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80章 第八十章他乡遇故知

第80章 第八十章他乡遇故知

    “正好煮了茶,喝一口?”怀瑾说着,已经替尉缭倒了一壶茶。

    尉缭闻着味,笑道:“好茶。”说完他又道:“今天来是看看我们的新邻,没想到陛下给你的宅子会离我们那么近,走几步就到了。”

    怀瑾弯了弯唇:“看来以后共事的时候会很多。”

    嬴政明显是希望他们三个多亲近亲近,能和平共处,好好干活。但是甘罗嘛……他经常会顶自己的意见,也不爱和自己交流,但是又似乎没有任何讨厌她的意思,让怀瑾有些不知道如何亲近。不过后面看到他好像对谁都是这样,怀瑾便觉得没什么了。

    尉缭道:“没几天就是年节,你打算怎么过?和你家的……那位……”

    “他叫夏福。”怀瑾介绍道。夏福恭敬的行了一个礼,尉缭也温和的点了点头:“知道了,夏福。你是准备和夏福一起过年?我和阿罗在秦国都没有亲人,准备一起过年,你要一起吗?”

    刚刚已经拒绝过李斯了,怀瑾失笑:“不了,我和夏福一起过年。”

    尉缭也不意外,只是点头,怀瑾客气道:“过完年,到时候给你拜年去。”

    “好啊。”尉缭说,见甘罗等在外面,尉缭也不便多坐,喝了两盏茶就起身告辞:“那我先回去了,住的这么近,以后可能经常来拜访了。”

    “欢迎之至。”怀瑾斯文的拱手谦让。

    “兰花不错。”尉缭走时说。

    尉缭和甘罗一走,她关上门,今天应该不会有人再来了。夏福见只有他们两人,便小声抱怨说:“那个大人真是,门都不愿意进,未免也太什么了。”

    未免也太瞧不起人了,怀瑾知道夏福想说的是这个,但是她丝毫没有从甘罗身上感觉到瞧不起人的意思。她笑道:“管人家呢,他是奉常,我只是个尚书令,他高了我十层楼呢,不进来就不进来了。”

    蹲在窗外看着自己的十多盆兰花,她有些高兴,问夏福:“我的兰花真的养的很不错吧。”

    夏福什么都赞同,点头:“当然。”

    “嗯。”怀瑾心里的喜悦慢慢发芽,她拨弄着一盆兰花,很是开心。她站起来,兴致勃勃的勾着夏福的脖子,笑道:“现在我们想一下过年吃什么!”

    过年当然得吃饺子了!

    不过现在是平民了,很多菜和肉都没法在市面上买到,家里有嬴政赐的牛肉和羊肉,她又买了鸡和鱼,准备做火锅。牛肉剁馅放鸡蛋韭菜,做成韭菜牛肉饺子!夏福一边按着她的指挥操作,一边问她:“这是什么?小小的,像耳朵似的。”

    怀瑾想起这时候还没有饺子,她就介绍说:“这叫饺子,书上说,有一个地方,过年就是得吃饺子的。”

    夏福不理解,但是本能的点头:“知道了,肯定很好吃。”

    早早就准备好了菜,过年前两天,怀瑾让夏福去把庄爷爷和庄婆婆接了过来。没有马车,夏福雇了两个人用轿子把两位老人抬回来的。怀瑾之前骑的马坐的车都是宫里的,她自己是个真真正正的穷光蛋,连一匹坐骑都没有。

    庄老头和庄婆婆到了这座宅子之后,笑的嘴都合不上,拉着怀瑾说不出话。宅子上正好也只有两间屋子,主卧有五十多平的样子,一个大屏风隔出客厅和睡觉的地方,夏福继续跟她打地铺。客厅既是会客厅也是餐厅同时还是书房,怀瑾有些恶趣味的想,她现在是公主变麻雀了,不,比麻雀还不如,是山鸡。

    旁边的小房间她留给了两个老人家,榻上铺了厚厚三层被子,跟躺在棉花上似的。

    过年前一天,她在城里一家裁缝摊上做的四件衣服全送过来了。大红色的新装,看着特别喜庆,庄婆婆把她的头发扎成两个小揪揪,在上面绑上红带子,看着像哪吒似的。她想起小时候,母亲和欢娘也喜欢这么给她扎头发。

    大概不到冬天真的让怀瑾感觉不到过年,但是所有人都庆祝的时候,她也想入乡随俗。过年那天,天一黑,四个人就上桌了,铜锅里面是滚烫的水,肉和菜都切好放在盘子里。桌上还摆了一大盘饺子,顾着两个老人的牙口,怀瑾还让夏福炖了牛腩汤,肉都炖软了,入口即化。

    “小娃真能干。”庄婆婆笑着说,庄老头坐不住,夏福把棉被塞在他背后,让他靠着,老两口看着怀瑾又看看夏福,每一条褶子里都冒着满足。

    屋里低喃的声音伴着火锅咕噜咕噜冒泡的声音,听上去十分让人心里平静。

    正吃着呢,门外突然三声敲门响,怀瑾愣了一下,夏福也愣了,起身去开门,一边嘟囔:“这时候会是谁。”

    夏福没言语了,怀瑾也望过去,却是尉缭和甘罗站在门口。

    “你们怎么来了,这可真是……”怀瑾忙放下筷子相迎。尉缭手中提了三壶酒,笑道:“我花了好半天时间才说服阿罗过来,府里三个做事的伙计也都回去了,我们俩大男人坐着喝酒实在无趣。”

    甘罗面无表情的脸上,一双眼里十分干净明亮。怀瑾觉得这话有点奇怪,但是说不上来奇怪在哪里,不过还是做了个请的手势:“请进。”

    家中没有多的垫子,夏福拿了两件衣服过来,怀瑾自己坐在旧衣服上,让尉缭和甘罗坐下了。

    “这两位是?”尉缭看到庄婆婆老两口,温言闻讯。庄老头和庄婆婆一辈子也没怎么见过大场面,见到生人就不敢说话了。

    夏福说:“这是主子的恩人。”

    “是我的家人。”怀瑾补充说了一句,极其认真。

    尉缭也很认真的对两位老人家行礼问好,正经的介绍自己和甘罗的名字,尉缭的气场是不带任何攻击性的,他和煦的说了几句,老人家就不怕生了。庄婆婆还笑说:“你是我们小娃的朋友吧。”

    尉缭配合的点点头:“是的,我们是她的朋友。”

    怀瑾柔声解释说:“他们也是跟我一起在主人家做事的,平时经常见面。”

    庄婆婆一听都是干活的人,便少了畏缩之气,笑问尉缭:“我们小娃平时做事勤不勤快啊?乖不乖啊?主人家怎么样啊?小娃老说主人家特别喜欢她,就怕她是哄我们老两口的。”

    尉缭看了怀瑾一眼,道:“她特别能干,大家都很喜欢她。”

    庄老头咳嗽了一声,瞪了庄婆婆一眼:“你老问些怪话,小娃怎么可能不乖。”

    庄婆婆讪讪的,笑了笑,不说话了。怀瑾热情的招呼他们吃饭,却发现甘罗看着桌上的菜肴,眼中闪起了泪花,怀瑾一下惊住了。

    尉缭见怀瑾一直盯着甘罗,也看过去,见甘罗的模样,也愣住了:“阿罗,你怎么了?”

    甘罗嘴唇颤抖着,看着眼前的饺子,眼中泪光闪现,他道:“我……我很久没有吃饺子了,赵……尚书令,这道菜是是谁做的?”

    “你知道它的名字?”怀瑾也着魔似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

    甘罗夹起一个饺子,嚼了几口,面具般的冷硬表情破碎掉,他手掌擦掉没来得及落下的眼泪,道:“还是牛肉馅儿的……饺子是我家乡之物,自来到这里,我就再也没有吃过了。”

    怀瑾心头大震,心跳几乎从胸膛里蹦出来:“你的家乡是?”

    “很远的地方。”甘罗看着她,诚挚的问:“这道菜,是谁做的。”

    怀瑾压抑着激动,压抑着眼泪,一字一句道:“这也是我家乡的一道菜……”

    一句话没说完整,她就哽咽了,紧张的看着甘罗,希望不是自己的错觉。尉缭和夏福他们都莫名其妙,看着他们两突然激动成这样。

    “过年的时候,一家人围着火炉,一边吃饺子一边看春晚,外面还会放鞭炮。”怀瑾盯着甘罗不敢眨眼,眼泪簌簌往下落,这是一个绝无可能遇故知的他乡,可是好像就这么发生了。

    甘罗突然笑了,那张平时没有表情的脸生动起来,他笑开:“我不爱看春晚,不过我妈总爱拉着我看……”他说着,一颗眼泪落下来,他立即低头,迅速的扫去眼里的水花。

    怀瑾不知自己此刻的心情,震动、感慨、不可置信、温暖……五味陈杂,她以为她一个人就是绝无仅有了,没想到还有与她一样的人。

    尉缭一脸糊涂:“这是怎么了?春晚是什么?你们两好好的……怎么就……”

    甘罗瞥了他一眼,笑起来,苍白的脸上有了红晕,他笑道:“你不懂!你们不懂!只有我们懂!”

    怀瑾笑中带泪,猛的点头,只有他们能懂。在这个时代,她找到了老乡,和她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一种巨大的感动,在她心里炸开。

    深夜,庄老头和庄婆婆都去休息了,怀瑾把夏福打发去他们房间打地铺了。甘罗道有事与她说,尉缭便提出先回去,虽然他真的很好奇,但是绅士的什么都没问。

    只余他们两个人,反倒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了,怀瑾猛的灌了一口酒,问:“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身体还是……别的,比如灵魂啊脑电波之类的。”

    “是意识。”甘罗说:“你也可以称之为灵魂,我在现代,早先是一个医生,后面去研究宗教了。有一天去了藏区的一个喇嘛庙中修缮佛像,那天我干到很晚,在佛像旁边睡着了,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三岁的小男孩,所处的时间和地点也完全变了。我花了很长时间琢磨这个事情,才发现我的意识穿梭了时空来到这里。”

    “你是睡觉就穿过来了!”怀瑾睁大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她道:“我不确定我是不是穿越,我觉得我可能是投胎了,因为我有意识的时候,是在我这一世母亲的肚子里,我还没生出来就已经有意识有记忆了。”

    “我在现代是一个演员,吊威亚的时候摔下来,应该是摔死了,所以……”

    “等等,你说你是一个演员?”甘罗打断她:“你先告诉我你是哪一年穿的?”

    “2018年的时候!”

    “天呐,你是林宸!”甘罗惊呼一声。

    怀瑾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知道我?”

    甘罗激动道:“我知道,很少有出事的演员,当时足足半年网上都挂了你的新闻,但是你没有死!网上说你成了植物人躺在医院,我是2019年穿过来的,那之前完全没有看到说林宸去世的新闻!”

    仿佛一个闷雷一般,怀瑾有些茫然:“我……我我真的没死??那是不是我现在死了,就能回去了?”

    “不能,千万不能!”甘罗严词,他道:“我在这个时代已经生活了十七年,这十多年,我一直在研究这个事情。穿越一定是刚好触碰到某个点,我研究宗教很久,宗教里说人的灵魂在睡着或者是昏迷时会离体,四处游荡。而爱因斯坦研究说,虫洞可穿越时空,我猜想或许是我们的灵魂在无意间到了虫洞附近,虫洞的能量把我们的灵魂吸进去,传送到了另外的时空。没有虫洞,死了就真的是死了,意识消散。”

    “这些年,我一直在外游荡,就是在寻找有奇怪磁场的地方,希望能找到有可能存在虫洞的地方。”甘罗说着就叹道:“穿越的概率实在低的不能再低了,全球几十亿人,这种情况真的是没几个人能遇到,真是跟中了彩票一样。”

    怀瑾心想,这倒是,中彩了,她问:“那你找到了虫洞了吗?”

    甘罗摇头:“未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