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82章 第八十二章劳其筋骨

第82章 第八十二章劳其筋骨

    “这酥不错,”嬴政从小几上随手拿了一块糕点,他吃完那一块,指着盘子对老猎说:“把这盘送到王后车驾上去。”

    老猎应了一声,然后仔细端着那盘糕点,稳稳当当出去了。

    老猎一出去,马车里就只剩下嬴政和怀瑾两个人。嬴政支着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怀瑾,看了好久,怀瑾都有些起鸡皮疙瘩了。

    “陛下这么看着臣,臣惶恐。”

    “你什么时候惶恐过。”嬴政嗤笑一声,勾了勾手,怀瑾跪坐在旁,见他如此,忙膝行过去:“陛下有何吩咐?”

    嬴政很是满意,一双狐狸眼精光闪闪:“寡人有一计策,不知尚书令大人想听否?”

    怀瑾道:“洗耳恭听!”

    “寡人实在放心不下吕不韦,一想到他手里还拿着两块兵符,就担忧的日夜睡不着觉。”嬴政皱起眉,仿佛真的很困扰一般,他道:“不过那两块兵符还不是最重要的,吕不韦门客众多,他的眼线藏在咸阳城和王宫里,寡人找不出来,恐怕还得靠尚书令大人了。”

    怀瑾问:“那……陛下的计策是?”

    嬴政无辜的摊摊手:“我说了啊。”

    “啊?”怀瑾又想了一遍他刚刚说的话,什么都没说啊。

    嬴政道:“寡人的计策,就是让尚书令大人去办这件事啊。”

    怀瑾:“呵呵呵呵呵……”

    嬴政道:“看你样子,是有主意了?这么快就有主意了?不愧是尚书令大人!”

    她有个屁主意,当然不敢这么喷嬴政,怀瑾只嘿嘿笑道:“吕不韦眼线虽多,但我们不知有哪些人,臣又怎么替陛下完全清理这些叛徒?不过臣以为,一棵树上无论结多少颗果子,只要树倒了,果子也就死了。”

    “尚书令大人说得有道理,然后呢?”

    思量片刻,她道:“臣有法子,但请陛下配合臣,臣才能实施。”

    轻声在嬴政耳边说了半晌,嬴政笑得如深山老狐狸一般,抚掌大笑:“就这么定了。”

    雍城宗庙之中,嬴政率领赢氏宗族和官员们祭拜历代祖先和神明,其实赢氏宗族也没几个人(据说都快被自己家亲戚杀完了),旁支的叔伯姑奶奶们还没有后宫的妃子多。哪像在赵国时,王室亲戚都摆好几百桌都有,怀瑾心想。

    这次祭祀,甘罗作为掌管宗庙的大人,有模有样穿上了祭服。甘罗其实长相是不错的,可惜脸色太过苍白,看上去一副病秧子样,总让人忽略他的长相。他穿上祭服威严庄重的样子,确实有几分大师的风采。

    他站在祭坛上,念诵祭词焚烧祭品。有十多个戴面具的巫祝围着祭坛开始跳舞,嬴政一干人站在祭坛下面,肃穆的看着前方。甘罗又是喷火又是摇铃击鼓,下面的人看见了,神情愈发信服。

    怀瑾其实特别想笑,看着像现代的僵尸片里面道长做法的样子。但是甘罗姿势熟练,唬得这里的人一愣一愣的。

    祭祀结束之后,嬴政在雍城的行宫设宴,晚上将与官员们一起庆祝。

    晚宴时,嬴政姗姗来迟,看着心情还很不好,阴沉着脸。本来宴席上大家已经开始畅谈了,然而嬴政一进去,那脸色唬得没一人敢说话。

    怀瑾很是理解嬴政的心情,他刚刚带着王后和扶苏去探望太后,太后居然称病不见。自嫪毐之乱后,赵姬就搬到了雍城的行宫,再也不肯见嬴政了。亲生母子,哪来这么大仇恨,怀瑾有些不能理解。

    但是嬴政明显也是被气到了,虽是一句话也没说,身上气场也能冻死人了。

    “大家都别傻坐着了,吃吧。”嬴政缓和了一下气氛,对下面众大臣说。大臣们跟得了命令似的,纷纷拿起筷子,一边机械的吃着一边互相交流眼神。

    到时候了,怀瑾叹了口气,上前道:“陛下,臣有话要说。文信侯之前好几次从洛阳上书过来,希望能参加此次庙祭。臣理解大王不喜文信侯,但吕大人年事已高,对国对君又一片赤诚,大王不允许他过来,但是否能将他的奏疏批下呢?”

    宴席上场面一片死寂,大家都被惊呆了。

    嬴政阴沉着脸,捏着杯子的手越来越近,下一秒,他将杯子摔出去,摔到怀瑾脚下:“你大胆!”

    庙祭第二天,怀瑾被嬴政送到了洛阳吕府,秦国所有官员都议论纷纷。大王最恩宠的小官员赵姮,居然会公然替吕不韦说话?朝中吕不韦从前的党羽都不敢站出来,这么一个小官居然冒出来了,大家都怀疑这个人是不是吃错药了。

    嬴政当即就表示要把他充军,还是尉缭站出来求情。

    整个秦国都知道,只要国尉大人出面,嬴政一定不会驳了他。于是乎,秦王陛下在行宫里把赵姮一通臭骂,说:你既然这么担心文信侯,不如把你送给他当奴隶好了。

    立即的,赵姮被剥去官服,勾销户籍,作为一个奴隶被送去了洛阳。

    这件事情发生得又快又突然,大家猝不及防吃了个瓜,足足讨论了半月有余。

    “我听说赵姮是文信侯派到陛下身边的细作,意图迷惑陛下。”上朝时某官员小声在旁边说着:“我听宫里有人议论说,赵姮在陛下面前……在露台上……真是……不知羞耻……还好陛下只喜欢女人,一心想着王后……”

    另一个官员马上反驳:“真的假的?我怎么听说的是,赵姮其实是文信侯在外面的私生子……”

    “私生子也是亲儿,文信侯再怎么也不会把儿子送到宫里当宦官吧?”

    “那他为什么给文信侯说话,这节骨眼,亲儿子都未必能做到吧。也不看文信侯犯了多大事啊。”

    “是不是撞邪了?”

    “有甘罗大人在,哪有邪敢来?”

    ……

    这件事发酵到五六个版本在朝中流传着,知情的和知情的交换八卦、不知道的拼命打听,等所有的版本都听到了,所有人都心满意足,也懒得再分析这些八卦的真假,只当听了个乐子。

    作为传闻中的本人,怀瑾已经在吕不韦府上待了好多天了。这些天,吕不韦没有提起过要见她。基于她的身份是奴隶,每天只好闷头苦干。

    奴隶的日子惨啊,每天只能吃些残羹剩饭,穿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府里其他的奴隶听说她是被嬴政赶过来的,有的人还欺负她。但有部分人见她是个小孩儿模样,都不忍过分欺负。怀瑾面对这些人,也只是逆来顺受。夜里睡觉时,就咬牙切齿的想着,丫的看老娘回头怎么弄死你们!

    期间吕不韦的门客也纷纷来看她,打听各种事情,怀瑾只是老实又本分的告诉他们,自己只是个奴隶,奴隶不能乱说话,请大家不要为难自己。

    又干了一段时间苦活,吕府的管家过来叫她:文信侯叫你。

    怀瑾放下自己在刷的碗,急匆匆的跟过去,吕不韦正坐在会客厅里和众门客交谈,怀瑾站在外面侯着,心想吕不韦都已经搬到了洛阳,府上却依然人来人往,听说洛阳的高门大户都已经成了吕党。

    站在门口,里面的人早已看见了怀瑾,但见吕不韦没有要搭理的意思,也都装作看不见。

    过了一会儿,外面开始刮风,天上乌云盖顶,似乎是要下雨了。怀瑾穿的单薄,心里哀叹一声,早知道就多穿点了。

    不到十分钟,天上的雨就落了。此时已是十月底,天气已经凉下来。又是风又是雨的,但是她不敢动,结结实实的站在门口淋着雨。身上被浇得透透的,牙齿都冷得开始打架了她还是站在原地。

    屋里有一个门客见她可怜,便跟吕不韦说了一声,吕不韦一副才看到的表情,不慌不忙的让怀瑾进门。

    怀瑾磕了个头,还是不敢进,口中道:“小人淋了雨,一身邋遢,怕进去把大人的地板弄脏了。”

    吕不韦看了她半晌,对管家说:“带她换身干净衣服。”

    怀瑾被带到一个房间,应该是吕不韦的房间,见其豪华程度,堪比嬴政的章台宫了。怀瑾只匆匆打量了一眼,就低下了头。

    “这是侯爷的衣服,有点大,你换上吧。”管家看着她,表情有些怜悯:“侯爷已经不是相国,不要再叫他大人了。”

    “知道了,不过侯爷的衣服小人怎敢穿,您随意找件衣服就行。”怀瑾一脸老实巴交相。

    管家有些不忍心的看着她,道:“这是侯爷的意思,你年纪这么小,也是可怜。”

    正说着,外面有了脚步声,吕不韦回来了。吕不韦刚一踏进门,怀瑾就跪下行了个礼,吕不韦脚步滞了一下,道:“年轻人耳聪目明。”

    怀瑾不知道要不要回答,因此就紧紧闭上了嘴。

    管家上前想替吕不韦宽衣,吕不韦却挥挥手,让他先下去。

    等管家一走,吕不韦就道:“赵姮,十一岁,李斯送进宫的?我查了这些天,只查到了这些。”他顿了顿,摸着自己花白的胡子,目光炯炯的看着怀瑾:“可是在秦国,我很少会有查不到的事情,除非你是从别国来的。”

    这老东西看上去都快半截入土了,依然还这么精明谨慎,怀瑾心念一转,道:“小人是赵国人,被仇家追杀,逃到秦国,多亏李斯大人救助。”

    “什么人有这么大能力,把你从秦国追到赵国?你的父母亲人呢?凭你的年纪和身手,又是怎么逃到这里的?李斯为人我尚有了解,他又为什么救你?为什么还把你送进了王宫呢?”

    一连串发问,并没有让怀瑾慌乱,她可是科班出身的演员,这种小场面不带怕的。

    她的脸在一瞬间看上去特别憨厚,她说:“小人从小就是宦官,家人早已不记得了,一直伺候赵国废太子赵嘉。谁知国内遭逢巨变,小人的主子被倡太后追杀,一路逃到秦国安邑,追兵把小人和主子冲散,小人也身负重伤。幸好有一过路商队把小人救起,小人就跟着来咸阳了,接着被当成奴隶卖到了李斯大人那里。”

    顿了顿,怀瑾看了一眼吕不韦,他闭着眼睛仿佛在听的样子,怀瑾就继续说:“小人从小就跟主子一起读书,略识诗书。李斯大人说陛下喜欢机灵的小孩儿,某天进宫就把我带上了,陛下拷问了我几句《大雅》,见小人对答得上来,就把小人留下了。”

    吕不韦闭着眼睛,半晌没说话,怀瑾在想他是不是睡着了。静静地等着,吕不韦突然睁开眼,笑了一声:“没有听出什么漏洞,我姑且相信你。”

    怀瑾正想磕头呢,吕不韦突然又问:“为什么替我说话?”

    思绪千回百转,怀瑾深吸一口气:“小人效忠李斯大人,李斯大人效忠侯爷。”

    李斯暗地里早已反水,明面上对着吕不韦那是相当恭敬,这个理由天衣无缝。吕不韦从喉咙里冒出一丝古怪的笑声,他推开窗,外面的雨连绵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