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20章 第二十章发财大计

第20章 第二十章发财大计

    田升一愣:“你问这个干嘛?”

    “问就问了,你回答就是,哪那么多废话。”我横了他一眼,他如今也很不爱与我发脾气,他说:“看你买什么地段的了,越离王宫近的地方越贵,甚至有钱都买不到。要是靠近护城河方向的郊区呢,那可就便宜了,五到十金就能买下一个酒肆。”

    “不需要离王宫近,只需要人多,最好是大家都会经过的地方。”我说。

    田升想了想:“东市!那里交易买卖最多,齐国官员大都都住那个方向。”

    “我若要在那个地方买一栋楼你觉得需要花多少钱?”

    “至少二十镒金?”田升不太确定,他又说:“你是一个外地人,人家不会卖给你的,齐国的土地都是登记在册的,不是齐国人是不允许交易我国的土地。”

    我问:“你难道没有办法吗?”

    田升挺胸抬头:“我可是大公子,不管我想要什么都能办到!不过……”他狐疑的看过来:“你要买楼干什么?”

    项伯也很奇怪:“是啊,你不是已经有宅子住了吗?”

    “我要做生意!”我说完田升就笑了,他说:“你做生意?哎,笑死我了我的奶奶!”

    我在他腿上拧了一把:“有什么好笑的。你们想,田假可以开赌坊我为什么不能开?我不止要开,我还要开高级版的赌坊!”

    “什么意思?”田升迷茫的看着我。我叫时茂和夏福把我剩下的四十多镒黄金全抬了过来,我扶着金子,道:“这是我剩下的钱了,要在这里过一年的,但是由于跟你们去赌坊,导致我直接损失了三镒金!”

    项伯舔了一下干涸的嘴唇,似乎被我的样子吓到了:“你……想干什么?”

    “做生意!”我说:“那天去赌坊我就想到了,我想开一个酒肆,不,是一个酒楼!买一栋高楼,一层用来吃饭喝酒,二层用来赌博,三层是娼妓馆!我们这栋酒楼对所有人开放,但是实际上最主要的还是挣贵族的钱,只要酒楼能开起来,我可以将我一年的分例翻好几倍。”

    田升听到零花钱翻倍,完全不考虑其中困难,直接扑上来:“你能不能带上我?”

    “当然可以,给钱就让入股……入伙!”

    项伯比较冷静,他思忖了一阵,然后说:“你说的这个酒楼十分新颖,但若真要实施起来有些困难,首先买这栋楼就很麻烦,依你所说买下楼后必须要作扩建,再者在齐国娼妓馆只允许国家开办。这些问题解决下来,花很大一笔钱不说,其中打点人脉就十分艰难,你我刚来齐国,除了田升也不认识什么人了。”

    我笑了一下,心说你对妓院很了解嘛,还知道只能国家开办。

    我拍了拍田升:“我们认识他不就够了,他可是齐王的儿子!”我看向田升:“怎么样,小师哥,要不要一起干啊?”

    “干啊!”田升兴奋之后又有些担忧:“我是很想多赚钱,但是商人很低贱的,我可是王子!万一被我家人知道,我可能会被打啊。”

    “怕什么,你叔叔都开赌坊了,你开个酒楼怎么了?”我勾着田升的肩膀,笑道:“你想想,有了钱可就什么都有了哦,你哪怕是想养三千门客都不在话下,你现在每个月的分例钱应该不多吧,难道真的不想挣大钱吗?”

    “挣!”田升斩钉截铁。

    “成了!”我两眼放光,眼前是数不清的金子在飞。

    田升几乎是想立即回宫想办法去买楼,硬生生被我拉住:“你不要这么急,回头等我想一份更详细的计划书。就我们两是老板,你不需要出钱,只要你摆平土地和娼妓馆的事情,分成时我分你一成。”

    “怎么才一成,太少了!”田升反驳,我暗喜,我读大学时就爱去小摊上买东西,深谙讨价还价之道,于是我装作看你是熟人才让着你的表情说:“你看啊,前期不让你投资,那就代表如果酒楼亏损也不需要你赔钱,你看我多吃亏!不过看在我们是同门师兄弟的份上,给你两成吧。”

    田升傻兮兮的点头:“行,那就两成,小八,你太仗义了!”

    “那我呢?”项伯听了半天也没听见自己的名字。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你一个每年只有十镒金零花钱,且在齐国无权无势的人也想当老板?”

    项伯默,走到一边去生闷气了。

    “好师兄,回头我计划书做好了,咱们就签字画押。”我笑眯眯的看着田升,田升当即拍着胸脯作保证说他肯定会好好出力。

    这种傻孩子真好忽悠,买楼买奴隶才花得了多少钱,真正花钱无数的,是人脉啊。

    等打发走田升,项伯过来说我:“你们真是想一出做一出。”

    我摇摇头,正色道:“这想法虽是那天去赌坊临时起意,但是你细想想,这个计划其实相当靠谱。若真开好这个酒楼,放眼整个七国,恐怕也只有我这一家。若招牌打响了,吸引的一定是齐国的贵族功勋,饭桌上、赌场上和女人的床上,最好挣的不止是钱,还有消息。”

    就相当于开了个一条龙服务,吃完饭喝完酒最容易上头,上头了就去去赌博,赌完了高兴了就去……了。

    “若开好了,我自然能盈利本金的百倍,若失败了,我也没什么损失,顶多这一年节衣缩食。再不济,我给母亲写信让她接济,家里人总不能看我饿死。”我对项伯说:“一定要挣钱啊,自己挣了钱,说话就有底气。什么都可以没有,但是一定不能没有钱,哥哥,你记住我今天说的话。”

    项伯没有多说,只是摸摸我的头:“你脑子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哼哼,谁叫我是神童呢!”我得意的笑起来。

    项伯只是怔怔的看着我,我被他盯的莫名其妙,问道:“你眼睛长钉子了?”

    “小姑奶奶,”项伯说:“你明明从小锦衣玉食,为什么总是……总是……”他想了许久都没想出怎么说,但我却知道他想说什么,我笑了笑往卧室那边走去。

    “你去干嘛?”

    “没睡好,回去再睡一觉。”我回到房间躺下,说了一大早的话,有些疲惫。

    我知道项伯想说什么,他感觉到了,我在给自己留退路。他不明白为什么我出生在最有权势的地方,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为什么还是想要拼命的给自己找保障。

    那是因为我明白,我明白时代的走向,我知道赵国最终的结局。赵国若不在了,现在的日子势必没有了,那时我该如何呢?我只能在有条件的时间里拼命的去努力争取,争取到未来的好日子,我要在这里的每一天都活得好。

    我怕苦、怕痛、怕死,因为我曾经无限接近过死亡,所以我比任何人都想活下去。我来到这里,接受了赵怀瑾的身份,接受了这个时代的规则。老天让我重新活一回,所以这次一定要活到白发苍苍!活到走不动路!活到在这个世上活腻了为止!

    这里的窗子并不是十分遮阳,上午的太阳从窗柩里照进来,这时的阳光是朝气蓬勃的,我闭着眼睛享受着温暖的阳光。

    想着我的发财大计,我忍不住心情大好。

    据项伯说,今天是庆卿先生的课。想起庆卿,我记得只在入学考试那天见过他一面,此时回忆起他的面容,有些模糊了,只记得一身灰衣。

    项伯很喜欢上他的课,据他自己吹嘘,前几天庆先生的剑术课几乎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上课的地点仍是在六艺堂,不过里面的的桌子全都被搬走了,帘子全部拉起来,平时的教室和院子里的空地连起来,显得十分宽阔。

    庆先生坐在教室对面的廊下拿着一块布在擦一把巨大的弓箭,院子里众位师兄也已经到了,但其中没有张良,听说他是不参与武课的。

    庆卿的皮相看着是相当年轻,我预计不超过二十五,但是他身上的气质却像个三四十岁的年轻人,尤其是他的眉头,似乎是永远紧锁着,川字纹很明显。

    我看见大家自发的围着院子在做热身运动,我十分迷茫,项伯把我也拉进了队伍。然而我跳了十下就开始喘了,同样和我一起喘的还有穆生,不过他为了保持形象,张嘴喘了几下赶紧又闭上了嘴紧咬着牙关。

    跳了一圈我就跟不上队伍了,庆先生仍是没看我们。过了一会儿,有童子拿了八个箭靶子进来放在院子里,这时庆先生终于起身了,他说:“都停下来站好。”

    许是缺了课,我完全跟不上节奏,他们很熟练的从高到矮站好,我讷讷的自发站到了田升旁边。

    随从们抬了一个大箱子过来,打开一看里面全是弓,制作十分精良。师兄们各自上前拿了自己弓,我就傻眼了,这些弓箭快赶上我人高了,我只怕都抬不起来。箱子里还剩最后一把弓,我硬着头皮上去拿,弓箭纹丝不动,回头一瞥,见田升和项伯都在偷偷笑我。

    “这是子房的弓。”庆先生挥挥手,那个箱子被抬了出去,他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把迷你版的小弓箭递到我面前:“你用这个。”

    这把小小的弓箭有些粗糙,不过却十分轻巧,我道了声谢回去站好,我面前筒子里的箭也是特制的迷你版,我看了庆先生一眼,这个老师还是很细心嘛。

    大家都在自己的位置上站好,庆先生站起来,我惊叹,他的身姿太挺拔仿佛峭壁上长着的松柏,我忍不住yy他要是光着膀子是什么样。

    庆先生让我们把箭搭上弓,保持拉弓的姿势,我偷偷往旁边瞄了一样,除了穆生的弓在微微颤抖,大家都稳稳的,连田升都保持的特别稳。

    “下盘要稳,眼睛要看着箭头和靶心,肩膀不要太紧。”庆先生语速紧促,忽然一声喝道:“放!”

    嗖嗖几声离弦之声,我眼睛一闭,箭偏了个方向弹到地上。

    旁边传来嗤笑,不用想我都知道是谁在笑。我数了数箭靶,项伯和田升准头最好,次之则是申培、白生以及刘交,最差的就是我和穆生,不过穆师兄还是比我厉害,箭好歹还在靶子上。

    上午全程拉弓,我惊讶的是田升平时怎么看都是不学无术,弓箭居然这么厉害。

    我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迷你弓箭,哀叹一声,十多箭没有一箭是上靶了的。我抽出一支箭搭上弓,拉弦的手突然感觉到一热——庆先生来指导了,但他刚刚指导穆生十分粗暴,这会儿对着我倒显得十分温和,大概觉得我还是小孩子吧。

    “你肩太紧了,应该是没力气的原因,平日里多动一动就好了。”庆先生整个人都环在我身后,我的两只手都被他的双手握住,我可以感受他来自他身上的力量。他脸颊也贴在我的耳朵边,我忽然有些紧张,他低声道:“专心一点,眼睛看着这个方向。”

    他抓着我的手松开,箭一离弦,正中靶心。

    中午吃饭时,夏福仍是两大盒子菜提过来。

    这次加入饭桌的还有庆先生。见大家一起拼桌,他似乎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有些吃惊,不过架不住我们的邀请,他也一同围着坐下。

    “要是让浮先生看见了,估计要骂你们没规矩了。”庆先生觉得有些好笑,眉头松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