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毕业就结婚吧 > 第三百二十六章:出发去海陵岛

第三百二十六章:出发去海陵岛

    我愣了愣,倒是有些明白李沐走那么快的原因了,她是不是因为看到了林青悦,所以才急匆匆地离开呢?

    只不过……我有些搞不明白,为什么李沐会害怕见到林青悦,毕竟她们两个本身就没有什么交集。

    这时候林青悦推了推我,问道:“你发什么呆呢?还走不走啦?”

    我一下子反应了过来,笑道:“走啊,我先帮你把行李放上去。”

    说罢,我便主动伸手接过林青悦手里的行李箱,然后拉着它往车子处走去。

    林青悦则是跟在我后边,走到车子旁后,主动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显然她并不想成为这趟旅程的司机了。

    我帮林青悦放好了行李箱,盖好后备箱后,稍微犹豫一下,还是拉开了主驾驶的车门,然后钻了进去。

    “你怎么不开车了?这可是开长途啊,你不自己开?”关上车门后,我有些好奇地对林青悦问道。

    林青悦摇了摇头,对我道:“不啦,感觉有些累,还是你开吧,我想休息一下。”

    “你现在休息?那你今晚怎么睡?”我意外道。

    林青悦瞪了我一眼,怒道:“我今晚不睡!”

    我讪笑了两声,随后道:“不睡就不睡嘛,别那么大火气,你先休息。”

    “哼,哪来那么多问题。”林青悦嘟囔一声后,便把系着的马尾松开了,于是一头瀑布般的青丝滑落在肩上,别有一番韵味。

    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林青悦的头发已经长至后背,甚至都快到腰部了。

    如果这时候给她换上一身宫廷古装,那么乍看之下,就像是从古代穿越至现代的美人佳丽,实在让人难以侧目。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林青悦很快就打破了我的幻想,于是我干笑了一声,道:“你好像好长时间没剪过头发了,不过现在看起来还蛮好看的,如果给你穿上一身古装,那么绝对是一等一的古代美女。”

    林青悦唇角微微翘起,对我道:“那是!不过也不是我不想剪头发,就是最近太忙了所以有点懒,等旅行回来之后再去理发店吧。”

    “可以啊。”

    “好了,那你快开车吧,到了都差不多十点钟了。”林青悦催促道。

    “好好好。”

    说着,我便启动了车子,在车载导航设置好目的地后,便往高速入口的方向驶去。

    在路上,林青悦打开了车载音响,不过她却用蓝牙连接了自己的手机,然后播放她喜欢的音乐。

    第一首歌是古巨基的《必杀技》,这首歌我听过,歌词很虐,甚至有些卑微,所以我并不是很喜欢。

    但由不得我不承认,其实我自己也知道,在一段感情生活里,爱的更深沉的那一方又何尝不是卑微的呢?

    林青悦似乎很喜欢这首歌,甚至跟着旋律哼唱了起来,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了。

    她的声音很好听,虽然比不上白芷、杨乐那么专业,但也是很不错的了,至少给这段长途旅行增添了另一番风景,至少不会让我有些枯燥。

    大概开了三个多小时的车子后,我们便再一次来到了阳江境内,但由于是国庆假期的前一天,所以我们很不幸地堵在了距离出口大概还有一二公里的位置上。

    林青悦抱怨道:“服了,我就知道会有很多人过来玩的,早知道换个地方就好了。”

    我安慰道:“没事,反正时间还很多。”

    林青悦从购物袋里取出一包地瓜干,然后对我道:“可是我很饿了哎!我还想今晚吃花蟹粥,吃生蚝、吃濑尿虾……我真的饿死了!”

    “濑尿虾是什么东西?会撒尿的虾?”我疑惑道。

    林青悦刚刚撕开地瓜干的封口,听到我这么一说后,忍不住“扑哧”地一声笑了出来。

    我有些纳闷地看着她,难道我说的有问题?

    片刻后,林青悦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我憋着笑意道:“什么叫做会撒尿的虾?这个就是皮皮虾好不好?只是我们广东这边叫做濑尿虾而已。”

    我埋怨地看了她一眼,道:“那你直接说皮皮虾不就得了?什么濑尿虾,听起来还以为是什么变异品种。”

    林青悦瞪了我一眼,道:“要觉得恶心你就别吃!”

    “我可没这么觉得啊。”

    说到这里,我看了一下眼前还在拥堵着的路况,不由得皱眉道:“这么堵着,还不知道半小时内能不能通车,不会要堵到十点半去吧?”

    话音刚落,我便注意到有人下了车,然后悠哉游哉地围着车子转了几圈,时不时地伸个懒腰。

    当然了,更夸张地还有,甚至有人翻过高速路的护栏到外边的草垛里小便去了,这素质简直是不堪入目。

    “张嘴!”林青悦命令道。

    我愣了愣,然后下意识地张开了嘴巴,紧接着林青悦便抓起几条地瓜干塞到了我的嘴里,然后对我恶狠狠地道:“多吃点,闭上你的乌鸦嘴!”

    我尴尬地看着她,倒是没再开口说下去了,只希望能快点通车,因为我也有些疲惫了。

    ……

    所幸,我们没有堵到十点半去,而是堵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车流便开始缓缓挪动了。

    于是我们也启动了车子,跟着车流往出口处驶去。

    过了收费站后,我们便径直往海陵岛的方向开去,由于我和林青悦已经提前在网上订了酒店,所以到时候直接入住就行了。

    晚上十点半,我和林青悦终于到了海陵岛,好在这个点的夜市正式最为热闹的时候,所以我们倒是不用为晚餐发愁,直接到酒店楼下任意一个大排档解决一顿就完事了。

    这次我们开了一间套房,林青悦住在里边而我则是住在外边,我倒是没怎么介意,因为我是能够把持地住自己的,不至于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

    在酒店放好东西之后,我便带着林青悦来到了楼下,然后往一些大排档走去。

    林青悦倒是有些习以为常了,而我则是多少有些新奇,虽然我来广东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吃大排档的次数还是很少的,特别是这种海鲜大排档。

    我们要了一张比较靠里边的桌子,然后林青悦便兴冲冲地去点菜了,留我一个人在位置上看东西。

    ……

    在等待林青悦的时候,我百无聊赖地打开了手机,打算刷一下朋友圈什么的消磨一下时间。

    只不过当我准备打开朋友圈时,江欣乐却突然给我发了微信,问我现在方不方便。

    稍微犹豫了一下,我便回复道:“我现在在外边吃饭,有什么事情吗?”

    这条消息发过去之后,隔了几分钟,江欣乐才回复道:“那等董事长您有空的时候,我再打给您吧。”

    我皱了皱眉头,问道:“是谢潇潇有消息了吗?”

    “不是,是关于和谢潇潇见面的那几个人的消息。”

    我有些意外,没想到一周不到的时间里,江欣乐就找到了一定的线索。

    这个线索对我来说很重要,不仅仅关乎到我对林静轩的承诺,甚至也关乎到了我自己。

    而这种未知对我来说是十分难受的,所以我务必要把情况掌握在自己手里,特别是现在这种关键时期,任何一个变动都必须让我认真对待了。

    于是我便回复道:“好,那等我回去之后再打给你吧。”

    “好的。”

    结束了和江欣乐的对话后,恰好林青悦拿着餐牌走了过来,只见她一脸怨气地把餐牌甩在了桌上,然后对我道:“这个店也太黑了,欺负我们不是本地人,宰客宰地太狠了!”

    “那你有和她讲价吗?”我问。

    “讲了,但我觉得还是被宰了!”

    林青悦似乎很不解气,一下子拿起桌上的茶水便往嘴里灌。

    我连忙提醒她道:“我刚倒的热水,小心烫!”

    我的提醒还是晚了一步,结果就是林青悦被烫到了舌头,而我的腰则是再次遭到了某人的蹂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