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毕业就结婚吧 > 第三百二十七章:复杂的表象

第三百二十七章:复杂的表象

    吃过晚饭后,我和林青悦一起回了酒店,其实她倒想在海边逛逛再回去的,只不过现在已经是深夜了,我和她两个人属实有点不安全,所以我便劝她回酒店算了。

    回去的路上,林青悦还在跟我争辩:“我上次不也这么晚还在外边吗?”

    “那只能说你运气好,你没看现在的一些新闻吗?社会上还是很危险的!”

    “这不有你吗?”

    “那如果我不在呢?你是不是还敢一个人在半夜走出去?”我严肃地问道。

    林青悦头一次没和我犟下去,只见她晃了晃我的手臂,对我小声道:“好了好了,我听你的就是了,你那么严肃干什么?”

    我无奈地笑了笑,然后道:“这是为你的安全着想,不管以后怎么样,你都要记住我跟你说的,明白没?”

    林青悦叉着腰,对我皱眉道:“怎么感觉你是在教训自己的女儿,我可不是你的女儿啊!”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道:“要是我有个你这样的女儿,迟早给活活气死。”

    话音刚落,我的腰间又传来一阵剧痛。

    我连忙拉住林青悦的手,对她怒道:“我腰都给你掐肿了!”

    她倒是很得意地挑了挑眉头,对我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教训我。”

    “好了好了,我以后和你说话不用这种语气,尽量温柔些,好不好?”

    “这还差不多!”

    说罢,林青悦便松开了她的手。

    我一脸纳闷地揉着我的腰间,想着下回再和林青悦说些什么,一定要和她保持距离才行,不能猝不及防地就给她掐了。

    ……

    回到酒店,林青悦便去里边的房间洗澡了。

    我倒是不着急洗澡,而是回到房间关上门后,便拿出手机给江欣乐打了一个电话。

    很快,电话便被接通了,听筒里传来江欣乐的声音:“董事长,您现在方便吗?没有什么外人吧?”

    我不禁皱了皱眉,然后道:“没有。”

    江欣乐似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我道:“关于那几个人的身份,我已经让人初步调查过了,他们跟您有些关系。”

    我瞪大了眼睛,惊讶道:“跟我有关系?!”

    “嗯……准确的说,是跟您的朋友有关系。”

    “谁?韩晓宇?”我下意识地问道。

    “不是,是您的一位女性朋友,张紫珊。”江欣乐对我道。

    听到江欣乐这么说,我不由得感到意外了,因为我怎么都没想到张紫珊会跟这件事有关系的,几乎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嘛,这怎么会和她有关系呢?

    更何况,我家里的生意跟张紫珊他们家的生意完全不沾边,更加不会是什么竞争对手,所以张紫珊的父亲当然不会针对我的。

    退一万步说,我和张紫珊从小就是发小,而且老周跟张叔叔也是朋友,虽然在老周出事之后张叔让张紫珊不要过多接近我,但本身对我是没有什么恶意的,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有这种动机啊。

    “董事长,您还在听吗?”

    听筒里江欣乐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于是我便回过了神,然后对江欣乐道:“我在听的,你能具体讲一下吗?”

    “好,我们调查的这些人,其中有两个是属于张紫珊背后投资集团的员工,但并不是集团的中高层,只是集团的底层员工,另外两个身份不明。”

    我皱起了眉头,问道:“你说,这会不会是巧合?只是凑巧他们是张家投资集团的员工,而不是他们故意针对我?”

    江欣乐笑了笑,对我道:“董事长,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也太巧了吧?要是一个人也就算了,但偏偏是两个,所以……您还觉得这是巧合吗?”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江欣乐道:“好吧,我会找张紫珊谈谈的我,看看她是什么态度。”

    江欣乐犹豫了一下,问道:“那谢潇潇这边,您还打算继续查她的下落吗?”

    “查,这个一定得查!”我斩钉截铁道。

    “好的,那我这边继续让人调查。”

    “嗯。”

    稍微顿了顿后,我便对江欣乐问道:“最近黎生有什么动向吗?”

    “没有,不过倒是去了几次医院,其他的就是一些正常社交。”

    “没有和其他可疑的人见面?”

    “没有。”

    “好吧,这边你也得帮我盯紧了。”

    “好的,董事长。”

    和江欣乐交代几句后,我便挂断了电话。

    我坐在了床边,只感觉头有点疼,因为这件事情隐隐间又变得复杂起来了。

    或许在这复杂的表象背后,隐藏着一个十分险恶的阴谋,而到某个时间点,这个阴谋便会浮出水面,从而给我一记最沉痛的打击。

    可是我却感到深深的无力,更为夸张的是,我居然连自己的对手是谁都不清楚。

    或许是韩晓宇,可是他最近沉寂了很多,我也没有任何证据去指认他,但他无疑是最有动机的那一个。

    我离开床铺,径直来到了窗边。

    轻轻地拉开窗帘后,我便看到了面前被黑暗吞噬的海滩。

    白天的时候,海滩是金灿灿地,甚至还能反射着阳光,可是到了夜晚,它的一切灵性反而被剥夺了,只剩下空无一物的躯壳,任由无尽的黑暗所吞噬。

    望向大海,眼前是一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根本就无法看清哪里是海岸线,哪里又是礁石。

    难以想象当初见到赤足站在礁石上的林青悦时,我居然还能借着月光看清她精致的侧颜,当时的她宛如月下神女,实在惊为天人。

    或许区别就在于那晚有月亮,而今晚的月亮早已躲藏了起来,所以当然没办法看清海岸了。

    这时候我的房门被敲响了,然后便传来门把手扭动的声音,紧接着裹着浴袍的林青悦便走了进来,对我道:“你帮我找一找吹风机在哪里,我找不着了。”

    林青悦的头发湿漉漉地搭在背上,她的浴袍裹得很紧,但也能隐约看出她傲人的曲线,只不过她却显得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

    我揉了揉眉心,稍微缓解一下头痛,然后对她问道:“洗漱台旁边没有吗?”

    “没有,我都找了半天了,要不然我过来找你干嘛?”林青悦双臂环抱在胸前,对我无奈道。

    “好吧,那我去找找。”

    说着,我便绕过了林青悦,然后往她的房间走去。

    来到卫生间,我同样翻找了半天,结果还是跟林青悦一样,找不到那个吹风机的踪影。

    于是不得已之下,我便用座机拨打了前台的电话,询问吹风机在哪里。

    “吹风机的话,就在卫生间的镜子后边,您可以找一下,如果没有的话再联系我们,我们给您送一个过去。”前台小姐十分礼貌地道。

    我愣了愣,问道:“你们镜子后边还能打开?”

    “是的,先生。”

    “好吧,那应该是在的,因为那里我没找过。”

    “好的,请问还需要什么帮助吗?”

    “没有了。”

    “好的,祝您入住愉快。”

    结束了和前台小姐的通话后,我便再次来到了浴室,然后从镜子后边找到了那个隐藏颇深的吹风机。

    林青悦一脸纳闷地看着我,道:“这设计怎么那么奇葩,竟然把吹风机藏在镜子里头,我真的服了。”

    我笑道:“有些设计是这样的,国外很多都是,镜子是可以打开的,只不过我一时没想到而已。”

    “那也不至于把吹风机藏里头呀,一般不都在墙上挂着的么?”

    我耸了耸肩,对她道:“可能每个酒店的设计不同吧。”

    林青悦点了点头,然后笑眯眯地看着我,对我柔声道:“景哥,那就麻烦你帮我吹吹头发好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