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67章 第六十七章一败涂地

第67章 第六十七章一败涂地

    春平君赵熙,我的这位王叔,他支持倡姬为后并不是为了讨好父王,而是与倡姬达成了某种协议。父王病危这件事,是因为我给赵嘉找到了翻身的机会,他们被逼急了,不得不出这一招。赵王宫的禁卫军是赵熙带领的,父王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中招了。

    “你在想什么?”张良问。

    我平静的摇摇头:“我在想,如果我没有执意为嘉哥哥翻案,让赵迁当上了太子,父王是不是就不会有今日的病危了。”

    “多想无益。”张良比我更冷静,他道:“田假如今在满城搜索你,我这里也会很快查到的,我送你去另外一个地方。我已给你外祖家去了信,在他们来接你之前,你先在那个地方躲好。”

    见他如此为我筹谋打算,我感激道:“多谢你。”

    夏福一直沉默的跟在我身后,我转身看向他:“夏福,以后跟着我恐怕有苦头吃了,要不……”

    “再苦,也跟着。”夏福露出一个坚定的笑容。

    我不再多言,点点头,任由张良带我去他说的那个地方。

    我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在这个世界筹划了十年,所有的心血都化为乌有。将来又如何呢?父王已经被控制住了,不知道能活多久,父王死了,赵国王宫就是倡姬的,我和母亲又该如何呢?

    母亲……想到母亲,我便心头隐隐担忧,我眼下是没有任何办法了。甚至想过回赵国煽动大臣们去揭穿父王病危的真相,没有证据,没有人会相信我,我也没有这种声望。而且,倡姬既然能和齐王通信通缉我,赵国那边权柄交接也一定完成的差不多了。

    我以往遇到任何事情总有那么多办法,是基于我赵国公主的身份,是源于父王对我的宠爱。

    如今,一无所有。

    真的,不是心头不恨、不可惜,真的只差一点点,就不是今天这个局面了。

    谁曾想,会败得这么快。

    没有想到的是,张良带我去的是齐王宫,他把我带到了田升那里。

    深夜前去,我和夏福是扮成宦官进去的,田升在他的宫殿里一直候着,见我们过去,他如释重负的样子:“你们怎么来这么慢,我紧张死了!”

    是田升一贯的语气,我牵强的笑了一声,田升立即说:“算了别笑了,笑的丑死了。”

    “我得走了。”张良对我说,他温柔的眼睛里全是担心。我木然的点点头,内心其实不舍得让他走。张良轻轻摸了摸我的头:“你在田升这里耐心等着。”

    张良一走,我连笑都笑不出来,呆呆的坐在桌边出神。田升小心翼翼的看着我的脸色,忍了许久,他终于忍不住问我:“你真的是个女子啊?”

    点点头,田升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好吧……我……你……”他咿咿呀呀了半天也说不出来,最后只是跟我说:“安心在我这儿躲着,没人敢来我这里搜查。”

    田升是个碎嘴,说话停不下来,跟我絮絮叨叨说着他从齐王那里听来的消息。田升说了好久,见我没有反应,就问我:“你怎么一点都不难过?”

    难过又有什么用呢?

    田升继续说:“为什么王后那么容不下你?要把你抓回去?你别怪我父王派兵到处搜索你,你母后……我是说赵国的王后递的国书,上面可是盖了赵王的章,我父王不能得罪赵国。总之……我是你师兄,我会保护你的。”

    他说的颠三倒四,我也只是木然的听着。

    田升越说越觉得没意思,就住了嘴。他自然的吩咐夏福在殿里打地铺,自己睡在了地铺上,把床榻留给了我。

    我的心沉入谷底,依然没有任何想法,整个人都再无生气了。

    稷下学宫放假了,项家还没有来人,张良亲自去了楚国,因为我他今年都不能回家过年。马上就到年关了,我每天像个木偶一样在田升的宫殿里活着,除了吃就是发呆。

    “会不会外祖父那边也放弃我了,他们怎么会为了我得罪赵国未来的主人呢?”我问夏福。

    夏福道:“公主,不会的,我没有见过您的外祖父,但我认识缠公子。缠公子一定不会丢下你,一定不会!”

    “小八!你别这样子了!”田升对着我死气沉沉的脸,终于忍无可忍了,他抓着我使劲摇了摇:“你回到以前的样子!你不要现在这样,跟个死人似的!你还没死呢!小八、小八、小八!”

    田升一遍遍的在我耳边叫我的名字,炸的我耳朵生疼。我挪了一点位置,毫无生气的想,不是以前了。

    “别吵了。”我在田升脑袋上敲了一下。

    田升高兴的跳起来,手捂着刚刚我敲的地方,开心的对夏福道:“你看到没有,她敲我了!来来来,多敲几下,给你敲,这次不跟你生气了!”

    ……

    我看着田升大笑的样子,我知道他拼命的想让我开心,我道:“我每天都在害怕,怕万一到了最坏的地步怎么办?”

    田升大大咧咧的拍拍我:“现在不就是最坏了吗?你要这么想,等赵王病好了,你那个后母就奈何不了你了,到时候他会接你回家的。”

    “不会了……”我呢喃着,父王会死,我无比确信。

    每日都让田升给我留意从赵国那边传来的消息,父王仍是病危着。现在我能想到的最坏的消息是:父王驾崩,倡姬为了抓我回去,拿母亲来威胁我。

    一直到过年,我和夏福都在田升这间宫殿里待着,托田升的坏名声,除了王后没有任何人会来这座宫殿。王后每次来,我都和夏福躲在屏风后面。

    除夕,田升去参加晚宴了,我和夏福待在宫殿里吃着白日剩下的点心。我还记得前两天是我的生日,梦里我又回到赵国,母亲为我过生日的场景清晰得仿佛昨日。

    过了晚上十二点,宫殿外面有了声响,应该是田升回来了。我和夏福来不及去屏风后面,门已经豁然打开,田升冻的满面通红的进来,手里提了一个食盒。

    “为你陪你吃年饭,刚刚在席上,我可就只吃了几口菜。”田升兴冲冲的把盒子打开,里面的菜还冒着热气,田升得意的道:“怎么样,感动吧!有我这样的师兄,是不是感动的泪流满面!夏福,你也一起吃吧!”

    我忍住眼眶里的湿热,拿起筷子,夹了一口牛肉,喉头仿佛被哽了什么似的。我看着田升,轻轻笑了:“特别感动,谢谢七师兄!”

    这是我第一次正经喊田升师兄,田升反而臊了,闹了个大红脸。

    真是一顿格外凄苦的年夜饭,我心想,不知张良如何了?他去了楚国,他现在有没有吃年饭呢?母亲和赵嘉在赵国也不知如何了?

    新年刚过去半个月,赵国那边终于传来父王去世的消息。我一滴眼泪都没有流,不是不难过,心里难过已经到达了顶点,难过得好像有人在拿剪刀戳我的心窝子,可是就是流不出眼泪。

    “公主,你想哭的话就哭吧。”夏福红着眼睛,他已经是个成年男人了,这些年在我面前,仍然和个孩子似的。

    田升在旁边,大气不敢出,想安慰我,又不知从何说起。

    我微笑:“我哭不出来。”

    可是我心里真的好难过!好难过好难过好难过!

    我微微笑着,望着他们。

    三天后,田升把我和夏福带出了齐王宫,马车直直向淄河边行驶而去,然后在庆先生的坟墓前停下来。

    那片树林里有大批人马驻扎,中间一辆大马车,田升带着我走过去。马车上面走下来两个人,是张良和项伯。项伯身量已经是个大人模样了,他还没成年,却出落成了一个英气逼人的少年。

    “小姑奶奶,我来接你了!”项伯看见我,咧嘴笑了一声,朝我张开手。

    我扑过去,在他怀里放声大哭。

    四周寂静下来,只有我的哭声,我的嗓子都要哭哑了。

    但是我的眼泪停不下来,所有的忧愁、恐惧、担心全都哭了出来。

    父王死了,母亲和赵嘉状况不明,我失去了所以可以依仗的人。

    我只敢在项伯面前哭。

    “舅舅!我没办法了!我真的没办法了!”我的声音比寒风还凛冽。张良不忍的偏过头,没有看见我狼狈的样子,我心生感激,压抑住了哭声。

    田升挠头,茫然道:“我……没欺负她……她前面……都没哭的……”

    “多谢!”项伯一手揽着我,一边跟田升道谢。田升抿着嘴笑起来,在他肩上给了一拳:“有什么好谢的,你小子!不过现在怎么长得比我还高了,皮肤还黑!”

    “军营里风吹日晒,可不就黑了。”项伯说话也变得成熟,声音沙哑沙哑的,是青春期男孩子发育的声音。

    “不能再叙了,赶紧走。”张良没有听到我再发出哭声,转过头来催促道。他俊秀的脸上全是疲惫,这些天的奔走他很辛苦,但是这么个人,即使奔走数十日未歇,却依然是带着淡淡的温柔优雅。

    我往项伯身后一扫,足有五六百人。项伯就点头道:“咱们赶紧回楚国!现在赵国和齐国全部都是在搜捕你的人……”

    话音未落,都城方向居然跑出一支队伍,领头人正是田轸。

    “项公子,张公子,有礼了。”田轸笑呵呵的上来给张良和项伯见了个礼,然后看向我:“赵国公主,你也好啊!”

    项伯刷的一下就抽出了一把剑对着田轸,田轸身后的人也纷纷拔出了剑,田升一见田轸就咬牙切齿:“你跟踪我出来!”

    田轸无视田升,只是对着项伯说:“且听我说一言,倡太后已派出大量人马搜寻公主的下落,并让找到公主的人给她带一句话……”

    倡姬已经成太后了?我心中冷笑,赵迁已经继位了么?田轸的目光又看向我,彬彬有礼的样子:“倡太后说,公主在外游走,莫忘记家中母亲和兄长才好。”

    果然,我攥紧了双手,田轸负着手胸有成竹:“齐国去楚国的必经之路已经埋伏好了赵国的士兵,公主还不如让我擒了送到赵国,还能卖给我一个人情。”

    这话说的无耻至极,田升率先骂道:“你这个……”

    “升弟,你仔细!我还没告发你包庇窝藏之罪!”对着田升,田轸一声厉喝。

    就见到旁边张良和项伯对视了一眼,两人几乎是同手出手,项伯把我扔给张良,然后迅速的拿下一把弓,搭上一根羽箭射在田轸脚下。

    张良把我抱上马,迅速的离去,身后项伯和田轸的人已经开始动手了。我窝在张良怀里,浓烈的兰花香将我包围,我回头望去,树林里两拨人厮杀在一起,天上又开始下雪了。

    项伯很快就带着人追上来了,之前那辆马车已经被舍弃,大家都骑着马。前两天下过雨,地上泥泞不堪,数不清的马蹄踏过这片土地,泥水被溅起,仿佛笔尖甩出去的墨水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