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94章 第九十四章面具之下

第94章 第九十四章面具之下

    其实,主要是她成了中常侍,嬴政身边的宠臣,李斯也不知是避嫌还是咋的,只逢年过节送点礼物过来,私下真是一次都没聚过了。

    以前还是挺好的,还是个小尚书令的时候,她经常去李斯家蹭饭呢。她与李斯的关系,虽说是师叔侄,实际上只是一个利益合作关系,不过比起其他的合作,他们的关系稍稍牢靠那么一点。嘴上叫的亲,内心实际上防备重,也是不敢完全相信的人。

    家里也没有出行工具,怀瑾想着什么时候让夏福去集市上买一匹马回来,俸禄已经存了一些了,说不定还能弄一辆车回来呢。

    回家换了双鞋子,她准备出门去李斯那里,刚一出门,就见到韩念出现在门外。

    离上次见面,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韩念穿着一身淡紫色的短打,坐在马上看着她。他还是戴着那副青铜面具,眼睛里带着笑意,问她:“今日可有心情去我那里坐坐?”

    怀瑾心道,还晚些再去李斯那里吧,于是高高兴兴的说:“好啊!”

    韩念立于马上,朝她伸出手,怀瑾搭上去,韩念使劲一拉把她带上了马。

    看去的方向,要出城了。

    咸阳城外也有一个集市,算是郊区,许多从外地而来没有户籍的人在这片地方安居扎营,时间一久,反而成了一个热闹的区域,城里人管这片地方叫野市。对于官府来言,多了一个收税的地方,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发展到现在,野市里的人都是鱼龙混杂。

    韩念的家就在野市里,热闹的街道边,一栋占地七八亩的大宅子大门紧闭。韩念把马拴在门口,然后带着怀瑾过去,在小门上敲了两声,里面就有人来开了门。

    一进门,怀瑾一眼就能望到底,院子、会客厅、卧室、客房……只不过除了大厅,所有的门都是紧紧闭着的,宅子里只有刚刚来开门的一个小孩儿,其余的下人一个都没见。

    怀瑾只觉得:空荡。

    韩念引着她去了大厅,大厅里家具摆设非常少,不过该有的桌子席子茶具还是有的。

    房子太大太安静也太整洁,没人气儿,怀瑾心道。

    “这是在咸阳临时居住的地方。”韩念解释道。

    怀瑾了然,原来不是他的家。

    “我去更衣,你坐会儿。”韩念说着,起身出去。

    大厅里只有开门的小孩儿,他在一旁支起小炉子烧水,怀瑾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儿指着自己的嘴巴,张嘴啊哦了几声,怀瑾才知原来是个哑巴。

    一会儿,韩念来了,依然带着那副面具,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怀瑾突然感觉到韩念身上气场有些不一样了。她道:“这里就只有这你和这个小孩儿吗?”

    “嗯,”韩念说:“三个人。”

    一说话,怀瑾听着就有些奇怪。韩念的嗓音是副烟酒嗓,但是他刚刚一开口,声音好似比平时更沙哑了,像咽喉炎喉咙发炎似的。

    “你……”怀瑾想了想,还是不问了,人家只是嗓子不舒服而已,问了还显得自己多关心他似的。话锋一转,她说:“你不是说来你家,就摘面具的吗?”

    韩念好像有些紧张,他点点头,手摸上面具,刚解开带子,他道:“你想好……我很丑。”

    “没关系。”怀瑾弯了弯唇。

    韩念低垂着眉眼,将面具揭了下来,怀瑾看到那张脸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是一张被火烫过的脸,除了眼睛,脸上几乎没块好肉,那些疤痕扭曲着粘在脸上不辩五官,十分恐怖。

    怀瑾半晌没说出话,韩念仿佛受到惊吓一般,慌忙把面具戴上,起身道:“我,我……我吓到你了,抱歉。”

    韩念急匆匆的往外走,怀瑾反应过来想解释,但他已经没影了。

    “对不起,我……我……”怀瑾懊恼的低着头,一旁烧水的小孩已经烧好了水,怀瑾思绪转了几下,决定去找韩念,刚一出大厅,正好韩念走进来,两人差点撞一块。

    怀瑾忙道:“对不住,我刚刚只是太意外……”

    韩念道:“没事,我都已经习惯了。”

    怀瑾又是一愣,他的烟酒嗓低沉迷人,语气里也没有了刚刚的慌乱。刚刚摘下面具的时候,他几乎是全程垂着眼。怀瑾想,大概他对自己的容貌真的很在意,所以才会表现得与平时大相径庭吧。

    韩念拍了拍她的肩,拉着她回到桌边坐下。他从桌下拿出一个小木箱打开,里面是一套茶具,十多个旧茶杯,怀瑾道:“看来你这里经常来客人。”

    韩念不置可否,拿出两只杯子,从容的清洗。放茶叶、倒水,一气呵成。他做这些事,背直直挺着,头微微偏着,执杯的样子十分优雅,你见到他的体态只会觉得这是哪家教养出众的公子,难以联想到面具下面,竟然是那么一张脸。

    不过怀瑾没来由的觉得有哪里奇怪,但是哪里奇怪,又说不上来。

    和韩念坐在一张桌上喝茶,怀瑾还在为刚刚自己看到他长相,表露出来的的神情而自责,害怕是不是真伤害到他自尊心了。

    这厢韩念却问她:“这茶还行吗?”

    怀瑾忙捧场道:“非常好,这茶太香了,哪里买的,从来没喝过这么好喝的茶。”

    韩念放下杯子看着她:“……”

    太刻意了,怀瑾忍不住笑了一声,她真不是故意的。

    尬了一会儿,怀瑾道:“你这个青铜面具很沉吧,夏天戴着肯定也特别热,我哪天有空了给你做一个薄一点的面具啊。我手很巧的哦,你喜欢什么材质的,银的还是金的?或者皮制的也行,轻巧……”

    她喋喋不休的说着,说起做东西她简直一会一个想法,韩念只是看着她,认真又安静的听着。怀瑾说完,发现韩念正在盯着自己,她又尴尬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也不知怎么了,今天这么不自然。

    “无论你做的什么,我都喜欢。”韩念说,幸而眼神是一派澄澈,否则怀瑾觉得自己会被这句话吓死。

    怀瑾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问道:“你是韩国的细作吗?”

    韩念执杯的手一顿,怀瑾摸了摸鼻子,道:“我……相信你是真的把我当成朋友了,你愿意让我看到你的脸,你对我还算坦诚,所以我决定以后不跟你绕弯子。”

    韩念道:“如果我说是,你会告诉秦王,让他把我抓起来吗?”

    思考片刻,怀瑾道:“不会,你与我想做的事情并不冲突,况且每个国家都会在外安插眼线,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韩念饶有兴致的问道:“你是怎么看出的?我漏出什么破绽了吗?”

    怀瑾诚实道:“你没漏出什么破绽,我只是凭你在洛阳的所作所为,猜的。”

    韩念当时在洛阳应该也并不是真心想帮吕不韦,只是想把秦国搅得越乱越好。一个从韩国来的生意人,不会有那种审时度势的眼光,吕不韦一败他就消失了,几乎没有留下任何把柄。除了自己在吕府做内应的那段时间,她知道了这个人,并没有其他人查到韩念这个人的存在,他在洛阳像人间蒸发,从未存在过一样。

    韩念眼睛弯了弯,道:“你真聪明。”

    怀瑾道:“还好还好,一般聪明。不过韩念你既然是韩国人,我想跟你打听一个人。”

    韩念道:“什么人?”

    怀瑾道:“你们韩国张相国之子,张良,他如今是……什么状况?还在稷下学宫吗?”

    韩念道:“我记得在洛阳时,你就提起过张良,你认识他?”

    讪笑一声,怀瑾道:“小时候……见过几面,他……现在如何了?”

    韩念轻笑一声,好像是嘲讽一般,他道:“他已经回到了韩国,跟着他父亲学习政务。”

    原来已经回到了韩国,怀瑾心想,怎么没有继续在学宫里待着了呢?也不知道老师那里还剩几位师兄还在读书,六艺堂只怕十分冷清了吧……

    眼眶里有些酸涩,怀瑾却勾起唇角,让自己笑一笑,从前的事……从前的事明明都是开心事,为何一想起来便觉得心酸呢?

    “你看上去,很不开心,姮……阿姮。”韩念伸出手,在她头上轻轻拍了一下,眼神里流露出的关怀,无比真切。

    怀瑾的笑容变得有些苦涩,她站起来,告辞道:“我该回了,等到关城门的时候,就回不去了。”

    “我送你。”韩念道。她来时没有骑马,确实只能让韩念相送了。

    她让韩念把自己送进城,在城门口道了别,她往李斯府上那边行去。

    李斯自当了左相之后,将周围的地全买了下来,扩建成住宅。怀瑾再次来到他府前,一扫从前门庭冷落的时候,李府门口简直是门庭若市,人来人往。

    远远的,门房一眼就看到了她,从递帖子的人堆中挤出来,他迎上来:“赵大人来了?”

    门房亲自将怀瑾迎进去,且没有通传。

    先前门口处挤着递帖子拜访的人,不满的嘀咕起来。

    “这谁啊?是李大人的公子吗?”

    “是陛下新封的中常侍!”

    “是吗?!!看着年纪怎么……挺小的。中常侍怎么也没人跟着,马匹也没有,我刚刚看她是走过来的,兆兄,你刚刚也看见了对吧。”

    “不知道,你管人家呢!”

    ……

    后面叽叽喳喳的,门房先生把她带到大厅,另一个仆人就上前带路,门房重新去门口招呼了。怀瑾问带路的仆人:“李大人在干嘛呢?”

    那名仆人尊敬的回答道:“大人今日请了几位先生在后堂品书。”

    穿过两条回廊,怀瑾到了后面新建的地方:一个硕大的凉亭建在院子中间,凉亭的地面上铺了光滑的木材,四周柱子都被刷红,凉亭的角上挂着珠帘,倒是十分有趣。李斯和七八人坐在凉亭里,一边吃着瓜果一边说着什么。

    见到怀瑾,李斯亲自相迎:“赵大人来了?”

    一脸笑眯眯的,看得出,李斯正意气风发着呢。不过这个意气发得晚了一点,将近五十岁才风发。

    怀瑾端了一个礼:“左相大人,小的这厢有礼了。”

    “别贫嘴了,进来坐下吧。”李斯将她拉进来,里面的七八人都是一些年轻人,大约是李斯府上新进的门客之类。

    李斯让怀瑾坐在自己身边,对他们介绍道:“这位是中常侍赵姮!”

    那几人纷纷拱手行礼,怀瑾也谦虚的回了一个揖回去,一人捧道:“早听说了中常侍的种种事迹,想不到如此年轻。”

    另一人就说:“英雄出少年,甘罗大人不也是七岁就成名了吗!”

    “是是是,此乃上天恩赐之才……”

    面对这种吹捧,怀瑾只是笑而不语,端地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见旁边说的正起劲,李斯小声问她:“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