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73章 第七十三章芷阳宫避暑

第73章 第七十三章芷阳宫避暑

    嬴政瞄了她一眼,本来躺在地上的,这会直接躺下了,老猎又过来把自己的外衣脱了叠成一个枕头枕在嬴政头下。

    “嫪毐之乱。”怀瑾说。

    嬴政听到这个名字,脸上表情顿时阴冷下去。怀瑾道:“臣敢断定,嫪毐之乱一定跟吕不韦有关系。”

    “你有什么证据?”

    “只要陛下同意,臣可以去找。”

    “如果找不到呢?”

    “臣会找到。”

    嬴政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手紧握成拳,面上冷的跟挂了冰一样:“如果你找不到,那就是欺君之罪。”

    怀瑾不慌不忙:“只要陛下愿意,就一定会有证据。”

    嬴政沉思了半晌,幽幽的问她:“听你的语气,似乎断定吕相与嫪毐之乱有关,你可是知道了什么?或听到了什么?”

    因为这是历史书上写的啊,怀瑾心想,她道:“大家知道多少,臣也就知道多少。不过臣斗胆,想问问陛下知道多少。”

    嬴政拍了拍旁边的地面,让她也躺下,怀瑾就立即躺在他旁边。旁边就是露台的栏杆,有十多丈高,怀瑾努力让自己不看那边。

    “母亲在嫁给父王以前,是跟着吕不韦的……”嬴政说,怀瑾点头,这是天下人皆知的。不过她还知道,先秦王去世之后,嬴政他妈赵姬又开始和吕不韦来往了,可能是……寡妇夜里耐不住寂寞。

    不过赵姬有那豹子胆,可吕不韦却不想因为和太后私通失去权利,选择主动断了。为了满足赵姬,让嫪毐装假宦官入宫了。大概是因为嫪毐“服侍”得太后很满意,太后渐渐对他言听计从。

    “寡人把母后和嫪毐迁到了雍城,是为了成全母后,谁知嫪毐哄的母后把手上的兵符给了他,他居然敢起兵反寡人!狼子野心!”听嬴政的语气,很是平淡,如果忽略他紧紧攥成拳头的双手。

    怀瑾点头:“陛下说的是,狼子野心!”

    嬴政道:“所以寡人杀了嫪毐,连同他和母亲生下的两个孩子,寡人也一同杀了。野种,是不该留在世上的。”

    怀瑾赞同:“陛下说的是,野种该死。”

    嬴政道:“平息嫪毐之乱后,寡人收回了他们手里的那支兵符。但是寡人很奇怪,嫪毐要反为什么不在第一个孩子出生时就反,反而拖了那么几年。于是在嫪毐死后,寡人就秘密派人去查,没查到结果,谁知却查到……嫪毐是吕不韦送进宫的!枉寡人还尊他为仲父,狼心狗肺!”

    怀瑾深以为然:“陛下说的是,狼心狗肺!”

    嬴政偏过头,看着她,两人大眼对小眼。许久,嬴政笑了一声,偏过头去,他说:“这些事情,寡人只告诉过三个人。”

    怀瑾问:“哪三个人?”

    “你,甘罗还有尉缭。”嬴政说。怀瑾问:“也是陛下告之的吗?”

    嬴政道:“你和尉缭是寡人告知的,甘罗能知过去将来,天下无事可以瞒过他。”

    呃,这个甘罗真有这么神吗?怀瑾心想,那他一定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

    正想着,嬴政又叹:“吕不韦已经到了这个地位了,他也并没有称王的意思,可他却总不愿意放权给寡人,寡人实在想不通他到底为什么。寡人的尚书令大人,你说他到底想要什么?”

    “这个恐怕只有吕不韦自己才知道了。”怀瑾说。

    夜色渐深,嬴政丝毫没有要起来的意思,怀瑾也只好继续躺着,地上又硬又硌,背上开始有些不舒服了。

    “告诉你一件事情,”嬴政凑近了一点,他身上带了一点奶香,是扶苏身上的味道。他说:“吕不韦那里有四只兵符。”

    怀瑾一惊,兵符一向是各国藏的最隐秘的东西,没想到嬴政会告诉她。只是吕不韦乃是文官,为何手里会有这么多兵符?

    嬴政接着说:“秦国共有六只兵符。寡人这里有两只,桓齮和杨端和那里各一只,剩下两只在吕不韦那里。桓齮和杨端和都是吕不韦的追随者,所以相当于吕不韦那里有四只兵符。尚书令大人,不如你帮寡人把那四只兵符拿回来吧。”

    怀瑾心下松快起来,送了半年文书,ceo终于开始提要求了。嬴政说:“只要拿回了兵符,吕不韦就能滚蛋了。”

    “臣需要桓齮和杨端和的一切卷宗。”怀瑾说。

    嬴政眯起眼睛,有些诧异:“你这就接下军令状了?”

    “军令状不敢,只是陛下要臣做什么,臣就做什么。”怀瑾思忖着,然后从地上坐起来一拱手,大声说:“赵姮愿意一试。”

    嬴政猛的从地上坐起来,捂住她的嘴,力道之大直接把她扑倒在地上,他小声笑道:“你声音小些,当心被人听去了。”

    这个姿势实在是……怀瑾瞄到老猎蒙恬那边全都转过了脸去,嬴政的脸近在咫尺,怀瑾也不动,眨了眨眼表示自己知道了。嬴政松开手,却没起身子,仍然压着她。怀瑾也小声道:“这里的人都是陛下的人……”

    “哦?那你也是寡人的人咯?”嬴政慵懒的问道。

    怀瑾垂下眼眸不看他,嬴政笑了一声,脸俯下,怀瑾心里慌乱起来。不会吧,他看上自己了?不会吧,她都没长好呢。然而嬴政却只是附在她耳边:“宫里也有吕不韦的人。”

    嬴政骤然放开,怀瑾松了一口气,然后拱手:“臣明白了。”

    嬴政站起来,也不拍管身上的灰,踱着步子回去了:“去王后那里吧,尚书令大人,你也早些回去歇着吧,明日还要当差呢!”

    蒙恬手边那些禁卫军个个都暧昧的看过来,她哀叹一声,陛下啊,谁不知道你刚刚是在玩我啊,唉。

    不知道宫内有没有八卦,因为嬴政对八卦之类的东西,都管的很严。

    但是几天后给嬴政念奏疏的时候,看到这么一道上书:“……雍城有一童子,年十三,以貌美轰动当地,欲献陛下……”

    嬴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怀瑾:“……”

    嬴政做事效率是是相当快的,怀瑾很快拿到了桓齮和杨端和的所有卷宗,看完这两个年轻武将的资料之后,怀瑾蹙起了眉,有些犹豫。

    “主子,怎么了?”夏福坐在旁边缝衣服,他的缝补手艺比女人还好,不知道怎么学的。

    怀瑾有些头痛道:“有件事情,无法下决断。”

    夏福问:“什么事情呢?”

    怀瑾就摇摇头,犹豫片刻之后,她心中就有决断了。以前做卑鄙小人没什么心理负担,利用完人之后一脚就踹了,现在反而瞻前顾后起来了。

    心里苦笑了一声,怀瑾把卷宗收起来。

    三伏天的时候,嬴政决定带着后宫女眷去芷阳宫避暑,还带了十多个武将一同前往,为了恩赐御下,特意让他们带上了家眷。

    芷阳宫在灞河边上,宫中竹林高树遍布,是一个清凉的好去处。

    怀瑾被分配到了一个偏远的宫殿伺候,那个宫殿里住的是少将军桓齮的妹妹桓予情,这些臣子的家眷都住在西边一带的宫殿,跟着宫里众夫人一起居住,男子无法进来。

    桓予情是个典型的小家碧玉,小瓜子脸大眼睛小鼻子小嘴巴,皮肤干干净净不施脂粉,像清晨的露珠。十五岁正是女孩爱闹的年纪,西宫的女孩子们日日都在花园里一起游玩,只有桓予情日日待在殿里绣花描红。

    幸好她不爱出去,怀瑾这几日在殿里与她有很多独处的时候,经常找着些有意思的故事说给桓予情听。几日下来,桓予情已经和怀瑾是有说有笑了。

    “这是绣的……两只打架的鸟?”怀瑾见桓予情这几天都在绣一块护腕——看样式是男子的护腕,偏在上面绣了些花草虫鱼,她看了好几日才看明白原来是两只鸳鸯。

    桓予情掩着嘴笑起来,柔柔道:“这是一对鸳鸯,被你说的一点意境都没有了。”

    怀瑾本就是故意逗她说话,因此就憨憨的挠着头:“是小人没见识,小姐绣的真好看,跟活了似的。”

    桓予情在她头上点了一下,然后道:“你一个小男孩,哪知道这些。说起来,你这样小的宦官,应该是从小就待在宫里的吧,你是几岁入宫的啊?”

    “其实也没有很久。”对于这些问题她都是含糊带过,看着桓予情手里的护腕,怀瑾故意问:“小姐这幅护腕是给桓将军做的吧,你们兄妹感情真好。”

    “这是……”桓予情想说这是做给另一个人的,可是一张嘴脸就红了,怀瑾看她这幅少女怀春的模样,便笑着抚掌:“我知道啦!”

    桓予情看着她,好奇道:“你知道什么啦?”

    “这是做给你的心上人的!小人想起来似乎听人说过,鸳鸯是……成双成对的鸟!”怀瑾眼睛熠熠发光,看着桓予情,道:“所以肯定是绣给小姐的心上人的。”

    桓予情抿着嘴笑:“你一个小宦官,还懂这么多呢!”

    “是呀,是呀。”怀瑾点点头,天真烂漫的笑着:“也不知是谁这么好福气,得了小姐亲睐。”

    桓予情紧紧握着那副护腕,渐渐出神,那个挺拔的身影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他时常来府里找哥哥喝茶,他经常会说战场上的一些趣事给她听,后来……后来她就认定他了。只是这事,却不知如何跟哥哥说,哥哥应该也不会反对吧,他们关系挺好的。

    想着想着,她自言自语的出声:“也不知……他此时在做什么?”

    怀瑾眼瞅着她脸红了又红,柔美的眼睛里全是思念,便问:“小姐说的谁?”

    桓予情回过神来,红着脸问她:“小赵,你知道……我哥哥他们住在哪里吗?”

    “知道呀,他们住在南边的殿里,小姐想去探望桓将军吗?向王后通报一声,便能过去了。”怀瑾说。

    桓予情想了想,道:“我担心他……们每日繁忙,不好去打扰,还是算了吧。而且去叨扰王后也不好,此次来的女眷那么多,王后看顾她们也很忙……”

    想去,又怕麻烦。

    怀瑾想了想,自告奋勇:“不如小人带小姐去南殿吧,小人对各处宫殿都熟,倒是知道有一处小门是无人看守的……”

    “不好,”桓予情坚定的摇头:“不可如此鬼鬼祟祟的,被人知道,恐被怪罪。”

    怀瑾怂恿道:“不会呀,很多人都会走那边,又方便又近。前几天还看见别的小姐也从那个方向出入呢,小姐只是去看望兄长,怎么会是鬼鬼祟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