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31章 第三十一章大型联欢晚会

第31章 第三十一章大型联欢晚会

    穆生有些发呆,不过没有人回答他,其他人肯定也想知道,然后会有客人跟这里的伙计打听,于是穆鱼就成了大家八卦里的神秘女子。我觉得有些意思,不知她今天这个举动故意的还是无意的,若是故意的,她可实在是太聪明。

    “我们走吧。”张良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听到张良催促,穆生才如梦初醒,我们三人往外面走,一出去,就见着了李徐在对面的小巷里坐着。见到我出来,他立即站直了身子。

    “你先回去,我送送怀瑾。”张良对穆生说。

    我心虚不已,要跟我单独算账了。见穆生走了,张良牵起我往我家的方向走,李徐不近不远的牵着马跟着,我心想你要是不送我,我还能跟着李徐骑马回去呢。

    走了一截路,张良问:“知道我想问什么吧?”

    他眼睛稳稳看着前方,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可能那不是笑,只是他长了一张微笑唇。我哈哈笑道:“当然知道。”

    跟聪明人无需打哑谜,我问他:“凭着刚刚那首歌,你猜到哪一步了?”

    “不敢说全部,至少九成。”张良突然停下,他把我拉到一棵树下站好,周围并无行人,只有后面站定的李徐。我瞅了李徐一眼,他立即侧过身子。

    这场景,和我昨天去他宅子找他,两人的情绪反过来了。

    “并非有意瞒你,”我赶紧举白旗:“我想等生意稳定下来再告诉你的。”

    张良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他摸摸我的脑袋,说:“我并没有生气。”末了他又补一句:“就算生气,那也不会为你隐瞒我的生气。”

    我戳戳他的手:“但是感觉你似乎不太开心。”

    “我只是有些担忧你。”

    我惊讶:“我?担忧我?为什么?”

    “太好了,太过了。”张良突然发出一声叹息:“解忧楼势必会扬名,一旦解忧楼触及到其他人的利益,容易招来危险。”

    我的紧张松弛了一下,我故作神秘的笑问:“你当我没有考虑到这件事吗,解忧楼有两位老板,除了我你猜还有一个是谁?”

    张良突然笑起来:“田升?”

    “聪明!”我笑道,我早已考虑到各种事情,在齐国的各种不便利,只需把田升也拉下水就好了。张良摸摸我的头:“我知你行事周全,只是很多时候都忍不住为你忧心,你小心行事就是了。”

    “即便真的惹了事,我还有赵国还有项伯还有田升,还有这么聪明的你,我又怎么会有事呢?”

    “是,你最厉害了,我都是白担心你。”尾音拖长,叫人听出一丝宠溺。

    “子房,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

    “你们几个我都很关心啊,”张良笑眯眯的样子一下变得很有亲和力:“看见你,我就想起了我弟弟,我离家时他跟你一样大,现在估计正是七八岁调皮捣蛋的时候。”

    “我才不是弟弟。”撅起嘴,人家是女孩子好不啦。

    张良一路送我回去,我就顺便留他吃了顿晚饭,张良走后,我就回房开始写改进方案书,写到天黑,项伯都没回来。最后还是我派去送信的人将项伯叫了回来。

    “玩的走不动路了是吗?”我叉着腰骂人:“都不看看现在都几点了。”

    “小姑奶奶,千金楼真是太好玩了,我下次休沐还要去!”项伯兴奋的说:“我今天带的钱全输光了,你赶紧把黑卡给我吧。”

    ……

    五日之后,解忧楼和千金馆的盈利已经达到一天二十镒金了,很快就会回本了。夏福交到我手里的账册,能看到这几天收入的三分之一来自于贵宾卡的充值,我心说是不是可以加个外卖到家服务,想着就在心里记了一笔,准备下次再告诉夏福。

    盈利上来,新的问题也出现了,夏福说最近两天,总有些人想包店,因为之前我没有允许过这种行为,他全都没有答应,恐怕会得罪那些大客户。我能猜到那些人是什么人,一定是齐国的贵族官员,我盘算着,添香馆也该开业了。

    某日下课我找到田升:“哥们,跟你说个事!”

    和田升秘密开了半个时辰的会,田升那天放学回去得特别早。项伯八卦的问我:“你们又商量什么事呢?”

    “哼,不告诉你。”项伯自从拿了黑卡之后,每天一下课就去了千金馆,不到天黑是不会回来的。想起黑卡,我又觉得有些好笑,当然不是现代那种薄薄的一片,是将竹子削成片,然后用墨汁染黑。解忧楼的贵宾卡全是这种薄片,为了防止人造假,还请了工匠在上面雕刻纹路,姓名登记全都做的全套。

    眼看着没几天就到下个月,我去添香馆也去得勤了,精心编排的歌舞是重头戏,这个是保证挣大钱的秘招。

    三天后,临淄街头巷尾都在谈论添香馆的歌舞会,上课时,浮先生还特意将解忧楼的经营方式拿出来分析,上次的《东皇太一》没讲完,居然讲起了《商经》。

    “奇者,谋也。以正和,以计胜。动而观,静而扰,观全局,制奇胜。”浮先生慢悠悠泡着茶,他看着我们:“解忧楼如今家喻户晓,无人不知,得益于老板推陈出新,出奇制胜。虽然贵族瞧不起商人,不过商人之才不可小觑啊。商场也如战场一般,为了获取更多财富互相厮杀拼搏,只不过他们用的不是兵器,而是脑子。”

    听浮先生在上面一通赞扬,我忍不住发问:“老师您去过了吗?”

    “随我小儿子去过两回,”浮先生也不尴尬,他吹了吹茶叶沫子,两个字盖章:“不错。”

    我胸中的成就感真是翻腾不止,忍不住偷偷笑起来。下课时大家再次讨论起解忧楼,不过这次讨论的是歌舞会。

    这次歌舞会我让夏福大张旗鼓的给田升送了五张请柬,我让田升回去在他们老齐家的亲戚里也宣传一下。贵族们一听说连王室宗族里的贵人们都定了位置,那一定也会想要跟着去看看热闹的。一张帖子一两黄金,能预定一个包厢,每个包厢最低消费是半镒黄金,若是想要楼里的姑娘陪吃陪喝那又得另算一笔钱。

    “七师弟,你和解忧楼的老板很熟吗?”我听见穆生突然来后面找田升的,真稀奇,穆生每次下课都是直接走人的,田升面露疑惑,我警铃大作:“怎么了?”

    穆生有些期期艾艾:“我想买一张请帖,昨日带了钱去,老板说……全卖出去了。”

    大家哈哈大笑,白生笑的喘不过,拍着穆生的肩说:“难得啊难得,穆师弟难得对读书以外的东西感兴趣!”

    我放下心,还以为他发现了什么呢!田升不以为意:“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不过我今日约了我王叔……”

    “跟我一块去,我跟怀瑾也定了位置!”项伯爽朗笑道,穆生难为情的接受了:“那今日的酒水钱,就由我来请客吧。”

    刘交红着脸过来:“能不能算上我一个,听说添香馆里消费昂贵,我们大家凑份子,就不会谁占谁便宜了?”

    能在稷下学宫的,都不是什么穷人,只不过身份高贵有所不同,但相处了这么快一年之后,大家都是你请我吃饭我请你喝酒,聚会不知道多少回了。项伯生性豪爽,大手一挥:“什么份子钱,算我头上!”

    有黑卡就是了不起啊,我看着项伯直摇头。

    “那我就不客气了。”刘交点头道谢,然后看向申培:“阿培,你去不去?”

    申培摇头:“我就不去了,我对这些不敢兴趣。”

    我看向张良,他只是微微笑着对我点点头,我了然,明天晚上人数又确定了。

    第二日傍晚,我们去了添香馆,项伯拿着黑卡,仗着特权要了最好的包厢——正对着中间舞台的位置。

    我们几个人去的早,一落座就将帘子放下了,环视三边,放下帘子的的都是已经入座的,不知田升和他叔叔坐在哪一间。

    这时添香馆里还是很安静的,只能听见一声声低语,天刚擦黑,所有的灯笼全都点亮,带着烛火朦胧的美感,开始上菜了。

    每间包厢的帘子都用珠帘,里面能看清楚舞台,但从外面看却难以看清里面的景象。我张望了一下,三个方向,所有的包厢帘子此刻全都放下了。

    “这里的菜比起解忧楼的菜,分量少了价格却贵了。”刘交发出疑问,他凑近了一点,又说:“比外面的菜好看,跟一幅画儿似的。”

    他夹了一口菜,细细咀嚼:“味道还是没有变。”

    我取笑道:“刘师兄你这是上这儿来做考察来了吗?”

    刘交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我发觉穆生时不时的看着外面,仿佛在找什么人,转念一想,他也就在这楼里见过穆鱼。两个人都姓穆,不会是亲戚吧?我联想能力一流,不过穆生师兄是孔夫子的后人,乃是名门望族,穆鱼是魏国人且出身罪臣之家,应该扯不上什么关系。

    “你在想什么呢?一会儿紧张一会儿开心的?”张良低声问我。

    我摇头,附在他耳边低声笑说:“只是在期待待会儿的表演,有点紧张,今儿可是投了大本钱,要是演砸了,我可就要破产了。”

    要是今天演砸了,那这解忧楼开张不到一个月,刚堆起来的口碑就没了,且这口碑还是在齐国诸位贵族前面砸掉的。

    张良将他杯里喝了一半的酒递到唇边,不由分说就给我灌下去,项伯回头看见,忍不住叨叨:“别让她喝酒!”

    “无碍,”张良对他说,然后看向我,笑得如同一只狐狸:“现下还紧张吗?”

    我瞪了他一眼,很想抓起桌上的一壶酒给他灌回去,不过外面突然铃铛声响了一阵,侍者将包厢里的蜡烛灭去一半,只有舞台上的光是最亮的,大家安静下来,舞台上站了一人,是唱歌的星奴,一束光落在她身上,我知道二楼此时有人拿着镜子努力将光线投到她身上。

    “是不是要开始了?”项伯问我,我说你别废话,自己看。

    只听舞台上星奴朗声说:“尊敬的各位贵客各位大人各位公子,大家晚上好,欢迎来到添香馆,我是今天的主持人星奴,在这个欢天喜地的日子里,我们大家欢聚一堂……”

    不知道夏福怎么□□的,女孩子们身上那股瑟缩劲没有了,星奴落落大方的站在舞台上,忽略掉周围的环境和人们的穿着,我听着这种烂大街的开场白,很想笑,又很想哭。时光仿佛一瞬间穿梭,我站在两千年前的土地上,听着现代人的致辞。

    思绪被拉回来,我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平复了一下心情,听到舞台上的星奴说:“让我们先来欣赏音乐《鹿鸣》!有请乐师商场!”

    台下没有人鼓掌,没有人知道看节目是需要掌声的,我坐在包厢里,轻轻的,无声的鼓起掌。项伯他们都看着舞台,没有注意到我。编钟和牛皮鼓被抬上舞台,穆鱼和挽琴也在台上坐好,有窃窃私语的声音,但是私语声一出现铃铛声就响起。

    一瞬间的鸦雀无声,台上的牛皮鼓一下一下的敲响。

    咚、咚!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