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71章 第七十一章秦国尚书令

第71章 第七十一章秦国尚书令

    秦王政十一年的春末,还没入夏,太阳跟掉在了咸阳一样。整个咸阳城仿佛一个熔炉一样,城里的人都燥热难安,大家都在议论为什么今年的夏天会这么热。

    这一年的春天,秦国取了赵国九座城池,疆域版图再次扩大,举国欢腾;这一年的春天,赵国的国君去世,新的赵王登基;也是这一年,有两个人落入了渭水中,下落不明;同样是这一年,来自韩齐楚赵的四位公子不知为何在渭水处徘徊了三十天,最终各自散去……

    生命如此强悍,即便经受千锤百炼,依然顽强的生存在这个世界上。

    生命又是这么脆弱,在权利杀戮之中,不堪一击。

    有人觉得生活之苦让人肝肠寸断,不想再活在这个世界上;有的人拼尽全力,在污泥中翻滚挣扎,咬着牙往前爬,只是为了活下去。

    初夏的一个傍晚,咸阳城终于迎来一场暴雨,雨水倾盆而下,仿佛天漏了一个口子。这样的雨天,秦国的廷尉李斯却突然进宫请见秦王。马车进入咸阳宫,直接行驶到章台宫,没有人知道李斯那天和秦王说了什么,只知他再出来时,已经是半夜了。

    第二天,秦王身边多了一个小令官,随侍在秦王嬴政身边,专门负责秦王颁发的文书和传达命令。据说这个尚书令年纪非常之小,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出身姓名一概不知,一时间大家都好奇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而被议论的尚书令本人,正在辛苦的劳作,她坐在平日里秦王坐的案牍前,给躺在冰块旁边的秦王读朝臣的上书。

    “……天炎民众粮食不收,米食五千,调价否?”怀瑾念着这道奏疏,只觉得口干舌燥。她念完,就看向前面旁边半躺着的嬴政,等他的意思。

    殿里没有其他人,嬴政光着膀子,下面穿了一条有档的胫裤,裤子被他挽到了大腿根。他枕着一块玉石做的枕头,躺在殿内光洁的地面上,翘着二郎腿,手里拿了一串荔枝一颗一颗的剥着吃。听怀瑾念完,他说:“降……一千。”

    慵懒磁性的声线,怀瑾听完,就在那个章子上落笔写下几个字:准,降价一千。

    又拿起一本奏疏打开,怀瑾念道:“城南盗匪出没,抢百姓钱财若干,请兵一千……”

    “废物,强盗而已竟敢请一千兵,怎么不再多要点,这么多兵是想谋反吗?自己解决!”嬴政音调往上扬了一些,怀瑾提着笔,无奈的写:派都城驻兵即可。

    “气候炎热,听闻有一玉石,卧上冰爽,欲献大王……”

    “要他滚!”

    “南郑有美人,二八许人,貌美如天人……”

    “是个女的就美得跟天人似的,没见过美女么?”嬴政嗤笑一声。

    ……

    念完案上所有的奏疏,已经到了午时了,怀瑾只觉得嗓子都要冒烟了。嬴政依然是那个动作躺在那里。

    半天没听到她的声音,嬴政看过去:“念完了?”

    怀瑾嗯了一声,嬴政揪了一颗荔枝扔过来。从极南的地方进贡的荔枝,是个稀罕物,怀瑾连忙接住:“谢陛下。”

    章台宫的门都是紧紧闭着的,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进来,宫内除了怀瑾、嬴政、和嬴政的内侍老猎,再无他人。

    “传膳吧。”嬴政坐起来,漫不经心的说。他一坐起来,老猎就拿着上衣过来,给他披上了。怀瑾从案边站起,负手侍立在嬴政身旁。

    嬴政从地上起来,又去旁边的玉榻上躺下。老猎出去传膳,门被打开,外面的光线炽热,瞬间让殿里亮堂起来。

    “王后带着扶苏公子来了。”门外的宫女进来通禀说。

    怀瑾立即拱手告退,嬴政点头首肯,她便恭敬的退下去了。

    宫门口和王后芈荷打了个照面,怀瑾还没把请安的动作做完,王后一手抱着年仅一岁的扶苏,另一只手在空中虚抬了一下,就让她起来了:“赵大人辛苦了,赶紧去歇着吧。”

    王后和扶苏被人簇拥着进去,怀瑾恭敬的目送他们进去,然后看向在章台宫门口穿着铠甲的一个青年小将——这是卫士令蒙恬。怀瑾随口打招呼:“蒙大人,到了该换班的时候了吧?”

    “午时还差三刻,还有一会儿。”蒙恬头上已经全部是汗,他今年已经二十了,不过看着仍然是满脸稚气。

    这两个月她随侍在章台宫,每天都能遇见蒙恬,因此也就熟稔起来了。冲蒙恬点点头,怀瑾从章台宫的正殿下了台阶,快步行过,到了下面她往左一转,绕到章台宫后面的一座偏殿。这座殿前种了很多桂树,院子里面摆放了很多盆兰花。

    怀瑾径直进入殿内,殿里夏福已摆好碗筷了。

    “今天伤口还痒不痒了?”夏福给她盛好饭,问道。

    怀瑾听他这么问,又觉得肩头开始隐隐作痛了,她把手里的碗放在夏福面前,自己动手又盛了一碗,然后才开始回答:“都小半年了,早好了。”

    “吃完饭再上点药膏吧,别留疤了。”夏福在旁絮絮叨叨。

    怀瑾摇头,再怎么上药,肩头的那道箭伤肯定是要留疤了。当时没有医师处理,伤口都是当时救起她的那对老夫妻处理的,发炎几乎死掉。最后还是夏福找到了她,带她到城里找医师,才保住了这条命。

    当初,想起当初,真是苦不堪言。

    大热天的,怀瑾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身上的那些伤痕和湍急的渭水,直到现在都让她心有余悸。

    赶紧吃完饭,她脱下衣服让夏福上药。夏福是宦官,这么多年她早已把夏福当了亲人,便无所谓男女之别。药膏有一股芙蓉花香,上好的药,是李斯找人给她配置的。

    刚到咸阳城时,她依然是半死不活的。多亏了许多年前韩非送她的那个扳指,被她用一根链子穿起来戴在脖子上,逃亡时都没有摘下。

    幸好有这个扳指,她才见到李斯,还能有今天。

    “换身衣服吧。”吃完饭身上的汗出得跟洗了个澡似的,不能顶着一身汗臭味去当差。

    现在比不了以前,以前日子过得奢华又享受,如今在别人手里当差,是不能和以前相比的。怀瑾换好衣服,然后往章台宫大殿赶过去,蒙恬已经不在那里,他换岗了。

    王后陪嬴政吃完中饭已经走了,不过却把扶苏留了下来,嬴政正在榻上逗弄扶苏。他平日看着对什么事都漫不经心的样子,对着自己的儿子却十分来精神。

    “叫父王!”嬴政在小扶苏脸上捏了一把,一岁的小孩哪听得懂,张大嘴咿咿呀呀的不知道说什么,把殿内一众人全逗笑了。

    过了会儿扶苏睡着了,嬴政让乳母把他抱回王后那里。人一走宫殿里就冷清下来,嬴政伸了个懒腰,半躺在榻上,和她说:“天气热,晚上叫人也去你那里送点冰。”

    怀瑾知道在古代夏天的冰有多珍贵,带了一个切合时宜的笑脸:“臣,多谢陛下。”

    嬴政笑了一声,饶有兴趣的说:“你真有意思,寡人每次给大臣们赐冰,他们都是说不敢受不敢接,你倒……挺实诚的。”

    “臣日后会受到陛下更多的赏赐,区区一些冰,臣欣然接受。”怀瑾面上诚恳的回答。

    “哈哈哈哈哈你可太有意思了,寡人喜欢你。”嬴政大笑道,怀瑾一派安然,老老实实的站着,见嬴政第一面她就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人,她道:“承蒙陛下厚爱,臣不胜欢喜。”

    殿中点了香,怀瑾闻得出是前些日子她调的那种香,没想到嬴政这么给面子,这就点上了。正想着,嬴政突然问我:“寡人还是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陛下请问。”

    “寡人长得很丑吗?”一抬眼,看见嬴政探究的眼睛。

    嬴政有一张狐狸脸,眼尾处有些上扬,这双眼睛要是放在一个女人身上,真是媚死了。多情的长相,然而气质截然相反。

    怀瑾在没见到他之前,总觉得秦王嬴政该是个霸道总裁范的人——前世看到的小说里都是说秦始皇性情残暴冷酷。见到他之后,便觉得小说实在洗脑。嬴政很年轻,二十出头的年纪,看上去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且他特别懒,好像什么都懒得做,无所谓、漫不经心,但是他经常用最懒散的语调说着最犀利的话。

    人常说,通过语言可以窥测内心,而嬴政的内心和他的外表是完全相反的。

    没有直视嬴政,怀瑾低着头,回答:“陛下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实乃咸阳第一美男子。”

    这马屁拍的怀瑾心里想笑,谁知嬴政眼里多了好奇:“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愿意当寡人的妃子?”

    怀瑾一下卡住,她想起李斯第一次带她见嬴政时,嬴政对她的欣赏不加修饰,他当时对自己说:到寡人的后宫里来,寡人给你立足之地,否则你一个女子,寡人如何留你?

    当时是拒绝了的,她拿簪子抵着自己的脸,坚决的说:“赵姮一心报仇,并无他想,我愿意自毁容颜,永远做一个男子,终身不嫁。”

    当时李斯脸都吓白了,怀瑾也很忐忑,谁知嬴政竟然大笑着同意了。

    眼下嬴政又问了这个问题,怀瑾倒有些拘谨了,琢磨着,她说:“臣……可才只有十岁……”

    “有什么要紧,寡人可以等您长大。”嬴政支着头,笑吟吟的看着她。

    怀瑾满头大汗:“臣当日早已经说了,一心只想报仇……”

    “又想拿东西划脸了?”嬴政道:“万一你就是脸都烂了,寡人依然要娶你呢?”

    怀瑾抬头瞥了嬴政一眼,终于发现他只是戏言,笑道:“陛下莫要戏耍臣了。”

    嬴政坐起来,貌似很认真的问:“当寡人的妃子有什么不好,锦衣玉食,一大群人伺候你。王后是当不了了,你想当什么?美人?还是夫人?”

    “陛下莫取笑臣了。”怀瑾老老实实的回答:“后宫妇人,行事不便,难免畏手畏脚。臣不愿躲在后面,难道陛下希望臣在给您出谋划策的时候,前朝大臣们每天上书弹劾女色误国吗?况且,诸多事情,只有男人才好出面。”

    嬴政终于不开玩笑了,又躺了下来,脸朝着房梁:“以你之能待在后宫,确实是屈才了。好了,寡人要睡会午觉,你去把上午批的文书发下去吧。”

    在旁边守着的老猎就上来了,拿了一条薄薄的被子放在嬴政旁边,又从殿外叫了两个人把放冰块的鼎移到床边,然后在窗前立起了一个屏风。做完这些老猎就像个机器人一样,坐在屏风旁边一动不动了。

    怀瑾去到旁边的案桌边,把上午批过的文书放在在两个箩筐里,然后叫来嬴政批给她的两个小宦官,把箩筐抬到了偏殿。

    到了偏殿,这些文书又要开始分类。

    她是尚书令,能让她送文书的只有公卿级别的官员,像丞相、将军、太尉、大夫都是要她亲自跑的;剩下的都是由她的两个助手分别送到其他官员那里。整理好东西,她需要去部门老大那里取牌子,批三辆马车下来。

    尚书令虽时常随侍嬴政,但也只是少府的属官,除了嬴政,她的顶头上司是少府令原布吉。

    原布吉的工作就是坐在他自己的宫殿里,等着掌管宫中各项工作的众属官前来报告工作,做一下对接。如果非要解释一下,就相当于在办公室,嬴政是ceo,原布吉是他们这个部门的经理。

    怀瑾跟原布吉关系还行,原布吉是个上年纪的宦官,听说先秦王遇刺时他曾经挺身挡在先王身前,因此深受嬴政看重。

    “小赵,日日陪侍在章台宫,真是辛苦你。”原布吉大腹便便的坐在案桌前,大肚子几乎快把案桌掀翻了,怀瑾看着他莫名想到以前给自己做饭的汤厨子,她笑眯眯的回答:“赵姮年纪小,辛苦些是应该的,吉爷爷每日对接宫中各项事宜更是辛苦,多保重才是。”

    原布吉很是满意,痛快的给了她三张牌子,怀瑾恭维了两句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