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81章 第八十一章胜似亲人

第81章 第八十一章胜似亲人

    两人就陷入了沉默,不过沉默只有一小会儿,甘罗忍不住笑着摇起头:“真的跟做梦似的,处事这么一段时间,没想到你竟然是我老乡,更没想到,你是林宸。”

    “我也没想到……”怀瑾心情复杂,一想到自己还没有死,就觉得十分神奇,意味着她还是有机会回去的。

    默默想着,甘罗突然道:“你穿越在一个女孩身上吧?其实你是个女孩,对吧?”

    “啊?你怎么知道?”怀瑾抓了抓头。甘罗低着头笑了:“老尉看你第一眼就看出来了。”

    尉缭竟然看出来了?怀瑾不好意思道:“这么明显吗?”

    “我看不出来,你都还没到凸显性别的时候呢,顶多长得比其他小孩可爱一点。”甘罗看着她,又问:“说起来,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不是赵国的公主吗?”

    怀瑾的心猛地一下沉了,把从前的事仔仔细细的给甘罗讲了一遍。

    “我去,你好diao啊!”甘罗大叫道:“赵悼襄王是你爸,项伯是你舅舅,还有一堆牛逼师兄,你可以啊!我还说你为什么举荐李斯那货呢,原来是你师叔。不过你就是运气差了点,才混到现在这样,再有就是您文化成绩也不好。我告诉你,你得顺着历史走,你一开始拉拢的应该是倡姬和她儿子,历史上这个女人是很出名的,除了名声不太好听。”

    甘罗掷地有声:”历史的发展是顺应天命,你逆天而行,就是自讨苦吃。怎么说也是个穿越的,没想到混的这么惨。“

    他现在侃侃而谈的模样和平时真是大相径庭。

    怀瑾硬着头皮道:“我历史不好,好多人物都记不清楚。”

    “演员嘛,可以理解!”甘罗道。怀瑾反驳道:“你可能对演员有什么误解!演员都是高智商高情商人群好吗?”

    “rry啦小姐,怪我说话不好听,你理解我一下,你懂那种终于遇到老乡的感觉吗?”甘罗抖着腿,兴奋的喝着小酒。

    怀瑾很理解:“我懂我懂,我现在也很激动。看样子现在这个才是你的真面目,请问你为什么平时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那么高冷!”

    甘罗说到这个,愉快的叹了口气:“你知道我是个比较亲民的人,小时候在古代装逼,大家都说我是神童,花了点小心思让自己当了个官。后来致力于寻找虫洞,就又装了个逼说自己在梦里学什么奇门遁甲观星看相,嬴政就成全我封我为奉常,我一直管理雍城那边的庙。但是吧,我年纪小,人家总觉得我不靠谱,太善言谈人家又觉得你没神秘感。再加上我实在不愿意与这个时代的傻逼们交流,只好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他们反而觉得我神圣不可侵犯,浑身充满神秘感。”

    怀瑾听着听着就想笑,实在太逗了,她拍着桌子捂着嘴笑着,生怕吵醒隔壁的庄老头和庄婆婆。

    “我刚到这个时代的时候,即听不懂这里的话,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一心想死,幸而后面接受了,算是熬过来了。”怀瑾说,想起刚穿越那几天,真的很是让人绝望。她道:“后面我父王之所以同意我读书,就是因为我拿你做榜样。这个时代你真是太出名了,没有人不知道你。”

    “你也还行,古代交通讯息不发达,我远在秦国也能听到关于你的只言片语,很不错了。”甘罗赞许道:“而且我有天然优势,我是男的,这个时代男的比女的好混。”

    怀瑾点头赞同:“这话不错。”

    两人聊到这里,外面天已经大亮了,怀瑾深呼吸一口气,脸上的笑容明媚如阳光一样:“秦朝的空气就是新鲜,新年快乐,阿罗。”

    她也随着尉缭那么叫他。

    “你也新年快乐,阿姮,新年的第一天,我等到了全世界最好的礼物,多多关照,老乡!”甘罗张开双手,怀瑾满怀着一腔感动,给了甘罗一个紧紧的拥抱。

    没有血缘关系,以前也从没相处过,没有任何感情作为基础,但是怀瑾觉得,他就像自己的亲人一样,超越血亲的亲人。

    “虽然我还有很多问题想问你,但是我真的熬不住了,我睡一觉,睡一觉起来去你家找你去。”怀瑾打了个哈欠,站起身往屏风那边走,衣服也不脱就躺下了。

    甘罗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胳膊,进去看了她一眼,发觉她已睡着,但唇边却留了一个甜甜的笑,甘罗心情越来越好,笑容越来越大。

    走到院子里的时候,他开心的几乎控制不住笑出了声,开心够了,他收敛起笑容,回到面无表情的样子,踏出了怀瑾的院子。

    今年是个好年,甘罗心想,真是太好了,前所未有的好!

    新年初三,在都城的官员要随着嬴政一起前往雍城祭祀,初三前,怀瑾抛下家里的老少,每天一起床就去甘罗家里了,每次畅谈时都把尉缭赶了出去。

    尉缭忍不住笑道:“阿罗你以前也不爱搭理阿姮,过了个年,和变了个人似的。”

    尉缭是来送酒的,他一说完,甘罗和怀瑾就齐声说:“哎呀,你快去吧,不是还有书没看完没,赶紧去看!”

    尉缭便失笑,好脾气的走了。

    现代他们俩都住在北京,怀瑾是南方人,后面北上打拼在北京留了很多年,而甘罗就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两人互相了解完情况之后就开始高谈论阔,乃至于互相调侃。

    “唉,要是穿越的年代再往后一点就好了,唐朝啊宋朝啥的多好,经济发达美女多。”甘罗说起这个就啧啧称叹:“战国末年多少战乱啊,也就是我运气好,穿到甘罗身上,跟着嬴政混,总不至于有生死大事。”

    说到这里,甘罗道:“其实你也不用报仇啥的,再等个几年,嬴政就会一统天下了,赵国被灭迟早的事情。”

    一提到赵国那边的事,她眼里的光就变得无比凶狠:“我等不及了,实话告诉你,上辈子这辈子我都没吃过什么苦,倡姬让我吃尽苦头,这个仇我就是再死一次也得报!让我忍气吞声,不可能!我历史不好,不知道赵国什么时候被灭,但我会尽我所能让倡姬不好过,等到赵国国破那天,我会把我当初受得那些苦,让他们全吃一遍!”

    凶狠的眼神像要吃人的小兽,甘罗沉默了一下,不敢再多说这个话题。

    怀瑾冷静下来,想起一事,又问他:“你既然知道历史的走向,应当知道李斯将来肯定是秦国的相国,你不是说了吗,不能和历史对着干,那天我举荐李斯你为什么要阻止?”

    甘罗苦笑一声:“唉,你就当我是双标吧,吕不韦对我有恩,李斯上位,会往死里搞他。我虽然什么都明白,却还是忍不住想去试着阻拦,就像你一样,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是啊,话总是说起来容易,要做到,往往是很难的。

    气氛一凝重,怀瑾就想赶紧找话题放松,她笑问道:“说起来你现在有二十岁了,在秦国这二十年,有没有遇到什么心动的女子啊?”

    她得知甘罗的真实年纪时也是大吃一惊,第一次在酒肆见到他时,甘罗看上去也就十五六,没想到他已经成年了。

    甘罗故意大声叹了口气,作怪道:“我也想啊,小时候出名早,七岁就当官了。等到我十三四岁,女孩子们见到我是话都不敢说一句。等当了奉常掌管宗庙之后,咸阳城的人对我敬而远之,雍城那边的姑娘们一见我,只会让我保佑他们。”

    “听起来,你在雍城很威风啊!”

    “圣庙是嬴政用来笼络人心的,我知道一些展示神技的方法,你也可以理解为魔术。雍城的百姓很信任我,我在那里可谓是人人敬重的转世天神!”越说到后面,甘罗忍不住有些得意,但他的得意是故意装出来,逗怀瑾开心的。

    怀瑾果然笑喷了:“天神转世,神棍差不多!”

    甘罗问:“那你呢?有艳遇吗?不过想想也不可能,你才多大点,以前认识的男孩跟你年纪也不会差太多,小屁孩没有什么吸引力。”

    有的,怀瑾心想,她就认识一个少年,那个少年还小的时候,就已经和个小大人一样了。刚认识的时候就老是故作高深,她一个老女人竟然也被他的高深吸引了。后来认识了,一起长大,明白他的温柔他的善良他的无双聪慧,他越来越成熟,不过偶尔也会很调皮爱开玩笑。

    他哪里都好,哪里都很吸引她,她很喜欢他。

    怀瑾发着呆想着,甘罗眨了眨眼:“好你个色女,有人了是吧,谁!是谁,赶紧告诉我,我看看是不是历史上的人物。”

    怀瑾撅了撅嘴:“我才不说。”

    他是自己的秘密,藏在心底,谁也不能知道。

    “让我猜一猜!”甘罗好笑道:“你以前待在赵国的王宫,不过鉴于亲戚关系,赵国基本上可以排除。齐国的可能性更大一点,是齐国的哪位世家公子?”

    “你你你再问我跟你急了!”怀瑾出言恐吓,甘罗倒是真有可能会猜出来。

    见她急,甘罗见好就收:“好好好,我不问了。唉,也不知是哪位拯救银河系的男子,竟然把你迷倒了。怎么说你应该是阅美男无数啊,前世也没听见林宸有什么花边新闻,没想到你会喜欢一个古人哈哈哈哈哈!”

    “喂,神棍大人,请你保持你的形象!”怀瑾道。

    甘罗收不住笑,捂着笑僵的嘴巴不停颤抖。

    “你俩笑什么这么开心呢?”尉缭在门外敲了敲窗户,甘罗几步并过去将窗打开,笑骂道:“老尉,你居然听壁角!不厚道!”

    尉缭哭笑不得,摇头道:“我才来,叫你们吃饭。”

    看屋里两个人都是满脸笑意,尉缭忍不住又摇头:“你们俩可真是,哪有那么多话要说的?有话可以以后慢慢说,现在全说完了,以后岂不是没得说了?”

    甘罗神采飞扬,苍白的脸上泛着光泽,他道:“我和阿姮相见恨晚,一见如故,当然有说不完的话。”

    怀瑾默,哪有一见如故?明明是见了不知道多少次才如故的。

    尉缭:“一见如故???”

    甘罗:“吃饭去吧。”

    ……

    初三,跟随嬴政前往雍城,怀瑾随侍在嬴政的马车上。嬴政的马车简直和一个小帐篷差不多大,里面一应物具应有尽有,在上面坐着,也不觉得有多颠簸。怀瑾心道,这好像是第一次坐帝王的马车诶。

    “尚书令大人,年过得可好?”嬴政懒洋洋的躺在铺了十多层兔毛被的软榻上,问怀瑾。

    怀瑾躬身道:“多谢陛下关心,尚可。”

    “哦,那就好。”嬴政道:“我看你和两位邻居处得还不错,今儿上车前,还见阿罗跟你有说有笑的,他可是个目下无尘的人,没想到对你亲眼有加。对寡人都没有笑这么开心过呢。”语气中仿佛有怨念。

    怀瑾内心一阵xxoo,正想应对呢,嬴政又说:“不过你们三个处得好,寡人还是很欣慰的,你们三个都是万里挑一的人才,一起联手,一定能把吕不韦那厮搞死,没事多想着点正事,别老是喝酒做耍。”

    怀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