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35章 第三十五章娼妓出身的女人

第35章 第三十五章娼妓出身的女人

    “父王!”我见他不当回事,佯装生气的撅起嘴。父王赶紧过来哄我:“好好好,父王要,钱在哪儿呢?”

    夏福将八个大箱子搬进来,父王亲自过去开箱子,还一边笑:“看来还真是挣了不少钱,八箱钱,运回来都可沉了吧……”

    父王的话戛然而止,他开了一箱,看见满满一箱的金子有些傻眼。他看了我一眼,命夏福将箱子全打开,一屋子金灿灿的光闪烁着。赵嘉不可置信的看着我:“这是你挣的?”

    我得意的使了个眼色,装出小孩子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臭屁劲,使劲点头:“除了你这么聪明伶俐活泼可爱的妹妹我,还能有谁?”

    我知道我这一千金,虽然对比起整个赵国的收入可能只是九牛一毛,但是不吹不黑这绝对是一笔巨款,谁要是说他家不动产有一千镒金大王肯定先怀疑这个人贪污了。

    父王是半晌没说话,过了会儿他扶着箱子笑了一声,继而哈哈大笑,我感觉笑声能震垮这座宫殿了。

    就像某一天你六岁的女儿突然给你挣了几百万回来,那你还不得把这个女儿给供起来,多了不起啊!我只是在用钱告诉他们:我这个女儿是有价值的。

    “嘉儿,你先回去。”父王要呆若木鸡的赵嘉先退下了,只剩下我和他,父王问我:“你知道赵国国库里的钱是多少吗?”

    我呆了一下,我怎么知道?父王自己回答:“国库里只有五万金,这是一年的时间收进来的。你的信我一直有看,酒楼开起来也不过几个月,怎么挣到这么多钱的?”

    “只要经营有方,一年一万金都不在话下。”我万分得意指着自己的脑袋,说:“只要脑子好,挣钱不是事!”

    父王陷入了沉思,似是自言自语:“如果在赵国也开这样的酒楼……”

    我吓了一跳,不会吧,有没有可能以后不让我干别的,专让我去挣钱啊?我赶紧说:“父王,解忧楼挣钱多是因为添香馆,添香馆只挣有钱人的钱,而之所以有添香馆,全是因为那里的姑娘,这些姑娘是儿臣千辛万苦寻来的,世上再难寻到这么一支美人军团啊。”

    添香馆那么火,那是因为有我这个艺术指导在!想在赵国开,我上哪儿又找个艺术指导?

    “难为我儿了!”父王叹了口气,十分欣慰:“这是父王今年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以前十分羡慕秦国有甘罗,如今我们赵国也有了怀瑾。寡人有女如此,是祖先赐福。晚上,陪寡人去宗祠祈福,寡人要给祖先们看看我们的公主。”

    父王的看重让我觉得十分高兴,和父王聊了一个时辰在齐国大大小小的事情,交代完毕之后,我就准备去看母亲了。

    王宫里的路我闭着眼睛都能知道怎么走,开始时还走的稳稳地,远远望见母亲居住的那座宫室时,我忍不住小跑起来,这一刻我的归属感如此强烈。

    母亲和欢娘在门口翘首盼望,她们的样子依然是我离开时的模样,没有什么改变,我有一瞬间眼睛起了薄薄的雾气,放缓了步子,我送快的出现在她们面前:“母亲,姑姑,我回来了!”

    “好孩子!”母亲把我搂在怀里,笑出了眼泪,我温柔的擦掉眼前女子的眼泪:“母亲别哭,咱们进去说。”

    宫殿里一应陈设都没有改变,仿佛我昨天还居住在这里一样,这个屋子是我出生的地方。一坐下母亲就开始细细打量我,前前后后让她摸了个遍,她还在掉眼泪,好像我在外面吃了很多苦似的。欢娘在旁边笑:“夫人真是高兴坏了。”

    我也柔声安慰:“女儿好端端的回来,母亲就别哭了。”

    母亲抹着眼泪,温柔的把我揽在怀里:“不哭了,看见怀瑾母亲最高兴,母亲,是开心的傻了。”

    我心中动容,躺在她怀里没说话,欢娘带着时茂去了厨房拿了很多点心过来,母亲说:“这都是从前你爱吃的。”

    呃,刚刚在父王那里吃的太饱……可是看着母亲和欢娘殷切的神情,我象征性的把各色果子糕点都尝了一遍。我懒洋洋的趴在母亲的腿上,问:“母亲过的还好吗?”

    “母亲过的很好,你在齐国过的好吗?”母亲将我头上的发髻拆了,用手给我松头发。我十分惬意:“在齐国特别开心,我在那里认识了很多朋友……”

    说起在齐国的事情,我开始滔滔不绝,当然是只说开心事不说烦心事,夏福也偶尔帮衬着插两句嘴,母亲和欢娘听了都是开心不已,捂着嘴笑个不停。

    在母亲这里待到晚上,然后随父王去了宗祠和祖宗们的排位唠嗑,父王叨叨了好一会儿我们才出去。父王说今日准备了家宴,我随父王过去,大家都已经坐好在等我们了。

    父王和王后的桌子在最前面,母亲和我就坐在王后的席位旁边。还有宫里别的夫人和她们的孩子,我的五位哥哥也都在,我只跟赵嘉最熟,另外四个都是女御所生,我不怎么跟他们见面。还有我走后又出生的两个:三夫人之一的黎夫人所生一女,和某世妇所生一子,这是我的二妹和六弟。

    全都一一打过招呼行过礼后,然后我又发现了新面孔,是在赵王宫中从来没出现过的人。今天紧挨着父王那一桌的还有一张小桌,是一个从没有见过的女人。她长得很漂亮,这个女人两边坐着两个年岁相仿的小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我在母亲身边一坐下,就立即小声问:“他们是谁?”

    母亲刚准备回答,那个女人就说话了,笑意殷殷的看向我:“这位就是怀瑾公主吧,早就有耳闻,今日终于见到了。”

    她旁边的女孩儿上下打量我,然后出声询问:“她也是公主?她怎么和男孩子穿的一样?”

    我微微尴尬,询问的眼神落到父王脸上,父王却有些微窒,好像不知道怎么介绍,我心里便有底了。王后蹙眉看了那边一眼,然后转过头对我说:“那是倡姬,是新进宫的……”

    她有些头痛的样子让我狐疑不已,王后不满的看了父王一眼,然后说:“旁边的两个是她的儿子跟女儿。”

    我十脸懵逼,啥情况啊?看样子倡姬是父王的新宠,确实也长得是真好看,但是又没有被册封?还有她的儿子女儿,看上去也有七八岁了,难道父王真是爱她爱到愿意当后爹?在齐国根本没有接收到任何关于倡姬的消息啊,我看了看母亲,她只是摇头,示意我不要多问。

    宴会上的气氛突然变得很奇怪,大家都默默的吃饭,跟以前大家一起言笑晏晏的画面大相径庭。父王倒是很照顾我,一直让内侍将他面前的菜给我夹过来。

    我偷偷的看向倡姬,发现她也在打量我,发觉到我看她,她只是露出一个谦和的微笑。她真的太漂亮的,我原本觉得我母亲是我看到的最漂亮的女人,但是倡姬也绝不逊色。她的美是与众不同的,带着野气和妖媚。只是她这么谦和的笑容,与她的长相并不一致,她美得很有攻击性。

    在如此诡异的气氛中吃完了饭,我们各回自己的宫殿,回去的路上我就忍不住询问了倡姬,母亲只是叹气:“她原是个娼妓,后来嫁给宗族里的赵缎做妾,就是你喊三伯公的那位,不知道你还有印象没有?”

    我想了一会儿,家族里人太多我有时候也分不清谁是谁,我说没想起来,继续追问。母亲道:“她嫁给赵缎三年就守了寡,后来……”母亲有些吞吞吐吐:“反正你父王一直把她们母子三人安置在外面,今年不知怎么就接回来……不光是王后反对,朝臣们都不同意……听说闹了好长时间……反正现在就在宫里这么不尴不尬的住着……”

    我夜间消化了好长时间,最后得出结论:这个倡姬太有手段,以后坚决让母亲远离她!

    但是第二天和母亲去王后宫里时还是遇见了倡姬,王后是看都不看倡姬一眼,如此不留面子倡姬居然也能坐住,见王后不理便转向母亲这边。

    我看得出母亲其实很瞧不起倡姬,那么温柔和顺的女子对着倡姬是神色冷淡,态度敷衍。我母亲都这样,何况其他夫人,我只是装着小孩子懵懂无知的样子在母亲身边坐着。倡姬今天只带着她女儿,她女儿一双眼珠子很不安分,一直在放肆的打量我。

    “见到大公主才知什么叫真正的金枝玉叶,不像我们瑜儿,乡野长大毫无见识。”倡姬言语中突然提及到我,她低头对她女儿说:“以后多亲近亲近你妹妹,女孩子们经常一起玩,日常有个伴儿。”

    我愣了一下,瑜儿?母亲低垂着眉眼:“还是少亲近些好,怀瑾性子野,没得把瑜公主带坏了,大王要是追究下来,我如何承担得起。”

    甚少见到母亲挤兑别人,她平时无论是对谁都是和颜悦色温柔有礼,看来倡姬风评差到一定地步了。不过也可以理解,贵族小姐怎么会对娼妓出身的女子有好脸色。倡姬于我是外人,母亲不喜欢的,我便收起了我的同情心。

    我看着倡姬身边那个小女孩,问道:“你叫赵瑜?”

    女孩神色倨傲,昂着头:“是。”

    “是谁给你取的名字?”我看着她,突然想到穆鱼,初见穆鱼时她也是一脸倨傲,不过她们两的倨傲,一个是因自尊,一个是因为自视甚高。

    听到我问话,倡姬脸色忽然尴尬起来。欢娘在一旁,不偏不倚的回答:“是倡姬改的,瑜公主原叫赵喜,进宫后听说大公主的名字出处,便把喜公主的名字改成了瑜。”

    我颇觉的好笑,我的粉丝?

    “妾身只是听说了大公主天生不凡,聪慧过人,希望瑜儿可以多学学她妹妹。”倡姬不卑不亢,我突然觉得有些欣赏起她来,很少有我看不明白的人,倡姬算半个。

    一直没说话的王后突然开口:“虽入了宫,毕竟没上族谱,怀瑾依然还是赵国的大公主,她暂且还没什么姐姐。”

    赵瑜羞得满面通红,死死抓住倡姬的袖子,倡姬只是诚恳的点头:“王后说的是,是妾身僭越了。”

    王后不理她,只是拿起一盆果子对我招招手:“怀瑾过来母后这里,吃枣子。”

    母亲点点头,我便随意的上前,乖顺的坐在王后身边。不一会儿,赵嘉过来了,他来请安,然后趁着女人们聊天,偷偷把我带了出去。

    “怀瑾,你猜这里面是什么?”赵嘉把我带到他的寝殿里,神秘兮兮的拿着一个小匣子。

    “是什么?”

    他打开匣子,里面是一块玉制的九连环,但看做工和材质,是上上品。赵嘉一脸期待的看着我:“好不好看?”

    我现在只对金子感兴趣,不过见他这么把我放在心上,我还是装出惊喜的样子:“真好看,谢谢哥!”

    赵嘉憨憨的笑起来,在我脸上捏了两把:“有好东西哥一直给你留着呢!算是答谢你从齐国寄来的海鱼。”我笑起来,海货值几个钱,不意回报这么大,我忍不住感慨,还是一起长大的感情亲啊。宫里虽还有别的兄弟姊妹,可和他们也只是节日的宴会上才见到。但我和赵嘉,许是因为母亲跟王后关系好,我算是赵嘉看着长大的。

    “哥,倡姬母子三人,你怎么看?”忽然想起前面那令人不快的请安场面。

    赵嘉只是摇头,漫不经心:“都是妇人事,不值一提。”

    见他不关心这些事情,我只好转移话题:“我昨儿恍惚听母亲说了一嘴,说你定亲了?嫂嫂是哪家闺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