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永不解封的档案 > 第486章 偷袭不成反折兵的驻屯第一联队

第486章 偷袭不成反折兵的驻屯第一联队

    九月三十日夜,好几架运输机从句容机场起飞,沿着长江南岸一路向上游飞来。

    这是特种旅为了给在长江上作战的两个团补充火箭弹、炮弹发出来的特别专机。

    特种旅的运输机现在已经有七十架了,这都是因为第十团在石柱山机场抢回来的那些飞机当中,有一半都是运输机。

    给国军送过来的主要是战斗机,反正这些飞机对于常凯申来说,完全就是白捡的意外之喜,对送上来的是战斗机还是运输机并不怎么在意。

    但是对特种旅来说就不一样了:林凡主要是留下了运输机使用,运输机特种旅还没有开始研制呢,这是特种旅最需要的运输工具。

    至于战斗机,这种飞机特种旅已经可以自己生产,对它的需求就不在第一位上了。

    现在这个时候,如果有足够的运输机配合,林凡指挥机群在敌后突然降落,已经可以影响到一场小战役的胜负了。

    只是句容现在的生产力还不够,生产出来的武器还不能够达到完全改变战斗局面的程度。

    像是坦克这样的陆战之王,就还没有真正地成批次制造。

    还有大炮这种武器,现在林凡只能够让句容大量生产火箭炮,达到以量制敌的目的。

    实际上这也是因为:特种旅现在的工业生产能力不足,根本造不出来用来制造大炮用的炮管。

    现在能够自己生产出来无缝钢管,这已经算是非常了不起的了。

    今天晚上句容足足派了十架轰炸机运送物资,十架战斗机护航。

    空中的航线是李显精心设计,思考过的。他是结合了最近整个战场上的形势才这么设计的。

    四百五十公里的单面航程,一个半小时就到了,这些运输机当中,有好几个飞行员都是前天来过一次的。

    见到地面上成堆的篝火烧出一个大大的10字样,就知道这是第二战区的机场了。

    机场的篝火按照10字摆放,这是飞机出发的时候才临时通知第二战区司令部的,这是为了预防晚上误降落到鬼子机场。

    早有准备的第二战区接到这批物资后,立刻给林凡通知:飞机已经顺利抵达,物资正连夜送往前线。另外第二战区还特别给特种旅送来了一万五千个肉罐头和二十头猪以示嘉奖。

    罐头和猪肉,这都是林凡没有想到的。他对雪岳长官一再表示感谢。

    这就让雪岳长官了解到了特种旅果然是吃肉的,自己连夜给他送物资,林凡都没有说声谢谢。

    倒是给了他一些肉,感谢的话听得自己都觉得惭愧:嘉奖的这些物资比起特种旅立下的战功,简直不值一提。

    不说林凡在第五战区立下的功劳,就是这两天他指挥特种旅歼灭鬼子一个步兵联队,一个炮兵联队的功劳,完全就可以让他这个旅长升为师长了。

    这中间还不要说夺回麒麟峰这样战略要地应该给特种旅记什么样的战功了。

    可是特种旅立下的这些战功,第二战区也是上报了的,但是武汉大本营的嘉奖都是对整个战区的。

    仿佛雪岳报上去的战果是整个第二战区所有人共同创造出来的一样。

    这就让雪岳有些感慨:这个特种旅是武汉大本营从第五战区调过来的,他们这样压制人家,真的好吗?

    常凯申也在思考:让特种旅再这样野蛮发展下去,真的好吗?

    从这次武汉战役,常凯申已经感觉到了鬼子进攻的力度没有变,但是自己手上反击的力度增加了。

    在这之前的淞沪战役、南京战役、徐州战役,国军都没有像这次一些能够坚守这么多天。

    这中间当然有地形因素,也有天气因素,最主要的是国军队伍越打越强,鬼子却在越打弱了。

    抗战真的开始进入相持阶段了,下一步的对于整个战场的思考,常凯申已经开始想着怎么样削弱特种旅这支队伍了。

    这次特种旅空降德安,原本就是他削弱特种旅的一个计策,只是没有想到了林凡只是带着两个团过来。

    竟然也能够打出这样好的成绩,只要林凡带着的队伍战斗力还是这样强大,他手下的各个团长怕都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至少上次特别在全国范围内大肆宣传的黎志泽团长,已经明确表示:他是支持抗战的。鬼子一日不退出国境,他是一日不离开特种旅。

    这个表态当中的意思,非常明确:抗战期间一致对外,抗战结束后的情况可以有变。

    但是常凯申等不及了,他怕真到了抗战结束的时候,特种旅已经尾大不掉了。

    他在武汉思考这些大战略的时候,驻扎在朱家的驻屯第一联队的两千多个鬼子也开始出发了。

    落合堪九郎师团长现在只着眼小战场上,它一心只想要把山炮兵二十七联队的那些大炮抢回来。

    今天这批鬼子出来的目的就只有这么一个,抢大炮回来。

    驻屯军第一联队是按照联队编制行进的,只不过第一大队已经全军覆灭了,现在是第二大队作为先锋走在最前面。

    为了达到奇袭的目的,矢后孙二联队长特别命令:“整个联队行军途中不得喧哗,不得举火,就借着很弱星光,沿着大路行军。”

    今晚的星光很弱,大军如果是走山路,这是肯定不行的,但是一路行军都是沿着大道走,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行军当中不让喧哗不让举火的禁令,在起初半个小时,还是有效果的。

    当鬼子们吭次吭次行军时间长了之后,开始有了鬼子低声交谈。

    举火这样的动作太明显,鬼子们不敢,低说话这种事情,行军途中又是夜间,那些小队长也不容易听见。

    就算是听见了,一时之间也找不出来到底是哪一个鬼子在说话。

    并且大军行动,尽管已经非常小心了,实际上走在大路上的噪声还是非常大的,只是几千鬼子的脚步声,就已经可以惊动许多栖息在路边的那些小鸟小兽们了。

    为了保持战斗力,鬼子每行军一个小时,都要休息十分钟。

    对于矢后孙二联队长来说:队伍连夜出发,只要能够在天亮前开始进攻,就算是计划之中的事情了。

    对于赶路的速度,它并没有做特别的要求,唯一的要求只是不要让鬼子们太过疲劳。

    今晚没有月光,矢后孙二联队长的心情却是非常美好,它这个联队行军途中一切顺利,前面已经快到小坳了。

    上官志文团长把团指挥部就安排在炮兵阵地上,凌晨三点的时候,他被激烈的枪声惊醒。

    一连二连报告:“有大批鬼子沿着瑞昌公路过偷袭,被哨兵发现,一切皆在掌握中。”

    一连长井承宣在接到布置在前方暗哨传回来有鬼子前来偷袭的消息时候,正准备通知二连呢。

    鲁乐家连长已经呼叫他了,通知有很多鬼子上来了,两个连长立刻就有了一个计划:暂缓引爆定向炸弹。

    他们要先把鬼子偷袭上来的鬼子打上一批,然后再给它们一个惊喜。

    这样的战术,当然要给团长汇报,上官志文团长这才明白:为什么没有听到定向炸弹的爆炸声音。

    一连二连在公路上可是布置了上千米的陷阱,这么长的距离,昨天下午的时候两个连是忙了很长时间才布置好了的。

    现在听了井承宣报告的计划,上官团长只是叮嘱了一句:“好好打!”

    好好打的意思就是要打好,把鬼子打痛!

    今天晚上的偷袭行动,玉山明吉中队是所有队伍中的前锋。

    玉山明吉中队长一路上都在催促队伍快速前进,直到接近小坳的时候,才派了佐藤二十七小队稍稍前出一点侦察情况。

    佐藤二十七小队长是它爹在二十七岁的时候生下来的,因此就用了这个名字。

    佐藤小队的鬼子们小心翼翼地潜行,害怕中了国军的埋伏,它们就这么一路摸索着走了近十里路都是平安无事的。

    一直等到刚才,它们迎头就被一堆手雷给炸了,紧接着又是密集的机枪扫射对准它们打过来。

    佐藤二十七小队这才刚刚跟国军接触,就已经伤亡殆尽,剩下不足十个鬼子,狼狈逃了回来。

    虽然损失了几十个鬼子,玉山明吉中队长还是看清楚了国军的火力点足足有六个。

    它是一个谨慎的鬼子,并没有因为死掉了三十多个鬼子就恼羞成怒,立刻把整个中队压上去。

    它只是让整个中队的鬼子就地准备进攻,派了鬼子把前线遇到国军阻击的事情报告了。

    并且还报告了国军的火力异常猛烈,跟平时遭遇到的国军大不一样。

    最后这句报告,小林龙之介大队长不以为意。这个情况小野修联队长和村上诚一联队长都已经强调过多次。

    不过小林龙之介大队长一直都是半信半疑的:国军的队伍当真是火力猛烈强悍,也不让鬼子打到现在这个位置上来了。

    因此它认为:这些都是空话,都是小野修联队的鬼子战斗力太差,为了推掉责任编出来的谎言。

    现在它对玉山明吉中队长的可不敢这么认为,小林龙之介大队长命令玉山中队就在前方等待,它率领着整个大队的鬼子都上来之后再做定夺。

    刚刚短时间的交火的枪声在黑夜当中传得很远,特种旅边上的预六师也听到了枪声,却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电话打到了林凡这里,知道这是鬼子沿着公路进行的偷袭,特种旅正在阻敌,一切尽在掌握中。

    得到特种旅肯定的回复,预六师这才放心:他们实在害怕友军突然撤退,自己的侧翼暴露给鬼子。

    驻屯兵第一联队矢后孙二联队长就在小林龙之介大队后面,它得到报告之后。

    下达了全军快速前进的命令,它想着要在最短的时间,用最大的兵力,一鼓作气突破前面国军的防线。

    按照村上诚一联队长的描述,炮兵阵地就在前面不远了。

    矢后孙二联队长准备趁着这是晚上看不大清楚的良机,三个大队一起向前面的阵地发起猪突进攻。

    一鼓作气冲破国军的防线,中途不再停留,直接一波推到村上诚一联队丢失的炮兵阵地上去。

    联队长的计划当然是非常完美的,它的命令当然需要执行的。

    三个大队的鬼子立刻加快了脚步,在道路上前进的队伍,也从两列变成了五列。

    反正现在是晚上,国军根本就看不到它们,这些鬼子用密集队伍行军,准备着到了前面使用猪突战术一波推掉国军的防线。

    一排长荆理全带着十几个战士,潜伏在距离公路一百多米的位置上。

    这个夜里的星光微弱,但是他们能够听着道路上人声鼎沸,听起来鬼子已经集中了许多了样子。

    这个情报立刻就报告到了井连长鲁连长这里,鲁乐家连长也从罗排长的报告中知道:公路上的鬼子似乎很多的样子。

    两个连长一商量:炸吧!

    矢后孙二联队长正在跟三个大队长布置马上就进行的作战计划呢。

    突然就听到轰隆隆轰隆隆的爆炸声响起,宛如晴天霹雳一般,在黑夜里面还有无数的火光闪烁像是闪电一样,从道路的两边快速传递过来。

    矢后孙二联队长就听到身边到处都是子弹呼啸而过的声音,紧接着地面也开始颤抖起来,它一下子就坐到了地上。

    过了好一会儿,大地这才恢复了平静,整个公路上这个时候到处都响起鬼子的呻吟声,哀嚎声。

    它的三个大队长惊惶无比地向着各自队伍跑过去,这种情况下,最是需要指挥官稳定军心的。

    队伍最前方升起几枚照明弹,紧接着就是密集的枪声传来。

    半空中还有数十道火光掠过,向着它们这里飞来。

    “这是中埋伏了?”矢后孙二联队长心里只有这么一个想法。

    是啊!又是地雷,又是枪声,还有炮弹正在飞过来的空中,这路三位一体的打击,不是中了埋伏还是什么?

    刚刚的爆炸过后,它的身前身后全是一片鬼子哀嚎声,从这些声音当中可以听出来:只是这一轮的爆炸袭击,整个联队伤亡不会少。

    矢后孙二毫不犹豫地下达了命令:“撤退!撤退!”

    它要让整个联队快速撤退,不要被国军给包围了。

    至于伤员,矢后孙二联队长这个时候确实顾不过来它们了,让它们自求多福吧!

    “轰隆隆!轰隆隆!”的爆炸声不绝于耳,大地又开始颤抖起来。这一次的炮火轰炸,对鬼子造成的伤亡不比刚才的那场爆炸来得少。

    刚刚才被定向炸弹肆虐了一番的鬼子驻屯第一联队,这次是被火箭弹给轰炸了。

    这样的火箭弹轰炸,足足进行了三轮,三轮火箭弹轰炸让鬼子真的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尽管矢后孙二联队长的命令下达得很快,但是整个联队的鬼子们,还是在老老实实地承受了三轮火箭弹肆虐之后才收到撤退命令的。

    上官志文已经从林凡传达的命令中知道:“补给的火箭弹已经在五个小时前从德安出发了。

    第二战区在飞机抵达之后,立刻就派人把特种旅所有的补给品全部连夜送过来。

    十五团的所有炮弹,今天晚上都可以打完。”

    上官志文团长只是把火箭弹全部打在驻屯第一联队身上。

    接到防守任务的时候,火箭炮连就已经打过测试弹,对前线各个区域都有对应的编号。

    刚才一连二连把需要轰炸的区域按照编号报上去,火箭炮连就按照测试过后的参数进行轰炸。

    这样的轰炸是非常准确的,也就是让矢后孙二联队伤亡惨重的主要原因。

    火箭弹轰炸刚刚结束,一连二连的战士们已经急不可耐地从战壕里面冲出来。

    这个晚上井承宣、鲁乐家这两个连长根本不知道对面的鬼子是多少。

    反正无论鬼子有多少,他们这两个连长发起冲锋的战士都是四百多个。

    如果是白天,他们看清楚了伏击的鬼子足足有三个大队的话,还会不会发起冲锋,去跟鬼子拼刺刀就不清楚了。

    现在他们这两个连队的战士们在接到命令之后,一拥而上冲进了鬼子队伍当中。

    玉山明吉中队被定向炸弹炸,被三轮火箭弹炸。已经被这种连番轰炸,炸得完全没有士气。

    十五团的战士们冲进这样的鬼子队伍当中,完全就是虎入羊群,根本就没有受到像样的抵抗。

    玉山明吉中队长在照明弹惨白的光芒中,挥舞着指挥刀,大声命令着:“顶住!顶住!”

    它这个中队在最前面,撤退的命令还没有传达上来,冲上来的罗排长,远远地对准这个鬼子指挥官开了一枪。

    玉山明吉中队长一下子倒地,马上就把整个中队的鬼子们解救出来。

    它们当中有些还执行着中队长的命令,朝着冲上来的一连迎上去,有些鬼子立刻转身向后,快速地想要冲入黑夜当中。

    野泽九介就是冲入黑夜当中的一个鬼子,他终究跟普通的鬼子有些不一样,优秀学生的思维优势在这一瞬间突然爆发出来。

    野泽九介没有沿着公路向后逃跑,而是蹿下公路,逃入公路边的山坡上。

    又躲藏在灌木丛中把身上所有能够代表鬼子身份的衣服鞋子全都脱了。

    现在是九月,就算是一丝不挂,也不会感觉到冷。完成了这样的变形的野泽九介这才开始逃跑。

    佐藤二十七小队长明显还没有适应新的环境,它在玉山明吉中队长死掉之后,接过了指挥权。

    代理中队长执行指挥,整个玉山中队还坚持战斗的鬼子不足三十个,这么一点的鬼子跟冲上来的一连刚刚接触就完全崩溃了。

    这些鬼子们连逃跑的想法都还没有转过来,就已经被刺倒在地上。

    一连二连的战士们就这么踏着玉山明吉中队这些鬼子们的尸体向前追。

    又是几枚照明弹升空,看着前面道路上倒着那些密集的尸体和挣扎着的鬼子,一连的战士们兴奋极了。

    今天晚上的鬼子好多,好杀!井承宣不得不命令:“五排六排负责补刀,其余各排负责进攻。”

    地上的鬼子实在太多,如果不处理这些还在挣扎求生的鬼子,井承宣怕它们想不开,要是它们做一些垂死挣扎的小动作,对战士们造成伤害就不好了。

    现在专门让两个排来处理它们,自己带着其余各排继续追杀。

    小林龙之介大队长走在整个队伍中后段,它是接到了矢后孙二联队长撤退这个命令的。

    接到命令的时候,小林龙之介大队长正在命令侥幸没有受伤的鬼子抢救伤员。

    刚刚的爆炸和炮火轰炸让它们制定的偷袭计划完全破产。

    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再隐藏行迹了,小林龙之介大队长大声命令着鬼子们打起火把,把地上那些还在呻吟着的鬼子扶起来,给它们包扎伤口。

    这些挣扎着哀嚎的鬼子们,大多数身上都是好几处伤口,表面上看着伤口不大,就只是一个小小的眼,但是伤口却多。

    这个时候它们还不知道这些伤口虽然小,伤害却是非常巨大的。

    接到撤退命令的小林龙之介大队长有些犹豫了:到底是继续抢救伤员还是撤退呢?

    矢后孙二联队长考虑的是:周围是不是有国军埋伏的步兵,这种情况下先撤退才是最好的选择。

    小林龙之介大队长看着地上受伤的鬼子,最终还是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先撤退,伤员等到天亮之后再来。

    实际上它心里清楚:这样做完全就是放弃这些受伤的鬼子了。

    “这是必须要做的!”小林龙之介大队长对身边的鬼子们大声说道。

    带着这些还可以逃跑的鬼子们转身就跑,这个时候不是谦虚的时候。

    小林龙之介大队长也认为国军既然可以预先设置了陷阱,后续一定会有步兵冲上来的。

    鬼子撤退得及时!这就让一连二连的战士们一路追杀上去,最初的时候还能够追上几个扔倒武器的逃跑的鬼子。

    到了定向炸弹陷阱的后段,一个站着的鬼子都没有了。

    井连长、鲁连长也不觉得遗憾:这一路上他们看到了鬼子遗弃下来的各种武器很多。

    特别是各种机枪、重机枪、迫击炮、步兵炮,这些武器鬼子全都留下来了。

    从这些武器被留下来,可以推测到鬼子撤退的时候有多么的仓皇失措,但凡是需要两个鬼子一起配合才能够带得走的武器,它们都是扔了的。

    井连长、鲁连长看着倒在地上挣扎呻吟的鬼子就有好几百个,加上那些已经死得梆硬的鬼子尸体,今天晚上这些鬼子死了至少有上千个。

    两个连队并就没有就这么开始全连打扫战场,而是先把重机枪布置在陷阱外面二百米位置的黑暗中,又派出侦察队更远一些地方警戒。

    这是预防鬼子突然杀一个回马枪回来,有备无患的想法。

    特种旅的这些战士和连长排长们,虽然没有上过正规军校,但是每个晚上教员们通过讲故事,讲战役还是在无形当中,让他们学到了许多。

    特别是每一次战斗之后,各个连队都有自己的总结,这个总结是要发给特种旅各个连,让大家去总结学习的。

    天天这么做,连长们的战术思想不想提高都不行。

    四周的警戒、哨兵全都安排好了,这个时候两上连才开始放心大胆地打扫战场,战场上的那么多受伤的鬼子正在等候着这些战士们去收拾呢。

    偷袭的鬼子留下满地伤员,已经逃跑了。这个消息第一时间报告到了上官志文团长和林凡这里。

    这个消息林凡认为这是正常的,对于特种旅的这些战士们来说,他们天天训练,早就有这样的实力。

    上官志文团长收到有鬼子偷袭这个消息的时候,一直就非常担心一连二连能够不能够守得住阵地。

    倒不是他对自己的队伍没有信心,实在是夜太黑,不知道鬼子的情况,他还是觉得一连二连的兵力太少,害怕面对优势兵力的鬼子吃了亏。

    收到鬼子已经逃跑这个消息的时候,它才终于放心了:再听说刚刚就那么不到十分钟的战斗歼灭鬼子上千个,这可是大胜啊!

    他以前在国军做的是团长,现在还是团长,手下这些士兵们的战斗力现在跟以前完全不是同一个概念了。

    独自一个人的时候,上官志文团长也思考过两支队伍到底有什么不同。

    他不得不承认特种旅这种让士兵吃饱吃好,狠抓平时训练,是战斗力养成的基础。

    同时特种旅作战时候的战术非常灵活,林凡从来没有强求过任何一次作战必须完成何种目标,他总是让尽力而为,偏偏这种尽力而为反而做到了每次都完成甚至是超额完成目标。

    为什么会这样?上官志文团长也想过,他只觉得林凡把战士当作亲兄弟,战士也就把林凡当做真兄弟,如此而已。

    这个晚上上官志文团长是不用再睡觉了,按照第二战区送补给辎重队的脚程,他们距离前线确实应该不远了。

    负责给特种旅送补给品的是第二战区专门组织的一支民工队伍,同时也有一个团的战士护送,还有二百四十名派过来给特种旅的向导。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抵达鸡公岭了。林凡收到第二战区送来的肉罐头、二十猪,还有句容送过来的炮弹时候。

    立刻给第二战区司令部发去一封电报:“我旅近两日缴获鬼子步枪、机枪较多请示让辎重队顺路带回。”

    开战以来武器一直就是困扰国军最大的问题,林凡的队伍打死了那么多的鬼子,缴获的武器当然不少。

    第二战区早就对这些武器垂涎欲滴了,只是不好意思找林凡讨好。

    现在听到林凡主动提出要把缴获的武器、装备还有服装鞋子全部上交,雪岳长官非常感动地说:

    “特种旅就是一支恩怨分明的队伍,给他一滴水,还你一口井。”

    今天晚上来到鸡公岭的国军数量不少:他们当中最多的当然是辎重队了,然后就是接收大炮的重炮团士兵,还有护送辎重队的一个团,另外就是二百四十个向导。

    护送辎重队的白团长听说林凡要把缴获到的机枪上交,赶紧凑到林凡面前,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

    “林旅长,鄙人白沾光,步兵新六团护送辎重队过来的。

    刚刚您说缴获了许多鬼子的机枪、迫击炮,能够不能够给我几挺机枪,两门迫击炮?

    我这个团是最近才成立起来的,步枪都是老枪,最关键的是全团十个连,一共只有十二挺轻机枪。”

    白沾光团长还在诉苦,林凡微笑着问道:“新六团这个番号就知道是组建起来的一个团了。

    你们一个新组建的团,要机枪做什么?”

    “打鬼子!林旅长,我们虽然是新组建的队伍,但是队伍里面还是有许多从前线回来,伤愈之后回不去原部队的老兵的。

    现在这种样子,不管是新成立的队伍还是老队伍,肯定都是要跟鬼子打仗的。

    我也是想要把队伍里面的武器装备搞好一些,打鬼子的时候,也能够让鬼子知道咱们的厉害。”

    听他说出来这样的话,林凡笑着说道:“鸡公岭这里的武器我们已经收拾打包好了的。

    今天晚上前面还在打仗,应该会有缴获,如果你有胆量,就带着队伍去战场上捡武器。”

    这是林凡的一个考验,他要看看这个白沾光团长是不是真的只是想要白沾光。

    白团长心里犯了嘀咕:“前线还在打仗,一次缴获也不多啊!”

    想到这里,白团长赔着笑说道:“林旅长!我们到前线去,只是缴获不多的话,是不是可以从以前的武器当中给我们分一些。”

    林凡痛快地说道:“白团长放心,前方的缴获不能够满足你这个团的需要,差多少我就给你补多少。”

    一句话就让白沾光团长笑得见牙不见嘴,在火把的照耀下显得有些吓人了。

    林凡给上官志文团长先通了话,又派了一个排的特种旅战士陪着他们一起去。

    同时过去的还有输送炮弹的辎重队,分给十五团的一百二十名向导也一起过去。

    从鸡公岭过去距离其实不远,有了上官志文团长给各连提前通知,这支夜里从鸡公岭出发的队伍一路上无惊无险地通过。

    白团长跟着队伍越走越惊心,这一路上都没有见到过一个国军士兵守卫山头。

    如果有鬼子队伍突然出现怎么办?他这个团也是刚刚才组建几个月的队伍,士兵们也只是训练了三个月而已,根本没有参加过实战。

    真要突然跟鬼子遭遇,怕是经不起打的。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有些后悔了。

    不应该贪特种旅的这些武器,现在已经是人在途中,箭在弦上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前进了。

    又走了半个小时左右,前面终于有人接应来了,虽然他们只是接应辎重队和重炮团的人,但这已经可以让白团长那不安的心踏实一些了。

    白沾光团长看着炮兵阵地上的那些大炮,还有堆在边上一人从高的炮弹箱子,眼热得不行。

    虽然这些大炮都是不可能发给他这个团的,但是看到这些大炮就想要,这是一个随时准备打仗的团长下意识的想法。

    上官志文团长对白团长倒是非常热情,立刻派了一个班的战士带路,他们举着火把向前快速前进。

    这一次没有走上多长时间,白沾光这个团的士兵们就赶到了今天晚上的战场上。

    公路上横七竖八倒着的鬼子尸体,让白团长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从他眼前一直到很远的地方都有火把照着亮,从地上这些鬼子倒伏的密集度来看,这些鬼子至少有上千个了。

    他拉着井承宣连长问道:“井连长!这么多鬼子真的是你们两个连打死的?”

    井连长自豪地说道:“是的!就是我们一连和二连打下来的,可惜是晚上看不大清楚否则的话,不会让一个鬼子逃掉的。”

    白团长带来的士兵们,好多都没有上过战场,他们看到战场上到处都是血,道路上根本找不到一个可以下脚的地方。

    有些士兵还开始呕吐起来,井连长哈哈大笑拍着那个呕吐的士兵说道:“第一上战场是有些不适应,下一次就好了。

    不要把这些鬼子当人,就当它们是吸血的蚊子,吃人老虎一样,打杀了它们这是积德,是为了保护我们的家园和父母兄弟。”

    白沾光团长问了一句:“井连长!这些鬼子头上的钢盔,脚下的皮鞋,我们可以捡吗?”

    井连长笑着说道:“旅长已经说了,满足你们的要求,鬼子身上的腰带、弹带、挎包都是好东西。

    让新六团的兄弟们都捡起来,不要浪费掉了。武器我们是最先打扫的,全部堆在那里的。

    白团长看上些什么就拿走,全部拿走都行的。”

    白沾光立刻传令:“兄弟们,打扫战场,钢盔一人一顶,腰带、弹带、挎包、皮鞋每个人都要有。

    先把这些配齐了,再到这边来领武器。”

    白沾光这就是他的名字,并不是他的绰号,当初最名的时候,也许就考虑到了这一点。

    现在的白团长确实有把便宜占尽的想法,毕竟这样的机会不多,他这个团本来就是新组建起来的一个团。

    武器也差,如果不能够把武器装备搞起来,跟鬼子作战的时候是要吃大亏的。

    正是有这样的相法,白团长决定在特种旅这里一定要把队伍的装备搞起来。

    他看着堆在地上的武器,兴奋地问道:“连长!这里有多少支枪?”

    井承宣为难了:“步枪数量没有清过,轻机枪有一百五十挺,重机枪五十挺,迫击炮三十门,步兵炮有十门。”

    白沾光的眼睛就盯着那些炮不动,井承宣知道他的想法,笑着问道:“白团长是想要这些炮?”

    白沾光一直认为特种旅说的武器,肯定不会有这些炮,今晚已经白占人家这么大的便宜,就算是他也没有这样的脸再要这些炮了。

    不过心头还是想要啊!白沾光非常不好意思地说道:“是啊!如果我这个团有了这些机枪和大炮,就算是跟鬼子的一个大队打起来,也可以拼一拼了。

    咱们川军从来不怕死,只是武器不如鬼子,兄弟们把命拼光了,阵地也还是被鬼子攻破了。”说话的时候他还摇了摇头。

    井连长听到他说起川军,这回不笑了,神情严肃地说道:“白团长!这批武器旅长说了全部给你们,当然是连这些大炮一起给你们了。”

    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情啊!白沾光团长感觉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狠狠拍了一下大腿,痛得叫了起来,这才相信这是真事情。

    高兴地拉着井连长的手:“兄弟!你就是我的亲兄弟啊!

    不!亲兄弟都做不到这个样子的。兄弟我清楚,这么多的武器装备,如果换钱的话,至少也有十万块了。

    国军现在从老百姓手里收这些遗弃的枪支,都是十块银圆一支啊!

    这样的一门步兵炮就是上万块一门呢,兄弟这说送就送了。”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过去了,白沾光看着手下的士兵们全部换上了新缴获的装备,又把武器换了一遍。

    清晨的阳光照耀下,尽是钢盔反射出来的绿光,队伍里面已经多了五门步兵炮,看着就非常的威武雄壮。

    这个晚上新六团不但换了新装备,更重要的是全团的这些士兵都真正的战场上走了一圈。

    让这些新兵们体验了一把战场上的血与火,虽然并没有真正的实战,但是让他们看到鬼子的尸体,见了血,已经可以去掉战士们不少的害怕心里。

    特别是看到地上这么多的鬼子尸体,新六团的这些士兵们也觉得:鬼子并没有那么可怕!它们也是可以被打死的。

    就在他手下的士兵们打扫战场的时候,他一直拉着井连长讨教训练战士的方法。

    他对一连二连能够一次击毙一千多个鬼子的战果佩服得五体投地。

    虽然井连长说的有些训练方法,他这个团注定做不到的,但是对每天早晨的刺杀训练、跑步训练、瞄准训练,这些他的团还是能够做到的。

    至于让士兵多用实弹训练,让士兵天天有肉吃,这样的标准,他这个团是达到不到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