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95章 第九十五章至交好友

第95章 第九十五章至交好友

    “相府自新建,小侄我还没来得及拜访呢,这不今日休沐,特地过来看望您。”怀瑾笑道。

    李斯道:“下次来派夏福说一声,我让府上马车去接你。”

    “多谢左相大人了。”怀瑾低声笑道,坐在李斯身旁,听着眼前几个年轻人谈论,怀瑾只是安静的听着,并不参与讨论。

    许是看出怀瑾不愿意和他们打交道,李斯对众人道:“等会厨房有新的菜品,不若你们先去偏厅等着?”

    李斯是主人,他们是门客,李斯这么一说,他们纷纷便告礼过去了。

    人一走,怀瑾就玩笑道:“左相大人真是日理万机啊。”

    李斯摸着胡子,道:“那也不及中常侍,日日伴在陛下身边来的辛苦。”

    两人你来我往的打着官腔,也不觉得是在被对方嘲讽。李斯问道:“听说吕夫人被送到蜀地了?这事和吕不韦有关系?”

    怀瑾笑道:“左相大人,你这可是拐着弯从我这里打听消息?”

    “只不过同你随口闲聊,既不想说便不说了。”李斯干笑两声,果然不再问了。

    见李斯略显不快,她道:“不过是内宫妇人的琐事而已。”

    其中真正的因果,她已知晓。不过因是后宫事,与她所求的并不在一条路上,尽快解决出结果就好,不必执意求一个真相。

    怀瑾道:“左相大人,可知陛下正在囤粮练兵?”

    李斯道:“陛下要准备发动战争了,此事我知到一些,不过我是文官,练兵一事与我不相干。”

    怀瑾道:“我知陛下派你在六国安插了秦国的细作,眼下有一个忙,恐怕需要求助于左相大人。”

    李斯摸着修剪整齐的胡须,老神在在的笑道:“中常侍大人,还需要我帮忙?那就问一句,是私事还是国事?”

    “既是私事,也是国事。”怀瑾道:“你知我与赵国那边的仇恨,可是陛下眼前还未下定决心先破哪一国,我想托大人让在赵地的细作做一件事情。”

    李斯看着她:“以权谋私,你不怕我告诉陛下?”

    怀瑾对这个倒不担心,嬴政对她的信任,已经足够她保命了。她道:“我……”

    “此事我帮不上忙了。”李斯斩钉截铁的说:“从秦国派出的每一位细作都是难得的精锐之才,我只负责与他们联络,传递陛下的消息,没有调遣之权。”

    李斯明摆着不愿意再帮忙,怀瑾也做好了这个打算。李斯助她入宫,她帮李斯坐上相国之位,如今各自利益已经达到。在不利益他自身的情况下,李斯是不会帮忙的,不过眼前确实也没有什么可以诱惑到李斯的利益了。

    怀瑾似笑非笑:“唉,师叔啊,是小侄冒昧了。”

    “尉缭大人不是你好友吗?为何不找他帮忙,若他也提议攻赵,陛下不会不同意的。”李斯说。

    “罢了,不说了。”怀瑾露出一个甜甜的假笑,老尉虽与她交好,但是对于政事各有立场,甘罗会无条件站在她这边,老尉肯定不会,大事上他不会违背自己原则。

    聊到这里,也什么好聊的了,怀瑾也坐不下去,准备告辞。李斯也不多留,但叫了府上的马车亲自将她送回去。

    回家时已天黑,夏福和庄老头夫妇已经在吃饭了,不意她突然回来,夏福忙站起来给她添置碗筷,道:“我以为你今天在外面吃!”

    见夏福准备给她盛饭,怀瑾忙道:“我吃不下,你们吃吧。”

    她有些沉重的躺到自己床上,看着房梁发呆。她每天都在思考着,如何离目的更近一步,但是现实摆在面前,她好像也没有办法。

    唉声叹气好半天,她拿被子蒙上头,翻身睡去,管他呢,先睡觉吧。

    天气炎热的时候,咸阳城里突然出现了一些传言,让朝政变得有些动荡。

    传言说,秦太后赵姬和先秦王在一起之前,跟过吕不韦,说嬴政有可能是赵姬和吕不韦所生的儿子。此事不知怎么也传到远在雍城的老一辈宗族那里,虽无人敢去和嬴政说什么,但是背后也直犯嘀咕。

    嬴政大怒,扬言要诛杀吕不韦全家。

    在嬴政下达命令的第二天,甘罗从雍城赶过来了,说有办法止住谣言,但求嬴政饶吕不韦一命。

    嬴政没有答应,坚决要赐死,连诏书都拟好了,欲派中常侍去执行。

    但甘罗夜跪大殿,求嬴政收回成命,嬴政让人紧闭大门,置之不理。

    要知道嬴政对甘罗十多年从来都是礼敬有加,连重话都没说过一句啊,一时间许多知情人全都说甘罗这次恐怕要凉了。也有一小部分人,觉得甘罗待旧主有情有义,是个有担当的人。

    章台宫前的地砖又硬又凉,幸而是夏天,夜风吹着也凉快,甘罗已经跪了两个时辰了。蒙恬带着当天执守的禁卫军在旁边,一脸焦急,他对甘罗道:“陛下都说了,您要是不想跪了就赶紧回去,您何必呢!”

    甘罗面无表情,双手交叠放在身前,他虽面上没有表情,但可以看出他并不以为意的态度,他道:“蒙大人,您别管我,干你自己的事情去。”

    蒙恬嘴巴笨,也不知该说什么,陛下不怪罪他是一回事;但是他这么跪在这里,无视陛下的旨意又是另一回事。

    很快,怀瑾匆匆而至,她明显是赶过来的,头发随意扎着,衣服的带子都系错了。她进了宫门,就一路小跑过来,到这儿时气喘吁吁的,满头汗。

    “你说你,干嘛你这是,吕不韦是你亲爹啊,你是不是圣母病犯了?老尉晚上进不了宫,他让我顺便帮他也骂你一顿,你个傻缺!”怀瑾插着腰小声骂着,蒙恬听了眼睛瞪的大大的,一副欲言又止的小模样,英气的脸上满是纠结。

    现在一看到怀瑾,蒙恬就想到了上次在娼妓馆的可怕情形,叫他现在回忆还不寒而栗,女人真是太可怕了。

    甘罗扭头看着她,背着无人处,对她做了个鬼脸,怀瑾一愣。他转过脸去对着蒙恬的时候,又是面瘫模样,跟变脸似的。

    怀瑾无奈,只得叫人给嬴政通传,殿门马上打开,将怀瑾请了进去。

    夏日炎热,嬴政几乎是把殿里的冰鼎搬到了床边,老猎坐在榻尾,半眯着眼。

    嬴政又裸着膀子了,他问:“怎么着,你也来求情来了?”

    “阿罗是我至交好友,他求什么,我都会帮他。”怀瑾开门见山,跪下磕了三个头。

    嬴政本是躺着,见她下跪磕头,便坐起来,认真的看着她。他嘴唇张了张,话到了嘴边,却问不出来。阖动嘴唇,他有些烦躁不安。

    “不杀吕不韦,他们会怎么议论寡人!他们说寡人根本不是赢氏子孙,说寡人是……”嬴政戛然而止,气息起伏剧烈,脸上犹有怒气。

    伏在地上,怀瑾思绪几回,抬头道:“那陛下杀吕不韦一人即可,请放过其他人,这样……”这样甘罗至少可以安心了,吕不韦的知遇之恩,他保全他的家人,就算是报答了。

    嬴政道:“那岂不是太便宜他了,寡人的怒气如何消!”

    怀瑾忙道:“陛下真正该生气的,是散布这个消息的人,臣和蒙恬这几日四处调查谣言的源头,查不到任何踪迹。咸阳城内有这样的人,咸阳令实在首当其罪。”

    怒火转移得非常成功,嬴政立即命老猎去传旨,罢免了咸阳令,然后让昌平君的学生金城顶了咸阳令一职。

    老猎赶忙出去传旨,但嬴政还是没有在吕不韦的事情上松口。怀瑾犹豫着,要不要出去和甘罗一起跪着呢?但是她知道这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甘罗也知道这件事不明智,但他依然要做。

    殿内只剩她和嬴政两人,一个跪在地上,一个坐在榻上,两人平静的对视着,谁也没有先开口。静静的,只有两人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嬴政身边只有枕头,幸而是在床上,不然还要担心他会不会随时拿起个什么东西砸自己。

    “你喜欢甘罗?想嫁给他?”

    怀瑾觉得自己耳朵可能出问题了,或者自己的洞察能力变低了,她还以为嬴政在生气了,谁知看到了他一脸八卦的神情?

    “陛下,我视阿罗为友。”怀瑾解释说:“是真正的朋友,而非男女之情,在臣看来,男女之情虚无缥缈,不及亲情友情来得牢靠。”

    嬴政目色寂静,看着她:“是那种抛头颅洒热血,一诺生死,赴汤蹈火的朋友吗?”

    甘罗于她的意义,太过重大,她坚信甘罗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放弃她,所以她也绝不会放弃甘罗。这大概就是嬴政说的那种朋友吧,她说:“是的吧,就是这样子的。”

    “寡人很羡慕你们,”嬴政忽然之间觉得有些寂寞,他的亲人俱已离开他,仅在世的母亲也不愿意再见他,唯一的爱人芈荷也永远的离开了;身边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爱人,除了这个王座,好像什么都没有。

    孤家寡人,怀瑾突然有些明白这个词。

    “寡人收你做义妹吧,封你做大长公主。”嬴政语不惊人死不休。

    不知道嬴政脑子里到底怎么想的,怀瑾忙道:“多谢陛下抬爱,臣不敢受。”

    嬴政倒也不勉强,他道:“好吧,你带甘罗回去吧,寡人同意你的提议。”

    怀瑾谢了恩,往外走,行至门口时回头看了一眼。

    远远的,嬴政坐在那里,巨大的宫殿有无数阴暗的角落,只有嬴政周围亮着灯。他一个人坐在烛火里,万千孤独。

    “回家了。”怀瑾把甘罗拎起来,跟他说了嬴政的恩旨。甘罗也觉得可行,死一个保全家,吕不韦也会乐意的。

    于是,之前吕不韦所犯的罪行重新被提起,之前吕不韦用手上卷宗换来的平安,终究是被打破了。嬴政发了一道密函,申斥了他在洛阳结交党羽,细数种种罪行,包括他女儿吕丛兰谋害人性命之事。吕不韦大概也早知情况,嬴政尚未赐死,他自己先一杯毒酒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这位出身商人的文信侯,在秦国得势数十年,如今短短两年时间,昔年盘踞的势力皆被瓦解,最终落到自尽的地步。

    往后,再没有人敢提起吕不韦。

    而在吕不韦死后,嬴政亲自去雍城,把太后迎回了咸阳宫。但是赵姬已是心如槁木,即便在深宫里,依然闭门不出,拒见任何人。

    嬴政这段时间的脸色,仿佛能吃人一般。

    断完内政,外交就开始提上日程了,粮草俱已经备好,随时可以出兵了,但依然为先攻哪个国家僵持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