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3章 第三章恻隐之心

第3章 第三章恻隐之心

    九年义务教育外加三年素质教育和四年高等教育,都没把我变成一个学富五车的人。一朝穿越,为了生存,我不得不抓住一切可以帮到我的东西。

    而在枯燥的女的培训班中,我找到了唯一一个可以让我顺利开金手指的地方——做饭!身为公主,我不需要进厨房,但母亲会让我浅浅接触一下厨具。现在对我的一切教导,都是为了我以后嫁人做准备,因此我不能是个五谷不分的女人,哪怕是公主也不行。

    母亲有专属的厨房,只给我们这一宫做饭,我一进去,就控制不住我的奇思妙想。先跟着母亲认识了一下五谷,象征性的在厨房转了一圈,厨房教程宣告结束。

    而我表示:“我想在庖屋多看看。”

    这里就是她的地盘,母亲怎么会不同意,于是嘱咐我不要淘气,就自己回去了。厨房里的掌勺是个老宦官,大家都叫他汤厨子,手下领了四五个小徒弟。他们看着我,讨好的笑道:“大公主有什么想吃的,尽管告诉小人。”

    “我要你帮我做菜!”我吩咐道。我不会做菜,但是我知道怎么做菜。厨房的缸里有腌好的各类新鲜肉,架子上也摆着蔬菜。王室饮食,食用六谷,膳用六牲,饮用六清,馐用百二十品,珍用八物,酱用百有二十瓮。这是父王和王后的饮食规格,母亲稍差一层,不过可使用的原料也是相当多了。

    正想大干一场,欢娘忽然来叫我,说赵嘉来找我。

    我只好先回去,看到赵嘉拎着一只红眼睛的白兔子,我顿时有些喜欢。把兔子接过来抱在怀里,毛茸茸的小动物被吓得簌簌发抖,我问赵嘉:“哥哥,这是哪里来的?”

    “父王今日带我和阿绶他们去狩猎,被我捕到的。”赵嘉笑道:“我看它皮毛这样好,不忍心拿箭射它,想着你会喜欢,我就把它抱来给你。”

    宫里还有四个哥哥,只有赵嘉跟我最要好。可是听到父王把他的儿子们都带去打猎了,我的心里开始极度不平衡,我讨厌重男轻女!

    “谢谢哥哥。”心里再不爽,面上依然不会露出分毫。

    且这只小兔子当真带给我不少欢乐,生活中总算是有了些娱乐了。我把兔子放在我坐的床上,想给它做件过冬的衣服,正在叫欢娘去找阵线的时候,兔子突然蹿下床跑了。

    这下宫殿里可热闹了,宫女们都帮着我找它。我看到它顺着墙角一溜烟跑了出去,立即也跟上,跑了好远才发现后面没人跟来。

    追着兔子跑到一座有些旧的宫殿,我遇见了宦官夏福。

    夏福是个小宦官,还是个总被人欺负的小宦官,这一天被几个公公打了,倒在这旧宫殿廊下起不来。积雪还没化,我看到一个人躺在地上,衣着单薄,满脸盖着雪。如果再继续躺下去,可能会被冻死。

    我本来想扭头就走的,可是刚走了几步,我突然有点发了善心。走回去,我解下自己的大氅披在他身上:“你哪里受伤了?”

    他睁开眼,看见我也是有点不可思议,毕竟我此时才刚满五岁。但我只是认真的看着他,他说:“鼻子疼,身上也冷,有点动不了。”

    我想把他带回去,母亲肯定不会让我管他的,毕竟他只是个宦官,身份低下。而且在这里,人命太不值钱。于是我只能让他继续待在那里,自己跑回去弄了一条热巾帕藏在怀里带过去。将他脸上的血污擦掉,发现他竟然意外的清秀,看年纪也不过十七八岁。

    “你是大公主吗?”夏福看着我,声音里带了丝颤抖:“我在宫里都是干些低贱活,没见过什么贵人,你这个年纪的,我只听说大公主。”

    “对呀,我是大公主,我是赵怀瑾。”我笑道,又检查了一下他的手和腿,他说没有知觉,我也不知道有没有骨折损伤,只能拿来几床被子给他盖上。又留下了几块从母亲那里偷来的糕点喂他吃了。

    将近天黑,我说:“我得回去了,明日再来看你。”

    夏福有些哽咽的嚼着糕点:“谢谢大公主,奴才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

    你一个小宦官,能报答我什么呢?我笑嘻嘻的说:“如果你想报答我,就好好活下去吧,我这可是第一回发善心。”

    之前见过被惩罚的宫女,我选择转头就走,因为我知道我太小,没有人会因我的求情而放过她们。但是救夏福,是我可以做主的。

    我只是闲得发慌而已,加上这个小公公长得挺好看,不让人讨厌。

    趁着晚饭前我回到宫殿里,跟母亲抱怨说那只兔子还是走丢了。母亲也没有说什么,她向来包容我,只有欢娘又念叨了一句:“大氅呢?又不见了?”

    “好姑姑,我错了!”我扭股糖似的在欢娘怀里撒娇,欢娘也只能无奈叹了一声:“那可是好料子,可惜了。”

    晚间上了床,听见外面的风在吹,似乎又下雪了。想起废弃宫殿那里四处透风,心下有点不放心,偷偷起了床穿上衣服,把灯笼和手炉全都拿上溜去那处废弃宫殿。

    我也觉得我真是多管闲事,绕过值夜的宫人到那里时,只见夏福不知道怎么又爬了出来,我躲在柱子后面看他究竟要干什么,待看明白后又觉得心酸。

    我走时忘了给他留水,那些糕点他吃了口渴,爬到外面将雪团起来往嘴里塞,雪水冰凉,他在漱漱发抖。我有些不忍,忙过去将他拖回去:“这些雪水不干净,万一肚子里长寄生虫怎么办?”

    夏福直喘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钻回被子里。我把手炉塞到他手里,道:“我看你就是冻出病的,再加上营养不良,才这么弱,估计是感冒了。”

    “这么冷的夜,您怎么出来了?”夏福说罢猛的咳起来,我想了想,道:“手炉你先拿着,明天给你炖点冰糖雪梨。”

    夏福挣扎着起来给我磕了个头:“小人若捡回这条命,一定会给公主当牛做马,报答公主的恩情。”

    “等你好了再说吧,”我裹紧衣服:“我得回去了,不然等会欢娘进去看我发现我不在那就糟糕了。”

    我溜回去时,果然欢娘刚起来——她每晚都会起来看我两次。欢娘见我站在门口,忙拿了自己的被子把我裹住往床上放:“我的小祖宗,这么晚你怎么在外面,伤风了怎么办?”

    欢娘有些疑惑的看着我:“公主起来我怎么没看到呢?”

    我连忙说:“我肚子疼,去井宴了!”

    “为何不用清器?”欢娘说。清器是个类似马桶的东西,放置在屏风后面。我道:“井宴可冲洗,没有味道!我不喜欢清器嘛,房间里会臭臭的!”

    “给我们小公主点上熏香,房间就香香了!”欢娘说着就去给空荡荡的香炉里添粉,随后又免不了啰嗦了一句:“下回闹肚子就叫姑姑,姑姑给你把衣服穿好叫小宫女带你去,千万不要一个人跑出去,晚上是有有吃人的妖怪的!”

    听着欢娘吓唬人的话,我捣蒜似的点头,等欢娘睡去,我才慢慢睡着。

    第二天准备炖点冰糖雪梨给夏福送去,谁知我一报出名字,汤厨子和他几个徒弟都是一脸懵逼,汤厨子问我:“冰糖是什么?还有,这梨小人知道,雪梨又是什么?”

    我也记不清冰糖是什么时候才有的,反正这里是没有的。我描述了许久之后,汤厨子才说:“小人们实在不知冰糖,梨子有现成的,不如用蜂蜜代替冰糖?“

    我想了想,也好,有总比没有好。

    见我点头,众人开始各司其职,汤公公收拾了一个比较干净的小软垫,让我坐在上面:“大公主在这儿坐着,小人这就去给您做蜂蜜梨汤。”

    他的声音像老旧的风箱漏气了一般,我点点头,看着他巅着脚去灶台边上削梨子。我百无聊赖,打量着这间小厨房,我们宫里每日的吃食都是从这里端出去的,然而打扫的却不太干净,地上许多柴火烧的灰尘。

    外边的水缸里放了很多新鲜的荠菜和韭菜。话说,现在这个年代白菜啊土豆啊西红柿都还没有被引进中国,我没法吃我最爱的番茄鸡蛋了。

    转眼又见汤公公抱着一个罐子往锅里倒,我想过去看看,然而人还没有灶台高,小心翼翼的拿了一块木桩子站上去,把汤公公吓了一跳。

    “大公主,这儿腌臜,您还是好好坐着吧。”他想把我抱下去,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污尘又不敢来触碰我。

    我忙陪笑说:“你做你的,我看看,衣服弄脏了我回去了自己交代,不会连累你的。”

    汤公公这才颤颤巍巍的继续倒蜂蜜,梨子和蜂蜜混在一起十分的香甜,汤公公舀了一勺,眼睛顿时就一亮:“从来没吃过这个味道,好甜!”

    我在一旁看的口水直流,从生出来那天,就没闻到过这种香味了。每天不是肉就是汤,腻都腻死,我宁愿每天喝米糊。

    叫汤公公给我弄了个小罐子,我提了就往旧宫里过去了。

    夏福的脸色看着又好了些,已经能站起来走了,我过去时他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收拾的干干净净了。是个好苗子,如果不是公公,以后肯定也是个大帅哥。

    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在等我。

    “大公主!”夏福突然跪在我面前,我惊了一惊,嘴巴张得能吞下一个鸡蛋。

    夏福说:“多亏公主的照拂,小人才捡回一条命,今早起来发现能走动了,就回去换了衣服,还有公主的斗篷……被小人弄脏了,小人一定洗干净了还您。”

    好半天我脑子才能转动,我将罐子放在他面前:“你身体素质真好!斗篷嘛,就不用还了。唔,这是我给你炖的蜂蜜梨子汤,还热着呢,快喝了吧。”

    “诺!”夏福愣了许久,然后将罐子里的糖水全喝了,就在我惊讶他是怎么将这一大罐汤连同梨子一口气吞下去的时候,他突然哽咽起来。

    我心想,噎到了?

    却听夏福哭到:“小人从小就是宦官,爹不疼娘不爱,只有大公主……只有大公主关心小人……小人……小人……”

    我听他仿佛要断气一般,头皮发麻的忽悠:“你不用这么感恩的,我是公主当然要关心自己的子民嘛,你也是咱们赵国的子民,我当然不能见死不救啊,。”

    要谢就谢那只兔子,谁知它会跑到这里来了;要谢就谢老天爷,谁知我会突然动了恻隐之心;最后还要谢你爹妈,我是个颜控。

    眨了眨眼,我说:“既然你觉得身子没事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夏福扑通一声又跪下:“求公主让我跟着您吧,小人以后一定会为公主当牛做马的!我再也不想回去了,回去了还是要被打,求公主可怜可怜我。”

    我真的非常想可怜他,可是每个宫殿里的宫人舍人都是分配有数的,我虽然是一个公主,可也是一个才五岁的公主。

    但见到夏福这可怜巴巴的模样,我心说不如去求求王后,内宫里的事父王从来不管,只有王后才有这个权利。

    想想平时和王后没什么交情,除了日常跟在母亲身后去请安,话都难得说上一两句。王后和母亲关系虽好,不过她平时很少多话,是个十分严肃的人,除了我刚出生几个月的时候抱了我一回,平时对我也是淡淡的。

    想来想去,就想到了赵嘉,他是王后唯一的儿子,又是太子,王后向来宠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