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79章 第七十九章落户

第79章 第七十九章落户

    好的,他们就离开了,又等了七八天,吕府还没有任何动静。尉缭又去了吕府,可是这次,吕不韦称病不见,说自己上了年纪,为儿子的死已经病倒,儿子托梦,说凶手一天没有缉拿归案,他就一天不能安息。

    言语中透露的意思是这样的:桓齮不定个杀人罪,他死赖在咸阳城。

    怀瑾直翻白眼,当即找了城中的游侠和乞丐,给了他们钱,让他们四处散布吕丛武□□桓齮妹妹,逼其上吊的事情。且添了不少油,加了不少醋。一时间,日日都有人去吕丛武坟前吐痰撒尿,甚至有些不怕死的,在吕府墙上写着:死有余辜。

    四个血红的大字,激得吕家立即出动,一鼓作气将那些人全抓起来,可是那些人都是地痞无赖,且秦国律法分明,吕不韦并不能拿他们怎么样,关了些时日惹得更多人有怨言,咸阳令官只好把那些人关押一段时间就放了。

    宫里吕夫人也去了嬴政面前哭诉:“陛下啊,我父亲虽然不是相国了,但也不容那些地痞无赖放肆,陛下你要替父亲做主啊,把那些人都杀了!”

    “丛兰啊,按着秦律,这些人虽有过,但不致死。寡人身为国君,尚且都遵律法呢!”嬴政如是说。

    吕夫人抹了把眼泪又想解释,嬴政又说:“况且那些乞丐无赖足有成百上千,寡人要是为了给仲父出气全杀了,那寡人岂不是成了昏君了,百姓会对寡人不满的。”

    吕夫人嘴唇一阖动,嬴政比她快的又开口:“你弟弟那事,确实不厚道,人家妹妹都死了,你弟弟算是一命偿一命,不过分。仲父不是生病了吗,再这么下去恐怕病更重了,丛兰啊,你还是赶紧去跟你父亲说说,让他赶紧搬到洛阳吧。寡人还是很看重你们吕家的,你看仲父犯了那么大事,寡人也只是剥夺了他的官职,对吧?你去劝劝,赶紧让他回去养老吧。”

    吕丛兰泪眼婆娑,很想说点什么,张了张嘴,发现话已经全被嬴政说了。嬴政温柔的摸摸她的脸,道:“后宫妇人不得讨论政事,因为寡人格外宠爱你,所以寡人不追究你了。以后再有什么事,去找王后说,王后会宽慰你的,赶紧去吧。”

    吕夫人就这么被送到王后那里了,听说被王后叫去抄道德经了。

    尉缭再次上门拜访,说洛阳那边花园也已经建好,并叫了五十个人过来,帮着文信侯搬家。

    这次吕府开始动了,慢腾腾的又是几天收拾,但是据说吕不韦很不着急的样子。

    怀瑾还想再想点办法,忽然听说吕府开始闹鬼,先是每天莫名其妙天上掉死去的动物尸体,然后半夜三更见到有白影在院子里飘来飘去。

    听说吕不韦病倒了,不过这次是真病倒了。

    尉缭问怀瑾:“这也是你干的?”

    怀瑾正在他家的凉亭吃肉脯,听到这话十分懵:“不是我。”

    “不是你?”尉缭思索了一瞬,下意识的明白过来是谁了,怀瑾见他了然,想了一下,也明白过来了。

    过了几天,甘罗上吕府拜访,说吕府这个地址不好,百年前是片乱葬岗,吕丛武突然身遭不测,就是府中阴魂作祟。之前相安无事,是因为吕不韦本身气运旺,所以妖魔鬼怪不敢近身。现在因为吕大人年纪大了,再无其他人能震住宅子。据说是做了一场法事,吕不韦的小病痛就有了起色。

    几乎是第二天,吕府所有的东西全都打包好,吕不韦亲自进宫向嬴政辞别。

    秋收的前几天,吕不韦终于走了。吕不韦的搬家队伍简直就像一个小军队一样,足足装了一百车,全是金银珠宝。

    尉缭三人回去跟嬴政禀告时,嬴政也是阴测测的说:“这算什么,只是明面上的钱而已。”

    不知他心情如何,怀瑾不敢贸然插嘴,嬴政突然道:“你们三个人一起做事,成果显著。文官里寡人真正信任的少之又少,往后都得辛苦你们几个了。”

    怀瑾听这话,知道嬴政心情尚可,她便道:“吕不伟一走,文官里就没有领头人,大王不如派一人整整文官的风气,相国之位……此时已然空缺。”

    嬴政沉思片刻,懒洋洋道:“你说的是,朝中文臣大多是从吕不韦府里出来的,寡人一时想不到有谁可任此职,旁人寡人不敢轻易用。”

    怀瑾沉声道:“臣举荐一人。”

    “谁?”

    “廷尉李斯。”

    嬴政立即道:“哦,是他,他的《谏逐客书》写的不错。”

    “陛下不可,”甘罗突然反驳道:“李斯也曾是吕不韦的门客,且李斯此人心胸狭窄,没有容人之量。若立相国,臣举荐冯去疾,他是名臣之后,且性情仁善。”

    意外甘罗的反驳,怀瑾看了他一眼,可他只是面无表情,平铺直述。

    嬴政扶着额,陷入沉思。

    怀瑾急忙道:“李斯曾经是吕不韦的门客,但吕不韦从未重用过李斯,李斯对此事怀恨至今。如甘罗大人刚刚所说,李斯是一个心胸狭窄之人,这样的人必定不会让别人越过他去,也必然不会有站在吕不韦那边的可能。且以李斯之能,若他为相国管辖文官,臣可保证,文官之中再无吕党。”

    嬴政尚未答话,甘罗却面无表情的看着她,道:“我知道,是李斯送你入宫,可你未免也太任人唯亲了吧。”

    何止呢,李斯还是她正儿八经的师叔!不过怀瑾不意为何甘罗会与她唱反调,本着不得罪他的想法,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说:“举贤不避亲嘛,臣也是为了陛下着想,撇开关系,李斯确实是个才能出众的人。甘罗大人说他心胸小,我也承认,但是只要是人就都会有所不足,有短处才能抓住他,让他更好的为陛下做事,对吧?”

    她端的一派笑脸,尉缭在旁看着忍不住摇摇头,嬴政却忍不住笑起来。甘罗不带任何情绪的说:“尚书令好口才。”

    嬴政指着他们笑嘻嘻的,道:“甘罗你也有被人堵的一天,尚书令大人好本事。”

    “臣不敢,”怀瑾忙低头。

    嬴政道:“你们所说之事寡人会考虑的,寡人心中自有计较,你们不必争执。倒是即将年节,你们可以好好歇一歇了,寡人已让王后为你们准备了赏赐。”

    怀瑾三人忙谢恩。

    东方六国都是十二月过年,而秦国的年节,是十月初一。十月一日过年,也有庆祝丰收之意,宫里人人都喜气洋洋,怀瑾却十分不习惯。

    年前,嬴政的赏赐下来,是咸阳城的一座占地三亩的宅子,以及她和夏福在秦国的户籍。

    秦朝官员过年是有长假的,她属于内宫里的官,朝中没有官员上朝她就不用再四处送文书。过年期间给嬴政传旨的工作,就落到了阿大和阿小的身上。

    嬴政赐的那座宅子,离尉缭和甘罗府上不过几百米的距离,离宫里也非常近。没有什么行李,几件衣服一包上就搬进去了。

    宅子很小,一进一出外加一个小小的院子。不过以她的来历,是不可能在秦国得到封地的,这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夏福倒是很高兴,进了宅子,他颇感慨的说:“以后就在这里扎根了。”

    看到夏福开心,怀瑾也很开心,夏福跟了她这么久,吃了很多苦,却依然跟着她。

    宫里她种的那些兰花也全被她搬到了宅子里,放在卧室的外面,以便时时都能闻到这股香味。只是怀瑾有些好奇,养了这么多这么久兰花,为什么身上还没沾染上香味呢?

    宫里原本拨了两名小宦官过来伺候,怀瑾回禀王后之后,把那两人退了回去,有夏福就够了。况且,她不喜欢生人。

    她现在每个月的俸禄只有三百石粟米,折合成钱币是一千钱,折合成金子是二两,也就是02镒金。比起普通人,这是一笔大款;比起她以前的生活,这钱少得可怜。不过她没有别的需求,吃穿都在宫里,凑合着也够花了。

    “在齐国咱们还有金子呢!”夏福看上去在安慰她,其实是安慰自己。怀瑾有些可惜的说:“金子是次要的,咱们藏的好,主要是我床底下那些宝贝,也不知在不在。”

    夏福得意的笑道:“主子放心,在呢。当日我将那些箱子全埋在院子里的树下了,以后可以挖出来,只是不知道这那栋宅子现在归谁了。”说着说着,夏福就叹气。

    怀瑾正在打扫着卫生呢,听到夏福这么说,在院子里拄着扫把发起呆来。

    发着呆呢,门外突然就有一个人走进来,大门开着通风,因此那人没有敲门通报就走进来了,正是李斯。

    站在门口,这个宅子的构造真是一目了然,怀瑾回过神来,看见李斯,惊讶道:“李大人怎么来了?”

    “听说陛下赏了你宅子,我来贺你乔迁之喜。”李斯跟他说。

    李斯进来转了一圈,想找个地方坐下吧,到处是灰,只好站着跟她说话。看到窗下的兰花,李斯赞赏道:“花养的不错。”

    “还行吧。”怀瑾道,她把廊下的栏杆擦了一下,请李斯坐下。还是拄着扫把,她道:“听闻陛下提了您的俸禄?”

    李斯摸着小胡子,心情极好,笑道:“不错。”

    怀瑾撇撇嘴:“恭喜。”

    “听说你跟陛下举荐了我任相国?”李斯肯定道。怀瑾摊了摊手:“陛下说他要好好想想,不过此事十之八九能成。”

    李斯扬了扬眉:“那还有一二呢?”

    怀瑾失笑:“李大人、李师叔——难道你对自己这么没把握吗?”

    李斯不答,只笑了一声,他相信眼前这个孩子。一年不到,吕不韦已经走了。虽然还是文信侯,但是已经没再挡在他面前了。李斯庆幸自己当初把这个孩子送到了嬴政身边,这步棋,走对了。

    “李大人,我这里什么都没收拾好,喝茶吃饭什么的恐怕就不能招待了。”怀瑾说,李斯摆摆手:“不吃了,我就来看一眼。对了,过年要去我那里一起吃饭吗?我府上人多热闹,不缺你一双碗筷。”

    怀瑾认真想了想,然后拒绝:“不了,我和夏福一起过年。”

    李斯也不强求,该说的话说完,李斯就走了。

    怀瑾和夏福继续打扫卫生,到了下午,院子里可算干净了,怀瑾立即让夏福去煮茶。刚煮碗茶,外面又有人敲门了,怀瑾忙过去开门。

    是尉缭和甘罗,怀瑾愣了一下,让身道:“请进。”

    尉缭跟着她走进去,甘罗却站在外面,看了一眼甘罗,他负手站在门口岿然不动,没有要进来的意思。尉缭道:“他不喜欢随便进别人家,怕麻烦主家。”

    怀瑾不置可否,随他去了。甘罗眼中却闪过一丝讶异,以前他也这样,嫌进屋喝茶见礼一大堆客套,干脆就不进去,但是主家都会再三邀请,然后他再三拒绝。今日他确实不打算进门,不过真这么干脆?

    怀瑾没有关门,甘罗站在外面,依然能看见里面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