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43章 第四十三章夜奔

第43章 第四十三章夜奔

    张良立即拿起蜡烛的罩子,将蜡烛推倒发出了小小的声响,蜡烛一灭一片漆黑。

    幸而今夜的月色朦朦胧胧,只依稀一些月光,照不清人。张良将我和穆生往门后一推,然后将门推开,走了出去:“先生,都未睡,适才大家一起闲聊。”

    白生他们三个也反应过来,跟了出去。从缝隙里看见,浮先生在院子里的石桌子边坐了下来。只听浮先生问:“那怎么我一来烛火就熄了?”

    “聊得入神,没注意到外面有人,适才一惊之下不小心将烛台打翻了,”白生天衣无缝的圆着谎,他问申培:“火石也不知去哪儿了,阿培你有没有看见。”

    申培想了一下,煞有其事的说:“可能在我屋,我等会去找找看。老师,这么大晚上的,您怎么来了?”

    浮先生没说,倒是手往袖子里不知道在摸什么,一会儿,他放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在桌上,慢悠悠的说:“前面今天有宴席,把我也叫过去了,席上的烤羊肉我吃着不错给你们包了一些过来。就这些,不知道够不够你们分的,一人撕一点吃个味道吧。”

    大家都面面相觑,不意居然是为了这个,门后我闻到了香喷喷的烤肉味,顿时馋了,明天也让汤厨子给我做烤肉。

    “子房,你今日去看小八了吗?他病好些了吗?”浮先生又问,我讶异,原来浮先生在师兄们面前是这么称呼我的,听着很亲昵。我就听见张良说:“她就是躲懒,犯春困了,我去的时候她正吃饭呢,胃口极好,吃了三大碗。”

    好你个张良,编排我!

    “哈哈哈哈!”浮先生笑起来:“小八年幼,时有惫懒也正常。”

    申培有些撒娇:“老师果然是偏疼小八啊!”

    “猴儿崽子们!”浮先生似乎瞪眼睛了,但我从门缝里有些看不清,只听他说:“我这不是给你们送吃的来了吗?你们当我从席上偷羊肉很容易?”

    大家都低声笑起来,我也有点想笑,可是眼看时间快要晚了,城门关了就只能等到明天早上了。正焦急呢,忽见浮先生站起身:“老师哪有不疼爱弟子的,虽性情各有不同,但老师是一视同仁的。我尽心教导你们,想让你们都能成才,但是各人有各人的命运。命运……”

    浮先生笑了一声:“我师兄韩非曾跟我说,人的抉择会决定命运……但是我跟他说,人的选择也是命运。其实无论回头多少次,在两个答案之间,人都永远只会选择那一个答案,重来多少次都一样。所以我尊重你们的每一个选择,只要你们自己内心愉悦满足,这就够了。”

    浮先生手背在后面,慢慢往外走:“无论走到哪里,你们只要记住,无论何种选择,选好就不要后悔……坚定自己的选择,人生是没有回头路的,人生啊……”

    他的声音漫不经心,踱着步子已经到了院外,他的声音远远传来:“子房,明日把穆生的房间落锁,他要随他父亲回曲阜了,以后都不住这里了……”

    “知道了,先生。”张良在外面稳稳的回答。一滴温热的水落在我头顶上,我僵住,让自己不去回头看’漏水‘的地方。

    等了一会儿,确定没有别人了,他们重新点上火烛。张良沉声道:“该走了。”

    穆生点点头,拿上东西出来,我趁机掰了一小块羊肉,嗯,味道不错。

    “珍重啊。”身后三人异口同声,穆生脚步一顿,没有再回头,坚定的往外面走去。

    马车里穆鱼早已焦急,见我们返回放下心来,一坐好张良就吩咐外面那个青春痘赶车。穆生低落的叹道:“老师……”他没有再说别的话,或许大家都心知肚明,不用再提起。

    微微低迷了一小会儿,穆生又说:“还没有见到升师弟,此次也多亏了他的面子,解忧楼的老板才愿意放穆鱼走,该好好答谢他的。”

    说到这里,他频频叹气,穆鱼忍不住看了我一眼,嘴巴却一直紧紧闭着。

    一直把他们送到城门口,我和张良还有驾车的青春痘都下了马车,站在路边,张良说:”只能到这里了,一路珍重。”

    “多谢。”穆生不再说其他,带着穆鱼下来郑重给张良行了一礼。张良没有客气,心安理得的站着没动,我催着他们赶紧出城,穆生点点头:“走了,你们各自珍重。”

    他搀扶着穆鱼正要上马车,穆鱼忽又转过身,在原地冲着我们的方向磕了三个头,夜色中我看不清她的神色。

    夜风乍起,穆生驾着马车远去,我心头略觉得有些感伤,今生今世也不知能不能见着了。没有问他们的去向,不过觉得这样也好,天大地大,只要好好活着就好。

    和张良驻足良久,黑暗处又一辆车从城里的方向过来,赶车的也面熟,应该是张良的家仆之一。张良牵着我上了马车,青春痘坐在外面和车夫一起。车轮滚过地面,发出笃笃的声音,在安静的晚上格外喧闹。

    “在想什么?”张良问我。

    “在想后面的事情。”我闭着眼靠在车壁上,善后工作全到了田升那里,这段时间我不能再明目张胆的和田升接触,只盼田升能按着我预先安排好的轨迹走,千万不要行差踏错。

    第二天我去上学,田升请了假没有来,空出了两张桌子看着很是冷清。我有些焦急,田升那边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想着想着就出神,前面张良盯了我好几眼。我勉强回过神,让自己认真听讲,没过一会儿,外面有人通传,说是穆生的父亲来了。

    浮先生头也不抬,淡定的喝着茶:“请进来吧。”

    接着一个中年男人十分焦急的进来,应当就是穆生的父亲了,看着和穆生长得很像,蓄着胡子,行动处很是规矩。

    他没有进来,只是在院子里站住,浮先生很客套的走出去,问他怎么了。

    穆生的父亲就问:“我那孽子今日可有来学宫?”

    浮先生惊讶道:“不曾啊?昨日先生不是说带他回曲阜了?”

    “本想歇两天再启程,顺道收拾东西,谁知今晨起,他就不见了,四下都找不着。屋子里好好的什么都在,就是人不见了……”

    “莫慌莫慌。”浮先生抚慰道,然后转过头冲着教室这边,问:“你们可曾见过你们穆师兄啊?”

    我们齐声答:“不成见过!”

    穆先生急的捶胸顿足:“哎呀!”

    “兴许这孩子是不是去跟朋友辞别了?毕竟在齐国待了几年……”浮先生面上虽也着急,说话却慢吞吞的,不慌不忙。

    “要是这样就好了,就怕他……”穆先生咬咬牙,然后说了两句就辞别走了。浮先生老神在在的回到桌边,跪坐好:“刚刚讲到那里了……”

    我见所有人都是一本正经的模样,有点想笑,见浮先生又开始讲课,我实在忍不住噗嗤乐出了声。浮先生骤然停下说话,大家都盯着我,我忙告饶的低头。

    在教室里熬啊熬,终于熬到放学,和项伯骑着马飞快的回去了。开心的是,田升已经在家里等着我了,他跟在自己家一样,使唤得时茂团团转。

    “人送过去了吗?”我问。

    田升得意的翘着二郎腿:“我办事还能差的了?”

    此时懒得呛他,我追问:“你今天有见到田假吗?跟我把情形说一下。”

    “没见着他,我去他府上是贺苕招待的。”田升说,我愣了一下:“那贺苕是个什么态度?”

    田升想了想,不假思索:“贺苕见了我只有下跪的份,我就跟他说,用这两名奴隶换穆鱼,让他们别再派人盯着解忧楼了,不然解忧楼的主人生气了,你就倒霉啦。”

    “啊?你就这么直接跟他说的?”我心说你这也太直接了,都能想象到贺苕当时的脸色。

    田升点点头,神气的说:“他就是田假的一条狗,我犯不着跟他兜圈子。”

    我嗯了一声,也是,田升什么德行大家都知道。贺苕一定会把这事添油加醋告诉田假,田假什么反应不知道,他只要误以为解忧楼的老板是田荣就好了。想了想,我试探性的问:“要是你田荣叔叔知道我们拿他当挡箭牌,他会怎么样啊?”

    田升坐好,一副给我上课的样子:“我荣叔叔疼我,哪天要是东窗事发了,他一听到我的名字,也不会拆穿我。等他来问我的时候,我告诉他是田假有所误会。不是你告诉我的吗,又没提人名字,怕什么!”

    他一副:你看,我就知道你胆子比我还小的样子让我忍俊不禁,项伯从房间换好衣服出来,见我们还坐在院子里说话,就跺脚说:“赶紧吃饭啊,我都饿死了!”

    “你叫时茂嘛!”我又不是厨子,叫我管什么用,四下搜了一圈,时茂不在院子里,扯着嗓子吼了一声,时茂拧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房间里出来,原来是在洗头发,我说:“没事,就是叫你一声,你先回去洗吧。”

    时茂摸不着头脑,转身回去了,我就亲自去厨房叫饭了。

    汤厨子坐在厨房门口,身后他两个徒弟一个再给他煽风,一个在给他捶背。一看到我,汤厨子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了:“主子,今儿怎么是您来了?”

    “时茂忙呢,我就自己来叫饭了。”我走近厨房,锅里蒸着饭,橱柜里有各色蔬菜瓜果,缸里是各色肉。汤厨子和他徒弟跟在我后面转,汤厨子就说:“让小红小橙她们过来就是了,这点小事也劳动您亲自过来。”

    院子里做洒扫粗活那几个小姑娘,不知是不是怕我,每次我说话都听不明白,我明明长得这么可爱。腹诽了一下,我吩咐:“把羊肉削成肉块串起来烤个……一二十串,然后做条红烧鱼,再凉拌一个菜瓜。”

    汤厨子忙不颠的答应了,当着我的面就去洗手烧柴,好像平时这些活都是他做一样。觉得好笑,我摇摇头出去了。

    晚饭时吃的十分尽兴,汤厨子特会举一反三,上次让教他做烤鸡抹什么调料,这回做羊肉也那么做,羊肉被烤得焦焦的,吃起来特别香。

    齐国入夏的时间特别早,刚到初夏天气就热的不行,吃完饭几个人都热得满头大汗。项伯拉着田升去外面的溪边洗澡去了,据说离家不远处有一条小溪,每到夏天的这个时候男人们都去那里洗澡,我心说这场面该有多壮观,跟大澡堂子似的?

    他们出去,我就准备去一趟解忧楼,李徐一听我要出门,洗澡洗了一半就穿上衣服出来了,我说你不用跟着,李徐就以沉默来坚持,他坚持我就随便了。天气热我去马厩牵了平时骑的小马,配上马鞍就出发了,李徐在后面不近不远的跟着。

    到解忧楼我以客人的身份进去的,看了一眼堂食,生意已经恢复至刚开业的时候了,十分火爆。在前面转了一圈,看见了庆先生又在这里喝酒,遂上前打了个招呼。庆先生看见我,面无表情的问了个好:“吃饭了吗?一起吃?”

    “吃了吃了。”我忙说,对着你那副无论开心还是难过都是紧紧皱着的眉毛,我可是吃不动。我说:“我去后面千金馆转转,就不打扰先生了。”

    说完我就逃似的跑了,转到千金馆,里面去瞧了一眼,此时吃晚饭的时候居然也有这么多的人。转了一圈,李徐进来了,我们俩站在人堆里,李徐在我耳边说:“楼外面那些盯梢的人都已经不见了,我在外面守了一会儿,没看见那伙人。”

    放了心,我便溜进添香馆去找夏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