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65章 第六十五章引蛇出洞

第65章 第六十五章引蛇出洞

    父王是刚下朝议完政事,穿的还是朝服,我过去时他正在喝汤,看见我就不由分说让宫人多添了一个碗。我在旁陪侍,父王一言不发,静静地品着汤羹。现在不是吃午饭的时候,想必刚刚上朝太费神,才叫人上了补汤。

    把一小盅补汤全喝完,父王才放下碗,长长舒出一口气:“今日朝堂上李牧和郭开吵起来了,两边各执说辞,吵得寡人头疼。”

    我点点头,陪笑道:“想必是为了嘉哥哥。”

    父王满意的觑了我一眼:“李牧说话太刚直,好几次堵得寡人下不来。李牧那一派武将,保的是嘉儿,郭开这派文臣却让寡人赐死赵嘉,以未来保储君的顺遂。”

    “一个父亲又怎么会赐死自己的孩子呢??”我缓缓的说,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充满了孝顺和感同身受。

    父王点点头,神色寂寂:“是啊,我怎么会赐死嘉儿呢。”

    “都是劝谏,满朝文武都比不上寡人的女儿说话中听。”父王突然说,他面上有些摇摆,头疼不已:“昨晚听了你的话,寡人想了一晚上。嘉儿和证据之间,实在让我无法决断,但是有一点你说的对,寡人应该见他一面。”

    父王拿出一张帛书给我,道:“你带着这个去郊外大营,我已封李徐为左中郎将,他会随行保护你。你既然那么相信你嘉哥哥……那就去!去替他找证据!只要你找到证据证他清白,他才能重新成为太子。这诏书,你收好。”

    我按捺住喜悦,看了一遍诏书上的内容,重重磕头:“孩儿定不辱使命。”

    父王没有其他表情,只是出神的看着外面:“如果找不到证据……如果他真的想篡位……寡人怎么办?”

    我脱口而出:“父王,嘉哥哥他不会……”

    “你去罢。”父王闭上眼睛,疲惫不已。

    当天我便带着李徐等一众人去了郊外大营,那是一个山中的练兵场,赵嘉已经在这里被关了好几个月了。军营离都城有两天的距离,我命人加快速度赶到,那里坐镇的是将军颜聚,然而当天他并没有出来迎接。

    “赵嘉在哪里?带我去见他!”这是我见到颜聚的第一句话。眼前这个中年男子似乎很瞧不起我的样子,对我并无尊敬。

    甚至对方似乎连话都懒得和我说,指了一个小兵把我带过去,在一处十人围守的营帐里,我看到了消瘦得不成样子的赵嘉,他头发凌乱,胡子拉碴,身上的味道仿佛是一个月没洗澡了一样。营帐里并无伺候的人,我见到此情便忍不住心酸:“哥,你怎么成这样了?”

    赵嘉了无生趣的躺在地上,我进门时他连头都没有抬起来,然而听见我的声音,他似乎又活了过来,有些不敢置信的爬起来看着我:“妹妹?你怎么会来此?”

    “嘉哥哥,我受父王之命来调查这件事情。”我对他说。赵嘉一愣,然后是心灰意冷的摇摇头,苦笑:“我从太子之位跌下来那一刻,父王就已经给我定罪了。既然定罪了,又何必重新调查呢?”

    许是多日的软禁让他意志消沉,我劝慰道:“哥,我都还没放弃你,你也别自己放弃自己。不为别的,为了你母亲还有我们这些亲人,这个太子你得做下去。现在我问你几件事情,你好好想想。”

    当初的铁证是一封信和一个人——赵嘉的心腹阿童,是他指认了赵嘉与燕国国君有来往,说赵嘉把我国军事图交给了燕王,意图让燕王支持他登基。

    阿童是在送信之时被长安君成蟜所截获,燕王那边是无法取证了,所有人的目光都只有落在阿童身上。被拷打三天阿童就全招了,写下一封罪证书,自戕了,死无对证。

    让赵嘉重新说了一遍经过,我心里便略路有了个底,阿童已经死了,罪证书在父王那里我早已看过,上面的内容写的天衣无缝,全是指证赵嘉的措辞。

    但是我始终觉得,还是有隙可寻的,这是被大家忽略的一个盲点。

    这个盲点,只能从赵嘉那里获取到我想要的信息。

    赵嘉听我说了我的想法,很是激动,那是绝路上的人看见希望的眼神,他立即将阿童的出身籍贯以及生平和盘托出。

    “嘉哥哥,你莫灰心,且等着我就是了。”我拍拍他的肩,安慰道。赵嘉低着头,不辨神色,然而声音却起了哽咽:“妹……”

    “感谢的话不必说,你是我哥,无论结局怎样,我都会奋力一试的。但是哥哥,你千万不能自己放弃自己。”我对赵嘉说,赵嘉羞愧万分,失落的低着头:“可是父王都已经放弃了我……”

    “父王没有放弃你!”对外面瞟了一眼,没有人会突然进来,我把身上藏着的诏书递给赵嘉,压低了声音,道:“这是父王给我的密诏!”

    赵嘉迅速的看完诏书,眼睛顿时变得亮亮的,他的目光逐渐坚定:“我就知道……”

    “嘘!”我看着营帐外面的身影,让他不要说出来。赵嘉会意,点头:“我知道了,怀瑾,在你找到证据之前,哥会好好的,绝不会自暴自弃让那些诬陷我的人得意!”

    我点点头,可算把他的心气儿给激励起来了,说了几句,我便出去。刚出去,就听见赵嘉传饭传水的声音。

    走出营帐,李徐迎上来,问:“公主,今天是住在军营里还是住在山下的驿馆?”

    “住驿馆吧。”营地里全是男人,味道重得有点让我受不了。

    边走,我就跟李徐吩咐:“李大哥,有一件事麻烦你赶紧去做。”

    李徐忙问:“什么事?”

    我让他附耳过来,让他派人去一个地址找一户人家,李徐听完就立刻吩咐着去办了。

    李徐速度很快,晚上刚在驿馆住下,我要找的人就被带来了,是阿童的父母。两位老人战战兢兢的跪在我面前,小声呼着饶命。

    “公主,这是?”李徐在旁疑惑不解。

    我微微一笑:“是阿童的亲生父母。”

    李徐道:“宫中宦官入宫前都会登记家人姓名,阿童似乎是孤儿。”

    “李大哥,阿童的情况特殊。”我懒得解释那么多,知道阿童有父母的唯有赵嘉一人。地上那对老人听到阿童的名字很是惊恐,身子都忍不住微微颤栗起来。

    我看着他们身上明显只有贵族能穿得起的料子,觉得天助我也。

    李徐老老实实问我:“要审问他们吗?”

    “无需审问。”我胸有成竹的一笑,然后道:“麻烦李大哥明日派人去宫里告诉父王,说我找到了阿童的父母,只需给我三天时间,就能拿到赵嘉被诬陷的证据。”

    李徐不解,但仍依照我的吩咐很认真的去执行,这个人做助手还是当真不错的。

    把那对老人关起来,我心情大好,本想着可能要费很多周折,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就找到了突破口。将一切都布置妥帖之后,我连夜让李徐派了一个稳妥的士兵去贴身伺候着赵嘉。

    “公主,你真的找到证据了吗?”李徐问我。

    打了个哈欠,我说:“等着吧,证据会送上来的,只是切记要看好嘉哥哥那里,不能让他有一点闪失!”

    叮嘱再三,我就安心的在驿馆吃了睡、睡了吃。

    第三天,有人给赵嘉下毒被抓住了。

    我派到赵嘉身边的那个士兵,被我嘱咐无论如何要全面确保赵嘉的生命安全,哪怕是每一顿饭都要用银针测毒了再用。小士兵一直听着我的话照做,第三天吃中饭的时候,银针终于变色了。

    赵嘉营帐里的饭菜我让人原封不动的放着,然后火速将给赵嘉做饭的那几个人全抓了起来。悠哉悠哉坐在大帐里,下面那三个厨子和中途送饭的士兵全被李徐手下的兵架住了脖子。

    “公主是说他们给嘉公子下毒?不可能吧,这都是营地里好几年的厨子!”这时候颜聚就来了,终于舍得跟我开口说话了,然而一开口就是质问。

    我慢悠悠的喝着茶,让李徐和他交涉。

    被下毒的饭菜也没扔,毒也从灶头上搜出来了,颜聚可算无话可说。

    我笑嘻嘻的看着他,道:“颜将军,如你所言,这都是营地里好几年的厨子,为何突然对我嘉哥哥下毒呢?目前这片地方归您统领,他们应该也是听你的吧,总不能是你指使的吧?”

    颜聚被我说的几乎快吐血了,他阴沉着脸郁闷道:“公主慎言!”

    “你大胆!”眯了眯眼,帐中士兵们都是一惊,我冷笑道:“你竟敢在本公主面前呼喝,谁给你的胆子!颜将军,这几个人和赵嘉,本公主要先带走了。”

    颜聚被我一喝,压抑着火气,道:“没有大王亲临,末将不能放走嘉公子!”

    我都已经准备带人走了,听到他这么说停下来,好笑道:“不如将颜将军也一齐带走吧,是作为嫌疑人先看守起来呢?还是直接治您个疏忽职守御下不严之罪!”

    颜聚再无话,眼睁睁的让我带走了赵嘉和那四个人。

    回到驿馆,李徐就立刻前去审问了。

    赵嘉说:“能不用刑就尽量不要用刑。”

    都到这个地步了,赵嘉还是这样,我也不知是喜是悲。只是叹了口气,对李徐说:“不折手段,把他们的嘴撬开,必要的时候,可以用他们的家人威胁。”

    李徐答应着去了,赵嘉看着我就忍不住叹气。他现在还不是自由之身,驿馆外颜聚派了百人看守,生怕赵嘉会逃匿。

    “哥哥,洗个澡好好休息。”我对赵嘉说。他点头:“怀瑾,你是让哥刮目相看,你有如此魄力,不为官实在可惜。”

    我莞尔:“别感慨了,若真这么想,等嘉哥哥继位,不如封我当相国好了。”

    赵嘉听完苦笑的摇摇头,过了会他问我:“我母后现在已回到代郡了吗?消息闭塞好几个月,我都不能知道她的消息。”

    “嘉哥哥安心,王后已然到了代郡,”那是父王亲自派人送回去的,安全是有绝对保障的,只是心情嘛……就不知道了。

    安了赵嘉的心,我也回去睡了,这几日我心头压力实在不小。躺在床上,想起齐国的师兄们,也不知张良最近如何了?

    李徐的审问比我想象中快,第二日中午就已经有了结果,是我意料之中的事情——下毒的主使是王后倡姬。李徐纳闷的问我:“公主,你怎么知道王后一定会出手呢?”

    “我也不确定,阿童的父母只是一个诱饵,做贼的人肯定心虚。我原来以为的是,他们可能会派人刺杀嘉哥哥,没想到最后是下毒。”我解释说:“不过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引蛇出洞十分奏效。”

    虽说没有找到赵嘉被诬陷的证据,但是我只是放出阿童父母的消息,倡姬就迫不及待的出手下毒了……我有点想笑,太沉不住气,这么容易就被突破了。

    三天后,父王派了王叔赵熙前来,带赵嘉和那些“证据”回朝。春平君赵熙是个谨慎的人,在驿馆又耽误了好几天,他确认完所有信息之后,我们便准备要回朝了。

    然而正准备翌日动身时,时茂从王宫赶过来带给我一个消息:张良病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