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10章 第十章宴请

第10章 第十章宴请

    马背上的男子穿着灰色的大袍,袖口出紧紧的绑着,衣服款式有些像赵国的,只是颜色十分暗淡。纵然如此,却依然不容人忽略他的那张脸。如果把张良比喻成春风比喻成月亮,那么他就是烈日就是北风。浓黑的眉毛如刀刻,薄唇紧紧抿着,脸上带了些灰土。

    他目光直接落在张良身上:“这是去哪儿?”

    张良看了我一眼,颇为尊敬的回答:“新收了小师弟,送她回去。”张良说完低声对我说:“这是庆卿先生,是教我们武功的老师,你平日唤他庆先生便好。”

    庆卿的终于看到了我:“这是赵国的小公子?”

    “庆先生好。”我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

    庆卿点了点头,下马走了,我有些被无视的尴尬,张良拍拍我:“庆先生一向如此,对谁都这样,你不必介意。”

    “他是哪国的权贵吗?”

    “无人知道他的具体来历,我只隐约知道他是齐国的贵族之后。”张良告诉我。

    和张良走在临淄的街头,我才始觉得自己已经不在赵国的牢笼里了。临淄比邯郸更加繁华,也许是因为我格外喜欢大海,在现代时,每次拍完戏总要找个海岛休息很长一段时间。临淄街头清新的海风,让我有一种熟悉感。

    “张良,我有些饿了。”不知道哪里飘来鸡肉的香味。正四处张望着,一只荷叶包的鸡腿出现在自己面前,我惊讶的看着他。

    张良笑道:“你刚刚走神的时候买的。”

    语塞半晌,我接过鸡腿,正准备大口吃肉,瞥见张良眼里的淡淡笑意,不自觉的脸红了,太不矜持了。

    渐渐走到了我府上,时茂和夏福奇迹般的在大门口侯着,只是李徐却不知去向。我快步走过去,问道:“李大人呢?”

    夏福一脸喜色,说:“公子被浮先生收入门下的事已经人尽皆知了,公子将会在齐国长住,此刻李大人和咱们赵国的使臣进了齐国王宫。”

    我哦了一声,回头欲叫张良进府看看,却见他盯着牌匾看。

    “水帘洞天……”张良低声笑起来:“你倒是潇洒。”

    我抓抓头,本是昨晚一时兴起叫夏福做了这块牌,我忙说:“府里景色好,不如进去坐坐?我这房子都还没有客人来过呢,张公子赏个脸?”

    张良欲言又止,他看了看天,又看看我,最终点头说:“好。”

    府上刚打理出来,还算齐整,时茂端了糕点,轻手轻脚放在桌上就退出去了。我很不规矩的坐在垫子上,问:“你是还有别的事要忙?”

    “是,”张良点点头,半是开玩笑的说道:“不过姮儿相邀,我岂可拒绝?”

    我心说你咋总戏弄我这么个小孩!翻了个白眼不理他,推开窗户,正午的阳光洒进来,十分宁谧。

    “张良,你渴不渴?”我一时找不到话。

    张良含笑点头:“你这会想起待客之道了?我还以为来你这儿做客是不必上茶水的。”

    我不好意思的的挠挠头,亲自端来捣鼓好的酸梅汤,有些谄媚的放在他面前。张良看着眼前乌漆墨黑的一碗,眉头微不可见的一皱。

    “尝尝嘛,很好喝的,你们这个年代可是喝不到的!”我笑道。

    张良端起小碗,轻轻抿了一口,眼睛随即一亮,一口气喝完了一整碗。酱紫的汤汁从他嘴角流下,映衬着他如雪的肌肤煞是好看,像极了漫画里的少年,我一时竟然看的有些痴了。

    “嗯?”张良犹未发觉,只是疑惑的看着我。

    我过去抬起袖子替他擦掉了嘴角的汁液,袖子上面顿时也脏了。

    “公……”时茂呆在门口,然后有些讪讪的把门关上了。我这才发觉和张良这姿势有些不对劲。我本就身量如孩童不足三尺,为了够到他的嘴角,我整个人几乎趴到他身上了。

    脸上忍不住烧起来,默默的退回来,鼻尖隐隐嗅到他身上的兰香。

    张良却一把拉住我,轻而易举的把我抱起来放在他面前的矮桌上:“姮儿……”

    “登徒子!”我听见我的声音变得尖尖细细的。

    “我何时成了登徒子了?”

    我捂着脸从指缝里看着他,说:“人家是姑娘,谁让你抱我了?”

    张良忍不住大笑起来,我知道我这幅身体的年纪实在太小了,说这话让他觉得有点好笑。我有些无语问苍天,这么浪漫暧昧的场景,被年纪搞变了味。只听张良笑够了,然后说:“你明明是我的小师弟,何时成了姑娘?就算是个姑娘,那也是个才五岁的小姑娘。”

    我坐在他膝盖上,抬头望着他,心里想,我一定要多吃点饭快点长高,身体发育好了,看还有谁会再觉得我是小孩儿!

    “你还没告诉我,刚刚给我喝的是什么呢?”张良说。

    我说:“这是酸梅汤,我做的,你喜欢吗?”

    张良点点头:“很喜欢,姮儿很厉害。”

    心里满满都是得意,苏出这个时代没有的东西,是一个穿越女必备的技能。张良把碗放下:“姮儿,我得回去了今日学宫事多,这会恐怕穆生已经忙的满头大汗了。”

    “好,”我点点头,又想起什么,我说:“我初来乍到,晚上我做东道主,宴请你如何?”

    张良低头想了一瞬,点头说:“却之不恭了。”

    “那咱们晚上不见不散啦!”我咧开一个大大的笑脸,不太文雅的露出牙花。

    “不见不散……”张良听到这个词汇,又重复了一遍,随后笑道:“那就不见不散了。”

    看着时茂送了张良出门,我开心的蹦起来。在外面没敢露出什么,在家里我是再也绷不住了!留下来了!终于留下来了!我抵着门笑得直不起腰,为我争取来的自由而感到热血沸腾!我大跳、大笑、在地席上滚来滚去。如果可以,我真想找人分享我的快乐。在奴隶制社会得到这短暂的自由,有什么比这更有成就感?

    发散完我的快乐,我开始准备即将到来的晚宴。列了一连串的食材让夏福去厨房交代,然后我就开始布置会场了。

    哼着曲子,我将屋子里的矮桌并成一张大方桌,然后弄了一张带刺绣的蓝布铺上去,地上铺的是圆形蒲团,看上去颇有几分现代榻榻米的感觉。

    布置完餐厅后,夏福领着我去厨房,厨房里的是之前赵王宫的汤厨子,他也跟我来了齐国。

    我坐在一旁光动嘴不动手的先指导汤厨子做了一盘红烧肉,最后收汁的时候汤厨子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激动得搓手看着我:“公子公子,您是从哪儿知道这些个……这些个法子的,小人做了一辈子菜都……”

    他没往下说,有些激动了。

    你们这儿做菜不是炖就煮要么就是烤肉,当然不知道菜要炒来吃更好了,我嘴里含了口蜂蜜水,含糊不清的交代:“赶紧把菜盛起来,不然火候过了!”

    汤厨子忙颤颤巍巍的去拿盘,然后我再指导做了一锅啤酒鸭,这儿没有啤酒,只好用了白酒来代替,闻着比啤酒的味浓一些。

    齐国临海,厨房里备了很多鱼虾,我抱着蜂蜜罐,还指导出了面条虾,本来应该是粉丝皮皮虾的,可惜条件有限我也不知道粉丝是怎么做出来的。除了盛菜的盘子不好看之外,卖相味道全都跟我在现代吃的菜都不差了,要不改天有时间再烧几个瓷碗出来?

    想到此,只觉得自己头上闪耀着玛丽苏之光。

    汤厨子和他的徒弟见我笑的莫名其妙,互看了几眼全都低下头当瞎子,只顾做自己手上的事。

    在厨房待了一下午,眼见着离天黑还有一会,我叫来时茂陪我出去散散。

    李徐准备的这个院子呈一个“曰”形,一进门就是一个大院和假山,两边是回廊,第一进是会客厅,会客厅也分了三间,下午便是在前厅招待的张良。而后面则是我的卧室,卧室两边是耳房,左边住宦官右边住宫女;我的卧室前面很大一块空地,正对着会客室的,没事的时候可以在这块空地跳跳绳,我心想。

    而护送我来齐国的那两百士兵,全由李徐带着住在这座宅子的后面一栋住宅里面,他们会轮流看守这我座府邸。

    走至前院的假山旁,见蔷薇开的正好,便摘了好大一捧。插瓶、修剪花枝,这一番功夫下来,天已经擦黑了。

    张良,约摸也已经要来了。

    “公子,不如先去换件衣裳?”时茂小声说。

    我低头一看,因为在厨房待了一下午,确实挺脏的,想了想吩咐夏福道:“若是张先生来了,你只先带他到偏厅用茶。”

    旁边是我布置的餐厅,那可是惊喜。

    古代换衣服十分麻烦,尤其天气也热,换衣服的时候又出了一身汗。时茂把我的头发挽成髻堆在头顶,望着铜镜中的自己,身量太小,一个小童子。

    “公子,张先生已经到前厅了。”夏福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我微微有些激动,忙道:“赶紧把那些蜡烛点上,叫汤厨子把菜也上了。”

    连忙跑到前头偏厅,却见张良身旁还坐了两人,其中一个正是白天领我进学宫的穆生,他以后算是我的三师兄,另外一个是个生面孔。

    “子房,三师兄。”我过去按着辈分见礼。

    穆生率先笑道:“八师弟,不怪我们不请自来吧。”

    “八……师弟?”我略有些惊讶。张良道:“今日浮先生择了五位入室弟子,你排行最末。”

    有些不服气了,我说:“我是最先进去的,凭什么我排最末。”

    他们三人互相看了一眼,没忍住笑起来,穆生说:“谁叫你年纪最小呢,还是个小娃娃呢。还有,你才多大,不许直呼张师兄的字。”

    虽然还没进学宫,穆生师兄的架子已经端起来,我道:“子房又不是浮先……老师的徒弟,为什么是师兄?老师的大弟子是谁呢?”

    张良道:“浮先生的大弟子早已不在人世。”

    穆生道:“我拜入老师门下时,这位大师兄早已出师,学宫里除了老师和二师兄,便是张师兄了。张师兄有时候也管管学宫里的琐事,我们称呼一声师兄,那是表示尊敬。”

    我看向旁边安静坐着的男子,穆生便介绍:“这是你的二师兄,白生。”

    白生长着一张娃娃脸,十分显年纪小,我也不客气抱拳道:“二师兄有礼了。”

    正想问问其他的三个弟子,饭菜的香味传来,我肚子不争气叫了起来。笑了一声,我道:“先入席吧,我饿了。”

    推开偏厅的门,我微微有些小得意,屋子里的每个角落都点上了蜡烛,蓝色桌布上的菜肴在烛火下格外好看。

    “从未在吃饭时点这么多烛火,倒是……”白生挠挠头,憨厚一笑,不知道该说什么。

    待他们坐好后,我说:“这叫烛光晚餐嘛,情调!”

    穆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烛光晚餐……情调……”他似乎也听不太明白,于是只说:“不过点这么多烛火,实在太铺张浪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