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46章 第四十六章和好

第46章 第四十六章和好

    我别扭的的偏过头,指甲抠啊抠,就是不说话。张良把我身子掰正了,看着我:“那天我就随便一句话,你就说了那么一大堆,我脾气再好,也气啊。”

    末了他又补一句:“你以为什么人都能让我生气吗?你几时见我为别人动过气?”

    “那你也不能那么说我啊……”我气了半个月,他一说话我顿时委屈的不行,眼泪花花都要出来了:“我怎么就冷漠了,那个小女孩就算你这一次把她救了,下次她爹又赌没钱了,还是会卖她的,这种人的话你也信……这根本就是滥好心!没有用的好心!你还那么说我!我何曾冷漠?我对你,对师兄们,还有我身边的仆人们,我什么时候冷漠过了?远了看不见,那你看穆师兄,我难道不是尽心尽力的帮他吗……”

    “你自己多管闲事还说我!”

    “天底下只有两种事,我的事和别人的事,我的朋友家人算我的事,其他的都是干我屁事!”

    “你自己爱干好事就干好事,我不干好事的时候也别指责我!你凭什么指责我,我父王我母亲都没指责过我!谁敢给我不舒服受!张良我讨厌你!”我伤心地不行,不为别的,因为是我身边的人不认同我指责。别的人说我冷漠也好无情也好,关我屁事!可我的朋友不行!

    静默半晌,张良似乎被我的眼泪震住了,一贯从容的他手忙脚乱的擦我的眼泪鼻涕,他摸摸我的头:“我跟你赔礼道歉,都是我不好,我认错,你怎样才能原谅我……别哭了。”

    眨眨眼,他在哄我,我的气早就消了,不过他现在给我赔礼道歉,我很受用,有便宜不占是王八。我说:“除非你答应我一件事情,我就原谅你!”

    “什么事情?”张良很好奇。

    我拿来两张丝帛和笔墨放在他手边:“我念,你写。”

    张良拿笔蘸墨,然后看着我,我说:“张良欠赵怀瑾一个承诺,日后赵怀瑾可随时随地要求他兑现这个承诺,张良不许赖账!”

    他一愣,然后偷笑,提笔就写起来。两张帛上都写好了,我问他:“你这是答应了?你不怕我让你做什么恶事违背道义杀人放火之类的?”

    张良温润的眼睛里快要盛不下笑意了,他说:“即便是杀人放火,我也会去做,但我信你,不会让我干违背道义的事情,所以,应了。”

    很痛快的签字画押,我拿了一张,另外一张给他。我道:“一人一份,以后谁也别想赖账,不管过多久,不管我们在哪儿,哪怕是天涯海角,我都会把这个承诺追回来!”

    “甚好甚好!”张良都笑得直不起腰了。

    我顿时心满意足。看着张良,有些恍惚,他见我发呆就问:“又怎么了?”

    “就是突然觉得你现在像个人。”我呆呆的说,张良轻轻在我头上敲了一下:“原来之前觉得不是人了?”

    “不是不是。”我辩解道:“第一次在赵国见你的时候,总觉得你身上自带仙气儿。现在吧,和你真真切切相处了,才觉得你是个有烟火气息的人,会和我生气会和我吵架……”

    张良失笑,摇头:“你啊……”

    我将张良的保证书放到我床底下放宝贝的小箱子里锁上,然后坐回来,就见张良正色跟我说:“姮儿,那日我说你冷漠,并非是说你品性有差。”

    我一怔,我还以为这事就这么过了,他眼里突然涌起不解和怜惜:“你说那个男人最后还是会卖他女儿,我认同。我很清楚,从一开始制止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

    “那你为什么还要做?”我不解,又开始忍不住恶意揣测他是不是想在师兄们面前做好事显好名声了,可是想法一出来我就马上把它赶出脑海,张良不会是这样的子的。我定定的看着他,等他的回答。

    “冷漠,是成人才有的,成人做事总是会权衡利弊有所取舍。可你只是个孩子,那日申培、刘交、田升他们也都只是半大少年,就像你说的,少年心性。”张良缓缓说,他的声音像清泉一样流淌过我心间,让我不得不认真听他说话。

    张良看着窗外的蓝天,有些出神:“人之初性本善,少年本就应该是热血冲动富有悲悯之心的,等少年们长大之后这种心性或许就会越来越淡。我想让自己时时都怀有少年之心,也希望你们是这样。少年之心,即使那件事情,看上去愚不可及,但却……”

    但却让人觉得他们勇气可嘉,我心里自动替他补上了。突然有些明白过来他所说我的冷漠,可我的灵魂,根本就不是少年啊。少年,我都记不起的少年是什么模样了,只依稀记得一些片段,在食堂里、在操场上,那些模糊的笑脸,我都快忘记完了。

    我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有过冲动,没有过激情,没有过热血。

    张良说我冷漠,其实他说的对。我有些悲哀的想,我是什么时候把我的少年心性给弄丢了呢?或许是第一次拍戏时受到过的冷眼?是有了跟人攀比过的虚荣?是看透人性之后的无奈?是认清这个世界之后的妥协?

    我不知道了,我突然觉得迷茫,我在这一世追求的是好好活下去。但是,我突然意识到我丢了一些东西之后,我又为什么那么难过?有尊严有自由的活着,不就好了吗?

    人这一辈子,究竟要怎么过呢?

    那晚我喝醉了,张良和项伯把我搬到房间躺好,我听见外面张良跟项伯细声说:“夜间醒了给她喂一碗羊奶。”

    外面似乎刮风了,我醉眼迷蒙的看着外面,觉得枕头有些湿,不过懒得叫时茂收拾了,我就这么沉沉的睡去。只有睡觉,才能什么都不想。

    秋天一过就入冬了,某一日升上火炉我才发觉,又一年过去了。

    一日休沐时,我在家里处理解忧楼的账册,发现今年的收入到现在已经快有万金了,我一边理帐一边感慨,齐国的贵族们真有钱啊——一半的进账都是从添香馆来的。

    我整理完账册,打开窗歇一会儿,见项伯穿着单衣正在院子里打拳,我在屋里穿了一件大氅都还觉得有些冷,忍不住说他:“不冻破你的皮!”

    项伯停下来,笑嘻嘻的从我窗户里翻进来,把我屋的一件貂裘翻出来穿上,他嚷嚷:“你几时见我生病过,以为我跟你似的呢!”

    我作势要打他,项伯嘻嘻哈哈的扯我头发。时茂抱着一堆刚晾干的衣服进来我屋,来桌子旁边的火盆烤了一下,摸着耳朵说:“这风一起,还真是有点冷呢!”

    “你们衣服都够吗?”我问道:“不够再做些衣服给院子里的人穿。”

    时茂把衣服在火炉上烤软,然后麻利的折好,一边做事她一边好笑道:“公子,你一年给院子里的伙计做七八身衫子,一入冬还给做大氅,就是咱们赵王宫里也没这待遇啊。”

    见她没什么需求,我和项伯窝在床边看天,旁边架着火炉,我们坐在垫子上裹着披风,再吹着外面的风,感觉太爽了,我突然想吃火锅了。

    来了兴致,我对项伯说:“要不今日涮锅子吧!”

    项伯对吃的也不上心,随我折腾:“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不如把师兄们也叫过来,晚上一起围着火炉喝酒怎么样?”我提议道,项伯懒懒的起身:“得,学宫还好,田升那小子在宫里,我还得亲自去请。”

    见他也很乐意,我忙叫时茂派院子里的下人去送帖子,然后欢欢喜喜的去厨房嘱咐汤厨子准备食材了。

    鸭肠,毛肚,黄喉这火锅三宝是一定要的,上次吃的时候项伯嫌弃内脏不肯吃,吃了一次之后就口嫌体正直了。用羊肉汤做锅底,放重辣,在厨房里闻到这个味,我呛的打了好几个喷嚏。

    一会儿,前面会客厅似乎热闹起来了,我心想是他们都来了,吩咐了汤厨子一声,我去库房里拿出了两坛红酒和一坛黄酒。

    时茂把人都引到餐厅去了,我过去时大家都已经坐好,餐厅的角落里放了一盆火,窗户全都关了只留着一扇通风。桌边坐着张良,申培,刘交,田升和项伯,少了一人,我把酒放过去,问:“怎么不见白师兄?”

    “白师兄约了他的雯小姐去郊外钓鱼了!”申培说完,大家都默契的笑了起来。我摇头:“白师兄有了未婚妻都忘记兄弟们了。”

    田升快言快语:“大冬天多冷,居然还出去钓鱼,回来一起风寒了多可怜啊!”

    大家无语,我心里偷笑,还是田升深得我意。刘交低头抿嘴笑:“有了雯小姐,再冷的天白师兄恐怕都是感觉不到的。”

    时茂开始上锅子了,我瞅着上菜的功夫,把三坛酒都打开:“吃喝随意,我就不跟你们客气了,自己倒酒!”

    我端着两杯红酒转到张良那边坐下,把一杯酒放在了他手边,张良也不道谢,只是点头微笑对我做了个举杯动作,然后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项伯他们纷纷叫好,我们一同举起杯子,一人先干了一杯。肉还没吃呢,这杯酒一下肚,胃里暖烘烘的。大家都不是第一次来家里了,招呼了一声就各自开动了,没吃几口大家都噗嗤噗嗤哈着气,辣啊!不过也不见停下来,这个辣,实在太过瘾了。

    田升吐了吐舌头:“我馋你家厨子都两年了,今年过年借我几天吧!”

    “不借!”我涮了一片薄牛肉片下锅,烫好了自然的放进了项伯碗里,项伯龇牙咧嘴的的笑了一声,牙齿上还沾着辣椒末,我嫌弃的啧了他一声,指了指自己的牙又指指他,他连忙转过脸去抠牙了,这二货!

    外面的冷风呼呼刮,屋子里面热气腾腾,中场休息的时候田升说玩游戏吧,我想了想,回答:“今天人少,不玩了吧。”

    田升失望的低着头,项伯就随口问:“你最近很忙吗?近几次去千金馆都没见着你。”

    忽察觉张良似乎在偷笑,可我看过去时,他又是一本正经的模样。只听田升叹了口气:“最近我忙啊,忙死我了。我母后老要我去荣叔叔那里学习,说让我跟着荣叔叔一起办今年的祖祭……”他说着翻了个白眼:“都怪田轸那个死……”

    他没有骂出来,我想起去年他在添香馆辱骂田轸的样子,似乎他长大了许多。

    田轸虽不是嫡子,却也是王子,申培和刘交每次听到这些,都会闭口不语。项伯却不忌讳,问:“这干田轸什么事?”

    “本来是林夫人求了父王,祖祭本是田轸该干的。也不知母后做什么,一听说就大吵大闹,逼着父王把田轸换成了我。”田升低着头很委屈的样子:“母后也真是的,她明知道我每天书都读不完,还让我去干别的事!”

    我看着天真的田升小弟,对齐王后涌起深刻的同情,人家多努力的在宫斗啊,哪知道摊上这么个不懂事的儿子,倒霉。

    大家都不置喙此事,张良很聪明的转移话题:“听说庆先生想走了。”

    项伯啊了一声:“走?走哪里去啊?”

    申培也是很意外:“是不教我们了吗?”

    “我也只是在浮先生跟庆先生闲聊时听到的。”张良说:“说是庆先生在外面那边有一位至交好友,那位朋友一路游历到燕国,决定在燕国定下来。据说近日已经安置好,便邀庆先生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