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2章 第二章生存之道

第2章 第二章生存之道

    只是始终也没有想起来,我到底是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一边思索的时候,欢娘就一边给我穿上大花袄子,然后把我抱出去。

    周岁,少不了抓周。

    我被放在一堆物件中间,大人们笑着凝视我。我看了一圈,有剑、有金子、有阵线、有布、有竹简……竹简!我看到这个东西,瞬间眼睛一亮,说明这个时代还没有纸!那么,我处于造纸术之前的朝代。

    也仅仅只有这一个线索而已。心里哀叹一声,我内心毫无波动的半爬半走过去,将剑、金子、玉佩、金钗这些值钱的东西全都拿了过来。没想到殿里的人全都笑得前仰后合,我郁闷的撇撇嘴,然后把那卷竹简打开。不出意外,全是我不认识的字——跟简体汉字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的文字。

    “她出生得与众不同,没想到抓周都抓得如此有趣,哈哈哈哈!”父王跪坐在竹席上,笑得连眼泪都出来了。看到我翻开了竹简,他走过来把我抱起:“看得懂吗?”

    我摇摇头,指着上面的字露出焦急的神情,父王若有所思:“你想认上面的字?”

    一岁的孩子说想认字是不是有点奇怪,我不敢点头,只能咧嘴笑嘻嘻的瞅着他。王后笑道:“大王,大公主才几岁!您也忧心得太早了些!”

    父王说了声也是,然后抱着我入了席。

    所处的时代不明,对我而言是一件很焦灼的事。但是又不敢露出太多破绽,只好一忍再忍。周岁宴之后,项伯回家了,我的生活开始有了些变化,母亲和欢娘每天早上去王后那里请安时,都会把我带上。我看到母亲和另外两个美女一起给王后行礼,然后坐在王后两侧一同喝茶、说话。

    这个时候,我趁着大人们不注意,开始在这座殿里面溜达。宫女们看到我,会对我低头、屈膝、抱腹,我装着什么都不懂,往宫殿里面走。穿过两扇屏风,我看到在窗边看书的赵嘉。

    赵嘉是王后的儿子,是太子,是我在母亲跟欢娘闲聊时获取的信息。

    他注意到我,走过来把我抱起,轻声笑道:“大妹妹,你也开始跟着项夫人来请安了吗?”

    我却指着桌上的竹简,眼巴巴的看着他。赵嘉把我抱过去,试探性的晃了晃竹简,问我:“是这个吗?”待看到我点头后,他笑了笑:“玩不得的,这是书。”

    他拿起盘子里的柑橘:“你玩这个吧。”

    我把柑橘放到一边,眼睛亮亮的盯着书,叫他:“哥哥!要这个!”

    “你还不到认字的年纪呢,再等两年你长大了,哥哥就教你。”赵嘉说。

    我有些不甘心,正想着怎么让他教我认字,这时候欢娘就跑进来,一看到我她顿时松了口气。她先对赵嘉行礼,然后把我抱了出去。

    我伏在欢娘肩头,眼巴巴的看着他。赵嘉怔了一下,把欢娘叫住:“把大妹妹放在我这里吧,嫔妃世妇过来问安,且得好一会儿呢!”

    欢娘对眼前这个十多岁的孩子恭敬得很,于是就把我放在了赵嘉旁边,自己在旁边站着。赵嘉摸摸我的头,和悦的笑了一声:“大妹妹陪我在这里看书吧。”

    托赵嘉的福,我认识了不少字。他并没有教我,我也不敢主动问他。只是在他看书的时候,我会不经意的指着其中一个字,装着天真去看他,他就会告诉我那个字念什么。

    如此偷摸学了一年多的字,我开始到处找书看。最先找到的是《楚辞》,是从我母亲的陪嫁箱子里找到的。我拿着这本书佯装不懂去问母亲,母亲说那是她母国一位先贤写的。

    “先贤是谁?他在哪里?”我问母亲。母亲叹了口气:“他叫屈原,已经去世五十多年了。”

    母亲叹气,我也叹气。这两三年的时间,不动声色的从周围的人身上或许消息,我约莫已经知道自己处于哪个年代了。

    哪怕我历史成绩永远只到及格线,但我却十分清楚,春秋战国是最混乱的时代,而我恰好现在来到了这个时代。我已知的:我的父亲是赵国第十三代国君赵偃;我的母亲项芷是楚国贵族之女,她的父亲是楚国一个有名的大将军;而我是父王的第一个女儿赵怀瑾。

    父王除了赵嘉,还有四个儿子,都是女御所生,我去请安时见过几次。

    除了这些信息,最了解的,莫过于父王的后宫了。沿袭周朝的官职,父王有一个王后,夫人三人,嫔九人,世妇二十七人,女御八十一人。夫人、嫔的名额都满了,世妇和女御空缺了很多。我母亲是三夫人之一,地位仅次王后,主要职责就是辅佐王后,坐论妇礼。

    我对后宫总抱着一种惊人的恐惧,都因宫斗剧盛行的那几年,我每天都在追。但是在这里生活几年,我惊觉那些宫斗剧都只是故事而已。故事,要引人入胜,有开头、高潮、结尾,所以引人入胜。而在这里,是生活,除了些鸡零狗碎的日常,什么都没有。

    当我能走能跳,能说能笑之后,母亲开始教我礼仪。可我看着给我示范的宫女,却是怎么都跪不下去,我从不愿向人屈膝。沉思了许久,在众人疑问的目光中,我悲壮的跪下行了一个礼。

    大姑娘,能屈能伸!等我开金手指的时候,自然有威风!

    三岁那年的冬天,我坐在赵嘉身边陪他看书。外面下了好大的雪,赵嘉看久了字眼睛酸,就把窗户推开看雪。他看到外面银装素裹,对我笑道:“妹妹,你出生的时候,也是这么大的雪。我那时坐在这里写字,听到母后身边的姑姑说,项夫人生了一个不哭不闹的美丽妹妹,我好奇极了,直想去瞧瞧你呢。”

    我从他身后绕过去,趴在窗台上看着远处的城墙,青砖上铺着一寸厚的白雪。我扭头问他:“哥哥,外面是什么样子的?我没出去过,你给我说说吧。”

    “往年冬祭,你不是也跟着去了吗?”赵嘉说。

    腊月去宗庙祭天,我出宫前被塞进马车,进了宗庙才被放下,哪里有机会看外面啊?这样想着,我撒娇道:“我不记得了,你跟我说说嘛!”

    赵嘉歪着头想了一下,老实道:“其实外面没什么好看的,只有咱们赵王宫住得最舒服。”

    听到他这么说,我不以为然的撇撇嘴,又问:“那除了赵国,还有别的国吗?”

    赵嘉说:“当然有了,除了咱们赵国,还有燕国、秦国、楚国、齐国、魏国、韩国。我最想去齐国,那边有许多文人学士。”

    心念一动,我问:“秦国的大王是谁?”

    赵嘉想了一回,才道:“秦王么……好像是个同我一般大的少年,叫嬴政。他在我们赵国做过质子,不过那时候我还小,没见过他。秦国曾经在列强中称霸,如今是已经衰落了。”

    我眼睛越瞪越大,嬴政!像是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大秘密,我的心扑通扑通直跳。我可算是知道自己确切的年份了!可是很悲催,嬴政是个标杆,有他在,赵国迟早完蛋。那时候我该怎么办?

    天!我为什么会穿到这个年代?亡国公主才是我的宿命吗?

    我足足闷了三天没有力气,母亲以为我生病了,请了女医来看。女医摸了一会儿脉,就说我许是受凉,给我开了几副药。我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厌烦,每天吃着没完没了的炖菜,就只有那么一点盐味!上厕所也没有手纸,只能用粗制的麻布!每天天不亮就要睡觉,什么娱乐活动都没有!现在还要喝这碗恶心得跟狗尿似的中药,我头一次发脾气把这碗药打掉了。

    母亲吃惊了一下,然后更加紧张的来摸我的额头,让人把刚刚走掉的女医再次请过来。我站在床上,把陶瓷枕头砸过去,禁止他们碰我。

    母亲没办法,只好去让人把父王请过来。父王踏进这座宫殿的频率是每四天一次,相比起其他妃子,他对母亲算得上很宠爱了,因此他也迅速赶了过来。

    我坐在床上,阴沉沉的望着他们,他们惊疑不定的打量我。我突然想到,如果我现在开金手指,是不是可以先让父王去杀了嬴政呢?

    于是,我开口,以一个成人的语气说:“父王,您应该赶紧去杀了秦王嬴政!不然他将来会统一六国,他会抢走您的王位!”

    他们都被我的话骇住,父王看了我好一会儿,颤颤巍巍的举起手:“你是个什么妖物!快从寡人的女儿身上出去!来人!来人!快去把太卜请过来!”

    我也没想到是这个回应,当即就愣住,随即想到自己才三岁。飞快的在脑子里想着对策,直到太卜过来,他们在宫殿里摇着铃铛,说要把我身体里的妖邪驱走。

    怎么能让他们相信我的话?除非我真的说出几件无人知道的秘事,可是历史上被记载的统共就那么点东西,一年里值得记录的事情寥寥无几,何况我对历史也根本是一知半解。刚刚真的是大意了!那些小说里开金手指的女主都是怎么顺利成那样的?

    看着周围戴面具的术士,我沉默了,最后哇的一声哭出来。我是个演员,演戏是我的天赋,更是我的职业。我哇哇大哭,像个正常的三岁小孩一样。

    太卜叫术士停了下来,我哭道:“父王,有鬼!有鬼!”

    见我恢复正常,母亲的眼泪夺眶而出,她冲过来抱住我,对父王哭诉:“大王,定是有人以邪术诅咒怀瑾!您要为我们做主啊!”

    父王也反应过来,面色沉重的把我和母亲一同抱进了怀里。

    古人对这些东西,迷信得要死。我苦着脸,流着泪,心说自己傻逼了。

    之后赵王宫里有两个月都沉浸在一种紧张的氛围里,每一个妃嫔的宫室都被检查了,太卜们也各种占卜,却实在没有什么异常。父王统共来看过我两次,对他而言,追查有人施邪术,比起我这个女儿更重要。

    最后这个事就不了了之了,只是宫里的人对我中邪的事好奇得要死。夫人位份之下的妃嫔不敢多问,三夫人中的另外两位却没那么多忌讳,趁着来看我,纷纷去问母亲事情始末。母亲是个敦厚温柔的性子,干巴巴的说了两句完事了,那两位夫人却意犹未尽。要不是看我年纪小,只怕要抓着我问东问西。

    因为这事,后宫里折腾了许久才停息,而父王却对这件事始终执着。他甚至已经和朝臣商议,是不是魏国在施邪术。我听到赵嘉告诉我这件事,顿时大惊,连忙问为什么。赵嘉说,今年魏赵险些打起来,而我中邪那天有挑拨秦赵之意,父王怀疑是魏国从中作梗,好坐收渔翁之利。

    那我委实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连锁效应。我怕因为我这一次抽风,而引发战争,简直是每天担惊受怕。直等到过年,赵国都是太太平平的,我心里顿时把耶稣佛祖全都拜了一遍,一颗心算是放了下来。

    自此之后,我不敢再畅想做爽文大女主了,还是就这么老老实实的活着吧。

    四岁的时候,母亲开始让人教我算术、女红、周礼、如何主持祭祀、包括采桑养蚕都要学会一点,这是这个时代一个贵女该具备的本事。我非常讨厌这些,尤其是对于“四德”的接受。

    这个时代还没有到封建社会,妇女的地位还不算太低,甚至有一部分自由。但是!他们对女人有约定俗成的认知:女人就是该待在屋里主持家事,恭顺贤良,相夫教子。我呸!

    但让我泪流满面的是,我虽然讨厌这时对女子的定义,但我还是不得不去学这些东西。枯燥又乏味的生活,唯一的乐趣大约就是赵嘉。赵嘉已经长大,他要看的书越来越多,只能去藏室阅览。他在藏室,我就可以通过看守的宦官,直接进去找他。

    赵嘉已经习惯了我在他看书的时候缠着他,因此我在藏室看书的时候,他从来不觉得奇怪,只会跟我坐在一块一起看。

    老实说,有这么个哥哥,其实也不赖。虽然,我们并不是一个妈生的。

    在藏室里,我把《孔子》、《孟子》、《老子》……这些后世经典名著全都背了下来。复杂繁琐的文言文让我抓狂,但是我知道一点,有文化在哪里都吃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