段时间,后面再恢复他的职位,那当然保险的多了。

    “那就这么决定了吧,如果到时候你真的能陪公司顺利转型,我当然不会亏待你的。”jujiáy

    “好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黎生点头道。

    我挥了挥手,对他道:“好了,我话已经说完了,你可以回去了,想来你坐在这里也很难受。”

    黎生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便转身离开了包厢。

    等他离开后,我才呼出一口气,身心不由得放松了许多。

    从这次和他的谈话中我可以看出来,或许黎生并不是真的想坑害我,而是因为家庭的原因导致他产生了出卖股份的想法,再加上这次的投资本就有很大的风险,万一失败了,那么集团的股份肯定会受到严重的贬值,这些都让他产生了出卖股份的想法。

    当然了,防人之心不可无,既然黎生有这样的想法了,那么难保不准他是真的想要坑害我的,所以我必须把他和我们集团绑在一起。

    如果这真的是一个陷阱,那么黎生势必会在最后出卖自己的股份,到时候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撤资,放弃这个项目,要不然就真的是损失惨重了。

    虽然这样很对不起林家,对不起林青悦,但我不是什么傻子,有些事情还是能够拎得清的,相信林青悦也会理解我,不会故意让我跳火坑。

    除此之外,我还需要联系安静,让她主动找黎生沟通,这样也可以间接试探出黎生是不是有问题。

    ……

    大概半小时之后,我便吃完了饭,剩下吃不完的菜就直接打包带走了。

    不过我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驱车去了“寻梦”酒吧。

    我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去那边了,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蝴蝶,或许是这几天让我有些疲惫,再加上林青悦忙的焦头烂额,根本没时间找我的缘故,所以我就想去那边坐坐,听听音乐,和蝴蝶聊聊天。

    很快我便来到了酒吧门口,停好车子后,我便朝酒吧里边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是周六,所以酒吧里还是有些热闹的,站在门口处就听到了里边有些嘈杂的声音,甚至连灯光都亮堂了许多。

    进了酒吧后,卡座已经没有空位置了,全都坐满了人,唯一就只有吧台那边还有两个空位置。

    吧台后边是个年轻的男调酒师,蝴蝶并不在,这倒是让我有些遗憾了。

    坐到吧台前,我便点了一杯金汤力,男调酒师给我做了个“ok”的手势,示意我稍等。

    在等待的时候,我不由得朝舞台望去,舞台上依旧有着一支乐队,但并不是我熟悉的那个,而是换成了别人。

    主唱是一位穿着长皮靴,绑着一条长长麻花辫的女歌手,她正在唱着邓紫棋的《睡公主》。

    这首歌并不如邓紫棋其他歌那么火,这算是她最早的作品之一了,但我的确听过,而且还蛮喜欢。

    只不过上次听这首歌的时候,我好像才刚上初三,但现在转眼间就已经是大三了。

    在唱到高潮部分的时候,女歌手似乎有些声嘶力竭,以至于脖子的青筋都凸了起来。

    但不得不说,她唱的也算是不错了。

    在我看向舞台的时候,忽然有人敲了敲我的桌子,转头一看,我便看到了戴着一顶鸭舌帽的杨乐,她正笑眯眯地看着我,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了。

    “你怎么来了?”我好奇道。

    “来坐坐呗,刚刚跟蝴蝶逛街去了。”

    说着,杨乐便打了个响指,然后对男调酒师喊道:“小刘,给我来杯玛格丽特。”

    男调酒师把调好的酒端给我后,便对杨乐做了个“ok”的手势,然后接着给她调酒了。

    “蝴蝶呢?”我疑惑道。

    “她啊,她刚刚在楼上,这会儿已经要下来了吧。”

    我不由得往楼梯处望去,果然看到了一个女人正在下楼,不过当我定睛看去时,却意外地发现这个女人并不是蝴蝶,居然是意料之外的白芷。

    “对了,忘了和你说,今天我们刚去机场接的白芷,她回来了。”杨乐道。

    ……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jujia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