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毕业就结婚吧 > 第三百三十三章:只能以身涉险

第三百三十三章:只能以身涉险

    次日,我已经提前和林青悦约好了地方,而她也帮我约上了林静轩,于是我便在中午十一点半的时候,提前半小时来到了位于天河区的那家酒楼。

    我是先到的那个,在服务员把我带去包间后,我便有些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发呆了。

    期间我倒是想看看手机的,只不过却怎么都看不下去,于是便无聊地一杯接一杯地喝茶。

    虽然林静轩曾经主动跟我提起过谢潇潇,但是我不确定这次找他说这些事情他会有什么反应,要是他突然有个三长两短,那我肯定是难辞其咎了。

    我感觉林静轩是知道些谢潇潇的事情,只不过他却没有告诉其他人,甚至连他父亲还有林青悦都没有说。

    那么他会告诉我吗?

    真当我走神的时候,包厢的门被推开了,迎面走来的是穿着一件深灰色格子衫的林静轩,他的气色看上去比之前好了不少,现在就跟常人没什么区别了,只不过他内心是怎样的,我却不知道了。

    紧随其后的则是扎着一个丸子头的林青悦,她今天的打扮很清凉,穿了一件白色的薄纱外套,里边则是一件白色的小吊带,露出她白皙无暇的脖颈以及那深的可以养金鱼的锁骨。

    在回来之前,我曾经很好奇地问过林青悦,为什么她晒了好几天的太阳,但是皮肤依旧白的发亮?

    她当时对我的回答是这样的:“那是因为我本身就不容易晒黑,所以当然很显白啦!”

    这倒是让我有些羡慕了,因为我回来之后感觉黑了一个度,即便林青悦已经每天给我涂了防晒。

    他们坐下后,我便依次帮他们倒了茶。

    “餐具洗过没有?”林青悦问道。

    “已经帮你们洗过了。”

    广东人有个习惯,就是喜欢吃饭前用烧开的热水烫一下碗筷,虽然碗筷本身已经消过毒了,但貌似不这样做的话,总觉得有些不干净。

    林青悦跟我去南京的时候,总喜欢这样做,只不过后来还是嫌麻烦,最终入乡随俗了。

    林青悦点了点头,然后便用手机扫了码,自顾自地开始点菜了。

    我们这里并不是外人,我和林静轩都是林青悦最亲近的人,于是她当然不会讲究太多,怎么舒服怎么来就是了。

    于是在林青悦点餐的时候,我和林静轩就有些沉默了。

    我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跟他说,而林静轩似乎是在等我开口,所以一时间就让我有些犯难。

    最终还是林静轩先开的口:“周景,你这次找我来,应该不是简单的喝茶聊天吧?”

    我犹豫了一下,点头道:“嗯,这次是想和你谈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对我比较重要,很可能影响我下一阶段的布局和操作,所以……”

    “所以你有话就直说吧,我会尽可能帮助你的。”林静轩接过了话。

    我看了林青悦一眼,不过她却没有看我,依旧在自顾自地点餐,丝毫没有参与进我们话题的打算。

    但我知道,这时候她的注意力也一定放在了我们这边,因为这对我和林静轩来说,都是十分重要的事情。

    “这次我想问谢潇潇的事情,可以吗?”我看着林静轩,诚恳地问道。

    林静轩微微皱起了眉头,沉默了半晌后,便对我道:“你说吧,但我不能保证会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你,我会选择性的回答,可以吗?”

    他这话的意思很明确,就是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就坚决不开口了。

    但我这次问的事情很重要,是不得不问的,于是我只好对他道:“没问题。”

    “好,那你说吧,问完了大家再好好吃饭。”

    我点了点头,随后便对林静轩问道:“上次我跟你说过,有人一直在找谢潇潇,她的身上可能隐藏着一些重要的秘密,我曾经试探过她,但是她却没有开口,我想……你应该是清楚这些的,那么能不能告诉我这个秘密是什么?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林静轩很果断地摇头道:“抱歉,这个不能告诉你,因为涉及到了很多东西,谢潇潇不愿意说出来也是同样的道理。”

    我有些意外地看着林静轩,没想到他拒绝的如此果断,我不由得再次看了眼林青悦。

    林青悦早已放下了手机,当我看向她的时候,正好和我的目光碰到了一起。

    她点了点头。

    于是我深吸了一口气,便对林静轩道:“有件事不得不和你说,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

    林静轩皱起了眉头,对我问道:“什么事?”

    “就在前不久,谢潇潇自己离开了,现在下落不明。”

    “什么!”林静轩猛地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林青悦同样站了起来,一只手拉住了林静轩地胳膊,连忙道:“哥你别激动,先听周景说!”

    林静轩深吸了口气,随后缓缓地坐在了位置上,可是即便如此,他的手还是有些颤抖的,证明他的内心波动很大。

    只见他对我道:“周景,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交代,因为她是一直在你眼皮底下看着的,怎么会不见了?”

    我有些无奈地道:“我一直派人盯着的,这些谢潇潇自己都知道,所以她不可能是被人带走的,因此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怎么摆脱这些视线,消失在我们眼里。”

    “她为什么要走?”

    我看了林静轩一眼,然后道:“除非有比在我这里更大的利益,这样才会驱使谢潇潇离开,所以我认为她可能跟人达成了某种交易,而交易的内容很可能是那个秘密。”

    林静轩犹豫了一下,对我问道:“你说这对你很重要,为什么?”

    “在谢潇潇离开之前,曾经和不同的人见过面,这些人都是我朋友公司里的人,我之前让她调查过了,这些人在和谢潇潇见面之后就一起离职了,所以很有可能是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让我把怀疑对象放在我朋友那里,因此这件事一定是和我有关的。”

    此前张紫珊已经给过我交代,她当时言之凿凿地对我承诺了下来,冲着我们这十来年的友谊,我是绝对信得过她的,因此我不会怀疑张紫珊会对我动手,反而明白这是那个人对我施展的离间计。

    “为什么不怀疑你那朋友?因为他很有可能就是和谢潇潇做交易的人。”林静轩问道。

    “她是清白的,这点我绝对可以肯定,而那个人这样做只是为了引开我的注意。”我斩钉截铁地道。

    “为什么?”

    我摇了摇头,道:“这个我不能告诉你,但我可以和你保证。”

    “好吧。”林静轩点了点头。

    “那么……这个秘密能告诉我?”

    林静轩沉默了下来,没有马上回答。

    坐在我们中间的林青悦则是一脸担忧地看着他,她的心里一定是紧张的,因为她已经不自觉地握住了拳头。

    “对不起……我所知道的那个机密,是关于我们天贸的核心机密,这个没办法告诉你,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但我能用人格保证,我并不知道任何关于你或者是周氏的秘密。”林静轩看着我,认真地道。

    林青悦这时候开口了,只见她拉住了我的手,对我轻声道:“周景,我哥都保证过了,所以就到此为止吧?”

    我深吸了口气,最后点了点头,无奈道:“好吧,我相信你哥。”

    林青悦笑了笑,把我的手握的更紧了。

    我能感受到她的手上有细汗,就是不知道她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担忧了。

    这顿饭吃到了下午的一点钟,随后林青悦便带着林静轩离开了。

    我有些失落,因为没有在林静轩这里得到任何对我有利的信息,我也不敢肯定他对我有没有保留,但他既然都这么说了,我又能怎么办呢?

    我只能以身涉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