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64章 第六十四章父女君臣

第64章 第六十四章父女君臣

    “有春平君赵熙的力保……“母亲有些哽咽,这次父王是真的伤了后宫所有夫人的心了。但是有些难以相信的是,赵熙为何会保倡姬,是单纯的为了讨好父王吗?

    “废太子之事,朝中没有人反对吗?”我问,废立太子是大事,不可能这么顺利啊。

    母后摇摇头:“这……朝堂上的事,母亲也不知。”

    我叹了口气,准备去找父王,母亲忙拉住我:“怀瑾,你是不是要去给你嘉哥哥求情?不可以的,现在谁提王……前王后母子,都受到了重罚。”

    “母亲放心,我只是给父王请个安,此次回来匆忙,父王还不知道呢。”我说。

    晚饭也来不及吃,我便去父王寝殿里,然而到了门口被拦下来。我纳了闷了,谁知守卫说:“大公主在里面,容小人进去通传。”

    赵瑜成了大公主?那我成了什么?压抑着心中的怒火,我耐心等待通传。很快,我就被迎进去,父王见到我很开心,坐了起来亲自前来迎接。他后面跟着赵瑜,赵瑜一改前几年的朴素着装,穿的雍容华贵。她看见我,神情有不屑、有得意。

    无视掉赵瑜,我端正行了一礼:“孩儿拜见父王。”

    父王不等我磕完头就把拉起,笑着打量我一番:“怀瑾,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还有一个月才到时候吗?让父王看看你,嗯,变美了,就是太瘦了!”

    父王前前后后把我端详了一番,欢快的言语中没有任何不悦,我微笑着回答:“孩儿在齐地听闻家中发生了一些事,着急,就先回来一趟。”

    “是谁跑到你面前去嚼舌根了?怀瑾应该好好读书,然后等着父王去接你。”父王的笑容淡了一点。

    我尚未答话,赵瑜娇怯怯的上前说:“四妹妹莫不是也是为了母后而来?母后出身虽虽低微,但如今已入族谱……已经有很多人因此事烦扰父王了,你……”

    “大姐姐这是说哪里的话?”我笑吟吟的看着比我大几岁的赵瑜:“我着急只是因为家中有变故却无人通知我,王后无论是谁,那都是父王立的,我们做儿女的岂能置喙。大姐姐是王后的女儿,是嫡公主,方才姐姐所言王后出身不高,别人说这话尚可,你切不可如此说。不光王后听了伤心,我这个做妹妹的也听了不快。父王既立王后,那就没有出身贵贱之说,父王抬举谁谁的身份就高贵。”

    看赵瑜脸色变得苍白,父王则是越来越满意,我看向父王,撒娇道:“父王,你说孩儿说的在不在理。”

    “在理在理,怀瑾说的最在理。”父王牵着我的手,轻声说:“都是父王不好,立王后之事该告知你一声的。”他又一手拉着赵瑜,跟我说:“在父王心里,没有什么嫡庶之分,你们都是父王的女儿,日后要和睦相处,知道吗?”

    “知道了,孩子以后一定和大姐姐好好相处。”我看着赵瑜,她张了张嘴想说话,却觉得话已经被我说完了,只好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着点头:“孩儿也很喜欢二妹妹。”

    “父王,孩儿还有一些事想跟父王单独说。”我依然笑的天真可爱。赵瑜有些不悦:“我们是姐妹,难道还有什么话我不能听吗?”

    父王犹豫了一下,便问我什么事。我心里几乎快气炸了,笑道:“是在齐国发生的一些事情。”

    赵瑜不依不挠:“妹妹在齐国求学之事,我也很好奇呢?不如让姐姐一同听一下?”她想了想,又摇着父王央求:“父王,孩儿也想去齐地读书,能不能也让孩儿也去……”

    “瑜儿别闹了,”父王看上去有点想笑,怕了拍赵瑜,道:“你妹妹天生才智超于常人,她可是正经递了书通过了祭酒的选拔才进去的,稷下学宫可不是谁想进就进的。瑜儿还是在待在父王身边,待在家里,好好跟你母亲学学针线活,日后父王自替你作打算。”

    赵瑜有些不甘心,但也没有再要求,只是和父王一样看着我,等着我说事情。看样子她是打算彻底赖在这里不走了,我叹了口气,然后说:“姐姐要听也无妨,只是说的事有点长,不如让膳房上点茶水?”

    父王欣然应允,然后带着我和赵瑜在桌边坐下,看看我又看看赵瑜,很欣慰的样子。

    茶水上了上来,是上好的茶叶,我没有急着喝。只是说:“父王可知晋国的献公?”

    “这自然是知道的。”父王点头。

    晋献公原先有一个儿子叫申生,申生文武两全,尽忠尽孝,是为当时晋国的太子。不过后来晋献公娶了一个叫骊姬的女子,骊姬生下儿子奚齐,为了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在晋献公面前诋毁申生,多次谋害,最终导致申生自缢而亡。

    我继续说:“晋献公之子申生和骊姬的故事,父王应该也知道吧。”

    “自然也知道。”父王点头,笑容收敛起来。赵瑜很是不解,问:“那是谁……”

    父王挥挥手,打断她的话,看着我:“怀瑾想说什么?”

    “父亲认为晋献公如何?”

    “昏聩多疑,并非贤君。”父王面无表情的说:“否则也不会任由骊姬小小一个女子搅乱朝堂。”

    我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父王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父王既然知道这个故事,孩儿就不必讲下去了。”我把桌上的茶壶打开,又放了两把茶叶进去,然后倒了一杯给父王:“父王喝一喝女儿泡的茶,如何?”

    父王依言喝了一口,随即皱起眉:“苦。”

    哪怕是微甜的枸杞也没法冲淡浓茶的苦涩。

    赵瑜也自己倒了一杯,喝了一口就喝不下去了,说:“二妹妹茶叶放的太多了。”

    “父王,茶不苦不足以清心。”我依然带着微微的笑脸,看着父王,父王一动不动,冷眼看着我。我心中有些发苦,父王第一次用这种眼神看我,叹息了一声,孩子长大了,就变成君臣了。

    “你笑什么?”父王神色不辨,不知他心中作何想。

    我笑道:“孩儿只是觉得,长大了不好。长大了,父王就不仅仅只是孩儿的父亲,还是孩儿的君王。怀瑾也不仅仅只是父王的孩子,也是父王的臣。但既然是君王的臣,那么君王有错,臣即使冒死,也要提出来!”

    静默半晌,父王将手中的杯子砸了出去,赵瑜吓得立即站起来又跪下,殿内的宦官也都跪了下来。我只是稳稳坐着,分毫不让的直视着他——我的父王,赵国的王。

    “瑜儿,晚了,你先回。”父王说。

    许是从来没有见过父王的怒火,赵瑜很有眼色的退下了。

    我稳稳的坐着,心里并无惧怕。在齐国,我怕齐王、怕田假,那是因为他们不是我的父亲,所以我怕他们。

    父王直视我许久,似是认输了,他低声道:“赵国有你这样的公主,寡人很高兴。孩子,过来……”

    父王突然疲惫的声音让我吃惊,我依言过去,父王拉着我的手,叹道:“你一个字不提赵嘉,但句句都在为他开脱……”

    “孩儿没有!”我飞快的说:“听闻出事至今,父王都没有见过嘉哥哥一面,嘉哥哥是您亲生儿子,就算真有错,您也该给他分辨的机会。”

    父王出神的望着外面:“父王不敢见他,父王怕自己从小带大的孩子,真是他人口中不忠不孝一心想篡夺帝位的……”

    “父王,是与不是,您可以亲自去问嘉哥哥。”

    “人证物证俱在,何必再问。”父王道,他摸着我的头,勉强笑了一声:“你这孩子,这几年与父王越来越疏远,刚刚还说什么君臣。你要伤父王的心啊,你是父王最疼的女儿,这几年在齐国读书,与父王越来越生疏了。”

    我默然,然而还是继续坚持让父王去见赵嘉一面。王后是谁无所谓,但是太子一定要是赵嘉。赵嘉性情仁厚,将来一定会是一个好帝王。

    不论这些,单凭赵嘉这十年来与我的情谊,赵嘉在,我的未来才能按我预想中的那么发展。现在倡姬为后,她一定会让她的儿子赵迁做太子。赵迁若为王,于我来说有太多不稳定的因素,这是我死保赵嘉的最大理由。

    “父王,骊姬的结局您应当知道,她被前太子的忠心部下鞭打而死。”我直接说道:“赵迁太年少,无根基,性情如何现下还难以看出,您难道希望倡姬也落得骊姬的下场吗?父王请别生气,听孩儿说完。孩儿如此匆忙赶回来,是为了咱们赵国,赵国需要贤明的君主,才能在七国当中安稳的存活。嘉哥哥当了这么多年的太子,朝中追随之人不在少数,父王骤然废太子,恐怕朝中势力动荡。父王在,那些人不敢做什么,可说句大不敬的话,若父王百年之后呢?赵国将如何?”

    父王陷入沉思,我知道他听进去了,只有站在他那一方分析他的利弊得失,他才会真正开始重新思考。没有去打扰他,我在旁边静静的等着。

    这一下,至少有一个小时。他思考了一个小时,然后对我说:“你先回去,明日再来,寡人要好好想一想。”

    当晚回去,听说王后倡姬前去父王寝殿求见,结果被拒绝了。

    母亲在宫殿里问我与父王说了什么,我只是说聊了一些在齐国的事情,母亲便放下心来。

    一夜安睡,第二日一早,倡姬带着赵瑜来了。母亲自然是带着我参拜,我依着规矩无比周到,让人挑不出半点错。

    倡姬穿着华贵,美艳的脸上带着和气的笑脸:“怀瑾回来的这么急,也不跟母后打个招呼,母后好派人去接你。”

    “回来的匆忙,未顾虑到这么多,还请母后见谅。”我笑弯了眼睛,母亲也柔柔弱弱的解释:“这孩子我已经说她了,回来不说一声是她的不是。”

    “项妹妹见外了,本宫又没有责怪怀瑾的意思。”倡姬和善的笑了笑:“说起来也是本宫的不是,册封典礼应该叫怀瑾回来一同喝杯酒的。”

    母亲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时间有些沉寂。倡姬也不觉有什么,喝了一盏茶,然后突然拉着我的手,亲切的说:“本宫很喜欢怀瑾,不如怀瑾搬到母后殿里,做母后的嫡出女儿好不好?”

    大家皆是一惊,赵瑜在旁大叫:“母后!怎可如此!”

    母亲秀丽的眉毛蹙起,小声道:“王后这是何意?”

    我微微笑着,看着倡姬,倡姬也看着母亲,笑容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她道:“并非是叫你们母女分离的意思,只是真心喜爱怀瑾这孩子,怀瑾认本宫做母亲,只是族谱上有所改动而已……”

    “多谢母后抬爱,”我言笑晏晏,彬彬有礼的回答:“只是父王说了,赵国的公主在他眼里并无嫡庶之分,怀瑾可不敢忤了父王的意思。”

    王后瞳孔一缩,半晌没说出话来。就在她又想说什么时,门外突然来了一个宦官,是父王殿里的人,他说:“大王请二公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