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87章 第八十七章似曾相识燕归来

第87章 第八十七章似曾相识燕归来

    二女接了金子,热情的把他们往里带:“咱们这儿还是头一回来这么小的客人呢,放心吧,里面包您满意!”

    里面极其简陋的环境,大厅的酒桌旁,几乎每个人身边都坐着一个妙龄女子,甚至有男人身边,坐着的是俊秀的小童子。

    角落里阴暗处也常见男女纠缠在一起,极尽香艳。

    尉缭是一派自然,怀瑾也是无所畏惧,一进去就开始四处寻人。蒙恬跟在他们身后,脸上的红晕几乎要破皮而出了。

    终于在角落的一张酒桌旁找到了要找的人,少府令原布吉正搂着一个小男孩喝酒,满脸猥琐。怀瑾指着那边的一个空位,道:“坐那儿吧。”

    一坐下,原布吉原也没有注意到他们,怀瑾三人目不斜视的坐下,引他们进来的女郎问道:“三位公子喜欢什么样的。”

    怀瑾微微一笑:“我喜欢长的俊美的小少年。”

    女子了然,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看着尉缭和蒙恬。

    尉缭淡定的看着她:“给我们寻两位能喝酒的姑娘即可。”

    这所娼妓馆的效率很快,他们三人身旁很快就上了人,怀瑾身旁坐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相貌阴柔,有些羸弱。怀瑾自然的抓起他的手,猥琐的摸了一把,慈爱的看着他:“小宝贝叫什么名字啊?”

    尉缭一口酒呛住:“咳咳咳……”他旁边的女子立即拍了拍他的背。

    蒙恬看着眼前这一幕,坐立不安,仿佛自己是在受刑一样,尤其身旁坐着的女孩还有意无意的蹭着他的腿。

    身旁少年低垂着眉眼,轻声道:“奴叫地羊。”

    “你皮肤真嫩,长得真好看。”怀瑾笑眯眯的凑近了,在地羊身上嗅了一把,低声道:“你身上也很好闻。”

    地羊的脸居然也红了起来,蒙恬瞪大眼睛:“赵大人,您经常来啊?”

    怀瑾撇了他一眼,蒙恬快要挨到尉缭身上了,他旁边的女子无所适从,大概没见过这样的嫖客。怀瑾恶作剧对那女子说:“这位大人是风月老手,最爱装害羞了,他越是害羞就越是兴起。”

    那女子眼睛一亮,扑了上去,紧紧搂住蒙恬。蒙恬如临大敌,习惯性的想去拔剑,然而腰间佩剑今日没带,摸了个空。

    怀瑾见他的囧样,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这一笑,惊动了后边桌的原布吉,他看向这边,看到这三人,揉了揉眼似是有点不相信,试探着喊道:“尉大人?赵大人?蒙大人?”

    怀瑾回过头,刚发现的样子:“哈?吉爷爷,您也在这儿?”虽然已经不再是尚书令,眼前这个宦官也不再是自己的上司,怀瑾依然亲热的叫着。

    原布吉扔下旁边的童子,移步过来:“你们怎么也……哎哟,看不出来,赵大人还好这口呢!”

    怀瑾搂着地羊,猥琐的笑起来,往原布吉身后一看,嘿嘿笑道:“真是想不到吉爷爷也……嗨,甭叫我大人了,还叫我小赵好了。既然在这里遇到您,那不一起喝一杯真对不住您!”

    怀瑾倒了一杯酒,给原布吉递过去,原布吉看了尉缭和蒙恬一眼,在尉缭面前他还是收敛了着点,他道:“尉大人啊,这个、这个、真是想不到……平日见您身边少有女色,原来也……嘿嘿嘿。”

    怀瑾压低声音,指着尉缭,笑道:“都是男人,哪真能不近女色呢!我也是想求尉大人给办点事,这不打听到这个地方,就把他和蒙大人带上了。既然遇见了,不如拼桌吧?大家一起……喝酒,我请客!”怀瑾咬着舌头,差点就说成一起嫖了。

    尉缭和怀瑾如今都是嬴政的宠臣,原布吉自然也想巴结,听她这么一说,连忙点头,把后桌的小童子也拉到这桌来。

    “嘿嘿,小赵咱俩倒能说到一块儿去了!”原布吉抚摸着小童子的背,一边挤眉弄眼的看着怀瑾身边的地羊。

    怀瑾哈哈大笑:“是是是,这等美貌风情的哥哥,我最是喜欢。”她轻佻的在地羊脸上摸了一把,地羊也只是顺从的任她揩油。

    蒙恬彻底坐不住了,他跳起来,嗫嚅着:“我我我我我不喜欢这样。”

    他身旁那女子柔若无骨的双手顺着他腿摸上去,娇声笑道:“那大人喜欢哪样,奴家一定满足大人。”

    怀瑾内里已经笑道抽搐,她说:“这里人多,他抹不开面儿,他喜欢没人的地方!”

    那女子也站起来,勾住蒙恬的裤腰带把他往楼上引,口里一边说:“大人不早说!”

    蒙恬仿佛落入妖怪窝的和尚一般,惊恐不已,他一个人高马大的汉子,连反抗都不会了,一脸扭曲的任那女子把自己拖走。

    怀瑾看着原布吉,问道:“大人,经常来这里吗?”

    “也不经常,累的时候偶尔来放松一下。”原布吉早已酒气上头,在他旁边小童子脸上胡乱亲着,怀瑾真有些觉得想吐了。和尉缭对视了一眼,尉缭目光平静,任身旁女子依偎着,岿然不动。

    怀瑾笑道:“我倒是经常来,吉爷爷下次若再来,记得叫我,我给爷爷付钱。”

    原布吉醉醺醺的看过来,点头:“好好好,小赵,爷爷总算没有看错你!下次一起,今儿有些上头了……乖乖,咱们走吧……爷爷疼你……”他拉着旁边的小童子,往楼上走,那个小童子身形瘦弱,看着十分可怜。

    怀瑾叹了口气,想到接下来还要不停面对这个画面,觉得有些犯恶心。

    “你确定你这招真的管用?”尉缭喝了好几两酒,却依然面不改色。

    “相信我。”怀瑾说,身边的地羊顺从的给她把空着的酒杯倒满。怀瑾玩心一起,看着地羊干净羞涩的脸庞,她道:“想把我灌醉了为所欲为?”

    地羊拘谨笑道:“……奴今日是大人的人。”

    “那就是做什么都可以了?”怀瑾坏笑着,看地羊的样子也不是第一次出来接见客人,她一凑过去,地羊就微微低着头,薄唇擦过她的脸颊,怀瑾忽然心动了一下。她抬起头,地羊的脸近在咫尺,两人看上去要亲吻一般。

    尉缭低声笑道:“阿姮你真是好生淘气……”

    “赵姮!”远远的一声夹杂着怒气的低沉嗓音远远响起,馆里的人俱是一愣,怀瑾抚了抚狂跳的小心脏看过去,瞧见一个熟悉的青铜面具。

    脸全被遮住了,只有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带着即将喷薄的怒火,韩念穿了一身淡紫的长衫,站在门口处,见怀瑾停下动作茫然的看过来,他大步走过去。

    “你怎么在这儿?”怀瑾愕然,忽想起他在洛阳驿馆留下的讯息:咸阳再见。

    但是没想到,会是在这个地方见到。

    韩念站在她旁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地羊,冷冷道:“起来!”

    地羊也不恼,看了怀瑾一眼,发觉她没有任何异议,他顺从地的站起来立在一边。韩念在怀瑾身边坐下,身上气息冷的如寒冬腊月。

    尉缭无视旁边女子如蜘蛛精一样在他身上摸来摸去,他稳稳坐着,看向怀瑾:“阿姮,这位是?”

    “他叫韩念,是个商人。”怀瑾说,有些惊讶韩念的突然出现,也奇怪他的怒气是从何来,总之就是莫名其妙。而看到尉缭,怀瑾一下笑喷了,他真的很像唐长老。

    韩念端起她面前的酒杯,一气喝完,将杯子重重的放在桌上,发出一声响。怀瑾握着地羊的手,把他拉到自己另一边坐下,韩念冷冷的瞟了一眼,地羊居然立即站起来,一言不发的站好。

    怀瑾愣了一下,对韩念道:“韩老板,你吓到人家了!”

    韩念道:“我不喜欢你这样。”

    尉缭道:“这是你朋友吗?阿姮?”

    怀瑾摇摇头,她都不知算不算得上朋友,只是在韩念身上感觉到的从来只有善意,甚至有时候,是珍惜。

    怀瑾笑道:“认识而已,今天就到这里了,回去吧。”

    尉缭点点头,站起来,旁边的女子被他有礼貌的推开:“姑娘,我今日要先走了。”说着拿出一金递给人家,那姑娘惊呆了,从来没有见过出手这么大方的客人。

    “地羊,我记住你了,下次再来我还找你。”怀瑾把身上的钱袋递过去,里面约莫几两金。地羊慌忙谢过。怀瑾和尉缭站起来准备走,韩念也站起来准备跟上。

    没有管韩念,愿意跟就跟吧,在咸阳她觉得自己很安全,不过她总觉得忘了什么东西。

    陪尉缭的女子拿着那一金,犹自不敢相信,地羊却急忙站起来,嗫嚅着问道:“大人下次来是何时?”

    怀瑾微微一笑:“明日。”

    说罢就和尉缭出去了,韩念离了三步远,紧跟着。尉缭欲言又止的看了看他,又看向怀瑾,怀瑾使了个无所谓的眼神,尉缭了然,目不斜视往前走。

    “跟我走。”韩念突然拉住她的手,韩念的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而这种白是像玉一样的透白,而不是甘罗的那种纸一样的苍白。怀瑾想起,上一个见过有这种肤色的人,还是张良。看他手上的皮肤弹性,应该正是青少年的时候,这是一双年轻的手。

    尉缭见他骤然钳制住怀瑾,想也不想,一掌朝韩念手腕上劈过去。韩念反应十分迅速,他依然拉着怀瑾,但带着怀瑾往另一边拽了一下,怀瑾站不住,一个旋身被韩念拉到怀里。

    这一招有点熟悉,怀瑾使劲想使劲想,想着想着突然有点难过,这一招庆先生以前是教过的。

    尉缭此时温和的眉目有些不悦,他看着韩念:“这位公子,不知你与阿姮是何关系,但是你这个举动有些无礼了。”

    怀瑾想了想:“老尉你先回去吧。”

    尉缭道:“确定不需要我帮忙?”

    怀瑾点头:“他不会伤害我。”

    尉缭便收起不悦,点点头,交代了一下她注意安全,然后就离去了。韩念道:“他居然会放心我?”

    怀瑾挣扎了一下,韩念依然死死抓着她的手,她无奈道:“是不是可以放开我了?”韩念一松手,她就活动了一下手腕,手腕上一片红,韩念歉意道:“对不住……”

    “没事。”怀瑾揉了一下手,然后对他说:“老尉不是放心你,而是相信我。”相信她是一个有决断能力的人,能够自己保护自己。

    韩念朝尉缭走的方向看了一下,道:“你在秦国有了很多朋友。”

    怀瑾道:“是,我在这里有朋友,有亲人。不过韩老板你怎么又来咸阳了?洛阳搞事没搞痛快,又到咸阳来搞事了?奉劝你,在咸阳你收敛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