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106章 第一百零六章物是人非事事休

第106章 第一百零六章物是人非事事休

    尉缭忍不住低声问她:“杨端和嫉恶如仇,果敢正气,你到底……”他说着说着,就不说了,韩非和张良站在一旁都听得一清二楚,都扭头看着她,怀瑾低垂着眼,并不回答。

    过了一会,杨端和带的人来了,是一个小宦官。是当初在芷阳宫里,被指派去照顾桓予情的小赵,被她买通的那个小赵。

    “陛下,此名宦官名叫小赵,臣全都盘问出来。桓予情当初被赵姮下了迷情的香,才会被……”杨端和一时气急,有些凝滞,似是在缓和自己的怒气,他继续说:“在吕丛武施暴逃匿时,赵姮让小赵去前庭通知人,然后勒死桓予情,将尸身伪装成自缢!小小年纪,下手阴毒,桓予情作为秦民被枉死,何其无辜,请陛下严惩赵姮,以正法纪!”

    一旁张良的神情似有些怔住,韩非在他肩上按了一下,严肃的摇摇头。

    怀瑾只是坦然自若的走上前,问小赵:“你当真是这么告诉杨将军的?”

    小赵对上她的眼神,眼睛出奇的明亮。怀瑾重重的盯了他一瞬,他慌忙对嬴政磕头:“陛下饶命,中常侍饶命,杨将军胁迫,小人不敢不这么说!”

    当初做下这件事情,她就做好了被揭穿的准备,唯一的突破口在小赵这里。一早她就交代了,将来若有人盘问,只管一口认下来;待到对峙时,改口否认,她自然有能力保住他。

    这个小宦官很聪明,在甘芷宫这么几年,居然还能记住她的话。

    嬴政在上方文作者,怀瑾端着手,笑了笑:“我倒不知何处得罪了杨将军。”

    尉缭温和道:“是啊,其中是否有误会?”

    一直戍守在旁的蒙恬也忍不住道:“一定是有误会,端和,你确定没有弄错吗!”

    听蒙恬的语气,似乎跟杨端和很熟,杨端和对怀瑾厌恶之情溢于言表,从齿缝里挤出恨意:“你闭嘴!谁不知你们四恶从来是沆瀣一气,一个鼻孔出气。蒙恬,枉你名门出身,竟也同他们混在一起,真不知你父亲是如何管束你的!”

    蒙恬顿时面红耳赤,怀瑾左右望望,看向尉缭:“四恶?”

    尉缭一摊手,也不明白,韩非在旁低声道:“我初入秦,与其他同僚吃饭时,确实听到四恶,只是不知原来说的是你们。”

    “我和甘罗恶还差不多,你和蒙恬怎么都算上了?”怀瑾茫然的抓了抓头,把杨端和那边完全忘记了。

    嬴政此时站起身,走下来,缓缓道:“朝上不是断案的地方,不管你们有何恩怨,该是去咸阳令那里申辩。”

    李斯也未曾离去,一直在旁边听着,此时也周到的提醒道:“咸阳令金国将被枭首,新的咸阳令陛下还未指派。”

    嬴政一滞,然后道:“明日再议,寡人今日累了,你们赶紧走……”他打着哈欠。

    怀瑾笑眯眯的看了杨端和一眼,叫上韩非等人:“回吧,晚上去老尉那儿喝酒!”

    “陛下,臣还要告中常侍!”杨端和再次喝道,大家又停住。嬴政都有些无奈了,正准备申斥时,只见杨端和死死盯着怀瑾,道:“臣要告赵姮隐藏身份,混迹在秦国,其真实身份乃是女子,是赵悼襄王之女赵怀瑾!”

    大殿之上静悄悄,怀瑾脸瞬间沉了下来。

    所有人都震惊了,还有这种事?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也变得慢下来,怀瑾看着杨端和走过来,看着他将自己大力拖到嬴政面前,她没有反应过来,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赵姮隐姓埋名到了秦国,伪装宦官取得陛下信任,还位居高官,此人心肠之缜密实在让人觉得可怕!”杨端和掷地有声。

    尉缭道:“杨将军今日是怎么了,揪着中常侍不放?”

    蒙恬道:“怎么……怎么可能!中常侍是女子?端和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韩非和张良作为外来者,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韩非若有所思的看了李斯一眼,李斯察觉到,笑着回应了他。

    怀瑾挣开杨端和的手,怒不可遏:“可忍一不可忍二,杨将军你再如此,我可要不客气了!”

    嬴政饱含深意的眼睛落在杨端和身上:“中常侍什么出身,寡人最是了解,杨将军想必是近日劳累,有些神智不清了。”

    已经是很明显的暗示,但杨端和显然是一心跟怀瑾杠上,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见,他抿着唇,眼中的杀意一闪而过。大家都没反应过来,杨端和骤然抽出殿中士兵的佩剑,一剑斩过去,将怀瑾头上束发的冠斩掉,一头瀑布般的长发垂下来,柔软浓密,不同于男子稍硬的发质。

    张良本能的就想上前,韩非却死死将他抓住,再次摇了摇头。

    迅雷不及掩耳,杨端和又是一剑,划破她的腰带,另一只手一抓,上衣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撕开,白色的裹胸缠了一圈又一圈,依然能见胸前被缚出的深沟。

    所有人都还没有看分明的时候,怀瑾脑中警铃大作,唯一想到的,是只有穿着玄色龙袍的那个人才能救自己。不作他想,她双手抱在胸前,跌跌撞撞冲向近在咫尺的嬴政。

    嬴政在杨端和撕掉她上衣的那一刻,就已经伸出了手,默契的将她抱了个满怀。惯性让嬴政没站稳,转了一圈,倒在软垫上,但他依旧紧紧抱着怀瑾,把她裸露在外的肩膀,严严实实的遮起来。

    此时蒙恬已经一脚踢掉了杨端和手里的剑,殿中的士兵都将他围了起来。尚在场的官员都目瞪口呆,这几个动作几乎就是在瞬间完成的,他们都没有看分明,只看见杨端和气冲冲的扒了中常侍的衣服,看见中常侍冲到陛下身边,然后陛下将中常侍抱在怀里。

    “陛下……”怀瑾抬起头,看着他,语气中犹自镇定,泪水却盈满眼眶。

    杨端和此举,实为侮辱,她恐惧自己的身份这么被揭穿,就再也不能站在庙堂上,再也没法子报仇。突如其来的急难让她失了理智,大大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嬴政心头大震,第一次见到她的眼泪,披头散发倚在自己怀里的少女,身上散发着丝丝兰花香。他不知哪里升起的一抹柔情,轻轻擦去她的眼泪,将她紧紧抱在怀里,看向杨端和的目光不再善意:“好大的胆,敢在殿上挥剑!杨端和!你脑子怕不是被你吃到肚子里了?”

    杨端和此时也醒过来,先前怒气难忍,他不由自主的就……知道自己酿成大错,他忙一声不吭的跪下,沉默的姿态请罪。

    嬴政抱着怀瑾,目光扫过李斯、韩非、尉缭、蒙恬……等十数人,语气阴寒:“秦律由君王定制,寡人即是君王,寡人的话就是律例!你们都记住这一点!”

    没有人不敢臣服这一刻嬴政身上迸发的王者之气,嬴政道:“杨端和神智不清,不适合再待在咸阳,去边关守城悔过吧,什么时候知道错了什么时候再回来。再者,中常侍赵姮,是寡人忠心之臣,任何人不得刁难于她,再有今日的事,寡人定严惩不贷!”

    嬴政一连串的话,让她渐渐冷静下来,在嬴政肩上轻轻推了一把,低着头,略有些觉得不自然。不着痕迹瞄了一眼尉缭,他立即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来,递过去。嬴政接过,亲自替她披上。

    怀瑾低着头垂着眼,轻声道:“多谢陛下。”

    嬴政点点头,老猎叫上随侍跟上,杨端和被士兵们架住,恨恨的看向怀瑾。怀瑾走到他面前,看了许久,伸出手一巴掌打了过去。

    清亮的声音,让杨端和短暂的怔了一下,旋即怒道:“妖女,我一定会杀了你!”

    “跟我走吧。”怀瑾再不理会他,走到小赵身边,将他拎了起来。头发凌乱散着,她不以为意,和尉缭走在一起,傲然昂着头。

    韩非一直在旁边等着,怀瑾有些不敢看他身后的人,半低着头,韩非干笑两声:“这酒今天还喝得吗?”

    尉缭在她肩上拍了一下,转头对韩非说:“明日吧,我做东,来我府上喝酒。”

    韩非于秦国,终究是外来者,无数的沟壑拦在中间。她知道张良一直在沉默的看着自己,她相信他此刻一定会明白,她早就不是以前的样子了,大家都不是以前的样子了。

    尉缭知她和张良的苦涩,也知韩非刻意拉近关系的尴尬,只是在中间打着圆场。

    蒙恬将杨端和押出去,再回来时又站到怀瑾身旁:“中常侍,你和尉大人今日没有驾车,坐我的车回去吧。”

    她身边站着的人,是护着她的人;护着她的人,已经变成了别人。

    走至殿门口,怀瑾喊住了正下台阶的李斯,李斯听到她叫,脚步一顿,回过头看着她。怀瑾静静笑着:“不知不觉来秦国好几年了,左相大人也不如当初那般,时常叫我去你府上坐坐。”

    李斯抱着手,笑道:“是啊,时间久了,恍惚间还是中常侍在我府上养病的时候呢。”

    李斯看着韩非,冲她笑:“自师兄来了秦国,中常侍就与我远了,说起来都是同出一门,中常侍可真是厚此薄彼。”

    言语中的意思让她觉得有些心惊,不过韩非马上说:“通古,你这话说的,我还以为你吃阿姮的醋呢!”

    李斯冷哼一声,阴测测看了韩非一眼,抱了抱手,告辞了。

    章台宫外的台阶上,蒙恬和尉缭站在她两侧,准备一起离去,忽听韩非在后面一声叹息:“子房,走吧。”

    她没忍住回了头,看见从另外一条路上离去的张良,他的背影无端多了些伤感。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目光,张良突然回了头,那双眼睛里,是她不能读懂的情绪,什么东西都感觉不到了。

    不比当初,默契到只一个眼神,彼此都能明白。

    时移势易,再也回不去了。

    蒙恬的车驾上,她眼睛忽然湿润了,忍了几度再也忍不住,她把脸埋在尉缭的袖子里,咬着唇开始哭起来。哭起来没有声音,默默的,只见到尉缭的袖子上蔓延开的湿润。

    尉缭仿佛一个老父亲一样,摸着她的头,眼底尽是宽容。蒙恬却手足无措,不知道该看哪里,也不知要不要出言相劝。

    马车颠簸中,怀瑾眼泪跟开了闸似的,怎么都止不住,汗水泪水糊了满脸。她不知道自己是在哭自己的改变,还是在哭命运对她的残忍。她知道自己对不起桓予情,被杨端和指控的那一刻,她为张良在场而感到羞愧。

    一早就踏进了地狱,接受自己的阴暗,接受手沾鲜血……

    可是因为他在,被藏起来的良知和愧疚全部跑出来,让她觉得不能安生。

    “任何事情都是自己的选择,你不是普通人,我相信你做任何选择之前,就已经做好了承担后果的准备。”尉缭言语温和,轻轻抚摸着她的头。

    她抬起头,泪眼模糊的望过去,坚定道:“谢谢你,老尉。”

    蒙恬结结巴巴道:“反反正……我相信你。”

    他什么都不懂,没头没脑的安慰,让怀瑾笑了一声,她抹了一把脸,然后将头发挽起来。蒙恬看着她,不小心红了脸:“你……真的是女子啊?”

    怀瑾踢了一脚:“关你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