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男主今天黑化没 > 第20章 解毒
    “呸,”那人直接转移了火力方向,也不管一边的纪玄易了,对着顾言舟就是一顿冷笑。

    随后脸色又沉了下来,说道:“有仇?当然有仇!你贵人多忘事,自然是不记得了,但我脸上这道疤是怎么来的,我可是一辈子都忘不掉!”

    顾言舟无辜的眨巴了下眼睛,似乎是明白了,这应该是原主的锅吧,为什么现在要他来背啊?!

    此时他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真想当场晕过去得了,现在他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这么大口锅他可不背。

    他只求这位满是怨气的大哥可以快点闭嘴,你一个来刺杀男主的刺客,当着男主的面和他攀什么关系?这样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好不好?

    但那人明显不打算放过他,准备在临死前把这口锅死死的扣他头上。

    那人此时情绪有些激动,挣扎着想起身,但一边的纪玄易没发话,按着他的两个暗卫就不敢松手。

    他一边挣扎,一边吼道:“怎么?想不起来了,那我来帮你回忆回忆。我以前可是你身边的侍卫啊,但你现在连我是谁都不记得了!当初我不过是说错了一句话,你就一刀砍到了我脸上,还把我降成了最低等的侍卫,我带着这副丑陋的面容忍气吞声,等的就是有一天能亲手杀了你报仇!”

    说着他大笑起来,又狠狠的说道:“我要让你为当初的所作所为后悔!”

    顾言舟认真的听完,皱着眉想了一会儿,有些愧疚的同时也在心里默默呐喊,这大哥说了半天,就不能先告诉他他到底是谁吗?这样他背锅也背得无怨无悔一些吧。

    他犹豫了一会儿,说道:“虽然我不记得了,但我还是为我以前所做的和你道个歉。”

    顾言舟说得真诚,但那人却笑了起来。

    “道歉?晚了……哈哈哈……我们早就在这寺里各处都埋了炸药,时间一到就会爆炸,过一会儿你们都得死!”

    顾言舟闻言瞳孔猛地一缩,脱口而出道:“你刚才是为了拖延时间?”

    “不然你以为呢?你以为我真的是想和你叙旧?哈哈哈……”

    那人笑得一脸得意,顾言舟也不管他了,正准备让纪玄易快走,就见后者依旧平静的不行,淡淡的开口道:“你以为,你们来北宁的事情就真的人不知鬼不觉?”

    那人猖狂的笑容一顿,眯了眯眼,试探着问道:“你什么意思?”

    纪玄易依旧是一脸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淡定模样,缓缓开口道:“埋了一地的面粉,你猜它一会儿能不能炸死本王?”

    “你!”那人死死的瞪着纪玄易,接着反应过来道:“这一切都是你安排好了的……北宁摄政王,果然名不虚传……”

    后者却连个眼神都有没有分给他。

    顾言舟这心情倒像是坐过山车一样,七上八下,大起大落的,此时他又松了一口气,乖乖的站一边,闭嘴准备做一个透明人,等回去后再找机会问一下自己的身份就行了,再让这位大哥说下去,他可能就又得进可疑人物名单了。

    但那大哥像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似的,他刚这样想完,那人就仰头大笑了两声,说道:“算你狠,这次是我输了。”

    然后又恶狠狠的瞪了顾言舟一眼。

    顾言舟还在疑惑这又是演的哪一出的时候,就见对方眼神突然涣散了,嘴角流下了乌黑的血,随即头一歪便没了生气。

    押着他的一个暗卫蹲下来查看了一番,然后对着纪玄易说道:“殿下,他嘴里藏了毒。”

    纪玄易轻轻的点了点头,并不怎么在意。

    而顾言舟则是看着面前的尸体有些生无可恋了。

    这好不容易遇到个认识他的,啥有用的都还没说呢人就没了,他这身份有这么神秘吗?这破游戏还真是一点都不愿意让他知道呢。

    就这样吧。

    顾言舟决定摆烂,反正他的任务是阻止男主黑化,现在当个贴身侍卫挺不错的,过去的身份就让它过去吧……

    所有事情都解决完后,所有人就回了王府,纪玄易肩膀上的伤挺严重的,只是这样简单的处理一下是不行的。

    封锦这大半夜的被叫起来的时候,一路上都骂骂咧咧不情不愿的,但看见纪玄易的伤的时候,又开始说教起来。

    “这又是怎么回事啊,伤这么严重,你是不是嫌命太长了,一天天的净瞎折腾……”

    顾言舟在旁边看着封锦这带了一点私人情绪的包扎方法,有点想自己亲自来,但又怕他这半吊子医术不精,越帮越忙,于是只能在一边皱着眉,眼睛死死的盯着干着急。

    期间突然想了起来,于是闭眼看了一下黑化值,然后就发现黑化值不知道什么时候重新降回了百分之三十。

    不过自从知道了纪玄易黑化值上升的原因后,他现在看见黑化值下降了居然也没有感觉有多高兴。

    好不容易在封锦的唠叨声中包扎好后,纪玄易就被这位“无法无天”的医师勒令躺着好好休息。

    封锦平时看起来吊儿郎当的,此时皱着眉头训斥起人来,倒是有了几分正经的模样。

    现在纪玄易倒是挺听医嘱的,闻言二话不说就闭上眼睛准备休息,根本不想搭理这个话唠。

    其他人见状都依次退了出去,顾言舟虽然还是挺担心的,但现在他也做不了什么,只能跟着其他人一步三回头的出了房间。

    毕竟现在也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处理一下。

    封锦和顾言舟住的地方挨得近,两人出了陵竹院,自然就是一起回去的。

    一路上封锦都在孜孜不倦的东扯西扯,顾言舟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一路上都心不在焉的。

    等快到篱院了,他才终于找到了机会,拉住封锦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你能解殿□□内的毒吗?”

    封锦此时正说到纪玄易的伤,思绪飘得比较远,被突然这样一拉,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于是下意识的说道:“他体内的毒……”

    然后他才反应过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顾言舟,结巴道:“你你你你,你怎么……”

    顾言舟知道他想说什么,于是赶忙打断道:“别管我怎么知道的,反正你现在就告诉我,你能不能解殿□□内的毒?”

    封锦闻言只能淡定下来,他本来就没有不相信顾言舟过,刚才反应那么大,单纯的只是惊讶而已。

    他脸色也沉重起来,缓缓的摇了摇头,说道:“他体内的毒是毒医沉晏所制,本就世间罕见,怕是除了他本人,就只有未云族的人才能解了,我一个都没有出师的半吊子,能让他活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

    顾言舟听完眉头皱得更紧了,毒医沉晏他是听说过的,是个很有名的制毒高手,只是没想到纪玄易中的毒居然这么难搞,他母亲还真是不留余地啊。

    顾言舟:“这沉晏是什么来头,能找到他吗?”

    封锦:“找不到,就算找到了他也不可能给你家殿下解毒的。”

    顾言舟:“为何?”

    封锦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沉晏只效忠于南启皇室,那些人巴不得他这摄政王早点死呢,怎么可能让沉晏给他解毒?”

    顾言舟点了点头,又沉默着思考了一会儿。

    封锦看他这样子,以为他心情不好,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说不定那沉晏早死了,不然你家殿下也不会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到,为今之计还是得尽快找到未云族的人才行。”

    “嗯,”顾言舟又点了点头,然后又想起来什么,看着封锦问道:“你师傅不是未云族的吗?”

    “是啊,”封锦闻言无奈道:“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你家殿下也不会让我来给他解毒啊,不过我师傅是个半吊子,和未云族的那些神医差远了,而且他啥都还没来得及教我就死了,就我这医术,压制一下这毒还行,让我解可就不行了。”

    顾言舟:“未云族……那应该去哪里找啊?”

    封锦:“传闻未云族一直隐居在回川,但至于回川在何处,就连我师傅都说不清,别人就更找不到了。”

    顾言舟听了想扶额,这又是一个死局,但男主的腿必须得治,所以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得尽快找到未云族的人才行。

    他想了一会儿,又问了一个关键问题:“这毒在殿□□内会有影响吗?”

    封锦看了他一眼,还是实话实说道:“有,这毒得尽快解,不然有性命之忧。”

    第二日,摄政王在祭祀大典后遇刺的消息传进宫里,纪怀远又让人送了好多东西来,并且下令让人严查宁国寺,不可有漏网之鱼。

    最近纪玄易和顾言舟都有点多灾多难,三天两头的遇到刺杀,于是男主也开始摆烂了,以身体还未好为理由,连早朝都不去了。

    但顾言舟知道,男主还是原来的男主,依旧天天在书房待到三更半夜。

    请病假可能只是单纯的不想看见那个狗皇帝而已。

    云若城四季如春,如今这个季节,其他地方都已经在开始转凉了,但这里依旧是气候宜人,远远望去,还能看见城中有许多树上开着繁花。

    “一群废物!本王步步为营,谋划了这么久,更是派了一半的心腹去杀一个站都站不起来的摄政王,如今居然一个人都没回来!本王要你们这群废物有何用!”

    小别苑内,木犀和别处一样开得枝繁叶茂,屋内人的怒吼声惊飞了枝头嘻戏的雀鸟。

    顾行明在得知此次刺杀不仅没成功,还折了自己手下的一大批人手时,气得猛得站了起来,还顺手把桌上的茶杯拂到了面前来报信的人身上。

    那人大气都不敢出,跪在不远处死死的低着头,滚烫的茶水浇到身上了都没敢吭声,只是等顾行明吼完,才颤颤巍巍的说道:“二殿下,此次……此次是那摄政王过于狡猾,才侥幸逃脱,如今太子殿下……如今顾言舟已死,就算陛下再怎么宠爱他也是无济于事,只要我们杀了北宁的摄政王,储君之位迟早是您的。”

    顾行明斜斜的睨了他一眼,冷声说道:“纪玄易必须尽快除掉,顾言舟已死的事情瞒不了父皇多久,若等到父皇察觉出来,怀疑到本王身上,可就不好办了……储君之位,只能是本王的!”

    下面跪着的人松了一口气,应道:“是。”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又说道:“听闻北宁这摄政王冷血无情,弑杀成性,却唯独对他在这云若城的姨母一家维护有加,而且属下查到,前不久县令府周围多了不少人守着,个个都是高手,想必定是那摄政王所为,或许……我们可以从县令府下手。”

    顾行明听后,终于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眸子微微眯了眯,嘴角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他一字一句的喃喃道:“县,令,府……”

    这两天顾言舟好像很忙的样子,天天不见人影,连带着封锦都忙起来了。

    自从他知道纪玄易的腿是被毒残的后,就天天拉着封锦研究药方,还翻遍了各种古籍,摄政王府的藏书楼都要被他俩翻个底朝天了。

    封锦给纪玄易解了这么多年的毒都没成功,都已经准备摆烂让纪玄易自生自灭了,现在看顾言舟这么积极的样子,就连带着又有了干劲,把以前研究的那些笔记啥的全翻了出来。

    两人兢兢业业的研究着药方,纪玄易就每天除了要喝治伤的药外,还得喝这两人熬的奇奇怪怪的补药。

    而有封锦这个眼里只有病人没有摄政王的医师在,顾言舟都不需要担心纪玄易不喝药的问题了。

    就封锦那张滔滔不绝的嘴,谁能受的住他唠叨啊。

    陵竹院内,一只信鸽落到纪玄易身边,他取下绑在信鸽脚上的纸条,打开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随即微微皱了一下眉。

    “顾行明藏身云若城,欲对县令府动手。”

    纪玄易冷着脸将纸条丢进了一旁的茶炉里,眸子里寒光一闪而过。

    这时寻风走进来,弯腰行礼道:“殿下,属下查到顾侍卫和封公子这几日大多数时间都待在藏书楼,还时常出入药铺,购买各种药材……封公子还将以前翻看的那些书籍也找了出来。”

    纪玄易听完,垂着眸子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他才淡淡开口道:“去查祭祀大典那日顾言舟和哪些人接触过。”

    寻风:“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