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86章 第八十六章娼妓馆

第86章 第八十六章娼妓馆

    怀瑾回过神来,茫然的看着他们:“什么啊?”

    也不知是真没听清还是装傻,甘罗抿嘴笑了一声,不再问了。怀瑾把盆栽全弄好之后,头上已是沁了一层薄汗,她插着腰,气喘吁吁的对夏福说:“家里有没有吃的?”

    夏福忙答应道:“厨房里还有午时吃剩下的饭菜。”

    “去给我热热,饿死我了。”怀瑾坐下,倒了一杯茶,茶应该也是早上烧的,都凉了。

    甘罗把她手里的杯子抢过来,把冷茶倒了,然后重新把小炉子支起炭火,道:“古代可没有疫苗,千万别感冒了。大冬天喝这么冰的水!”

    怀瑾摇头笑了笑,甘罗的本质其实是个话痨吧!不过论起身体不好,她倒觉得自己比甘罗身体要好,甘罗看着像贫血似的,脸色终日苍白。

    “朝中现在怎么样了?”空隙间怀瑾又想到了公事。

    甘罗道:“人人自危,等到所有卷宗理明白了,就是陛下该算账的时候了,哪个当官的会真正两袖清风呢?不过我猜测陛下只会追究吕不韦一党的官员,其他的……估计小惩大戒吧,你觉得呢?”

    怀瑾点头,认为这话十分在理,她也是这么觉得的。

    在家休息半月,秦国朝堂上一波大换血,在朝堂上许多官员被就地革职。尉缭手拿卷宗把那些官员的罪名全罗列了出来,什么时间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全都被说了出来。几乎九成的官员都有犯事,严重的有叛国行为,轻微的有逼死个把民女霸占几亩良田之类的。情节严重的死刑和罢官,轻的就是罚俸禁闭。

    秦国朝堂上的风气顿时一紧,短时间内再无人敢不尊律法,嬴政真正是大权独握。

    同时,吕不韦全家都被圈禁起来,禁止与任何人接触;李斯和冯去疾分别被立为左丞相和右丞相;蒙恬升为卫尉,掌管整个咸阳宫的卫兵;而怀瑾摇身一变,成了中常侍,这个职位只是一个虚衔的加官,只有大王的宠臣才能获此号;一时间她府上前来道贺的人是络绎不绝,怀瑾不胜烦扰。

    府上就那么大,两间房一个院子,哪招呼的了那么多人,因此只好躲去理尉缭和甘罗家里避难。他们家总共就三个仆人,分别叫熊大、熊二和光头强,听名字就知道是甘罗起的,怀瑾听完愣了许久,然后发出一阵爆笑。

    和甘罗一起坐在他们后湖的凉亭里,吹着冷风裹着貂,三人一起坐着冬钓。湖面上早就已经结冰了,不过此时上面被凿了三个洞。

    “你什么时候回去干活,都歇了这么久了,陛下问了我好几次。”尉缭老神在在,他左手拿了一支茶壶,好不自在。

    怀瑾缩在貂里,摸了摸自己冻红的鼻子,道:“不是我不想去伺候着,我是真有伤。”

    甘罗嗤笑道:“懒就懒吧,你在洛阳顶多干点活,怎么又有伤了。”

    怀瑾淡淡道:“当初落入渭水中,天气严寒,我身体受创很严重,一入冬骨头就疼。”

    甘罗和尉缭俱是一愣,尉缭温和的看着她,关切道:“怎么不早说,让阿罗给你开点药,他总捣鼓各种各样的药丸。”

    怀瑾摇摇头,应该是受冷受寒引起的风湿之类的疾病,这个是没有办法根治的。甘罗立即就把钓鱼竿放下,起身跑出去。

    “你干什么去!”怀瑾在后面大叫道。甘罗边跑边回头答:“给你配药去!”

    “都不知道我什么病就配药去了?”怀瑾哭笑不得。

    尉缭笑道:“阿罗医术很高明的,刚刚你不是说落水之后才有的病吗?他肯定是已经知道什么情况了,不用担心他。”

    尉缭不是相貌出众的男子,但身上淡然的气质让他的笑容看上去格外让人舒心,怀瑾点点头,不再去管他了。

    两人钓着鱼,怀瑾问道:“朝上已经全部肃清,宫里呢?”

    “宫里不知道,是陛下命王后亲自处置的,听说,被杖杀了有三百个宫人。”尉缭说。怀瑾叹了口气,这个冬天死了太多人了。

    天黑,他们拎着鱼去了怀瑾家里,夏福做了新鲜的鱼汤。桌边庄老头夫妇、甘罗、尉缭、夏福和她一起围坐在桌边,架着火炉喝着新鲜的鱼汤,其乐融融。

    饭桌旁堆了十多包药材,是甘罗给她配好的,还嘱咐了夏福日日煮药给她喝。怀瑾忍不住笑:“得,以后天天得吃苦了。”嘴上虽抱怨,心里却是暖洋洋的。

    庄婆婆煞有其事的说:“要不要每天喝两包啊,这样好得快一点。”

    “婆婆,这药得慢慢喝,不然喝多了就补过头了。”甘罗认认真真的解释道。

    正吃着饭呢,门外几声急促的敲门声,夏福忙去开门。

    门外是当初跟着她的助手:阿大和阿小,两人异口同声的喊道:“赵大人,大王急召您入宫。”

    不容整理,撇下了一桌人,怀瑾跟着急匆匆的去了。

    章台宫仿佛被冰冻住一般,静悄悄的,只有火盆被烧的噼里啪啦响。嬴政坐在榻边,抱着头一声不吭,老猎站在旁边一脸担忧。

    “陛下,何事诏臣?”怀瑾行完礼,赶紧问道。

    嬴政缓缓抬起头,眼睛里全是红血丝,他看着怀瑾,声音沙哑道:“寡人把王后悄悄软禁起来了……”

    怀瑾一惊,嬴政最爱的就是王后芈荷,怎么会?见嬴政神色,怀瑾小心翼翼上前了两步,问道:“不知……发生了何事?”

    嬴政从枕头下面抽出了一卷竹简递给她,怀瑾恭敬的接过,打开一看,觉得有些心肌梗塞:王后泄漏国情于楚,少府令收金银若干,替王后传递书信。

    芈荷虽然是楚国的公主,但是这个时代的女人,结婚了就视为是夫家的人,谁曾想王后会干这种事。说好听叫传递消息,说不好听就是楚国的细作。难怪嬴政这幅神情了,那可是他深爱的女人。

    怀瑾心一凛,问道:“陛下想怎么做?”

    “寡人想要知道王后的书信中到底写了什么,但这事过手人是原布吉,想来只有他知道,寡人担心自己盛怒之下,原布吉会跑,所以没有打草惊蛇。”嬴政闭上眼睛,双手抱住脑袋,痛苦道:“你去帮我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把书信内容撬出来……也许王后在信里并没有说什么……”

    嬴政居然称“我”,想来是有些糊涂了,怀瑾立即抱拳:“请大王放心,臣会想办法。”

    “把蒙恬叫上,让他在旁助你。”嬴政又嘱咐道,他迷茫又纠结的神色,让怀瑾忍下了想问的话:如果王后真的传递了重要消息回楚国,您会如何?

    嬴政的为人,她算是摸的比较清楚,爱恨分明。平时看着懒洋洋,内心黑着呢。他是一个既薄情又重情的人,从他吃饭就能看出来,喜欢吃一道菜就恨不得一气儿吃到腻,可是吃腻之后就再也不会上那道菜了。

    或许,他会杀了芈荷?

    怀瑾不知道,但她知道嬴政此刻的痛苦。

    回去和甘尉二人商量之后,她早早就睡下了。

    第二日清早,蒙恬就出现在自己家门口,他今天穿了一身白衣,看着像个读书人。见到怀瑾,他礼貌的打着招呼:“赵大人,陛下派我来保护你。”

    蒙恬真的就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好孩子,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开朗,言语中又很谨慎,同时也有着年轻人的稚嫩。怀瑾让身请他进门:“进来喝口茶吧,我还没有洗漱呢,你起的真早。”

    “还好,今日起的还算晚了。”蒙恬抿嘴一笑,脸上就有一个小酒窝。

    怀瑾让夏福打水洗脸,一边对蒙恬说:“蒙大人,我家里没有仆人,茶在桌上,麻烦你自己动手了啊……”

    蒙恬道:“好的,知道了。”

    等怀瑾穿好衣服收拾完,蒙恬一杯茶还没见底,看样子不是个喜欢喝茶的人。怀瑾走过去,叫道:“走吧。”

    蒙恬立即站起来,问道:“去哪里?”

    “去我邻居家。”怀瑾说着就往门口方向去,蒙恬连忙跟上,走到院子里见到窗子下面的十多盆兰花,他频频看了好几眼,然后忍不住赞道:“冬日里你的兰花居然还开得这么盛。”

    怀瑾得意道:“养得好吧?”

    蒙恬说:“极好的,很美。”

    怀瑾更得意了,那是自然的,谁见到她的兰花,都会夸赞,说明是真的好。

    走个几百米,就是尉缭那边了。

    没有门房通传,蒙恬看见府门前的两块牌子,脸上一阵抽搐;怀瑾直接带着蒙恬走进去,一进去蒙恬就到处东张西望,他忍不住道:“原来甘罗大人和尉缭大人的府上……是这样的。”

    “你是第一次来吗?”怀瑾惊奇道,他们相识得应该比自己早吧。

    蒙恬道:“以前虽也见过二位大人,但多是跟在父亲身后见的,平时都没怎么说话,更别说来他们府上了。”

    怀瑾哦了一声,明白了。蒙恬以前只是一个卫士令,甘罗和尉缭是公卿级别的大官,蒙恬自然是不能平交的。

    径直走到尉缭房间,尉缭早已穿戴完毕,见怀瑾和蒙恬,他迎出来:“走吧。”

    蒙恬糊涂道:“啊,又去哪儿?”

    “娼妓馆。”尉缭说着,偕着怀瑾已经往外走了。

    蒙恬呆在原地,涨红了脸,抓了抓脖子:“啊,娼妓馆???”见二人已经走出十多步远,他忙跟上去。

    前面那两人在一处种满爬藤类植物的窗前停下,敲了敲,那唯一没被藤蔓爬住的窗户打开,甘罗揉着惺忪的眼睛,对他们说了声:“早!”

    蒙恬没见过这样的甘罗大人,觉得有些不知所措,不过本能的对甘罗还是十分敬重,他是一个敬天地敬鬼神的人,甘罗位列奉常又是宗庙的祭司,他一直都很崇拜甘罗。

    谁知甘罗很不雅观的打了个哈欠,对窗外一大一小两个人说:“去嫖了啊?钱带够了没?晚上早点回来啊,做饭给你们吃。”

    怀瑾道:“真不一起去啊?”

    甘罗摆摆手:“真不去了,我是宗庙祭司,多少人认识我。我要去了影响不好!啊,蒙大人也在啊,早啊!”

    “啊,早……早早……”蒙恬有些结结巴巴的。

    怀瑾挥挥手:“继续睡你的吧,走了。”

    甘罗困意十足的眯着眼睛,啪的一下把窗户关了。

    蒙恬愣了半晌,重新跟上前面那两人,他觉得今天自己可能也是没睡好。

    秦国有私人开的娼妓馆,他们这次去的是最下等的娼妓馆,开在西街最边缘的地方。进出是个小口子,门口站了两个涂脂抹粉的老女人。

    老女人一见到他们三个就迎上来:“三位客人是来喝酒呢还是来寻人呢?”

    怀瑾拿出半两金子晃了晃:“来这儿当然是寻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