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76章 第七十六章救命恩人

第76章 第七十六章救命恩人

    怀瑾笑而不语,过了会嬴政笑够了,便问:“吕丛武真的是桓齮杀的吗?”

    “桓齮忙着办丧事,哪有时间去杀人啊?”

    嬴政好奇不已:“那是谁?”

    “是桓小姐真正的心上人。”怀瑾神秘兮兮的笑了一声。

    夏季的最后一天,仍是炎热的时候,某一天上朝,桓齮突然上书说吕不韦是嫪毐之乱的始作俑者。是吕不韦将嫪毐送进了宫,甚至将给嫪毐净身的老宦官提上了殿,把具体的年月日都说了,详细到吕不韦如何收买这个宦官。

    朝臣们哗然,殿上那天记录言行的史官,足足写了十多卷,可以想见那□□堂上有多么之精彩。据说嬴政那天震怒异常,把吕不韦的朝板摔到了他脸上,将吕不韦不留情面狠狠斥骂了一顿,然后罢免了他相国之职,命他一个月后离开咸阳城,搬到自己的封地洛阳居住。

    没一个朝臣敢为吕不韦说话。

    震怒异常的秦王陛下,又在榻上笑的直打滚了,扶苏在旁边趴着,看着自己父王癫狂之态,小小的眼睛里是大大的疑惑。

    “陛下,不能让吕不韦回去。”怀瑾浇了一盆冷水:“吕不韦虽与桓齮和杨端和离了心,但他手上还有两只兵符。”

    嬴政似乎不以为意:“两只兵符而已,不再足以与寡人对抗,况且这两只兵符有其他人会为寡人夺回来。”

    怀瑾听到他这么说,便不追问了,想必嬴政还有其他部署,只是没有告诉她。

    “尚书令大人,你立下此功,想要什么赏赐吗?”嬴政问她。

    怀瑾心抽了抽,肃声道:“陛下知道臣想要什么。”她只想秦兵攻赵,帮她把倡姬和她的儿子从那个高位上扯下来,狠狠的践踏在泥里。

    嬴政收敛起笑脸,叹了口气:“你太急了,现在不能贸然出兵,先等着吧。”

    “是。”怀瑾周身气息顿时沉重起来,只要提起赵国那边,怀瑾就阴森得仿佛寒冬的冰窖。

    嬴政道:“需要给你换个大一点的宫室吗?”

    怀瑾本能的摇头:“现在的殿室已经很好了,臣和夏福住的很舒适。”

    嬴政想了想,又道:“需要给你钱吗?想买什么自己去买。”

    怀瑾脱口而出:“宫里物事应有尽有,赵姮什么都不缺。”

    嬴政:“……”

    旁边永远沉默的老猎终于忍不住了,轻声提醒道:“陛下的面子,还是不能扫的。”

    怀瑾猛的反应过来,扑通一声跪下,嬴政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扶额无奈道:“罢了,早已习惯你这样了,不如给你半个月休沐时间,自己好好歇歇,有什么想去玩的地方就去,寡人给你派马车。”

    这次怀瑾没有拒绝,领了这个赏赐,看嬴政没有别的吩咐,便退了出去了。看着怀瑾心事重重的出去,嬴政的笑容又开始变得散漫,他枕着双手,好像是问老猎又好像自言自语:“看到她,寡人好像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倔强,坚决……为了一个目标,孤注一掷付出所有,像一头孤独的小兽。

    扶苏已经睡着了,嬴政轻轻拍着他,然后叫老猎去准备轿撵,准备去王后那里了,不然儿子醒了要喝奶,他可没有。

    芈荷在椒房殿里正在传膳,听着外面的声音,就知道是嬴政来了。她起身迎出去,嬴政一手抱着儿子一手牵着她往内殿走。

    “今儿晚上吃什么?”嬴政带着芈荷坐下。芈荷接过扶苏,把他交给乳母,然后才开始替嬴政宽衣通头,她一边说:“晚膳叫了一些炙肉,要不要上些酒?”

    嬴政闭着眼睛,任由王后的手在他头上按着,他轻轻笑了一声,捉住王后的柔胰放在唇边亲了一下。芈荷的脸骤然红了,只听嬴政说:“有王后在,不喝酒都醉了。”

    殿里的侍女全都低声笑了起来,识趣的退了下去。芈荷这时才笑嗔:“陛下好没正经。”

    “只在你面前不正经!”嬴政低声笑起来,手也不老实了。芈荷嘤咛一声,倒在他身上,笑道:“陛下也该多宠幸别的姐妹们,不然他们都要说臣妾恃宠生娇,霸着陛下。”

    嬴政摸着她光洁的脸,道:“寡人宠爱自己的王后,谁敢说什么!你是我的王后,是我的妻子,是我此生最爱的人,荷儿。”

    是在别处不曾有过的温柔,芈荷沉浸在旖旎的气息中,温柔的哼唱着歌谣:“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且狂……”

    “王后唱的真好听。”嬴政抱着芈荷,也不嫌热。

    芈荷柔和的笑了笑,躺在嬴政怀里,她十五岁从楚国嫁到秦国,在秦国这么多年,嬴政从来没有变过对自己的心意。即便后宫里的妇人渐渐多了起来,也没有人能分走她的宠爱。

    有的女人就是一生幸运,芈荷在楚王的嫡亲妹子,在楚国千娇万贵;在秦国被秦王精心呵护,从未经过半点风霜委屈。

    芈荷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吃着晚膳,嬴政拿筷子沾了一点酒喂到扶苏嘴里,扶苏的五官顿时皱到一起,嬴政哈哈大笑,芈荷就瞪着眼睛嗔怪道:“陛下!一岁孩子怎么能沾酒。”

    “就给他沾一点。”嬴政在扶苏门牙上摸了一下,道:“苏儿牙齿长出来了,再过阵子也能吃点东西了。”

    芈荷点头:“乳母准备着呢,放心吧。”

    吃着饭,芈荷突然想起一事,笑道:“前阵子,有人跟臣妾说,陛下似乎有喜欢娈童的癖好。细问之下,才知是赵姮那孩子,在你面前太得脸,遭人嫉妒了。”

    嬴政听着也忍不住笑了,继而有些板起脸:“宫人们多爱背后说闲话,多亏王后管束,不然像寡人小时候似的……不过赵姮那孩子,寡人真是喜欢的紧,小小女娃,机灵着呢,吕不韦这件事,她有大功,寡人准她休息半月,。”

    在芈荷面前嬴政向来什么都不隐瞒,宫里知道怀瑾女儿身的,只有嬴政和芈荷。芈荷听嬴政这么说,赞同道:“那孩子确实不错,不过刚刚陛下所言是政事,这些事情还是少讲给臣妾听。”

    嬴政摸着她柔顺的头发,在她颊边落下一吻:“你是我的妻子,任何事情都没有关系。”

    夏日马上就要过去了,秋天是很舒服的天气,怀瑾休息的第一天先去了李斯府上。但见李斯府上似乎有贵客的样子,怀瑾便让门房说一声改日再来,然后转身走了。

    今日早起,她还想逛一下咸阳城呢,在秦国半年多,都没在咸阳城好好逛过。

    咸阳城有好多个集市,比齐国那边的集市更为繁华,外来人员很多,有很多胡人也在这边做生意。她今天是一个人骑马出来的,在集市入口拴了马,她跟着人群往集市中心走。

    其实也没有什么要买的东西,只是出来感受一下正常的生活,在人群中慢慢走着,怀瑾心里异常安静。

    途径一家酒肆,见装修得算是比较清雅,怀瑾徒步走进去。点了二两酒和二两肉,找了张角落里的桌子坐下。

    肉一般,酒也一般,不过在热闹地方吃饭的感觉,真好。

    背对着人群,她听着身后嘈杂的人声,含了一口酒,又撕了一小块牛肉嚼着,她觉得十分惬意。想起在齐国时,她也经常和师兄们一起在酒肆里一起喝酒吃肉,那时候张良和项伯很少让她喝酒的。

    想起张良,怀瑾有些难过,他还在齐国稷下学宫吗?还是已经回了韩国了?他是世家子弟的楷模,又是韩国未来的相国,怎么说都会比自己过得好。

    项伯和赵嘉应当过的也不错,刚从地狱回到人间时,她也不是没想过要去楚国找项伯,可大仇未报,她没法去指望别人。生死一线挣扎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熬过来的,那时候支撑她活下去的,就是报仇。前世不知仇恨的力量有多大,以为只在文学故事里面才有,这一世经历了,才知这种力量的强悍。

    二两酒一下肚,酒都化成了泪涌出来,她用筷子敲着碗,情不自禁的哼唱道:“魂兮魂兮归故乡,桂花折给小儿郎,梦兮飘飘往南去,阿母等在汉水旁……”

    这是当初救下她那对老夫妻唱的,她喊痛、喊母亲、喊着要回家,老婆婆就一遍遍给她唱着这首歌,是秦地的一首歌谣。

    酒肆里渐渐安静下来,客人们都跟着她的歌声慢慢哼唱着,唱完一遍又一遍,终于停了下来,寂静了半晌,酒肆里又恢复了热闹。

    怀瑾趴在桌子上,笑出了眼泪。

    “谁家的小孩子跑这里来喝酒了?”身后突然响起一道浑厚的的声音,怀瑾惊愕的回头一看,看见两个人站在身后。

    这两个人一个看上去十五六岁,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都穿着一身玄色的衣裳,头上戴着锥帽,负手在后面站着。怀瑾回头环顾了一周,店里面的桌子都坐满了,只有她这一桌是独自一人的。

    刚刚出声的就是那个年长一些的男人,这个男人相貌温和,虽蓄着小胡子,给人的气质却有一种与世无争的舒适感。而他旁边那个年轻人,则是容貌端正,肤色有一种病态的白净,但是脸上的表情冷淡,仿佛在说: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不要靠近我。

    怀瑾打量着他们,然后识趣的站起身来让座:“我已经喝完了,你们坐吧。”

    “多谢这位小友。”年长男人礼貌的点头,年轻男子是看也不看她,径直坐下了。

    怀瑾点点头,然后往外面出去,结账时听到那个年轻男人颇有些不耐的对旁边男子说:“这里的酒跟白开水似的,又不是喝不起好酒,穷酸病!”

    这话说的很不礼貌,但那个年长的男子也只是宽和的说道:“喝习惯了。”

    怀瑾结账,出门。在闹市里买了些粮食和肉,牵上自己的马,往郊外去。

    咸阳城郊外的民房十分稀少,每家每户之间离得很远。行至一处溪边,远远看到有一座小小的草屋,屋外有篱笆围的院子。走进,能看到院子里有一口水缸,里面有十多条大草鱼。

    怀瑾走到屋外,听见屋里人的咳嗽声。敲了敲门,一个满头花白的老妇人开了门,她虽然年纪已经很大了,眼睛看物却依然清楚,看见怀瑾她很高兴,拉着怀瑾的手往里带,口里说:“老头子,小娃来了。”

    屋子里的床上还躺了一个老头,年纪比老妇人更大,他看着已经起不来床了,一直在咳嗽。这是当初怀瑾掉进渭水,救她起来的那对老夫妻,在咸阳城安定下来之后,她让夏福把这对无儿无女的老人家接到了咸阳,方便照顾。

    “庄婆婆,庄爷爷有没有好些?”怀瑾在庄老头旁边坐下,询问道。

    庄婆婆颤颤巍巍的给怀瑾倒了一杯水,递给她:“上次你让小福子送来的药,管用,咳嗽少了,就是吃饭不香。”

    怀瑾跑到外面,把马背上驮着的一个大袋子拿进屋,放到桌上,把里面买的东西全放出来。庄婆婆在旁边看着,道:“上次买的肉都还没吃完,在灶旁腌着,每次来都带一堆东西,多累的慌。”

    怀瑾笑了一下,摇头:“吃不完的肉就扔掉,别放着了,咱们吃新鲜的,反正现在有钱了。”

    当初在庄婆婆家时,才知道这个时代百姓的生活其实是很苦的,每日的能吃的只有谷物,肉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吃,盐和酱十分稀缺,几乎是什么滋味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