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全员火葬场后世界重开了 > 第29章 第 29 章
    “你们看看,这个人是不是有点眼熟来着?”熊猫看着照片上的人一时间有些无法确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他是真的觉得眼熟,但是一时间有些想不明白在哪里见过。

    nika桑的照片拍摄角度有点死亡,全靠月野宙的颜值硬撑,再加上有夕阳的天然打光,模糊了线条的轮廓,原本和某人有七八分像的脸就只剩下了四五分。

    再加上月野宙和五条悟的风格差距是在是太大,熊猫一时间还真的没分出来。

    坐在熊猫旁边的是狗卷棘,他被熊猫用爪子戳了戳,这才探过头,“鲑鱼!”

    “你看看他是不是有点眼熟啊。”

    狗卷棘顺着熊猫的视线看了一眼,也陷入了沉思。

    他和熊猫一样,也陷入了一种好像这个人有点眼熟,但的确没见过的怪圈当中,总感觉自己见过这个人。

    “长得有点像五条老师吧。”真希在另一边探头一看,仔细琢磨片刻,一语道破真相,“头发简直一模一样。”

    真希毕竟以前还在禅院家生活,和五条家有过接触,也见过其他五条家的弟子,所以能够凭借一些特征一眼认出月野宙身上有五条家的特征。

    “但是同款头发的人不少啊。”虽然嘴上是否认的话,可熊猫看着照片上的这张脸越看越觉得真希说得对。

    真的有点像。

    在刨除掉光线和发型对五官的影响后,他们发现这个店长和五条悟的确是挺像的,只不过要稍微柔和一些,那种独属于五条家的锋利被笑容和光线柔和了不少。

    “也许是五条分家的人呢。”

    “五条家的人会出去工作么?”

    这话倒是让熊猫冷静下来。

    没错,五条家的人除了五条悟之外都眼高于顶,自诩是日本的贵族,还是咒术界的御三家之一,他们端着身份,一直靠手底下的分家和各种产业供养,甚至和政治界的高层有联系,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种自力更生跑到外面去开咖啡店的族人。

    但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是分家的庶子,又或者是那种毫无天分的孩子,五条家就不会管他们,任由他们随意做些什么,只要别丢五条家的脸就好。

    “但是也有可能是分家的人,那种没什么天分的人就不怎么管。”

    这次真希点了点头,“这倒是有可能,御三家都一个样子,能离开五条家倒是也挺好的,这个是在哪里看到的。”

    分明是有可能戳到真希痛处的话题,可真希却毫不在意。

    因为这种现象在御三家非常常见,常见到让真希习以为常,甚至她自己都是被放弃的弟子。

    当然真希也不觉得难过就是了。

    真希毕竟是御三家的人,对一些外人不知道的密辛知知甚多,更是因为战斗方式的原因对收集情报非常感兴趣。

    五条家人口也算是兴旺了,和五条悟同辈的族人不是没有,但是哪怕是最优秀的族人和五条悟比起来也都黯淡无光,一些比较靠近边缘的弟子几乎没有存在的价值,而这种族人则是会被分到比较不起眼的地方做工,除了拥有咒力之外,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这个男人有可能就是这种人。

    可真希却不觉得这个人有多简单。

    能和五条悟长这么像的人肯定是五条家的,但能像到这种程度的估计只有嫡系,旁系都不一定能有这么像。

    可她怎么没有听说过五条家的嫡系有这么一个人?嫡系分明只有五条悟一个。

    真希甚至在小时候远远见过五条悟和那个时候的五条家主,哪怕是五条悟的亲爹也没和他长得那么像。

    那就只能是旁支?

    真希思索着五条家嫡系那一支适龄的年轻人,发现没有一个人符合这个年轻店长的特征。

    可能只有现在的家主五条悟知道答案。

    “把照片发给我一份”真希说道。

    “我一会把推特链接给你好了。”熊猫比了个ok的手势,而当他再看这张照片的时候,就鬼使神差地保存了下来。

    五条家哎。

    那可是五条老师在的家族,虽然在五条悟口中都是一群臭不要脸早死才是为社会贡献的臭橘子,但说实话,五条家的年轻后辈很难见到。

    更不用说是和五条悟这么像的人。

    不过熊猫他们更好奇五条悟认不认识这个人,但就是很奇怪,一旦他们有什么事情想找五条悟的时候五条悟人就不见,去问了辅助监督得到的消息就是人被叫去做任务,暂时回不来。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没办法了。

    “晚上的时候要不要去看一下?”熊猫看着手机上的照片还是没忍住问道。“我有点好奇!”

    “五条家的人脾气都不是很好,你确定吗?”真希推了推眼镜,“他们生起气来可是会骂人的。”

    当然,比起上门看热闹,最有可能的是熊猫上街之后引起骚乱,他们又不能跟这些普通人解释熊猫就是一个咒骸。

    既然五条悟不在,又不能去凑个热闹,几个人暂时将这件事情放在了一边,专心准备起今天的课程。

    而另一边的月野宙头痛欲裂。

    他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会来这么多人!

    月野宙昨天虽然累得不行很快就睡了,但这并不代表他会像普通人一样睡到两耳不闻窗外事,什么都不知道。相反,哪怕是累极了,月野宙在睡觉的时候也会留一份警惕心,只要屋里有动静,他就会立刻醒过来。

    好在这边入夜后并没有出现有人半夜摸上门的情况,月野宙能够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

    月野宙早上五点在生物钟的作用下准时醒来,没有赖床,直接起床洗漱,收拾自己,然后再去料理间准备今天的营业。

    店里早上七点就开门,而这个时候的客人其实并不多,像是昨天就只有几个学生和社畜进来买早餐外带。

    可今天却不一样。

    还没有开门,门外就有不少人排队。

    说是觉得自己店里的东西好吃来排队买早餐的,可是又不像。

    这些人穿的校服各式各样,甚至还有社畜,在排队的时候还会小声交谈,甚至拿出手机拍照片。

    简直就像是那种来网红地打卡一样。

    更让月野宙摸不着头脑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门口的人竟然越来越多,乍一眼看去能有七八十人,远远不是自己这家不大的小店能容下的。就连毛利兰准备下楼去学校上学时,都被门口这么多客人吓了一跳。

    先不说食材够不够,就说自己一个人忙不忙得过来就是一个问题。

    于是月野宙选择在开门营业和关门谢客之中选择了后者。

    好在昨天关门的时候月野宙就在门口挂上了【休息中】的牌子,现在也不用出去了。

    他开这家店本身是为了给自己找点活干,顺便陶冶情操,能有时间做点想做的事情。他一个人本身就有点忙得顾不过来,如果弄成现在这样,开这家店对他来说反而变成了负担,成为了压力。

    既然这样,那就还是别来这么多人好了。

    月野宙甚至在过了正常开门时间后还等了一会,想看看外面这些人会离开还是继续聚集。

    如果继续聚集,那他可就要打报警电话了。

    以前只觉得警察烦人,现在这种有问题找警察的感觉真的不错。

    可能就是立场不同。

    好在这些人还算是比较懂事,在门口又呆了一个小时左右见月野宙是真的不打算开门营业了,这才没趣的各自散开,而后面来的人见到门口挂着的今日闭店的牌子也失望地离开。

    月野宙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也正是趁着这个时候,月野宙查明白了为什么今天突然来这么多人。

    因为有一个叫nika桑的人发了自己的照片和定位,还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转发开了,这才吸引了这么多人来自己店里。

    昨天拍自己的人不少,但在这个时间这个角度能拍下这三张照片的好像就只有被自己警告的那几个小姑娘。

    太巧了吧。

    不过月野宙放大照片看了一眼,发现这几张照片拍出来的效果和自己本人差别有点大,他自己都差点没认出来这是自己,更不用说是其他人。

    要是以前的对手看到了……

    月野宙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有些像看好戏,但更多的还是无奈。

    就这种照片不会有人认出自己的,尤其是以前的老对手和手下。

    他代入了一下,如果森鸥外突然留起了长发,笑意融融地接待客人,他肯定认不出来。

    不仅认不出来,还会否认。

    在老对手眼里,自己依旧是那个不可理喻的疯子,和接地气的咖啡师毫不沾边。

    自己在他们面前几乎从没笑过。

    月野宙在路过镜子的时候打量了自己一番,镜子里的人气色比在医院里时好了不少,嘴角不自觉地带着笑意,五官的那种凌厉柔和了几分,笑起来之后整个人气质都变了,有的时候他自己照镜子都会恍惚一下,更何况其他人。

    说归说,不过月野宙还是回到房间,拿出化妆品对着镜子,在自己脸上稍作修饰。

    不过是寥寥几笔,月野宙的那张脸就和刚才有了点细微的变化,而这种变化并不会影响第一观感,但乍一眼看去,月野宙现在的确和几分钟之前没那么像。

    要不是因为主角组,不然月野宙就直接搬去京都了,甚至去北海道也行。

    那地方距离横滨远,就算出了名也传不到横滨去,也不用化妆来伪装,要更加自由些。

    算了,等拿到全部的记忆再搬走也不迟。

    月野宙收回视线。

    虽然原贴已经删除了,但是余热还在,一直到下午都还有人过来看热闹,看到关了门这才不情不愿地离开。

    月野宙也没有理他们。

    不来就不来吧,反正乐得自在。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

    月野宙挂掉了电话,拉开后门,让门口等待的女孩子进来。

    这个是今天约好了来面试的榎本梓。

    月野宙除了在门口贴招工启事外还在招聘网站上发了消息,门口的那个没有留联系方式,但招聘网站上联系月野宙的倒是不少。

    他们本来打算今天就来面试,但因为意外全被月野宙给拒绝了,有点害怕出问题,但这个榎本梓似乎并不害怕这个,月野宙想着反正今天没什么事,索性让她上门来面试。

    榎本梓是去年才大学毕业的应届生,留着一头棕色的长直发,看上去是个很温柔的女孩子。

    她在见到月野宙之后有些诧异于店主的帅气,还有面对帅哥时那种紧张的情绪,说起话来甚至还有些磕磕巴巴。

    但是在开始面试之后榎本梓就很快地调整过来,说话条理清晰,对一些经营模式也很了解,以前还在上学的时候也给咖啡店打过工,更难得可贵的是这个女孩子性格还挺热情的,说话做事也都很勤快。

    月野宙还试着让她做了饭,味道也相当不错,尤其是意大利面的味道就连月野宙也点头称赞了一番。

    在普通人里面,榎本梓的素质的确是不错了,作为咖啡店店员更是绰绰有余。

    再加上对方敢在这个时候上门勇气可嘉,月野宙没有多犹豫就选定了榎本梓,甚至立刻签了试用期合同,趁着今天有空留她在店里教授每天的工作流程和内容。

    榎本梓脸红红的被月野宙教导,一时间只觉得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就是人间天堂。

    老板也太帅了吧!性格又好,给出的工资也不差,就目前来看就是大家口中那个完美的老板。

    绝对会被朋友们羡慕死的。

    真是太幸运了!

    榎本梓这么着急其实也是因为生计问题,她毕业之后就从家里搬了出来,房租和日用都有不小的压力。

    而月野宙的这个招工写着如果录用立刻上岗,试用期的工资也不低,虽然忙碌了一点,但综合考虑下来可以接受。

    月野宙也挺满意,没想到一次就能招到这种容易上手的员工,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在过了一个月试用期后就会转正,正式成为店里的员工。

    月野宙背着手看榎本梓走的流程,满意的点点头。

    叩叩叩

    后门被敲响。

    月野宙有些诧异,不过还是小跑过去开了门。

    知道可以从后门来找人的就只有毛利一家和工藤新一,现在正是傍晚,帝丹高中已经放学了,那能过来的就只有毛利兰他们。

    果不其然,门外的时候毛利兰和工藤新一,还有昨天拍了自己照片的那个小姑娘。

    nika桑见到月野宙就是一个九十度鞠躬,一边鞠躬一边大声说:“非常对不起!”

    月野宙被吓了一跳,旁边的毛利兰和工藤新一也是。

    nika桑早上来的时候就发现了店门口的热闹,她本来想跟月野宙道歉,但看人这么多,再加上上学要迟到就只能放弃。但是等她中午放学过来的时候就发现店门已经关了,门口的牌子上挂着一个小黑板,说这今天先休业时就更是愧疚。

    她很清楚是因为自己。

    如果不是自己发的那条推特出了名,老板也不会被逼成这样,这家店就这么大,根本就装不下这么多人,很耽误老板正经做生意。

    nika桑非常想弥补自己的过失,这才央求毛利兰带自己去道歉。

    这也是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有什么事先进来说吧,你们晚上饿了吗,我新招的店员做通心粉和意大利面很好吃,你们正好也来试试看。”月野宙说道。

    “今天就招到人了吗?好快哦。”工藤新一和毛利兰知道月野宙估计和nika桑有话要说,顺着月野宙的意思走进店里,留两个人在后门的玄关处。

    “榎本做得不错,以前还有在咖啡厅工作的经历,上手很快,这才决定把她留下来。”月野宙关上门,对工藤新一他们说,“我马上就来。”

    “好!”

    工藤新一和毛利兰进到了店里去,把空间留给了他们两个,nika桑就是个普通女孩子,现在紧张得都快哭了。

    “店长先生!非常抱歉,如果我没有拍照的话就不会闹得那么大了。”

    “我也看了你的推特,其实无所谓啦,你不用专门过来道歉,只不过我开这家店也并不是奔着赚多少钱来的,而且闭店也只是因为我现在一个人忙不过来,店里也装不下这么多人,有这么多客人来是好事。”月野宙安慰道,“不过你可以把那条推特删掉吗,不然人来的太多我还是没办法工作。”

    “当然!”nika桑当场掏出手机删掉了这条推特,甚至还额外发了一条推特专门道歉。“真的非常对不起。”

    “没事啦,不用放在心上。”月野宙笑道,“你也进来吃一点吧,担心了一天没吃好饭吧。”

    nika桑点头,“那店长明天还会开门吗?”

    “这个嘛……说不准呢,有可能会,也有可能不会。”

    月野宙想起app,有点不太确定。

    因为今天晚上十二点就是15号了,按理来说是漫画更新的时间,他肯定要看,看完正在更新的漫画还要解锁《无间深渊》。

    上一次读取《无间深渊》时就昏睡了不到两个小时,不知道这次要用多久,但保险起见,还是留了一整个晚上的时间。

    但现在单独让榎本梓负责店面的营业又有点不太放心了,所以只能给一个不算答案的答案。

    他们两个人回到前厅的时候,毛利兰已经和榎本梓打成一片了,正对着榎本梓的拿手好菜一顿夸赞,把榎本梓夸得心花怒放,已经开始互相称呼对方的名字了。

    “快来,给你留了。”毛利兰见nika桑过来,赶紧拍了拍座位让她坐下,nika桑犹豫了一下,见月野宙笑着点头这才过去。

    “说好啦?”

    “对啊,店长先生人真好。”nika桑点点头,“我惹了这么大的麻烦都没有生我气。”

    “本身不是什么坏事。”

    “如果老板店里人手不够的话我可以来帮忙,我家就在附近,晚上下了课可以来帮忙。”nika桑总想着要补偿一下月野宙,思来想去,好像就只有过来帮忙能弥补自己的过失,她怕自己说的话像是道德绑架,赶紧又补充道:“不用给我报酬的,我只是想让我的心里好受一点。”

    “都说没事啦,不用在意。”

    但nika桑对此十分在意,一定要留下来帮忙,月野宙见状只好同意下来,但月野宙也不打算让她来帮忙就是了。

    这边毛利兰他们已经聊起了明天要去多罗碧加游乐园,完全没意识到这是在约会的工藤新一还邀请榎本梓和nika桑一起去,可她们两个哪能不知道毛利兰的意思,立刻摇头,“我们周末还有事,就不去了。”

    “真可惜。”工藤新一毫无所觉。

    只有毛利兰有点着急。

    明天明明是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约会,怎么可以带其他人去呢?

    解决了员工的事情,月野宙跟榎本梓嘱咐了一下明天的事情,这才放他们离开。

    而东京另一边,五条悟终于出现在了东京咒术高专里,他从辅助监督的车上下来,手上拎着好几个糕点袋子,哼着歌往学校里面走。

    这个点已经放学了,但今天学生们没有任务,都还留在学校里,操场那边时不时传来轰鸣声,显然有人在这里训练。

    五条悟本着去撩拨一下学生的意思,拎着甜点跑去了操场。

    果不其然,熊猫和真希已经在这里打得不可开交了,地上甚至还有好几个被轰开的坑。

    五条家有一支完善的后勤,可以在他们比试完之后将操场恢复原样。

    当然,不要钱,纯倒贴。

    五条家在普通人眼里好像就是普通华族,但他们手眼通天,不仅能收到商会财团的供奉,还和不少政商界的要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种人最怕死,而五条家能给他们安全感,甚至还有人高价雇佣御三家的咒术师来当保镖。

    “好啦,大家停一停,可以来吃下午茶了。”五条悟拍了拍手。

    “这都已经晚上了吧,哪里来的下午茶?”

    “下午买回来的点心当然就是下午茶。”五条悟把带回来的东西一分,看着他们吃下去,这才笑眯眯地宣布:“吃完了之后记得跟老师一起出任务哦!这次的目标是一级咒灵。”

    一听到要出任务,狗卷棘和真希顿时就觉得嘴里的点心不香了。

    还专门挑他们正在嚼的时候说!差点呛到!

    但讨厌归讨厌,真的该去做任务的时候他们还是会去做的,而且还有钱拿。

    尤其是真希,她自己出来求学,禅院家也不给生活费,都是自己出任务赚钱养自己,更不用说咒具贵得离谱,哪怕可以用高专咒具库,可她自己也要留几把属于自己的咒具防身。

    这次的任务只需要真希和狗卷棘,任务地点是在闹市区的一个商场里,熊猫出现在外面会引起骚动,所以它不能去。

    这次的任务目标不算简单,是一只一级咒灵,五条悟给学生接这种超过本身等级的任务做本身就是为了锻炼,不过有他这个特级咒术师在旁边压阵,倒是不会有生命危险,但除非必要也绝对不会出手。

    两个人用了小半个小时将咒灵解决掉,算起来花费时间最长的反而是路上的时间,再加上和警方交涉,等解决完这只咒灵已经快晚上八点了。

    “晚饭、晚饭……吃什么好呢?”五条悟翻着手机,“这附近没有好吃的甜品店哎。”

    “晚饭就不要吃这种东西了啊!”真希在旁边提意见。“很腻,而且晚上还会发胖!”

    “甜食天下第一!”说归说,五条悟还是遗憾地换了一家,毕竟他自认为自己也不是那种完全不管学生的老师。

    三个人最后还是选了一家烤肉店。

    现在正好是最热闹的时候,店里坐满了人,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座位,在等菜的时候真希百无聊赖地刷起了手机。

    “那条推特被删掉了。”真希刷着刷着突然“咦”了一声,然后说道。

    旁边的狗卷棘也应了一声,点点头,“鲑鱼子。”

    坐在两人对面的五条悟抬起头,“什么推特?”

    一整天都在做任务,和咒术界的那群东西扯皮的五条悟好奇地问道。

    这个时候,真希和狗卷棘才想起了问五条悟这件事。

    “今天上午在推特上刷到一条消息,说他们学校附近新开了一家咖啡厅,店里的老板长得很帅,人又温柔,没想到这才过了一天就被删掉了。”真希解释了一下。

    “难道有我帅吗?”五条悟不是很感兴趣。

    “倒也不是有没有你帅的意思。”真希这个时候倒是庆幸自己当初保存了照片,“你看,我们大家都觉得这应该是五条家旁支的某个人。”

    她把照片调了出来递给五条悟,五条悟漫不经心的视线在看到屏幕上的照片时突然愣住,立刻坐直了身体,一把将手机拿了过去。

    真希被五条悟的反应吓了一跳,手还悬在半空中,就见五条悟一改刚才软绵绵没个正型的姿势,甚至一把扯掉了眼睛上的黑色眼罩,露出那双澄澈漂亮的浅色双眸,双指放大屏幕,让那张被夕阳温柔包裹的脸放到最大。

    照片上的男人好奇地看着镜头,那双和五条悟如出一辙的浅色眸子里是属于年轻人的茫然和未知。

    除了在使用术式,五条悟很少会摘掉墨镜和眼罩,据他所说摘掉墨镜能看到很多东西,这样超级烦。

    可一旦他摘掉了眼罩就代表他认真了。

    这个人是什么身份,竟然能让五条悟如此认真?难不成是什么禁忌?

    见五条悟这个状态,真希他们也不自觉地紧张了起来,就连狗卷棘都放下了手机,愣愣地看着五条悟。

    五条悟征得了真希的同意,左右翻看了另外几张照片,最后在那张正脸的照片上停了下来。

    他盯着那张照片看了许久,这才把手机还了回去。

    “把照片发给我。”五条悟说这话时的语气有点怪,真希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好。”真希乖乖的把照片发了过去,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他是五条家的人吗?”

    五条悟看着自己手机屏幕上的那个人,沉默了一会,重新戴上眼罩,恢复了那副没什么精神的样子。

    “不是。”

    五条悟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说这样的话了。

    在他十二岁那年,目送弟弟逃离五条家这个牢笼时就这么说过。

    五条咒已经改名换姓,成为了月野宙。

    既然已经逃离了五条家这个地狱,那就做为月野宙一直生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