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4章 第四章张良来了

第4章 第四章张良来了

    赵嘉这次没去藏室,而是在嘉庆殿读书练字,门口的侍卫是第一次见我,我又是孤身一人,他们死活不放我进去。

    “哥哥——”我吼了一嗓子,赵嘉果然出现在门口,我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哥,这两个人不让我进去!”

    赵嘉忙过来抱起我,板着脸对那两个侍卫说道:“这是大公主,下次眼睛放亮点。”

    说罢也不管他们抱着我进去了,我叹了口气,当小孩子就是好,每天都有人抱。等走到内殿了,赵嘉又说:“下次可不许这样大喊大叫了,一点都不像个淑女。”

    谁他妈想当淑女!

    我内心正腹诽着,赵嘉就把我放到他的案边,拿了一盘甜饼给我,他笑道:“今日怎么一个人,欢娘没有跟着你吗?你宫里的婢女呢?”

    “想哥哥了!”我甜甜笑道,我可是演技派,眼泪笑脸信手拈来。

    赵嘉今天十七岁,放在现代恐怕只是个刚学会蹦迪的高中生,可他现在却是十分老成。听我如此说,他笑着摸了摸我的头:“妹妹越来越可爱了。”

    许是一个人读书有点无聊,他随手打开一卷竹简摊在我面前,笑眯眯的问我:“现在还要哥哥教你认字吗?”

    他语气有些调侃,我心内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赵嘉指着竹简上的一行字:“你一岁多不懂事的时候,老爱在我读书时捣乱,经常指着书上的字问我,不过你恐怕已经不记得了。”

    我一笑回应:“我现在可是学了许多字了!”

    赵嘉道:“好,那哥哥考考你!这一句怎么读?”

    我看向他指的地方,瞬间有些鄙夷,拿《论语》考我?心里正鄙视着,赵嘉却似乎以为我没看懂,失笑:“前几日在藏室,见妹妹拿一本《墨子》,还以为你都能看懂,谁知是哥哥高看你了!这是《论语》,子曰,三人行……”

    “必有我师焉!”我飞快的接下一句,赵嘉咦了一声,正欲开口,门外突然响起父王的笑声:“你们兄妹在说什么悄悄话呢?”

    我和赵嘉见到父王,都端端正正行了一个礼。我不敢像幼儿园小朋友扑倒这位父王身上去撒娇,这种不庄重的行为,极大可能会让他厌弃我。

    等到父王坐下,赵嘉才在他身旁坐好,恭敬的说:“儿臣适才教妹妹读论语,谁知道妹妹出口便背了一句,儿臣有些惊奇。”

    “是吗?”父王低头看着我,指着竹简上的字,问:“这些都认识吗?”

    我点点头,父王又问:“你读来给父王听听。”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父王问:“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意思是说,和三个人一起同行,这三个人一定有我值得学习的地方。”

    父王惊奇的笑起来:“这些都是谁教你的?”

    谁教我的?起初是赵嘉,不留痕迹的引他带我认了百来个字,随后便是母亲教我《周礼》和《仪礼》时又认识了很多字。至于《论语》,自个儿在藏室里背的。而且刚刚这句太简单,我在现代也学过。但我只是笑道:“有时候听到大哥在花园背书,听了一遍就记下来了。”

    “寡人的公主真是聪明啊!”父王伸手把我拉过去在他身边坐下,叹道:“才五岁啊!”

    他看着赵嘉,仿佛没人分享他的喜悦,又叹了一句:“才五岁啊!”

    赵嘉也笑道:“从小就知道妹妹才半岁就说话了,听人说,这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聪明。”

    这马屁拍得真好,我偷偷笑了一下,只见父王沉思了片刻,不知想起了什么,片刻后他说:“以后你和你大哥哥一起读书好不好?”

    那每天就不用待在宫殿跟母亲上”贵女“课了!我猛的点头:“愿意!儿臣愿意!”

    又想到来此找赵嘉是为了夏福的事,我趁机道:“父王,那儿臣能不能要一个伺候我笔墨的人呀?”

    “也是……”父王想了一瞬,就说:“那寡人让……”

    “父王!”我两只手抓着他,努力睁大了眼,天真的说:“儿臣前日遇到一个叫夏福的小宦官,他挺机灵的,儿臣能不能叫他伺候我呀?”

    父王似是没想到我会这么说,虽有些意外,但也同意了,毕竟只是一件小事。他道:“待会儿寡人去和王后说一声,你把那个奴才带过去给王后瞧瞧。”

    “谢谢父王!”我高兴得几乎牙花都要笑出来了。

    见过王后之后,夏福就调到就我身边,那时候只是一时好心,没想到后来,夏福成了陪伴我时间最长的人,他把一生的忠诚全都奉献给我了。

    回去之后,母亲跟欢娘自然对夏福的到来十分诧异,不过我跟她们说父王让我以后和赵嘉一起读书之后,她们便将夏福抛在脑后,急着为我准备第二日上学的笔墨。

    我看着她们忙来忙去,一时想起了现代的父母,当初读书时,爸爸妈妈也是这么紧张,生怕给我准备的不充分,让我第二天在同学面前丢人。

    想起这些,又是感动又是心酸。

    吃了饭被打发上床睡觉,现在估计才刚过七点,每天都这个时候睡,真是太无聊。

    寂寂无声,我躺在榻上,勾画未来的蓝图。但,其实也没什么可勾画的,我具备的能力太少。文学储备知识不多,物理化学也只比一窍不通好一点。我在现代最擅长的,只有点外卖和刷短视频。唯一能称得上优点的,大概就是察言观色非常有一套,往往别人只说了一句话,我就能大概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可是在这里,我所能交际的人,寥寥无几。女子的身份,也把我牢牢束缚在这个王宫里不得自由。将来长大了,嫁给一个门当户对的男人,继续被束缚在另一个院子里。

    这种感觉真他妈的讨厌!为什么我不是穿越在一个男人身上?

    唉,什么时候,我可以得到自由?又是满腹牢骚的一晚,我闷闷不乐的睡去。

    第二天辰时去嘉庆殿,赵嘉已经早早坐在那里了。教赵嘉的老师是个老儒生,张口闭口都是齐家治国平天下,是我丝毫不感兴趣的话题,但我仍然是专心致志的听着。虽然我背了很多本书,但其中的意思我不是全都明白,这个老儒生虽解释得婆婆妈妈,却让我真正懂得许多道理。

    我虽然比赵嘉还认真,这个老儒生对我却无甚热情。直到他问赵嘉君子四德,赵嘉一时没有回答上来,而我告诉他:“君子四德,行己恭、事上敬、与民惠、使民义。”

    老儒生大惊之下又考问我许多问题,最后满目震惊的下了课。这一天的晚上,父王便来了母亲这里,我听到他询问母亲可曾教我读什么书,母亲全然不解。母亲平时看的书,不过是楚国那边的《湘夫人》、《少司命》,父王不是不清楚。最后他只能把我叫到跟前,问我如何对儒家经义知晓那么多,我便老老实实的回答说,赵嘉在藏室时,我在他旁边玩耍,觉得书卷上的东西很有意思,就全都背下来了。

    后来父王还跟赵嘉求证,知道我在藏室混了快一年多,父王才确信我不是在作弊,也不是有什么大人在教我。再之后,我就成了父王最宠爱的公主。

    这是我自己努力得来的结果,让我一度十分兴奋。穿越五年,因为有文化,从一个不轻不重的小透明,变成老爹的掌中宝。我和母亲的待遇因此而提高,但这对我的处境没有任何帮助,就像一个千万富翁,你在给他一千万他的生活也不会有什么波澜,可能收到款的时候,会高兴一下,此外该怎么生后就怎么生活了。就像我现在,哪怕穿着金丝做的裙子,也依然要跟着母亲学习如何当一个贵女,不能走出这高耸的宫墙。

    一日,我随着赵嘉跟老儒生学习,父王忽然来了。他坐在一旁,看着我和赵嘉,含笑不语,不知他要做什么。直到宦官三次过来请父王,说韩国的使臣来了,我才知道父王为什么穿着礼服戴着冠冕在这里看我们读书,原来是为了晾人。

    我心里为那个韩国使臣点了根蜡。

    第四次宦官来请的时候,父王站起来:“嘉儿,你随寡人一起过去吧。”他要带着赵嘉过去,要夏福带着我回去,明显的重男轻女。

    “父王,能不能把儿臣也带过去?”我小心翼翼的恳求道,见父王一怔,我硬挤出眼泪,让眼泪在眼眶里转溜就是不掉下来:“儿臣整日在宫中,从未见过外面的人,儿臣只是想见见世面。”

    “这又不是什么难事,偶尔带寡人的公主去前朝,也不算出格,你瞧你这委屈劲!”父王无奈,一只手把我抱起走出去,我趴在他肩上对赵嘉使了个鬼脸。赵嘉愣了一下,摇头笑了笑。

    去的是我每年过年才去一次的大殿,大殿的名字不知道,上面的字看不懂,平时也很少听到别人讨论这座宫殿。

    里面像过年一样,灯火阑珊,听说韩国来的是韩非。

    一进大殿,一股热气迎面扑来,一旁有弹琴的琴师,宫人能陆陆续续的把菜上好,然后面无表情的退出去,从头到尾他们连衣角摩挲的声音都没发出来过。

    我看见客桌上坐了两个人,一个约摸五十岁的长者和一个十来岁的小少年,长者面带微笑,虽然已上年纪,但眉眼间依稀可见年轻时的英俊。那个少年,长的太过俊美,有某个瞬间我都以为他是女的。少年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手中执了一只酒杯,十分优雅。

    我听到长者对那个少年说:“子房,不许喝酒。”

    那个少年是张良,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

    他们似是没想一国之君会带着个女娃娃出来,然后纷纷看着我。我只是看着那个小少年,心里想如果他长大,一定会是一个美男子。

    “赵王!”长者是韩非,他率先起来行了一个礼,然后那个少年也跟着行礼。

    父王把我放在他的王座旁边:“公子有礼了,还记得数十年前你也曾跟使臣一起来过赵国,经年过去,我们又见面了。”

    父王看着我:“这是寡人的大公主!”他轻飘飘把我带过,然后郑重的介绍了太子赵嘉,赵嘉起来对韩非行了一礼。

    “这是我国相国张开地之孙,张良。”韩非看着张良,张良款款起身,我心想怎么还有这么好看的人,偏偏又穿一身白衣,像极了古装剧中的男主角。

    张良徐徐开口:“张良见过赵王。”

    声音也如泉水一般,冰冰凉凉却带着一股温柔,我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张良察觉到我的目光,低头看过来。

    我知道我这样打量的眼神完全不是一个正常孩子该有的,然而他也没有好奇,仔细看了我许久,然后绽开一个笑容。

    我倒吸一口凉气,半大少年而已,连笑也如此让人注目。

    赵嘉笑着对张良道:“大妹妹似乎很喜欢你呢。”

    张良已经落座,他说:“公主殿下也很可爱。”说罢又看了我一眼,我连忙收回目光不去看他。父王和韩非已经在交谈了,我却已经完全没有听,只偶尔偷偷暼一眼张良。

    我知道张良是历史上很出名的谋士,可是没想到我见到的他却是这么年轻却又好看。

    忽然的,父王把手中的酒樽给砸了出去,所有人都惊呆了,我不明就里,抬头一看发觉这怒气是冲着韩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