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74章 第七十四章两头官司

第74章 第七十四章两头官司

    桓予情的坚定就有点动摇了:“真的吗?”

    怀瑾点头:“真的啊。”

    静静地等着桓予情,她还是摇摇头,转身去做别的事了。

    但天刚擦黑的时候,桓予情咬着唇,纠结的说:“小赵,要不你还是带我过去看一下?我实在……很挂念……兄长。”

    怀瑾笑嘻嘻的应了,然后就带着她去了通往南边殿宇的那座小门。到了门边,怀瑾指着回廊,说:“从这边一直走,第七间殿就是桓齮将军居住之处,与他相邻的是杨端和将军,小姐莫走错了。小姐见兄长,小人就不跟着凑热闹了,在此处等小姐,小姐快去快回吧。”

    桓予情就的笑容掩饰不住,点头道了声谢,飞奔过去了。

    她一走,从暗处就出来了三个人,蒙恬走到怀瑾身旁,看向刚才桓予情消失的方向,问:“这扇门的守卫是以后都撤掉,还是只有今天的撤掉?”

    蒙恬带着那两个原本戍守这个小门的两个侍卫,三人面色全是疑惑,怀瑾含笑行了一礼:“三天就行,三天后麻烦把这扇门堵了。”

    蒙恬道了声知道了,十分好奇:“你到底在做什么?”

    他年轻英气的脸上布满探究,怀瑾发现了他一个毛病,蒙恬似乎从来不会掩饰自己任何情绪。明明这人是秦朝名将蒙武之子,是受尽最好教育的世家子弟,听说还是打小就跟着嬴政的。但是真的,心思简单的不像话。

    咳了一声,怀瑾说:“天机不可泄露。”

    蒙恬抓了抓脸,道:“你怎么跟甘罗大人似的,他也特别爱说这句话。”

    又听到了甘罗的名字,怀瑾心道,也不知他何时从外面回来,真是想见见这位传说中的人物。怀瑾开始赶人:“蒙大人,你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天都黑了!”

    “我,我现在只是卫士令,还不是大人呢。”蒙恬不好意思的说。

    怕桓予情随时会回来,怀瑾连忙把蒙恬赶走了。一个人守在这扇门前,等了一炷香的时间,桓予情就回来了,小脸红扑扑的,神情极大的满足。她是一路小跑回来的,娇喘连连,她捂着胸跟着怀瑾往回走。

    怀瑾就问她:“小姐见到桓将军了?”

    “嗯,见到了。”桓予情死死压抑住兴奋,她走在走廊里,就差快乐的转圈圈的,走路都是轻盈的几乎要蹦起来。

    怀瑾心知肚明,少女的这种快乐是为何而来。

    这日桓予情睡前喜滋滋的跟她说:“小赵,真是谢谢你。”

    怀瑾含了个得体的微笑:“小姐赶紧睡吧。”

    不必谢她,她会有愧疚感的。

    接下来的三天,每天晚饭后,桓予情都会从那道小门去南殿那边,每天都是面色红润容光焕发的回来。白天的时候,别的小姐去邀她玩,她都是坚定的拒绝,然后日夜赶工做那副护腕。

    那副护腕终于做好了,但是那道门却突然多出了两个守卫,桓予情过不去了。

    “不是说没有人看守吗……”桓予情的细眉皱起来。

    怀瑾说:“这……小人也不知道啊,以前真的没有人看守的。可能……可能被管事的人发现了,就派人看起来了。”

    桓予情郁闷的嗫嚅:“可是我今天约了……不能失约的……”

    怀瑾善解人意的凑过去:“小姐约了谁?不如奴才去帮您说一声?小人是宦官,在芷阳宫里倒是到处都能去。”

    “这……”桓予情看着她小小的身量,思来想去,一个小宦官应该是没有关系的。她把那对护腕递给怀瑾:“我与一个人有约,可是今天去不了,不然你帮我走一趟?”

    怀瑾当即拍着胸脯保证:“小姐放心吧,只是跑个路,包在奴才身上了。”

    桓予情不疑有他,走到案边提笔写信,怀瑾在旁边看着,羡慕的说:“小姐真厉害,会写这么多字,小人看着真是……以前带小人的师傅也教写字,可奴才真是一看到字就头疼!”

    桓予情更加放心,柔声道:“我也只是略识得一些字,你既不会写字,不如我教你吧,左右还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怀瑾看上去仿佛头都大了,抓着头发:“小姐你就别为难小人了,小人是真的少了那根筋。”

    桓予情听着虽然想笑却也很安心,想了想,她还是把信中的称呼用刀片划掉了,这样比较安全。

    写完信,桓予情就把信和护腕一同教给怀瑾,说她的朋友在南边宫殿的一处角上等着。

    怀瑾答应着去了,她去到桓予情指的那个地方,是一个放水缸的角落,又黑又暗,那里有一个高挑的身影等在那里。

    看身形,是个男子,并且是个很年轻的男子。走近了,感觉到那个男子身上隐藏的杀伐之气。

    “你是谁?”那个男人问她,黑暗中看不清脸,男人却能分辨怀瑾并不是他等的人。

    怀瑾低着头:“请问阁下是桓小姐的朋友吗?”

    男人迟疑了一声,道:“我是。”

    怀瑾把护腕和递上,说:“小姐今日无法前来,派小人将这对护腕和这封信送过来。”

    并无多话,男人没有问,怀瑾也没有说多余的话。送完这些,怀瑾便往回走了,穿过那道小门,怀瑾从怀里取出一封信,看字迹,赫然是刚刚桓予情写的那封。她不过,是把这封信又复刻了一遍而已,字迹并无太多区别。

    信上的内容是:在行宫中相见不易,郎君保重自身,秋收时分,妾等大人上门提亲。

    调了个头,怀瑾往北边的一处宫殿过去,吕不韦一家人全住在那里。在南北相接的宫墙前,有一个男人在那里等了许久。这个男人三十岁上下,蓄着小胡子,颧骨有点高,脸颊两边的肉有些往里凹。

    “吕大人,久等了。”怀瑾过去行了个礼。

    那男人一看见怀瑾兴奋不已,上前询问:“小姐今日可有话带过来?”

    这个男人是吕不韦的小儿子吕丛武,自从芷阳宫第一日的宫宴上见到桓予情之后,他就每日一封信送到西殿,这些信件全让怀瑾截了下来,一封没让桓予情见着。每天晚上的这个时候,怀瑾就会给他带来桓予情的“口信”。

    “小姐今日让奴才带了信过来。”怀瑾将怀里那封信递过去,吕丛武看完信,激动不已,上前两步追问:“予情当真这么说?”

    怀瑾低着头:“奴才不知,只是这封信是小姐让奴才亲自交到大人手上。”

    “好,好,好!”吕丛武点点头,小胡子都激动的颤抖起来,半晌,他说:“可否约见小姐一面?”

    怀瑾脑子极速转了一下,然后回答:“这……西殿是各宫夫人和各位命妇女眷所在,恐怕有不便。”

    吕丛武压抑着兴奋,低声说:“我可让我姐姐吕夫人安排,光明正大的去见她。”

    嬴政的一位夫人吕丛兰确实就住在西殿之中,吕丛武去拜访姐姐,确实是可以进去的,不过……转瞬想了一下,怀瑾道:“奴才需要先告诉小姐一声。”

    “好好好,我等着就是。”吕丛武激动的都有些语无伦次了:“你告诉小姐,予情,就说,让她等着我,我一定娶她进门。”

    怀瑾心中冷笑一声,答应着去了。

    夜色已深,怀瑾准备去自己的小屋子里休息,她的房间在东边的殿里,是随着嬴政住的。走了一会儿,有些后悔,怎么没有提个灯笼出来?一个晚上几乎跑完了整座宫殿,此时天黑,路都有些看不清了。

    慢慢走到东边,廊下的灯笼多了起来,怀瑾加快了步伐,往自己的小屋子里去。屋子里亮着灯,想必是夏福在等她。

    推门进去,夏福果然在擦地板;但榻上,躺了一个人——却是嬴政。

    “陛下。”不惊不惧,怀瑾端正行了个礼。

    嬴政一手撑着头,一条腿压在另一条腿上,懒懒的躺着,看见怀瑾也不起来,老猎在旁边给他打扇子。他说:“自搬到芷阳宫,尚书令大人真是整天忙的见不着影子。”

    “陛下这不是见到了?”怀瑾笑道,故意叹了口气:“为陛下辛勤做事,陛下反而责怪臣,臣真是委屈的紧啊。”

    跟唱戏似的,怀瑾假哭抹着眼泪。

    嬴政很给面子的接道:“爱卿辛苦,只是西、南、北三座殿日日见你跑,就是不来寡人的东殿,看来爱卿是一点都不想寡人,寡人可是想你得很。没有尚书令大人替寡人念诵奏疏,寡人批文都没劲了。跟寡人说说,你都忙了些什么,寡人好奇的很。”

    他语气表情看着是痛心疾首,身体却一动不动,仿佛钉在了床上一样。夏福和老猎都是一脸:我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

    怀瑾演不下去了,收起嬉皮笑脸,正色道:“请陛下静待,到时候自然有结果。”

    “好好好,寡人不问。”嬴政慢吞吞的坐起来,老猎上前替他穿好鞋,把嬴政搀扶起来。嬴政往外走,边道:“就是顺路过来看看,你早些休息。”

    嬴政一走,怀瑾就问夏福:“陛下来了多久?”

    夏福刚想说话,门外嬴政突然探过头:“寡人就来了一小会,半个时辰而已。”

    冷不丁被吓了一跳,嬴政却心情大好的走了。怀瑾提着心,看嬴政这次是真的走了,才关上门,躺上了床,床上还有嬴政身上的余热。

    “陛下有和你说什么?”怀瑾踢掉鞋,把外衣也把拉掉,躺好。

    夏福把抹布放下,说:“就问了一些以前在齐国读书的事情,问你读书好不好,在齐国的生活什么样子,就是和我闲聊了几句,其他的……”夏福又回忆了一下,确定自己无遗漏,才说:“其他的没问了。”

    怀瑾问完,枕着手就睡了。夏福收拾屋子的动作放轻,把灰尘全都清理干净了,夏福支起屏风,在怀瑾旁边打了个地铺就睡下了。

    翌日清晨,怀瑾一起床就去桓予情那里当差。桓予情明显是做了个好梦,精神特别好。见着怀瑾亲热的拉着她的手,叫她吃东西。

    “东西送到了吗?”桓予情似乎还带了一丝讨好的意味。怀瑾一边吃糕点,一边点头。桓予情问:“他说什么了吗?”

    怀瑾歪头想了想,道:“没说什么,但是看着很高兴的样子。”

    桓予情如同吃了定心丸一样,高高兴兴又端了两盘点心过来,似乎要身体力行把所有的感谢变成点心,全都塞到怀瑾肚子里。

    桓予情心情极佳,道趁着上午太阳还不毒,决定去外面走一走。怀瑾心道,这个宅女终于想出门了。但是刚收拾好正准备出门时,有一个宦官来请:“吕夫人今日宴请各位小姐一同品茶,派小人前来通传。”

    “这……”桓予情想了一下,吕夫人是大王的宠妃,不去实在是不好,犹豫一瞬就答应了。怀瑾暗觉不妙,应该是吕丛武来了,谁知他如此迫不及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