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85章 第八十五章收尾

第85章 第八十五章收尾

    吕不韦淡定的摸了一把胡子,笑着看向蒙武:“蒙大人,请你把我谋反的证据拿出来,否则,不能服众啊。”

    蒙武看向怀瑾,皱起眉:“这……”

    怀瑾大笑起来,一遍鼓掌一边笑:“高明啊高明啊!吕大人原来一直是在用假消息蒙我呢!您早就和他们串通好了,之前放给我的种种消息全是假的,为的就是这一刻,让全洛阳的百姓都看到你的冤屈,看到大王是如何心狠手辣的残害你,好逼大王召你回咸阳城,你是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平息民众的怒火对吧?真是太厉害了,姜还是老的辣啊。”

    吕不韦微微一笑,脸上的皱纹似乎都已经平了,他看着蒙武:“那么,蒙将军的剑是否可以拿开了?”

    “不可以!”怀瑾也微微笑着,好笑的看过去:“吕大人,您急什么呢?”

    她微微笑着,门外冲进来一个士兵,那人把一个球一样的东西扔在吕不韦脚下,是一颗人头——熊零的人头。那个士兵说:“熊零昨日在雍城起兵,已被斩杀!”

    吕不韦这时才开始有了些慌乱,他死死看着地上的那颗头颅,觉得有些匪夷所思。吕丛荣更是不敢相信:“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不可能的!他明明回……”

    “回哪儿?回边关?”怀瑾找了个干净的地坐下,一边拿手在鼻子面前扇了扇,对屋子里的血腥味有些觉得不适。

    “蒙大人,麻烦你把这颗头拿出去,给外面那些人看看,告诉他们,为什么要拿下文信侯。”怀瑾好整以暇的对蒙恬说,蒙恬应了一声,提着头就出去了。

    外面沸反盈天,叫冤声络绎不绝,蒙恬出去了一小会儿,外面传来了他中气十足的洪亮嗓音:“吕不韦派熊零攻打雍城,熊零等一干叛逆俱已被诛杀……”

    蒙恬喊了这么一嗓子,外面的声音逐渐就听不到了,吕不韦的面目一寸一寸冷下来,直视这怀瑾:“你做了什么?”

    怀瑾挥挥手,让士兵把其余的人全部带走,屋子里只剩吕不韦父子和蒙武。

    “您不是说现在的年轻人都血气方刚劝不住吗?”怀瑾微微笑着,逼视着吕不韦,道:“我知道您实际上把熊零派回了边关,但却让我误以为他去了雍城。说实话你跟我说的任何话我都不会全信,所以我本身也不会相信这件事情。”

    怀瑾继续道:“熊零回边关的路上,我偷了您的虎符,派人给他送了过去。不要这么看着我,我就是一个不讲道义的无耻之徒。每日照顾您,您屋子里的暗格我全部摸清了。如你所说,年轻人热血,对权利的痴迷是无法想象的,他甚至都没有回信辨别真伪就去了雍城。不过也怪您,难以信任别人,没把真正的计划告诉他,才让我有机会钻了空子。”

    吕不韦听着听着,笑了起来。

    吕丛荣狠狠啐了一声:“无耻小人!”

    “我觉得你骂得非常对,但是我接纳我无耻这件事情,所以这句话对我来说不起作用。”怀瑾轻笑一声,眉目里全是神采飞扬,她说:“吕丛荣没有带兵回来又怎么样呢?只要熊零落网了,你们都跑不掉,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不着急。吕大人,您说对吧。”

    “对了,你们还派人去赵国接成蟜呢。”怀瑾摸着下巴作沉思样,她自言自语说:”你们的后路就是成蟜吧,成蟜知道你愿意扶他上位,一定会带兵前来。就算雍城那边失败了,洛阳这边还有成蟜接应,逃到边关有吕丛荣手上那支十万的骑兵。十万骑兵啊,可以自立为王了。”

    吕不韦脸上的肉狠狠跳动了几下,他在这一瞬间几乎有些苍老得不像样子:“赵姮,你很好!”

    “谢谢、谢谢,”怀瑾真诚的拱了拱手:“正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嘛!吕大人谬赞了。”

    “此次熊零所作所为与吕家毫无干系,我交出手中的兵符,请陛下宽宥吕家。”吕不韦暴怒过后就冷静下来,大有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之风度。

    怀瑾拍了拍衣摆上的灰,眼睛笑得弯弯的:“熊零那支队伍已经被收了,您手上的这只兵符,在您和您儿子被我们控制的情况下,恐怕保不了你们。”

    吕不韦盯着她,问:“那陛下想要什么?”

    “你这么多年来收集的所有卷宗还有你安插在朝中的人,我要名单。”怀瑾直截了当。

    吕丛荣在旁大叫道:“什么卷宗什么名单,莫须有的罪名!”

    怀瑾道:“要是不配合,那我们只好把吕家所有人全下狱了,重刑之下,陛下应该能拿到这份名单,嗯,一定可以的。蒙将军,麻烦你……”

    “好,我答应。”吕不韦说,他看了蒙武一眼,又看了看吕丛荣,说:“成王败寇,愿赌服输。”

    “好气度。”怀瑾看着他,吕不韦并无多余的表情,只是带着一抹嘲讽的笑容。

    吕不韦对她道:“我这一生,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只是没想到在这个岁数,会栽到嬴政手里。今日的结局我早已想到,只是总想再博一博……说到底,还是我老了。”

    怀瑾此时对他开始有些敬佩。

    无论是前面生活中的相处,还是直面危险这一刻的冷静,吕不韦都算得上是个枭雄了。他看得开,因为他之前已经什么都拥有了,如今面对失去,也没有多心痛。

    怀瑾看着他,淡淡道:“你本可以安度晚年,只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我年轻时一心想挣钱,希望富可敌国;中年时有了财富,又想要权利,于是匡扶先王,也达到了目的;年老之后,希望国家能以《吕氏春秋》里的思想治国,希望自己被后世永远记住,没想到,失败了。”吕不韦这么说着。

    是的他什么都有了,唯独生命不再年轻,一心想留点什么在世上证明自己。但是嬴政一心以法治国,国君才是最大的,怀瑾心想,臣子敢逾越便只有死路一条。

    最后,吕不韦说:“你是我生平见过最会演戏的人,要不是一早知道,我也许就这么被骗过去了。”

    肯定嘛,老本行,怀瑾笑眯眯的,让人押着吕不韦下去了。

    外面的雪依然没有停,怀瑾站在檐下,看着身旁穿梭来穿梭去的士兵,微微出神。蒙恬走到她旁边,笑道:“一段时间不见,你好像长高了呢。”

    “是吗?”怀瑾笑了一声,这话问的,真的好像她的师兄们。

    带着吕不韦府中收藏的卷宗和一份名单,怀瑾就准备随大军回咸阳了。走前去了一趟韩念的驿馆,已人去楼空,桌上留了一块竹板:咸阳再见。

    这个人依然是神秘得很。

    卷宗装了满满一大车,这些卷宗上面记载的全是咸阳城一些贵族里的秘闻,及官员们私下的一些事情,不过很大一部分是先秦王时代的。怀瑾那天随手打开一个卷宗,看见上面写的某年某月某日,后宫某妇人和某宦官在某某处干了某某事……看完这个怀瑾立即把东西放回去了,这等事,还是让嬴政看吧。

    不过吕不韦这卷宗,有点像她以前在解忧楼里,让人偷偷记录下在那里喝酒官员的言论。这不算什么情报,甚至很多都是琐碎事,但往往细微之事决定了结果。她知道,这次回去,朝堂之中该换血了。

    章台宫的每一寸都被大雪覆盖了,只要延伸向上的台阶被清扫干净,怀瑾穿着嬴政赐给她的貂裘,头上戴着镶嵌了明珠的貂帽,脚上蹬了一双华贵的皮靴,她稳稳的走过台阶,走进了章台宫。

    宫殿里放了两个大火盆,地上铺了毛毯,嬴政坐在上面抱着扶苏玩耍。怀瑾上前见了礼,嬴政回头看了她一眼,漫不经心说:“回来了。”

    “肥奈了……”扶苏已经开始学说话了,一说话口水就往外冒。

    怀瑾低低嗯了一声,道:“回来了。”

    “这趟差事办得不错!”嬴政赞赏道,他把扶苏交给老猎,吩咐:“把他带到后面去玩。”

    怀瑾低声在旁汇报诸项事宜,最主要的还是从吕不韦那里带回的卷宗,卷宗由蒙恬看管着,而她身上带着吕不韦写出的一份名单。

    将名单递上去,嬴政看了一眼,嘲讽道:“都到这地步了,还想耍滑头。”

    怀瑾不解,嬴政将名单摊开,指着上面的几个名字,说:“这几个人是王翦的人,绝不可能背叛寡人。这份名单真假掺半,回头你……罢了你还是先休息吧,我让尉缭拿这份名单去对照卷宗,钉子一个一个的拔。”

    怀瑾点点头,道了声是。嬴政欣慰的拍拍她的肩,喜气洋洋的说道:“这趟辛苦尚书令大人了,回去歇个十天半个月,赏赐已经送到你家里了。等一切都稳定下来,寡人会给你论功行赏的。”

    怀瑾疲惫至极,行礼道谢,然后退下了。

    去了在宫外的那套宅子,嬴政派了自己的最大的车架把怀瑾送了回去,其实也没有多远的路,不过是嬴政为了彰显对她的恩宠。

    宅子里比她离去时要干净整齐得多,院子里摆了七八口大箱子,夏福正在清点里面的赏赐,庄老头夫妇搬了两把躺椅坐在檐下,看着夏福做事。

    “小娃回来了!”庄婆婆一看到她,就站起来,她手上拄了一个拐杖,应该是夏福给做的。

    怀瑾几步上去将庄婆婆扶住:“坐下吧。”

    “主子,回来了!”夏福眼睛亮亮的,他说:“大王赐了好多东西下来!”

    “你收吧,我回去睡一觉,有些累。”怀瑾径直回到房间,把帘子全都拉上,脱了衣服直挺挺躺在床上。这一刻,才觉得安心了。她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也没有做什么梦,这一觉睡的特别好,直接睡到了第二日傍晚。她脸上睡痕未消,呆愣愣的睁着眼睛醒了一会儿神,听到外面说话的声音,她往外叫了一声:“夏福?”

    那边声音停了一下,门外进来一人,正是甘罗。他站在屏风旁,笑道:“睡醒了啊?”

    怀瑾失笑,给身上披了一件衣服,问道:“你难道不是应该待在雍城吗?”

    “雍城又没有什么事,我前几天听说你要回咸阳,就早早回来等你了。”甘罗走到床边,刷的一下拉开帘子,外面的白光照进来,怀瑾一下被光刺的睁不开眼。外面白雪皑皑,银装素裹,原来她睡觉的时候,天上又开始下雪了。

    天上也是一片白,不像是黄昏,像是清晨。

    “老尉呢?”怀瑾推开窗,探头去看窗下的兰花,有好几盆都被冻坏了。

    甘罗道:“老尉、李斯、冯去疾这三个文臣,昨夜就被陛下召进宫了,看卷宗呢,我看那一大马车的竹简,没个几天几夜,怕是出不来了。你把窗关了吧,冷风嗖嗖的,热气都跑完了!陛下还想让我帮忙呢,我可不乐意干这苦活!”

    怀瑾嗯了一声关上窗,然后去窗子外面把兰花搬进来,夏福一见她亲自动手,忙上去帮忙一边说:“前些日子天冷,一到晚上我就把这些花搬进去了,昨儿清点东西,不小心忘搬回来了,都怪我。”

    “没事,还能养回来。”怀瑾安慰道。

    甘罗见她对这十多盆兰花宝贝的跟什么似的,问道:“你这么喜欢兰花啊?”

    怀瑾把花搬到了火盆附近,没注意听甘罗说什么,夏福在旁嘴快,接道:“张公子才喜欢兰花,主子是因为……”

    话一出口,夏福就觉不妥,讪笑两声住了口。甘罗嗅到八卦的味道,追问:“张公子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