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毕业就结婚吧 > 第四十五章:如果真的喜欢。

第四十五章:如果真的喜欢。

    果不其然,张同已经和那人扭打在了一块,起先张同还能压制对方,但在黄毛的同伙加入后,张同便沦为挨打的那一方了。

    我们同桌的两个男生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他们仿佛天生不是打架的料,于是在遇到这种情况时,便把目光齐齐转向了我。

    “难道你们要看着他被打死吗?赶紧上去拉架啊!”我道。

    经过我这么一说,那两个男生这才冲过去拉人,而我则是对白芷喊道:“你赶紧报警。”

    白芷点了点头,拿出了手机准备报警。

    我则是跟着那两个男生上前去拉架,不过情况远比我想想的要遭,因为他们本来就喝了不少酒,打起架来下手不知轻重,甚至有人拎起了酒瓶子要往张同脑袋上砸。

    我没来得及阻止,只听“啪啦”一声,啤酒瓶子应声爆裂,随之便是鲜红的血液从张同手臂上流下来,万幸中的万幸,张同没有被砸中脑袋。

    在混乱当中,对方一个人朝我脸颊打了一拳,被打的七荤八素的我,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于是我便朝他腹部还了他一脚,把他踹的捂紧了肚子,莫名的,我便从劝架的人变成了打架的人。

    ……

    “警官同志,事情就是这样了,有时候我也没有办法,谁会想着他会打我一拳,难道你被打了你不会还手吗?”我一脸苦涩地看着面前不苟言笑的警官。

    “你不要强词夺理,打架就是错的,不管你一开始的目的是怎样,现在你就是这起斗殴事件的参与者。”他义正言辞地道。

    “我知道错了,下次绝对不会了!”我保证道。

    眼前的人给我做着笔录,显然是把我当成了那种不务正业的小青年,对于我的保证显然是并不怎么相信的。

    在半小时之前,我们这一行人便被全部带进了派出所,而张同受了伤则是被送进了医院。

    我和那个混混没有打出个所以然来,便带到了派出所进行调解,他坚持是我先动的手,可我这边也坚持是他先动的手,由于缺少目击证人,所以一时间倒是有些难解难分。

    谈到最后,我们俩倒也没有再浪费时间了,我脸上是挂了彩的,他倒是没事,所以我也不用什么赔偿了,于是我们这才达成了调节,要不然他就会一直死咬我先动手,那么就不用赔偿我医药费了。

    出了派出所后,我却意外地看到了刘笙,不过此时的她面上充满了担忧之色。

    见到我出来后,这种忧色终于是淡了几分,于是她忙跑过来我身边,上下打量了一番,最后眼神停留在我的脸颊上,声音有些紧张地对我问道:“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我倒是没有回答刘笙的话,反而是对她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刘笙道:“是白芷打电话喊我过来的,说你们打架斗殴被拉去了派出所,让我赶紧过来这边看看能不能帮忙,不过我刚才在里边跟那警官说是因为你来的,他们就不让我见你,说是你们正在里边调解,等的我可着急了!”

    我哭笑不得,白芷喊刘笙过来实在是帮不上什么忙,但我也没有这么和她说,免得伤了她的心。

    于是我又问道:“那白芷呢?”

    “白芷陪着张同去医院了,据说张同手臂不仅骨折,还满手都是血,可恐怖了!”顿了顿后,刘笙又道:“你们这是怎么了呀?怎么就突然打架了呢?”

    我深吸了一口气,揉了揉眉心后,便把事情的原委告诉给了刘笙,没有添油加醋,倒是原原本本和她道出了事实。

    刘笙叹息道:“唉,我就知道张同会这样,可他怎么就控制不住自己呢?一喝酒就发疯,他也不想想,如果白芷真的喜欢他,那么他们早就在一起了,何必让他等那么多年?”

    我忽然沉默了下来,仿佛刘笙无意中说出了一个道理,是啊,倘若对方真的喜欢你,那么早就在一起了,为什么还要等那么多年呢?

    这一瞬间,我不禁为张同感到同情。

    “要不我们还是去医院吧,我看你的脸都肿起来了。”刘笙扯了扯我的衣角,再次对我问道。

    我笑道:“就这么点轻伤,不碍事的,充其量被人看到了也就是被笑一笑,又不打紧。”

    刘笙拿出了手机,调成了自拍的功能后便把手机递到了我面前,对我道:“你看看,从颧骨开始这里半边脸都肿起来了,你说要不要去医院?”

    我仔细瞧了瞧相机里的人,头发凌乱,脸肿的像个猪头一般,忍不住的就笑了起来,可正因为这样,脸就愈发的疼了。

    在刘笙的坚持下,我终于还是同意去医院一趟,尽管我自己不介意,但实在耐不住她磨我。

    ……

    来到医院后,医生倒是也没问我这脸是怎么肿起来的,给我大致检查一番没有骨折后,便是给我开了一份三七伤药片,然后等会儿去换药室弄块冰敷。

    “你今天先冰敷一天,明天再用热毛巾敷上去,晚上睡觉就不要侧卧了。”医生道。

    “好的好的,谢谢医生。”我感谢道。

    刘笙则是有些紧张道:“这个恢复了之后脸不会歪吧?”

    医生有些无语,道:“没有骨折,只是有淤血而已,恢复了就没事。”

    “哦哦。”刘笙点头。

    由于我和张同是同一个医院,所以取完了药后,我便想着去看一下张同怎么样。

    不过打电话给白芷后,白芷却说他们现在已经去了派出所,让我们直接回去就行。

    我有些无奈,折腾了这么久已经是凌晨的一点钟,我多半又要翻墙回去了,可是刘笙怎么办?

    “你今晚打算怎么办?你可以翻墙回去吗?”我问道。

    刘笙有些尴尬地看着我,摇了摇头嚅嗫道:“我……我不会翻墙。”

    “呃……”我不禁挠了挠头,现在的情况倒有些尴尬了,因为我总不可能抛下刘笙自己回去的。

    于是我便问道:“要不咱们去住酒店?”

    “啊……这样……这样不好吧。”刘笙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甚至都不敢看我。

    我不禁一愣,想来是她误会了,于是我便解释道:“我又不和你住一个房间呀。”

    刘笙尴尬道:“可是我没带身份证,而且……而且住酒店太贵了,要不你回去吧,我在医院呆到天亮再回去也行。”

    我摇头道:“那我拿我的身份证给你开个房间,你去住。”

    “这样更不行,我……我一个人害怕。”说到后面,她的声音更小了,而她的双手绞在一起,仿佛很紧张。

    我不禁有些无语,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只能一脸无奈地看着她。

    “你还是回去吧,我没事的。”刘笙抬起头,对我道。

    “算啦,算啦,我可不能抛下你,那样也太没良心了。”我摆了摆手,顿了顿后我又道:“话说回来,你不是不会翻墙吗,那你出来的时候是怎么出来的。”

    刘笙道:“我出来那会儿还有十来分钟才关门,所以我就赶紧跑出来了。”

    我叹息一声,道:“好吧,咱们也别呆在医院这里了,哪有在这里过夜的,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

    “嗯?去哪?”刘笙问。

    我笑道:“那地方你去过,去了你就知道了。”

    刘笙微微一怔,便点头道:“好。”

    ……

    上车后,我便闭目养神起来,或许是因为今夜很累的缘故,在车子上很快的便睡着了。

    我做了短暂的一个梦,梦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了南京,而我就坐在秦淮河的一条画舫上和我身边的一个女人说着什么,那个女人一直看向窗外,静静地在聆听着我的话。我很好奇她的模样,可就在她转过脸来的时候,我便梦醒了。

    “周景,我们到了。”

    刘笙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于是我便醒了过来,自然就看不清那个女人的脸了。

    打开车门后,我便看到了眼前张灯结彩的酒吧,酒吧的招牌上有两个很贴切的字:“寻梦”。

    刘笙自然是去过这里的,而且上次还把我给劝走了,只不过我又自己去了一趟这边,也在这里认识了蝴蝶。

    刘笙拉了拉我的衣角,小声道:“你带我来的地方,不会是这里的吧?”

    “是呀,你以为我带你来的哪里?”我问。

    刘笙嘟囔了一句什么,我没听清,不过后面的话我倒是听清了,她道:“可是我不能来酒吧的,酒吧不好,要不咱们换一个地方吧。”

    我耐下心来解释道:“我保证这里和你印象中的酒吧不一样,这里是清吧,不是那种乱哄哄的嗨吧,你明白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吗?”

    刘笙果然摇了摇头,道:“酒吧不都一个样吗?”

    我笑道:“当然不一样,怎么说呢,咖啡厅你知道吧?”

    “我知道。”

    “这里就跟咖啡厅有点像,只不过是喝酒的地方,当然了也不会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顿了顿后,我又补充道:“我和酒吧的老板娘很熟,她是一个很好的人,我等会儿介绍你们认识呗?”

    刘笙犹豫了一下,总算是点头道:“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