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103章 第一百零三章共舟楫拉拢盟友

第103章 第一百零三章共舟楫拉拢盟友

    怀瑾皱起眉,目送李斯离去,她走进驿馆。韩非房门口大敞四开,韩非和张良坐在里面喝茶品茗,见桌上有一个空杯,便知是李斯刚刚留下的。

    “韩非公子,天气炎热,我奉陛下之命,送一些冰块到驿馆。”怀瑾一扬手,身后的宦官们抬了一个篓子上来,掀开棉被,里面的冰块丝丝露着寒气。

    韩非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笑道:“夏日冰块最是珍贵,陛下还给了这么多,韩非真是惶恐。”

    张良坐在一旁,重新开始泡茶。

    怀瑾抱着手,笑道:“陛下说了,冰块而已,韩非公子用得起,还吩咐日日遣人送来。”

    “那就多谢陛下了,中常侍请进来喝杯茶吧。”韩非做了个请的手势,含笑相邀。

    怀瑾拱手道:“那就却之不恭了。”回头看着跟来的几个宦官,她嘱咐道:“你们去外面等我吧。”

    驿馆房间的地上铺着竹篾,门口处摆了两双鞋,怀瑾明白过来要脱鞋进去,不过为难的是她图凉快没穿袜子,在别人家光脚这样是很不礼貌的。踌躇着,张良突然过来把她扶好。怀瑾满头雾水,张良半蹲下,温柔将她的鞋子取下,和另两双鞋放在一起。她的鞋小了一大圈,看着特别迷你。

    “啧啧啧,子房啊,我什么时候也能有这个待遇?”韩非支着头,捶胸顿足的羡慕道。

    以前韩非一调戏他,他就会脸红,看如今的样子倒像是已经习惯了,维持着一贯的温柔笑意,道:“姮儿也算是我自小看着长大的,如亲妹子一般,公子莫要开玩笑了。”

    “韩兄,又见面了。”怀瑾端正行了一礼,一弯腰裙子就起来一点,一双小脚落在外面。韩非一动不动,眼珠子转到她足下,笑道:“叫师叔,没大没小!中常侍虽是男子,双足却娇嫩纤细,仿若女子。”

    怀瑾大囧,红了脸,将衣摆往下扯了扯。张良摇头失笑:“公子,姮儿不过十多岁的小姑娘,你调戏她做什么?”

    韩非哈哈大笑,见怀瑾坐定,他才一正神色,道:“子房曾托我在秦国寻你下落,不料你居然进了宫,难怪四处查不到。本想问问你当初际遇,不过看你如今的样子,就不多此一问了。看你的样子,也不只是来送东西的。”

    “师叔明鉴,我确实有别的事情。”怀瑾端着笑意。

    韩非亲自给她倒了一杯茶,微笑道:“如果你是秦王的说客,就不必说了。秦王让我入秦为官,但我为韩国宗亲,此事绝不可能!”

    “师叔在你韩国并不得志。”怀瑾轻声说。张良笑容微敛,看了韩非一眼。韩非面色不改,看着她,等着她的下文。

    怀瑾早已想好说辞,她稳稳道:“你阻拦不了陛下攻打韩国,韩国被灭国是迟早的事,既然阻止不了,不如换个方式让韩国继续存活下去。”

    韩非问:“何意?”

    “让韩国成为秦国的属国,分封时,陛下封你为韩王,你作为诸侯王,韩国就在在你一人手里。”怀瑾婉转的陈述。

    韩非别过脸,看着外面:“韩国成为秦国的属国?笑话!你怎知韩国一定会被打败?若魏国和赵国联合制秦,秦军未必就一定能胜!”

    “若你们真笃定魏赵两国会救韩,那你又为什么会上秦国来?”怀瑾直截了当道:“刚刚我说的提议,并非是陛下的提议,是我一己私心想跟你做个交换,所以才提出了这个想法。”

    韩非手伸到案几下摸了两下,摸出一小壶酒,他打开塞子酒香四溢。他喝了一口酒,问道:“你的提议,我怎么知道,秦王一定会答应?”

    他这样说,实际上就是认可了她的想法,怀瑾调整了一下呼吸,端起茶杯想喝一口水,里面却已经空了。怀瑾自然的将杯子推倒了张良面前,张良正准备顺势替她倒茶水,她看着韩非那边,笑道:“若我没有把握陛下会答应,我就不会提出来。或者你可以理解为,凭我的恩宠,陛下一定会采纳我的建议。”

    这话乃至有些狂妄了,怀瑾伸了半天杯子,杯子里还是空的,回头看了一眼,张良淡淡的望向别处。韩非看了张良一眼,长手一伸将茶壶提过来,给怀瑾满上。

    怀瑾点头:“多谢。”

    “你的条件是什么?”韩非问。

    怀瑾狡黠的笑起来,她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嗓子,道:“我的这个条件,你应该也会很满意,你留在秦国为官,上书陛下,让他先攻赵。”

    其实是双赢的条件,先攻赵就意味韩国暂时保全了,后续如何发展,还有无限空间。她的提议:让韩国成为秦国的附属国,这在韩非那里是下策;但这是她拉拢韩非为盟友,为他想到的一条后路。

    而这一切前提是,韩非愿意入秦为官。

    两人对视良久,韩非忽璀然一笑,他举起酒壶敬了一下,怀瑾也端起茶杯,歪头一笑。

    幸而韩非不是固执死板的人,若他真坚持自己生是韩人死为韩鬼,她今日可真要头疼了。

    怀瑾心情大好,道:“我先进宫复命,晚上我做东,请你们吃饭。”

    听完汇报,嬴政乐不可支,听到怀瑾说,若韩国成为属国,封韩非为侯的消息。他忍不住笑道:“你是钻到寡人脑子里去了吗?竟知寡人所思所想!”

    怀瑾不置可否的笑笑,嬴政拍着她的肩:“此事不错,果然啊,中常侍大人无所不能,中常侍大人好威武!”

    嬴政声情并茂的夸赞,神色浮夸,连老猎都别开眼不忍看下去。怀瑾无奈道:“陛下,您近来真是……唉,您可别打趣臣了。”

    “中常侍大人本来就很厉害嘛,”嬴政扶着额,慵懒道:“文能斗奸臣,武能上战场,骗得了相国,狠得过将军,还能教得了孩子哈哈哈哈哈哈……”

    他说着忍不住笑起来,怀瑾:“……”

    嬴政笑完,正色道:“还有一事,寡人偶然听闻,有人通过盐税牟利,于是派了尉缭前去调查。半个月了,尉缭依然没有大进展,寡人便想,派你一同调查此事,两个人比一个人强。记住,此事不能宣扬,私底下调查即可。”

    怀瑾道:“那扶苏公子那边?”

    嬴政道:“不着急,让他歇个把天,不碍事。”

    晚间嬴政又诏了韩非进宫,看来晚饭是请不了了,怀瑾出了宫径直去了尉缭那里。甘罗回了雍城处理事物,只有尉缭一个人在家。府里静悄悄的,熊大熊二都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尉缭坐在凉亭里,皱着眉不知道在看什么。

    怀瑾走过去,尉缭抬头看着她,笑道:“该不是陛下派你来协助的吧?”

    怀瑾一挑眉,尉缭明白过来,将手里的一卷东西递过去,颇有些倦怠:“你看吧,这是我收集了咸阳所有盐商给国家进盐的数量,咸阳每年出去的盐有三百万斤,但是这些盐商加起来所进的盐只有两百万斤。还有一百万斤的盐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盐不见了,钱也没看到。”

    “是不是有官员贪污了,管盐的是谁?”她接过账册,翻看着记录,一边看一边听尉缭说:“我也这么想过,但是盐铁归少府令蒙毅管,蒙毅如他兄长蒙恬一般,刚直不阿几近迂腐,不太可能。有心想问问他,少府中谁人管盐,但是陛下命我暗中调查,我不好轻易去问。”

    账册记录十分之全,每个盐商从国家这里进的盐和上交的税,以及盐商们卖出了多少钱,全部记录在册。难怪尉缭会这么慢了,再则她又想到一层,若是少府那边的问题,蒙毅难免落得个监察不利的罪责。蒙恬和他们私交不错,蒙毅更是他们保荐上去的,万一真在蒙毅这头查出问题,恐波及到自身。

    难怪尉缭觉得这么棘手,怀瑾将账册收起,安慰道:“没事,我日常进宫方便,明儿我把让蒙恬把他弟叫出来喝酒。”

    尉缭揉了揉眉心,笑道:“那就辛苦你啦。”

    怀瑾四下望了一圈,天将近全黑,只剩一些余晖在天边残留,她道:“光头强还没做饭呢?”

    尉缭道:“估计上哪儿玩去了,我去集市上买点吃的。”

    拍一拍他,怀瑾道:“不如去我那里吃?庄婆婆手艺很好的哦。”

    尉缭将凉亭里桌上的东西都收好,回屋换了件素色衣衫,跟着怀瑾出门了。两家相隔百米,这条路都快走烂了。远远的,就看见怀瑾家中冒出的缕缕炊烟。

    到了门口,尉缭看着府前空空荡荡的,笑道:“都几年了,连快匾额都没有。”

    怀瑾推门,口中笑道:“习惯了,这样挺好的。”

    尉缭温和道:“这不是我的口头禅吗?”

    相视一笑,两人进门,一进门就看到大厅里一袭白衣稳坐在那里。张良看了他们一眼,笑得温文尔雅:“姮儿,说好了晚上请吃饭,叫我好等!”

    怀瑾小跑两步过去,惊喜道:“陛下宴请,你没有去吗?”

    张良道:“公子去了,我没去,一心念着你的晚饭,就来了。”他坐在那里,倒仿佛这个屋子的主人一样,坐在她平日坐的垫子上,用着她平时用的茶杯。看到尉缭,张良笑道:“国尉大人,上次宴会见过,还记得吗。”

    “张良公子,”尉缭客气回了个揖。

    张良半坐起来,立直身子,行了一个礼。怀瑾拉着尉缭坐下,笑道:“你们俩忒客气,老尉和我是好朋友。”

    “你和张公子何时相熟了?”尉缭好奇道。

    “子房与我是旧识,”怀瑾一坐下,张良就开始倒茶,先倒给尉缭,后倒给她。

    尉缭道:“旧识?”

    “老尉,喝茶!”怀瑾皮笑肉不笑。尉缭了然,低头喝茶。怀瑾望了一圈,没看到夏福,张良道:“夏福和庄婆婆在厨房。”

    她点点头,三人喝着茶。尉缭与张良虽不相熟,却也不尴尬。尉缭看着张良,赞道:“张公子清雅秀逸,容颜如玉,举止端雅,真是一个翩翩公子。眼神清澈,可见张公子是个心胸开阔之人,不过观你眉目,平日应该思量甚多,;面部隐泛绛色……”

    怀瑾耸耸肩,打断:“老尉你又开始给人相面了!”

    张良温柔的笑道:“多谢尉大人,不过我对相面之学也隐约了解过。人的相是随着心走的,心如何,相便如何。无论身处何境地,心境豁达,面相也就不再那么重要了。最重要的,是人心。”

    尉缭眼中大有赞叹之色:“从未有人有如此说辞,公子见解独到。”

    张良谦和的低了一下头,自发替尉缭添上茶水,他一动,袖子里传出淡淡的幽香。尉缭闻了一下,道:“兰花香?”

    张良一愣,怀瑾托着腮,看着外面,拍着桌子:“饭怎么还没做好。饿死了!”

    张良道:“快了,等等。”

    夏福和庄婆婆很快就上来了,今日吃的丰盛,四菜一汤。庄婆婆笑看着张良,道:“小福子说你喜欢喝骨头汤,你尝尝婆婆做的汤。”

    怀瑾睁大眼,庄婆婆怎么对他这么好?疑惑的看向夏福,夏福撇撇嘴,在她耳边低声说:“张公子下午就来了,和婆婆聊了好久,婆婆可喜欢他了!”

    她挑了挑眉,不做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