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61章 第六十一章贺礼

第61章 第六十一章贺礼

    齐国的春天过的太快,一到四月份天气就跟夏天似的,张良去了一趟他在齐国的宅子。这栋宅子他都没住过几回,从韩国来的那二十多个家仆在这儿待得十分安乐,他去了反而觉得自己像个外人,他们面对他总是很拘谨。

    “公子,你今日休沐啊?”张豆豆问他,张豆豆是这栋宅子的管家,平日不在自己眼前晃的时候都待在这栋宅子里。张良嗯了一声,奔着库房去了。

    白生的妻子怀孕,大家约着去他家探望,总得送点什么,不好两手空空的就去了。张豆豆跟在后面,见他在站在库房里思考,就问:“公子,又要送贺礼了?”

    张良又嗯了一声,他在想送什么呢,不如拿两块金子融个金项圈送过去?想了想,又觉得不妥,姮儿和田升肯定是送金子了,他们送礼物都是最直接的,除了钱别的都不送,他还是想点别的吧。

    库房里的箱子都沾着灰,张良穿的白色衣服进来的,一开箱子两只袖子都脏了,他淡淡的对张豆豆说:“回头叫人打扫一下。”

    不过吩咐完,觉得自己又白说了,库房他只有每次用钱和送礼的时候才会打开,钥匙也在自己身上,打扫的人又进不来。张豆豆就立即说要不现在找人打扫,趁着他在家。张良摇摇头:“还是算了。”

    张良最后决定送点布料,他有两块好料子,丝制的银白色的布,阳光一照闪闪发光,这是他母亲给的。放在箱子里很重一股霉味,他穿衣服只喜欢白、青等素雅的颜色,这样哪儿脏了一眼就能看见,能及时脱下来换掉。

    见张良拿出这匹银白的丝料,张豆豆就叹气:“要不送一匹留一匹,明儿也给公子做一身衣服?这料子可是夫人给的……”

    “不用。”张良说,他不喜欢太引人注目的衣服,这布料看着太华贵,姮儿那样的孩子穿才差不多。他将一匹料子包好给张豆豆:“现在你跑一趟赵府,把这匹布送过去。”

    总共两匹布,都送人了,自己却不穿。张豆豆叹了声可惜,然后把料子拿上出去套马车了。张良在库房里,拿了一块红布把送给白生的布料包了起来。

    不知道姮儿这时候在干嘛,这么热的天,她肯定又把竹榻搬到院子里的树下纳凉,快快乐乐的吃着瓜果,她一向很会享受。

    没过多久,张豆豆回来了,手里拿了一个荷叶包。张良问是什么,张豆豆就打开,说:“是赵公子做的吃食,他说叫……果子傻了。”

    应该是叫什么沙拉的,他听姮儿偶尔说起过,她嘴里总有很多稀奇古怪的词儿。张良拿着荷叶包,在库房里的箱子上坐下,白衣顿时脏了一片,张豆豆提醒,他就摇摇头说等会换衣服去。

    荷叶包着好几种切成块儿的瓜果,上面撒了蜂蜜,很香甜。张良一边吃就一边问张豆豆:“她在做什么呢?”

    “赵公子他在院子里的树下纳凉呢。”张豆豆说,那个果子傻了看着很好吃的样子,公子要是分一块给他尝尝味就好了。不过赵公子送的东西,公子一般都会比较小气。

    张良听见张豆豆这么说,忍不住笑起来。他笑容如春风一般温柔又和煦,张豆豆莫名其妙,这瓜真的这么好吃,让人越吃越开心吗?

    吃完东西,张良拿着礼物回学宫了,张豆豆看着桌上的荷叶,里面的瓜都吃完了,只有一些蜂蜜沾在上面,他舔了一口,只是很普通的蜂蜜呀。

    他挠了挠头,搞不明白。

    齐王宫里,田升和王后一起吃早膳,桌上摆了满满一桌,都是些甜食,连汤都是甜味的。田升在那盘卤肉里翻来翻去,翻了一块稍微瘦点的肉,他依然很没有食欲。王后往他碗里夹了一块蜂蜜甜糕,劝道:“王儿,多吃点。”

    “全是甜的!”田升有些不高兴的嘟囔,真是想小八家的厨子,每次去他那吃饭,小八都让厨子做他最爱吃的红烧鱼,而母后总是记不住他爱吃什么。

    王后一边吃,就一边和他说:“我以为你会跟着你父王一块吃,没准备你爱吃的菜。”

    王后说着说着,就大声抱怨:“都跟着上朝了这么久,你父王也不给你个一官半职,你赶紧建功,就能有自己宫殿了。”

    “哪是让我上朝议政?明明是让我在旁边听着,好几次都听得我要睡着了。”田升也抱怨。

    王后压着大嗓门,重重的放下碗:“那种时候就得好好表现,王儿啊,你不能被田轸给比下去了。说起来,你跟着的还是齐国最厉害的老师,你父王却老说你没长进。你多和你师兄们玩,你常跟着他们一块你也变聪明了。浮先生说话的时候,你就在旁边勤快点端茶倒水……”

    “母后!一大早的你别唠叨我!”田升拧巴着脸,捂住耳朵大叫。王后啧了一声,瞪着他:“我不唠叨你谁唠叨你!我不唠叨有一天齐国就成田轸的了,你这个不长心眼的。”

    田升自小到大都在听王后这些言论,早就耳朵起茧,他已经可以做到左耳进右耳出了。王后还在喋喋不休,很不淑女,田升想起田轸的母亲林夫人,说话时温温柔柔,动不动就掉眼泪,母后跟她比起来,就像个男人一样。

    “不过虚心可以,做小伏低可不行!”王后口风一转,坐正了身子,面上忽然带了点贵气,她说:“张子房是韩国下一任的相国,你父王很喜欢他,常称赞他,你多和他亲近亲近。其他人就罢了,不必费心结交,尤其是你那个师弟叫赵什么的,你少和他往来,太能闹事了,又是赌又是闹的,我不喜欢他……”

    “母后!”田升有些不悦,他站起来,气冲冲的看着王后:“你又不知道小八什么样,别这么说他,他是我好朋友!”

    田升说完踢了一下桌子就要走,王后喊住他,走上前拽着他高声怒道:“你个死小子,上哪去!”

    “你管我呢!”田升不耐烦的甩开王后,趁着她没反应过来,赶紧跑了,再不跑母后不知又要唠叨他多久。

    今天大家约好去白生师兄家里吃酒,庆贺嫂子怀孕之喜,他拿了六镒六两六钱金子装在盒子里叫贴身宦官拿好。小八说过,送礼就送六六六和八八八,是吉利的意思。

    坐着马车出宫,奔着浮先生的宅子去了,白生师兄在老丈人屋后头买了一栋三进三出的小宅子,他去过好几回。

    到了白生师兄家门口时,看见门口拴着好几匹马,他看到有小八家的那匹小白马,小八给起了个稀奇古怪的名字,好像叫什么“跑得快”。

    大家都已经在院子里坐好了,他们不知道在说什么,哈哈大笑,田升连忙加入进去。小八笑的脸通红,白生师兄和嫂子都是十分不好意思,田升问:“你们笑什么呢!”

    小八就让大家不告诉他,然后露出一个很俏皮的表情,田升觉得小八长得特别可爱,像是他小时候在猎场见到的小鹿一样,他还觉小八长得比他宫里的几个妹妹还好看。田升知道他们在故意让自己急,但是也真的就控制不住的急了起来,追问:“到底说什么呢?”

    小八问他:“你带了什么礼物过来?”

    他把盒子拿出来,说:“我送未来侄儿六镒六两六钱金,六六大顺!”

    他把盒子一打开,大家就笑疯了。

    申培就大剌剌的笑道:“我们刚刚都说,你肯定会送金子,果不其然!”

    田升摸了摸头,问他们送了什么,白生就指着大堂里堆的那些礼物。张师兄送了一块料子,那料子田升在王宫里那么多年都没有见过那种颜色的丝料;申师兄送了一个玉枕,看成色不是最名贵的玉,但这么大一整块玉雕的枕头,很难寻到;刘师兄送了一个檀木做的摇篮,雕工十分精美,不知他是从哪里找的木匠。

    只匆匆过了一眼,田升就问:“小八送了什么?”

    白生和嫂子就对视笑了一眼,白生把嫂子手里拿着的一个东西亮出来,却是一个金子打造的小牛。田升心想,小八也是送金子,凭什么只笑我?不过那个小金牛真是栩栩如生,原来金子还可以这么送啊,他心想。

    嫂子的肚子鼓得很高,田升没见过孕妇,因此看着很稀奇,很想上手摸摸那个肚子,不过这样实在不礼貌,自己已经是个大男孩儿了。不过他却看着小八跑上去,用手贴着嫂子的肚子。小八其实就比自己小三岁,不过田升却觉得他那样,好像并没有很不礼貌,嫂子和白生师兄都挺开心的。

    一下有些羡慕小八,他也想摸摸那个肚子里的小宝宝。

    “动了诶!”小八眼睛亮亮的回头对他们说,田升就控制不住上前了,问小八:“怎么动的?”

    “就那么动的,小宝宝好像在踢腿!”小八兴奋的比划。

    嫂子就很不好意思的笑了一声,白师兄看着她的眼神跟喝了一斤蜜似的,田升从来没见过这种眼神,至少从来没有见到父王这么看过谁。

    下人把饭菜端上桌,他们就在院子里的桌边坐下来。因为嫂子在,席间也没有上酒。不过找了一圈,没有见到鱼虾之类的,他嘟囔了一声,嫂子倒红了脸。白生师兄解释:“你嫂子最近闻不得荤腥,家中最近都不做这些了,改日师兄请你去解忧楼吃鱼!”

    小八就说:“惯的他,毛病!”

    这么说他应该生气的,不过被小八说了这么几年,他好像都有些习惯了。

    席间聊起来前日在学术馆里的战绩,大家都很兴奋,田升却蔫蔫的,他在学术馆与人辩和,从来没有赢过。小八看到他没精神,就拍拍他,说:“没事,你虽辩不过别人,但也没有人骂架能骂得过你。骂人厉害,也算是个本事了。”

    闻言大家都笑起来,田升也觉得小八说的很有道理,因此又高兴起来。在辩和的时候他最有精神,因为其余时候在学术馆和那些学者一起编文论册,他每到这些时候他都想睡觉。

    席上的猪蹄膀还剩最后一块,田升瞅着人不注意想偷偷自己吃了,张师兄却比他更先下筷子,将那块蹄膀放到了小八碗里。他听见张师兄温柔的对小八说:“多吃点,长个儿呢!”

    张师兄好像只会这么看小八,他平时看人的时候眼睛里是和煦的春风,只有看小八的时候是温柔的水。张师兄最喜欢小八,干什么都带着他,不过想想,大家都很喜欢小八。可是小八跟谁最好呢?以前项伯在的时候,小八跟项伯最好。项伯走了之后,小八就跟张师兄最好了。

    正想着,小八突然把蹄膀夹到自己碗里,笑眯眯的跟他说:“还是给你吃吧。”

    田升心内偷偷雀跃,他把蹄膀又推回去,还是给小八吃吧,他说:“我才不想吃这玩意儿,油腻腻的。”

    小八哦了一声,然后开开心心的啃蹄膀了,嘴里含糊不清的说:“我看你一直盯着,以为你也想吃呢!”

    田升横了他一眼,心里却快乐的不行了,看着小八吃,他觉得比自己吃还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