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演技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演技

    我回想起大家初次吃饭的场景,都是安安静静地谁也不说话,现在基本上都是你一言我一语,像吃酒席一样。

    我想了想,说:“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一起吃饭多热闹啊。”

    庆先生点了点头,似是十分赞同,他突然赞项伯:“你剑术和射术都很好。”

    “我的功夫都是我父亲手把手教的。”项伯言谈中颇见自傲。

    “令尊是楚国的项燕将军?”虽是在问,语气中却透着肯定,他点头赞道:“项氏乃百年大族,家教不错。”

    项伯道了声谢,他看向角落里庆先生的那把大弓:“先生这把弓是什么材质的?学生瞧这不像凡品。”。

    庆先生点头:“此弓是乌金所造,比普通弓箭重了三倍不止。不过听说你家有一把霸龙弓,比起这个,我这把弓也不过一般。”

    这时候男人聊起马啊武器啊女人啊,就跟现代男人攀比豪车豪宅一样,他俩你一眼我一句的聊,大家也都听的十分认真。

    只有田升在十分认真的吃饭,我小声问道:“为什么你弓箭射的那么好?”

    “我从小就跟着我荣叔叔一块狩猎,射术好有什么奇怪。”田升在啃一块酱肘子,满嘴都是油,有些败我胃口,我赶紧扭头不看他。

    不过今天汤厨子做的荷叶包酱肘子味道是真不错,我眼瞅着人不注意,拿了一块酱肘子放在一旁。

    去午睡时见张良房间的门是紧紧闭着的,我心想他应该也在午睡吧,爬到床上敲了敲墙壁,没有人应我。愣了,他不在?

    我蹑手蹑脚的出去,大家此时估计还没睡,我也不敢敲门,扒在张良屋门口听了一会儿,没声音。大中午的,他会去哪儿呢?

    “你干什么呢?”耳边突然一个声音,吓得我差点尖叫,这可不是张良吗?

    他嘘了一声,拿出钥匙将门上落的锁打开,把我带了进去。

    “怎么了?”张良坐下,给自己倒了杯水,他问我。

    我发现他又穿了那身不起眼的青衣,我问:“你又去赌坊了?”

    “嗯。”他点头,笑问我:“你大中午不睡觉,在我门口干嘛呢?”

    我本想问他为何去赌坊来着,但想起找他的正事,忙跑回房将中午藏起来的肘子给他拿过来,我笑道:“特意给你留的。”

    张良打开荷叶,一股酱香顿时飘满整个房间,他忍不住笑了一声:“这么大一个肘子,你是想撑死我?不过,多谢你了。”

    他直接上手了,我感叹,同样都是吃肘子,田升吃的我败胃口,张良却像是在拍某个酱肘子广告一样,果然颜值才是王道吗?

    “你发什么呆呢?”

    我回过神:“我在想你为什么老去赌坊啊?我看你不是好堵的人。”

    “我只是去下棋。”张良一只手拿着酱肘子,然后很自然的将窗子打开,屋子里的味道淡了一些。

    我看见他嘴角的的油,真的很想去给他擦了,该死的强迫症。

    我在他这里很自在,不管做什么他也不会觉得我无礼,我就十分随意的躺在了他的床上,看着他啃肘子。

    “其实有个事想问问你的意见。”我玩着他的枕头,上面还有香味。

    张良也不抬头:“田假?”

    惊了,他怎么知道的,我坐起来睁大眼睛:“你怎么知道?我可是半个字都没提他。”

    他低声笑起来:“我猜的。”

    这猜的也太准了,你难道是我肚子的蛔虫吗?还是偷偷给我安监控了?我内心腹诽。我道:“我估摸着这几日田假会为了贺苕来找我,但我……不想搅和任何事情。”

    “他不止会找你,估计还会送上重礼为贺苕的事赔礼道歉。”张良分析说:“这礼接或不接都很麻烦。”

    接了礼,估计在外人看来我就站队了,不接吧,又不给面子。说到底,问题是现在强行要我选队伍了,站田假还是站齐王。但是我一个都不想站,大人物的热闹,是万万凑不得的。

    我哀叹:“不如我装病让项伯去拒绝好了。”

    项伯只能代表项家,而我的身份太敏感,虽然在赵国的人物表里我可能都排不上号,但是在齐国我代表的可是赵国。我拒绝田假,就等于赵国拒绝了田假,齐王估计会很开心的。

    “齐王和田假关系不睦到什么样了?剑拔弩张?”我问道。

    张良摇头:“没到那一步,田假在齐国权势相当大,自从君太后去世后,他几乎把持着小半个朝堂。不过,齐国王室宗族里几乎所有人都不喜欢田假。”

    “要是没有遇到贺苕就好了,要是那天没去赌坊就好了。”我唉声叹气,要是没有那天的的事情,我依然无一丝烦恼,现在非得被逼站队,我冤死了。

    “要不这样。”张良正在擦手,他说:“你把田假的礼接了,回头再偷偷献给齐王。”

    我眼睛一亮:“子房,你太聪明了!”

    “怎么擦不掉?”张良手上颜色十分精彩,他无奈:“姮儿,去帮我打一盆水来。”

    “好咧!”我这一刻像极了狗腿,轻手轻脚的去外院打水,路过六艺堂,见庆先生正在那里将上午散落在地上的箭捡回去,也没停下来和他寒暄几句,我径直去了张良那里。

    张良用水洗了一下手脸,又将帕子洗了一下,忙完这些见我正在揉手臂,笑道:“是不是拉了一上午的弓?”

    我苦着脸:“是啊,本来也觉得没什么,端水时候才发觉大臂特别酸。”

    他走到我旁边坐下,给我按起了手臂,他的力道刚好,虽然酸胀却十分舒服。我惬意的眯起眼睛,要是能来个全身按摩就好了。我想起刚刚看见庆先生那一幕,忙跟张良说了,张良说:“庆先生人很好,看着不苟言笑,其实很周到细致,你那把弓就是他亲自做的。”

    我啊了一声,原来是这样,不过那把弓有点粗糙,应该是做的有点急。我问又:“那你为什么不上他的课?”

    “偶尔也去,”张良说:“上次剑术课我就去了。”

    “好吧。”我努努嘴。按摩了一会儿张良躺下了,又拍了拍旁边的空枕头:“睡一会吧,累了一上午,下午还得继续呢,不休息你都吃不消。”

    我听话的躺好,闭了会眼,我有点好奇的问道:“我们这么躺在床上,你不担心男女有别吗?”

    “你又来了,姮儿。”张良一只手覆在眼睛上,他似乎也有些困了,声音有点疲惫:“男女有别,等你再长大两岁,到七岁了再说吧。”

    男女七岁不同席,那时就要开始避嫌了,心里悄悄的叹息一声。

    刚吃过肘子,张良的嘴唇有些嫣红,真是唇红齿白小郎君啊。我看着他的侧脸怔怔发呆。

    不出我的意料,过了三天,田假带着贺苕去我府上了。

    我和项伯下了学,骑着大马慢悠悠往回走呢,刚到家门口,就看见两辆大马车及随从若干在我家门口立着。

    项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玩意?”

    “唉,走吧。”我被李徐抱下马,一进门,便看见前院里的空地上摆满了箱子。一箱金子一箱白银一箱布匹以及若干金银珠宝,我心说田假你他妈也太有钱了,忽然有种想跟他交朋友的冲动。

    深呼吸,将这种贪财的冲动压下去,我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夏福!家中发生了何事?”

    夏福倒是没出来,就见田假和贺苕一前一后从会客厅出来,后面跟着大气不敢喘的夏福。

    “这不是……”我觉得我演技是可以拿奥斯卡的:“司空大人!”

    “六公子还记得我呢?”田假一笑,绿豆眼睛越发看不见了。

    我作揖:“哎呀呀,虽只那日刚到贵国时见了大人一面,可大人之风姿可是让怀瑾过目不忘啊!亲切的很!亲切的很!”

    田假乐得哈哈大笑,猥琐的面容看上去倒有些憨憨的,他道:“六公子虽年幼,举止却颇有乃父之风,也是令我敬佩得很呐!”

    我回头对项伯:“阿缠,这是齐国的大司空,田假大人。”

    “有礼了。”项伯只是客套的抱了一下拳,然后目光炯炯的盯着贺苕:“是你!”

    贺苕见到项伯瑟缩了一下,躲到田假身后低下头不说话,田假眯着眼笑道:“这位就是项燕将军家的小公子吧?”

    “叫我项缠便好。”对不喜欢的人,项伯连字也不肯告诉,高冷的很。

    “项公子虽年少却勇猛无双啊。”田假笑道:“上次的事我俱已知晓,都是贺苕有错再先,我这不特意带着他来负荆请罪来了。”

    “司空大人您看您这话说的!”我指着会客厅:“咱们还是进去坐下说,我让侍女煮壶好茶,咱们一边喝一边说。司空大人身份何等尊贵,叫人看见我们站在院子里,还让人说怀瑾招待不周呢。”

    田假带了一个相貌丑陋的大汉,这大汉和李徐一左一右在门口守着,有李徐和项伯在身边,我是十分安心的。等时茂上好了茶,我才开口:“上次的事啊,也不怪贺公子,都是我那师兄……哦,就是大人您那侄子田升,您也知道他口无遮拦,这不就正好撞上贺公子。都是少年人,可以理解,倒是大人还亲自登门,真是让敝舍蓬荜生辉啊。”

    田假一愣,然后又笑:“常听人说公子比秦国的神童甘罗还要聪慧,今日一见是深以为然,那日城门迎接时我事务缠身,不然定要引你入府一叙,此为憾事啊。”

    “司空大人谬赞了。”我打着哈哈。

    田假道:“我那侄儿的脾性我是知道的,不过贺苕的确冲撞了两位公子,我带了一些薄礼赔偿……”

    “司空大人呐,您也忒客气了,如此大礼怀瑾怎可收!”我立即推辞。

    接下来上演了过年亲戚发红包那套,打了半个小时的太极,侄儿叔叔的都喊上了。最后我面上作的勉为其难:“既然司空大人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小侄不收就是不给面子,那只好却之不恭了。”

    “这就对了。”田假很是满意,又寒暄了半个时辰他就说要走了,临走时过来拍了拍我的肩:“都是一家人,以后多来叔叔府上坐。”

    “那是自然,就等大人的拜帖了。”我脸都要笑僵了。

    “那就别送了,改日再聚。”田假礼节做得十分周全,我连忙笑着称是。

    田假一走,我顿时放松下来,李徐深深看了我一眼,行了个礼然后退下了。我瘫在垫子上吩咐夏福:“去把院子里的箱子收进来。”

    “为何费力气敷衍他?”项伯今日见到我这幅官腔,被吓得不轻。我咕噜咕噜灌下一壶茶:“我的好舅舅,你以后别一味只耍枪杆子,还是多读点书多吃点核桃!”

    “为什么吃核桃?”项伯抓抓脑袋,他不知道我什么意思不过也约莫猜到不是什么好话,他很郁闷:“都是十月怀胎,为何你如此聪慧?回头得问问姐姐,看她怀你的时候都吃了什么。不过我听二哥说,早慧的人不长寿。”

    我踢了他一脚:“咒我早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