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83章 第八十三章无脸男

第83章 第八十三章无脸男

    有淅淅沥沥的雨丝从外面飘进来打在吕不韦身上,这么静静的等着,怀瑾伏在地上等待发落。吕不韦说:“从今往后,在我近前伺候吧。”

    “多谢侯爷!”是喜不自胜的神情。

    一连这么多天的苦日子,离终点总算前进了一小步了,虽然是非常小的一小步。

    自那天后,怀瑾就一直近身伺候吕不韦,吃穿住也提升了好几个档次,不过她仍然是个奴隶,吕不韦对她也没有如何特殊。下车时扶一把,谈事时添个茶……诸如此类的小事,她周到又小心的做着,甚至每天亲尝吕不韦的汤药,可吕不韦就是对她不咸不淡的。

    但有个好处就是,大家似乎都把她当成吕不韦的心腹小厮了。

    某一天,吕不韦邀约了几个门客一起谈事,怀瑾在旁边上茶端点心,做完这些她就准备下去了。门客只有几个人的时候,说明吕不韦要开小会了,这种时候吕不韦会遣走所有下人。

    “侯爷,韩公子来了。”吕府管家突然在外面通报。

    吕不韦突然亲自站起来,喜道:“在哪里,快请进来。”

    怀瑾有些疑惑,会是谁,让吕不韦如此高兴?她端着空盘子往外走,门口处突然走进来一个人。这人穿着一件青色的斗篷,脸上带了一个青铜的面具,如此怪异,怀瑾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

    几步远,那个人也看到了她,怀瑾注意到面具下那个人的眼睛,是在看自己的,不过眼神有点奇怪。好像激动好像欣喜,隐隐的还有点伤心,这个人认识她吗?

    怀瑾脑中警铃大作,立即低下了头,快步走了出去。

    走到屋外檐下站着,怀瑾越想越觉得有点奇怪,走到管家旁,轻声问道:“这人是谁?怎么脸上还戴了东西啊?”

    管家瞥了她一眼,语气有些冷嗖嗖的:“跟了侯爷也有一段时间了,难道你还不知道规矩?”

    怀瑾点点头怯怯的看着他,又带了点讨好的意思,道:“小人只是好奇,那个人看着好奇怪,那么大一块疙瘩戴着脸上,不会觉得沉吗。”

    “那是韩念公子,侯爷的朋友。”管家最终还是说了一句,说完这句就紧紧闭上嘴巴了。吕府的人,嘴巴都很严实。

    怀瑾心里反复念着,韩念,这是个连听都没有听过的名字。应该不认识的,可是他的眼神……怀瑾摇摇头,可能是认错人了吧。

    在廊下等着,直到傍晚,里面的窗子才打开。吕不韦亲自将戴面具的男人送出来,一路上是十分客气,到了门口,面具男又看见了怀瑾,道:“这是被秦王赶过来的那个尚书令?”

    声音有些奇怪,仿佛是压着嗓子在说话,怀瑾怯生生的站好。吕不韦笑道:“她还算懂事,做事也很周到。”

    “没想到年纪这么小,有些意外。”韩念道。

    吕不韦对管家和怀瑾道:“替我送送韩先生。”

    管家和怀瑾答应了一声就跟上了,面韩念的目光一直落在怀瑾身上,而怀瑾和管家都是半低着头。到了吕府门口,外面已经套好了马车,韩念上马车前,突然说:“想起来一件事,有个东西原本要给侯爷的,不过落在驿馆了,这位小兄弟跟着走一趟,把东西取过来,可否?”

    管家立即道:“当然可以,赵姮,去吧。”

    怀瑾十分诧异,不过恭敬的答应下来,然后就跳上车和马夫坐在了一起。

    马车一颠动,怀瑾差点掉下去,马车里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一把将她拉住了。怀瑾点头哈腰的笑道:“多谢公子。”

    “进来。”韩念骤然收回手。

    怀瑾心中踌躇了一下,进去跪好,假笑道:“公子有什么吩咐。”

    低着头,只能看见韩念的衣摆,青色的丝质布料上绣着一串兰花。怀瑾闻了一下,韩念身上的味道,是一股浓香,不知是什么香味,有点檀香的味道但又不太像。

    就这么恭恭敬敬的跪着,韩念始终没有说话。

    怀瑾心里咯噔一下,这个人该不是看出什么端倪了吧,被发配到洛阳前,并没有听说吕不韦身边还有这号人。

    “你长得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低沉的嗓音听起来有点酥酥麻麻的。

    不知为何,韩念的嗓音低沉有磁性,可是她会不自觉的想到另外一个人。那人的声音冷漠时清凉如山中泉水,温柔时像夏天的凉风,与眼前这个人的声音完全不一样。那个人身上,还带着纯净的淡雅兰花香。

    怀瑾低着头,笑道:“能像公子的朋友,是小人的福气。”

    又是一阵沉默,韩念又道:“抬起头。”

    怀瑾闻言,顺从的抬起头,怯怯的看了他一眼。青铜面具把他的脸遮得严严实实的,连眼型都看不清楚,只能看见黑白分明的眼瞳。

    韩念说:“你叫什么名字?”

    怀瑾道:“小人叫赵姮。”

    “哪个姮?”

    怀瑾道:“姮娥的姮。”

    “姮,也借指月亮。”韩念低吟着,然后道:“你的父母很会取名,不过姮这个字,经常是女名,想必你父母十分疼你,把你做女儿教养。”

    韩念定定的看着她,无端端的怀瑾心中有些难受,她说:“这不是小人父母给的名,是小人朋友送给小人的字。”

    “那你的名是?”

    怀瑾恭顺讨好的面容出现一丝裂痕,她笑了一下,那笑看着十分苦涩,她道:“名是父母给的,父母俱亡,从前的名也随着父母一同入土了。”

    韩念的眼睛一直落在她身上,怀瑾的眼神却闪躲着,这是一个奴隶该有的眼神,任何人见了都不会有怀疑的吧。

    怀瑾心想,他为什么一直这么盯着自己?

    “公子是洛阳人吗?”怀瑾怯怯的问。

    韩念说:“我是韩国人,不过以后应该会在秦国待着,能经常见到你了。”

    “小人喜不自胜。”怀瑾砰砰磕了三个头,韩念一把抓住她,看上去有点生气,怀瑾不知所措,韩念说:“我没有把你当成一个奴隶……”

    怀瑾还来不及思考,韩念说:“我说了,你长得像我一个朋友,我不希望看到这么一张脸在我面前卑躬屈膝。”

    “是。”怀瑾直起腰杆,看来她是真的很像韩念的朋友,那位朋友也一定对他很重要。难怪今天第一次见到,他会有那样的眼神。想到这层,怀瑾胆子也就变得大起来,问道:“公子的朋友应当也是小人这个岁数吧?不知如今在何处呢?”

    应该结局不是很好,不然不会是那个眼神。

    果然,韩念说:“跟你差不了多少吧,经过一场变故,我失去了他的消息,我一直希望能找到他。”

    怀瑾点点头:“只要还活着,总有一天您会寻到您的朋友的。”

    “是,我很感激老天。”韩念说。

    怀瑾有些想打听他和吕不韦的关系,然而不知从何处问起,这个人的底细并不清楚,万一说了什么话暴露自己就不好了。不过想到他是韩国人,怀瑾忍不住问道:“公子是韩国人,可知道韩国的张相国吗?”

    “你还知道张相国?是去过韩国吗?”

    “没有去过,不过小人从前跟随李斯大人时,常听他夸赞张相国之子张良公子。”怀瑾小小扯了一个谎,她道:“听闻张良公子自小聪慧,见识不凡,是少年天才。”

    不知是不是怀瑾的错觉,总觉得韩念的面具下,在看着她微笑。只敢匆匆看一眼他的眼睛,怀瑾就微微低头,错开目光。

    韩念道:“张良……只是一个普通人,种种传闻,都是外界的揣测而已。说起少年天才,莫过于秦国的甘罗和赵国的六公子,少年时再如何盛名,现在不也都被世人遗忘了吗?能够记得他们的,大概也只有他们的亲人和朋友了。”

    听完前面那句,后面的话全被她忽略了。不是的,怀瑾内心反驳,张良不是一个普通人,他是一个真正的天才,而不是自己和甘罗那样,占了穿越的便宜。

    还想再问,马车突然停了,外面车夫说:“到了。”

    怀瑾就跟着韩念下车,是在洛阳最繁华的一所驿馆,跟着韩念到了二楼的一间房,韩念只是让她在外面等着,进屋了一会,出来时拿了一盆兰花。

    把花塞到怀瑾手里,韩念说:“帮我把这盆花带给侯爷吧。”

    怀瑾有些错愕,跑这么大老远,就为了一盆花?然而她面上无比恭敬的回答:“是。”

    转身就准备下楼,韩念忽在后面叫道:“这是我在洛阳暂时落脚的地方,你可以经常来找我玩,姮儿。”

    怀瑾脚步顿住,回头看向他,韩念的眼神透亮,神色难辨,怀瑾一时间觉得有些不快。她顶着不舒服,笑着一字一句道:“小人的名字叫赵姮。”

    除了那个人,她不喜欢别人这么叫自己。

    怀瑾转身就走,身后韩念也没有再叫她,回去把兰花转交给吕不韦,吕不韦将兰花放在院子里养起来,吩咐怀瑾每日照看。

    怀瑾暗地里想方设法打听了一下韩念,得知这个人是从韩国来的一个商人,吕不韦刚迁到洛阳时认识的,吕不韦很器重他。

    但怀瑾目前没有发现韩念的任何过人之处,而吕不韦不会平白抬举谁的。

    多的也打听不出来了,太露痕迹就会有危险。

    在吕府打杂的日子,好像也过得挺快的,时间一晃眼就到了冬天,她依然跟在吕不韦身边端茶倒水,在她有意无意的宣传之下,府里的门客下人们都以为,她已成了吕不韦的心腹,因为吕不韦去哪里都带着她。

    甚至,在开小会的时候,也会让她在一旁伺候着。

    其中与韩念见面的次数就多起来,韩念似乎对她以前的事情很感兴趣,追问过几次,怀瑾想办法把这事岔过去之后,韩念就再也不问了。只是偶尔给她送点吃食或者包个红包之类的,落在旁人眼里,韩念就是对她亲眼有加。

    连吕不韦也好奇追问过,但韩念只是说,她像自己的一个朋友,这个话题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

    怀瑾从吕不韦这里听来的比较重要的消息,大概就是吕不韦想将自己手中那两支军队召到洛阳来,简而言之,就是有要造反的苗头。

    怀瑾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可真是太高兴了,她这次来就是想逼吕不韦造反的,谁知道人家自己就已经有了这个想法。

    一日中午,吕不韦的儿子吕丛荣和他的心腹将军熊零回来了,吕丛荣和熊零都是秦国的武将,这两人分别掌管着两支队伍。吕丛荣和熊零一回来,吕不韦就召集人手开会了,这次没有让任何人在旁边伺候着。

    怀瑾注意到,这次会议的人全是武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