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回家过年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回家过年

    时茂在屋里支起火盆,端了牛肉干和奶茶上来,项梁抱着杯子暖暖手,看来他在外面等了很久,都冻坏了。项伯问:“二哥,你怎么亲自来接我了?”

    “我哪是来接你的,”项梁对项伯从见面到现在都没好脸色,然而一面对我他展开一个暖洋洋的笑:“主要是想来看看我们的小公主,你外祖父总是念叨你呢!近日边疆无战事,我逮着空就来齐国了。”

    我见着项梁就觉得十分亲切,大抵是骨子里流淌的都是一样的血,本来今天白天要去一趟解忧楼的,因为项梁舅舅我决定一天都待在家里烤火。让时茂煮了三大壶奶茶,我摆出长谈的架势,项伯一见着奶茶马上露出腻歪的表情,说自己去房间收拾东西,扭头就走了。

    “外祖父身体好吗?”我问。

    项梁点点头:“身子骨还算硬朗,你母亲在赵国好不好?”

    母亲在赵国与世无争,不多不少的恩宠,也没有太多的欲望。我想着,就点点头:“时常和母亲通信,我猜测应该过的还不错。”和以前的生活应该没有太大的差别。

    “不过我离家时,她很伤心。”我又说,不过想起马上就要回去再见到那个一心一意念着我的女人,我心里总是又暖又熨贴。

    项梁又喝了一杯奶茶,他的络腮胡子上沾了不少奶沫子,他说话有白气从他嘴里呵出来:“母亲总是放心不下自己的孩子的,不过你外祖父倒是很看好你,他说你将来长大绝不是一般的女子。”

    他忽然说出一句好笑的感慨:“咱们项家祖坟葬得好,家里的孩子各个都出息!”

    古代很看重家族的力量,贵族只会和贵族联姻,确保家族权利和财富的延续,而我只会觉得这一世出生就为贵族的人,命好。

    晚间项梁去项伯那里睡了,我还在翻看夏福送来的账册。项梁晚饭时听项伯说我开了一家酒楼,他大概不知道解忧楼在齐国有多火,只是很淡定的夸了我一声好头脑,然后就不当回事了。贵族阶层大多有自己的私产,项梁只是纳闷我为什么不买地种粮食而去做商人,毕竟这个年代重农抑商,懒得解释这些,我只是微笑。

    解忧楼营业到现在已经进账将近两千镒金了,要知道我作为一国公主一年的零花钱也才五十镒黄金,所以这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数目。明日要给田升分四百,我就还剩一千六,一千六百镒金我得带回赵国一千。将账细细分类做好,已经是深夜了,烛火都快灭了,我赶紧上床睡觉。

    第二天是被项伯从床上拉起来的,他们已经套好了马车,准备出发了,我没想到一觉睡到了这个时候,只好蓬头垢面的去门口。

    府外十分热闹,刘交和穆生一人一辆马车,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们两的家仆,都带着十多个人,加上项梁和项伯的马车及护送士兵,浩浩荡荡好大一支队伍。

    在门口和他们又重新一一告别,他们终于走了,我站在门口一直目送他们直到再也看不见,叹了口气准备继续回去睡觉,转身就见到门口抱着剑的李徐,他仍旧是木头样。我的起床气更重,又是一声长叹,径直跑回房,披风一解又钻进了被窝。

    还是被窝里暖和,这次一觉睡到了下午,心满意足。起床吃了点东西,田升就来了,他还带了一个空箱子过来,我问箱子为何是空的,他理直气壮回答:“用来装钱啊!”

    我忍无可忍,照着他屁股上踹了一脚,他怒道:“为何踢我?你怎么能踢我?”

    “你得找两个人来抬才行!金子太多,你一个人抬不动!”我把他引到库房,打开我的小金库,田升乐的眉笑颜开,等他的四百镒金都装好,他开始耍赖:“凭什么你有那么多钱?我觉得我们应该五五分,没有我拿下那块地,解忧楼就盖不起来。”

    我早料到他会有这一天,二话不说将当初签字画押的记录拿出来,同时将他那块地需要交税的问题严重说了一遍,他于是作罢,他也知道自己无理,只是想着多占一分便宜是一分便宜,占不到也就算了。

    晚上田升饭也不赖,乐颠颠的带着他那四百金走了。

    我的事还没完,还要去解忧楼,顶着冬季寒冷的风,我还得带着冰凉的面具,我往东市而去。

    因为是冬天,解忧楼里客人少了很多,零零散散□□桌。解忧楼外挂了一块竹板,上面写着:年关将近,本店于廿五关闭,正月十五开门,尊敬的顾客明年再见。

    我心说我没交代这个,一定是夏福搞出来的。偷偷从小门溜进解忧楼,直奔添香馆而去。夏福正在给添香馆的所有姑娘和伙计开会,他像个账房先生一样,坐在桌边,桌上放了一堆碎银子,他在给大家发钱。许是因为发钱,大家都洋溢着喜悦。

    我偷偷看了好一会儿,大家拿了钱就散开去做事了,我走上前敲了敲桌子,夏福抬起头,他脸上是和我一样的银面具,他高兴的叫道:“公子!”

    我答应一声:“事情都忙完了吗?我来接你回家了。”

    夏福眼睛亮亮的:“我再交代穆鱼一些事情就能跟您回去了。”

    他这个老板真是越来越有模样了,穆鱼见了他很尊敬,见了我虽是有些畏惧,但这次看着我却多了些探究。夏福絮絮叨叨的交代:“……我不在的日子里楼里的女孩子们你和挽琴都看好了,只要不要惹事,随你们干什么。”

    夏福现在口吻越来越像我了,穆鱼一一答应着,领了钥匙准备出去,走到门口又返回,来我面前磕了一个头。

    她比刚来时丰腴了些,脸色也红润了,在这里过的好,我知她感谢什么,这是个懂得感恩的好姑娘。想了想,我把身上带着的碎金子拿出来,约莫有个三两金,我把钱袋子给了穆鱼,说:“这些钱你和其他女孩子们分了吧,你们过个好年。”

    “多谢大掌柜。”穆鱼微笑着,徐徐说:“我们这些低贱之人,遇见您是老天赐福,愿神灵庇佑,您一切都好。”她没有了初见时的那一丝倨傲,她不再用倨傲来武装自己,穆鱼脸上的笑多了很多。

    携了夏福出去,坐上马车,我远远的看了解忧楼一眼,眼尖的看的坐在二楼窗边的庆先生。他一个人坐在窗边独酌,神色寂寥,看了他一会儿我放下帘子,对马夫说:“回去吧。”

    “叫汤厨子做了羊肉汤,回去可以喝。”我对夏福说,夏福点点头:“真是好久没有在府上住了,时茂肯定独得您一人恩宠。”

    夏福似乎变得自信了,偶尔也会和我来几句俏皮话。我说你不在,时茂可寂寞了,府里的小丫头没一个敢跟她顶嘴。夏福抚掌大笑。

    马车摇摇晃晃回到府上,门口又是两辆大马车和一大堆人,那堆人里有个长了青春痘的小孩看着很眼熟,想了半天才想起是上次去张良宅子给我开门的那个。

    和夏福把面具都收了起来,我们下马车,我道:“这是子房先生的人,你给安排一下,安排完了进来吃饭。”

    夏福答应着去了,我一路小跑着进去,张良已经在我房间等了许久。他坐在桌边写字,不知道在写什么,他的眉眼永远是带着三分温柔的笑意。

    “你回来了。”张良放下笔。外面寒凛冽吹了许久,我进屋时炭火一熏脸上热乎乎,烧起两团高原红,我笑道:“晚上吃羊肉汤涮锅子!”

    晚间叫他们把晚饭端回了房间,把李徐也叫了过来,时茂和夏福也叫坐下了。辣辣的羊肉锅放在火上咕噜噜的响,我一边喝汤一边涮蔬菜,这顿饭吃的十分过瘾。嘴巴跟着了火似的,我不住的灌水,李徐也是辣的满头冒汗,时茂说:“这一发汗身体就不湿了。”

    说不出话,我只有点头的份,又看看张良,他嘴唇辣的嫣红嫣红,跟涂了杨树林似的,不过他不像我这么没形象张着嘴大口呼气。

    因为明天还要赶路,我们吃完晚饭早早就睡下了,张良去项伯的屋子里住了——其实我很想和他一起睡,生生忍住了。听着外面呜呜的风声,我逐渐入眠,一夜无梦。

    张良家在韩国新郑,回去必经赵国,我们第二日启程,后院的两百士兵留了十个在齐国看家。张良带着他母亲塞给他的那二十二个人和我们一起出发,两百多人的小队在吃完早饭后就出发了,因是回家过年,大家都是精神抖擞。

    路上半个月,我和张良在一驾马车上同吃同住,相处得十分开心。路上张良偶尔会提及他的家人和祖国,我得知了韩国很多好玩的地方,并约定以后有时间一定要去韩国。他说:“我祖父和父亲肯定会很喜欢你。”

    我好奇的问:“为什么不是你母亲喜欢我?”

    “我母亲喜欢温柔娴静的女孩子。”

    “难道我不是温柔娴静吗?”

    张良:……

    到了邯郸城外就得分开了,虽然有些依依不舍,但是想到明年又能再见,分别的惆怅仿佛就消失了。两队人马分别朝两个方向走,我探出车窗外,挥了挥手:“明年见了。”

    他站在马车上对我点点头,微微笑着。

    下午时马车进了邯郸城,我依旧穿着男子的衣服梳着男子的头发,我发觉自己真的是把这里当成自己的老家了,远游回来的踏实感和归属感,让我有些迫不及待想去看母亲。

    到了赵王宫门口,李徐就停下了,只能送到这里,他还要带着士兵回营地报告。我对他点头致谢:“李大哥,这一年多谢你,忙完了就赶紧回家吧,我们新岁宫宴上再见。”

    我知他会随他父亲李牧将军一起进宫,参加新年的宴会。

    李徐低头,不苟言笑,声音却是温和的:“这是下臣的职责,”他往我身后望了一眼:“太子殿下亲自来接公主了,公主也赶紧回去吧,下臣就先告退了。”

    他的称呼又变得周全,不过我没在意,立即回头寻找赵嘉的身影,见他远远在宫门口站着,我笑起来,朝他飞奔过去。

    我扑过去,赵嘉把我举起来,笑道:“长高了,壮了,哥都快抱不动了。”

    我窝在他脖颈边上,闷闷的笑起来:“一年没见到了,好想哥哥哦。”

    赵嘉牵着我进宫门,说父王已经在等着了,我趴在他肩头喊夏福,要他把那车金子叫人搬过来,又让时茂先去母亲那里报个信。

    “哥哥也好想怀瑾,”赵嘉笑道:“你不在的日子里,我攒了好多玩意儿留给你的,明天来哥寝殿,哥给怀瑾好东西。”

    胸口滑过一丝暖流,我顽皮的在他手上重重的捏了一下:“谢谢哥。”

    赵嘉抿着嘴笑起来,在我额头上戳了一下:“怀瑾还是以前那样,都没变!”

    到了父王平时休息的宫室,赵嘉把我放在地上,牵着我走进去。尚未走到,许是听到我们的脚步声,父王亲自迎了出来,他满面笑容站在我面前,弯着腰手放在我头上:“寡人最心爱的小公主回来了!”

    我调皮的笑了一下,然后做了一整套标准的礼仪,跪在地上叩首:“儿臣拜见父王。”

    “哈哈哈哈哈!”父王笑起来,把我高高举起然后紧紧抱在怀里,赵嘉捂着嘴笑道:“怀瑾小小的人,礼仪学的真好!”

    父王抱着我走到桌案边坐下,拿了块点心喂我,他点了点我的鼻子,笑道:“看你这身打扮,真像是个公子!”

    “父王,儿臣喜欢这么穿。”我甜甜的笑着,夏福还在外面等着,我赶紧神秘的笑:“父王,儿臣带了礼物给你!”父王很配合的问:“什么礼物?”

    “上次不是在信里跟你说我开了酒楼,这次儿臣把酒楼挣的钱带回来了,儿臣要孝敬父王嘛!”

    父王笑的直不起腰,指着我:“怀瑾最孝顺了,不过这钱父王就不需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