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12章 第十二章同门

第12章 第十二章同门

    项伯看了浮邱伯一眼:“阿缠顽劣,还望先生日后能多多包容了。”

    浮先生一直闭着眼没说话,闻言也没有任何表示,张良清清凉凉的声音响起:“好了,下一位。”

    项伯旁边的那位少年压根就没有起身,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浮邱伯睁开眼,拿着那块长板下来了,走至那位少年面前。静默半晌,一板子落在了少年背上,少年仿佛杀猪一样叫起来,下一秒他暴跳如雷的拍桌子跳起来:

    “谁敢打本公子!”

    我简直惊呆了,少年你是好样的!可少年看清浮先生,像被浇了一盆冷水,马上蔫了。

    浮先生本来一直没什么表情,此刻对着这个少年已经是一脸怒容,他说:“大王交代了,你来了稷下学宫,不听话,打;敢逃学,打;敢仗着身份为非作歹,打……”

    少年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瓮声瓮气的说:“先生打得好,弟子不敢了。”

    浮先生冷哼了一声,回到桌边坐好,少年灰溜溜的上前,耷拉着脑袋,他约莫八九岁,脸上有点肉。他垂头丧气的说:“我是大王嫡子,我叫田升。”

    原来是齐王的儿子,难怪这么嚣张,看他这样,八成是被逼来读书的。

    他说完回来又趴在桌子上了,浮先生板子一敲,他又赶紧坐直了身子,我看的想笑,大家也是想笑又不敢笑。

    我正憋着,听见张良说:“八师弟,该你了。”

    忙整理了一下衣襟走上前,大家全都看过来,田升更是直接把心里的话说出来:“这就是那个赵国神童啊,也太小了吧!都没断奶吧!”

    浮先生又是一敲桌子,田升头又缩回去了。

    清了清嗓,我说:“我叫赵怀瑾,来自赵国,是赵国的六公子,很开心和各位师兄认识,希望以后多多关照。”

    抬头一看,大家都是一脸迷茫,难道我这个自我介绍有问题?

    还是白生忍着笑意说:“头一回听见这样的介绍,倒是十分新颖有趣。”

    田升不屑哼了一声:“这算什么,也太过随意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挠挠头真准备回话,就听申培笑道:“小八年纪虽小,说起话来却是条理清晰,听上去随便,仔细回想起来,却是十分真诚。”

    小八,这么快就给我起了个外号了,不过十分感激申培的解围,我装作憨厚的样子低下头。

    浮先生又用板子敲了敲桌子,大家再次安静下来,然后听浮先生道:“你们来自各国,身份高贵各有不同,其中有人更是贵为王族。既然拜师在我门下,在学宫里就没有高低贵贱一说,大家都是我的弟子,应当和睦友爱,不可有隙。今后一起读书,要同心同德,修身养性。”

    我深以为然,马上鼓掌。

    前三排的那几人全都转过头来茫然的看着我,满头黑线,我难道又做了迷惑行为了?

    项伯学着我的样子,举起手拍了两下,发出啪啪啪的声音,他问:“这是什么意思?”

    田升马上接话:“故意喧哗!老师,打他板子!”

    这死小子,今天是第一次见面,我也没有得罪他,怎么老针对我。我解释道:“老师,弟子这是对老师的话表示认同的意思,你们想啊,老师说话我们不能随意插嘴,但是老师说的话我又十分敬佩,我只好以手代言,表示我对老师的认同和支持了。”

    静默三秒,浮先生哈哈大笑,他胡子全都跟着一起颤动起来,他说:“就跟大家有时过节会敲锣打鼓庆祝一般,你就用手代替锣鼓了?”

    大家都哄堂大笑,纷纷学我拍起手来,一时间教室里热闹非常。

    浮先生只好又敲了敲桌子,大家才安静下来。浮先生回头看了看张良,说:“这位是你们张良张师兄,若有时我不在就由他监督你们读书,你们看见他,要如看见我一般尊重。”

    众弟子纷纷答是。

    张良微微一笑:“以后……”

    他看向我,嘴角笑意更深:“以后多多关照了。”

    学我!我忍不住偷偷乐了。

    第一天的上午,听完浮先生的训诫之后,大家开始默书。默的是论语第一篇,我倒是真的记得内容,可就是写字……

    我看了看前面,除了项伯和田升在椅子上坐立难安,大家都在垂头写字,端端正正坐着的。浮先生此时端坐在上面喝茶看书,根本没有看我们。

    而张良,他一只手放在桌上支着下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窗外,神色宁静,他出神的时候才会有一些懵懂少年该有的样子。

    现在应该快到上午十一点了,太阳从外面照进来,晒在我们身上,我有些燥热。似乎是感受到我的目光,张良眼神扫过来,我做了个鬼脸,低头继续默写。

    听见前面田升正在小声问项伯:“你字写大一点,我看不清楚了”

    “你连《论语》都没有背过吗?”

    田升嘟哝:“我就记得十个字。”

    我顿时有些无语,田升这公子哥真是不学无术。看样子他必然不是考进来的,因为有齐王的支持稷下学宫才能运营,大约是齐王直接把他塞过来了。咬着笔杆子,我心里有些酸溜溜的,同时越发看田升不顺眼。

    太阳越发燥热起来,而且刚好只能照到我这儿最后一排,我把衣摆撩起来,没形象的擦了一下汗。正想着怎么着躲太阳呢,突然凉快了,日头没有了。我抬头,只见张良背对着我站在旁边,他扯着柱子后面的一根绳子,屋顶收起的竹帘放下了一半。

    “谢谢。”我小声说,张良摇摇头,手指扣了扣我的桌案,意思要我继续。

    大概又过了一刻钟,浮先生让张良将我们面前的东西收了上去,然后对张良吩咐:“上午的课业就到这里,接下来子房你安排吧,申时我再过来。”

    说完浮先生带着教具以及我们的作业走了,我们下面立即窃窃私语起来。张良也跟着浮先生出去了,这两人一出去,项伯就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这一上午可坐死我了。”

    田升立马附和:“就是就是,我早跟我父王说不要过来,他非得把我赶到这里来。”他嘴撅得老高,十分委屈的样子。

    我见他委委屈屈的模样,有点像个骄慢的小公主,忍不住偷偷笑了一下。田升立马注意到了,马上横着我:“你笑什么?”

    我说:“我笑你的嘴,撅得都能挂油壶了。”

    田升不悦:“你个乳臭未干的奶娃,不许这么说我。”

    项伯立刻说:“这是我兄弟,你不可对他无礼。”

    这两人不过一上午,似乎感情变得十分要好了,田升听他这么说,一愣:“兄弟?”

    白生也转过头来,八卦的问:“你们一个楚国人一个赵国人,什么时候成兄弟了。”

    大家都望过来,我解释说:“各位师兄有所不知,我母亲项夫人也来自楚国项氏一族,我与项伯乃是……亲戚。”

    大家恍然大悟,白生笑道:“怪道我觉得你们俩相貌上有些相似,原来是这样。”

    项伯甚不规矩的坐下,问大家:“刚刚你们都默出来了吗?”

    白生穆生俱点头,穆生说:“我跟白师兄比你们早入门两年,各派经典早已背完,默写不算难事。”

    项伯又问第二排的申培和刘交,申培没说话,只是摇摇头不知何意,刘交则腼腆的笑了笑,说:“我三岁时便能背诵论语前十篇,今日还算简单。”

    “你们都会背。”田升哼了一声。

    毕竟都是只少年,短短几句话交流下来,大家都熟悉起来。田升又转过头问我:“你也全写出来了?”

    我点点头,田升越发垂头丧气,项伯得意的笑道:“我兄弟厉害吧!”

    正说着,张良来了。

    张良身后还跟着四个童子,他们一人手上拎了个食盒,我们书桌上很快摆好了一样的饭菜,两荤一素还和一道点心。

    这四个童子把饭菜摆好就出去了,张良坐在讲台旁边那张桌上,他兀自坐好默默吃饭。我观察到他吃饭的样子,十分文雅,细嚼慢咽;拿筷子的那只手骨节分明,五根手指又白又细长,光看着这只手便觉得赏心悦目了。

    项伯正大快朵颐,见田升不动,问道:“你怎么不吃?”

    田升到:“我母亲安排了宫里的厨子给我做饭,等会就到了。”

    张良突然放下筷子,道:“食不言,寝不语。”

    两人噤声,果然一会儿有个人给田升又送了食盒过来,我瞟了一眼,好家伙,足足六个菜。

    我馋得紧,稷下学宫的厨子手艺真不咋的,早知道能自己带饭我让汤厨子做了送过来。我连忙端着饭碗挪到田升桌上,项伯也挪了过来,我俩果然是亲戚。

    田升愣了一下,小声问道:“干什么?”

    项伯也小声回:“好兄弟,大家要有福同享。这么多菜你也吃不完。”

    我说:“好师兄,我家也有个厨子,明儿让他做好吃的咱一块儿吃。”

    田升想了想,毕竟也不是小气人,他小声道:“那好吧,一起吃。”

    王宫里的菜供应及时,十分新鲜,其中一道鹿脯肉吃的我满嘴留香,我们三人一边吃一边小声商量下次我做什么菜过来。

    吃的正欢,却突然发现只有我们这桌有声音,我偷摸回头望了一眼,大家都停下来看着我们这边。我停下咀嚼,静默半晌,终于明白大家为什么突然饭也不吃停下来看我们了

    田升和项伯这两个杀千刀的,吧唧嘴太严重了。我吞了吞口水,正准备说话,一张嘴一个嗝冒了出来,我立马捂住嘴,就听见田升也打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饱嗝。

    申培放下筷子冲出院子,然后听见外面传来爆炸性的笑声,笑声至少持续了十秒,我们三人尴尬的看了对方一样,我偷偷去看张良,他拿着筷子的手放在嘴边,眼里全是隐忍的笑意。

    倒是白生笑道:“无事,都还是小孩子。”

    我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倒是项伯大大咧咧一抹嘴:“饱了。”

    吃完饭,先前那四个童子来收拾这里的残羹剩饭。

    而张良带着我们去了旁边一个院子——我们睡午觉的院子。这回十个房间只剩两间空着了,房间外面挂着的牌子写着我们各自的名字。张良的房子在最里面,我的则在他旁边。

    除了我和田升,其他人晚上都是住在这里的。我现在这个房间,也只是用来午休。田升是因为齐国就是他家,所以不必住这里;而我是因为置了宅子。说起来,我和田升算是走读生。

    我们吃完午饭有一个时辰的休息时间,我在自己屋子里躺好。里面的铺盖陈设一应都是最简单的,大门和窗是对着的,窗外望出去是一片竹林。一个屏风将空间隔为两片,一边是床一边是书桌。

    躺在屋里,我想到这稷下学宫的读书与休息时间倒是跟现代学校有些相像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