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91章 第九十一章荷落

第91章 第九十一章荷落

    第二日去嬴政身边当差,发现从前只有王后芈荷才来的章台宫,现在各路嫔妃分早中午来问候,嬴政手边被塞满了各种点心各种茶水,都是前来探望的嫔妃们留下的“心意”。嬴政本人对此不当回事,怀瑾十分乐意,嬴政不吃的,都给她了。

    她原先的尚书令位置被阿大顶了,阿大在一旁给嬴政念奏章,嬴政半躺在榻上,怀瑾就盘腿坐在榻下吃点心。

    吃着吃着,殿里忽然没声音了,头顶上一道目光直射过来。怀瑾一僵,嘴里的糕点还没咽下去呢,就开始请罪:“陛下,臣错了。”

    嘴里不停喷糕屑。

    嬴政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懒懒的说:“中常侍好清闲。”

    这语气,心情还不错,怀瑾缩了缩脖子,笑道:“陛下,有什么吩咐?”

    嬴政朝阿大那边挥挥手,阿大就退出去了,殿里唯剩一个锯嘴葫芦老猎。

    嬴政坐起来,衣衫十分不整齐,他叹了口气,真切的说:“寡人最近快被后宫里那些女的烦死了,你说女人怎么会有那么多事情?给块料子而已,还要争风吃醋,连吃饭没给新鲜的肉都要跟寡人告状。寡人都说了,后宫的事情交给吕夫人和郑夫人商量着来办,一个一个怎么老知道跟寡人说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原来是找她抱怨来了,抱怨呢,听着就行了,不必参与讨论。

    “以前也没觉得她们这么烦人,要是王后在……”嬴政说到芈荷,面色立即阴暗下来,他躺下赌气似的说:“没有王后了,寡人没有王后了!寡人不需要王后!”

    怀瑾负手立在下方,静静地听着。

    她想,嬴政一定非常爱芈荷,爱到就算芈荷犯了天大的错,也不舍得杀她,只是把她幽禁起来,还好吃好喝的待着。

    而芈荷也确实是个端庄大气的女子,体贴明事理,只不过芈荷身上的责任把嬴政逼走了。

    嬴政这些天,没有一刻是快乐的,他不愿意提及芈荷。每天去不同的妃子那里,但他忍不住让怀瑾亲自盯着椒房殿的一举一动,让她偷偷遣人照看芈荷的衣食起居。怀瑾突然意识到,原来嬴政也有普通男人的一面,他会抱怨生活,会为了自己心爱的人难过,会故作大方假装自己没有受伤,故作坚强。

    怀瑾突然觉得嬴政这一面有点可爱,她知道他将来是千古一帝秦始皇,史书上说他是开天辟地第一人,后世也有人骂他残暴不仁。有时候这些标签,让她觉得嬴政只是一个符号,但是今天她突然意识到,嬴政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有着普通人的喜怒哀乐。

    但是同时他是一个压抑到极致的人,一边难过的彻夜难眠,一边若无其事的处理国事。

    春天,秦国开始闹旱灾,不过甘罗早在旱情开始前半个月,就上报了这件事情。当旱灾开始的时候,大家也早有应对之举。到了三月份的时候,渠水引进干旱地,旱情延缓得以解决。嬴政大力褒奖了甘罗一番,在他现有的职位上,加了一长串头衔。

    甘罗精通历史,他知道每个节点发生的大事情,但是怀瑾有时候想追问,他从来不说大事,只是说些不痛不痒的小事。

    怀瑾有抱怨,甘罗就跟她解释:“我怕你知道某些节点要发生的事情,会想要去做些改变,但是对抗历史通常不会有好下场,你就好好待着吧。你要报仇,赵国迟早会被拿下,你知道这一点,不然你也不会来秦国。”

    怀瑾只是不置可否。

    旱情过后,甘罗回雍城述职,嬴政开始致力于他扫六合的伟大事业,召集他的心腹开会的时候,她便极力倡议先攻打赵国,并罗列了一大堆理由。

    王翦等人嘴巴没有她厉害,说不过她;蒙武那边因为她上次帮了蒙毅,没有明确的提出反对,但也没有支持;唯一提出异议的就是尉缭,他没有全然反对,只是列举了兵败的种种风险。

    怀瑾和尉缭有些僵持,但怀瑾也只是点到为止,说了先攻打赵国是她深思熟虑的结果,并非意气用事。最后散会时,嬴政只是先让蒙武那边赶紧屯粮练兵,至于先攻打哪里,他还需要再考虑。

    散会之后,尉缭问她:“没有生气吧?”

    “老尉你也太小看我了,我并没有觉得你在针对我,你不过是说了你自己看法。”怀瑾道,尉缭说的确实也是实话,她想了又想,对他说:“你所说的风险我非常承认,但是我依然主张出兵。只要有五成胜算,就值得冒险。畏手畏脚,得拖到何年?”

    尉缭摇摇头,不赞同:“若兵败,秦国恐怕会休养更久。”

    观念不同,怀瑾心想,两人默契的没有再争论这个话题,而是说起了今天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饭。

    但是尉缭是知道怀瑾的,她会想方设法让嬴政出兵,没有人能说服她。

    春日的某一天,嬴政正在上朝,看守椒房殿的士兵突然来报,伺候王后的那名宫女一直在里面敲门,说王后要死了。

    此次朝会是以贵族官员为主,怀瑾并未参与,只是坐在偏殿帮阿大处理文书,所以她是最先知道的消息。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怀瑾立即嘱咐阿大:等陛下回来了即刻上报。

    然后她火速叫了宫里的医师,赶往椒房殿。

    椒房殿外围了很多看热闹的宫人,说是椒房殿里面叫的惨烈,全都涌过来观望了。怀瑾到的时候,吕夫人和郑夫人也正好赶过来。

    戍守宫门的侍卫见到怀瑾自然放行,谁知吕夫人和郑夫人也全要跟上来,怀瑾不欲和女人口舌,只吩咐士兵在后面阻拦。因嬴政早有命令,任何人不能随意进出椒房殿,因此两位夫人也没有生气,只是悻悻的在外面张望。

    怀瑾带着医师入到内殿,芈荷倒在地上捂着肚子,背部拱成了虾一样的形状,口里不断发出痛苦的□□,地上吐了好几滩血,椒房殿仅剩的那个侍女跪在旁边,焦急得不知怎生是好。

    “还不快把芈长使扶到榻上!”怀瑾对那名宫女吼道。

    身后的医师连忙上前,和那名宫女一块将芈荷扶了起来,但是芈荷似是极痛,挣扎的厉害,一直在呕血。

    医师正在看呢,殿外突然喧哗起来,吕夫人非要闯进来,口口声声说陛下让她打理后宫诸事,没有她不能去的地方。吕丛兰这女人声音尖亢,吵得人耳朵疼,没有听见郑夫人的声音,大概是由着吕夫人闹。

    殿门口的两个士兵没拦住,吕夫人和郑夫人全带着人进来了。

    怀瑾不耐烦的骂了一声,看了一眼殿内的陈设,桌上有没有吃完的饭菜,还有正在煮着的药罐。她当即走上前,趁她们刚走到内殿门口时拦住:“二位夫人,没有陛下的旨意不可入椒房殿。”

    吕夫人相当不客气:“我们不能进,那你一个阉人算什么?”

    这厢郑夫人看见内殿的血,发出一声惊呼,怀瑾忍着吕夫人尖酸刻薄的话,恭敬的说道:“臣入内自有臣的道理,夫人若有不满,可向陛下告臣的罪。只是芈长使此番病的蹊跷,之所以不让各位进来,是想保持殿内的陈设,否则若有什么不测,恐怕今天在座所有人都会受到牵连。”

    芈荷这时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唤,郑夫人扶着胸口,惊魂不定,她提议道:“要不我们还是先回去,赵大人说的有道理,我们还是别进去了。”

    吕夫人美目一瞪,大声道:“陛下亲自下的命令让我们理后宫事,王后印绶可是由我们共同保管的,妹妹你怎的如此懦弱,任由一个宦官指手画脚。”

    她趾高气昂的跟郑夫人说完,然后觑着怀瑾:“让开!”

    芈荷开始哀哀叫起来,伺候的侍女在一旁焦急的问医师,医师只是让她安静。

    怀瑾站直了身体,直视着吕夫人,道:“吕夫人莫要为难臣。”

    “如果,我非要为难你呢?”吕夫人昂着头,一字一句的说道。

    怀瑾叫了一声,殿外戍守的两个士兵就立即进来了,怀瑾让他们两个挡在门口,亮出兵器,高声道:“我们秦国律法严明,刚刚你们在殿外没拦住已是犯罪,如今再拦不住就罪上加罪。谁敢进内殿一步,砍掉她的腿,任何后果,我来承担!”

    吕夫人气得一噎,指着她连连道:“赵姮!你等着!”

    怀瑾微微一笑,你爹吕不韦都被我搞垮了,你一个妾室也敢跟我叫板?吕夫人转身就走,郑夫人担忧的往里看了一眼,也跟着走了。

    不多时嬴政便来了,他匆匆而至,到了内殿门口却徘徊不进来。怀瑾把刚刚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嬴政赞赏道:“做的不错。”

    他站在门口,神色如常的看着里面,微微蜷起的手指让怀瑾看出了他焦急的内心。

    嬴政冷静道:“芈长使如何了?”

    前面一直缄默的医师便过来回话:“陛下,芈长使中了毒,至于是什么毒臣还不能妄下定论。不过……此毒极凶猛,老臣无用,芈长使恐怕就在这一时片刻了。”

    嬴政听着芈荷的低声哀叫,头上青筋跳动:“她很痛……药呢!为什么不用药!”

    医师死死低着头,嬴政深吸一口气,脚步仿佛定住了一般,没有挪动半分。

    芈荷那边已经看见嬴政的衣角,她口中还在不停的滴血,却强撑着叫道:“陛下……我要……死了,你也不来……见我吗?”

    嬴政目视着前方,口中道:“寡人说过,再不见你。”

    芈荷低低笑起来,忍着剧痛的笑声和抽搐,听着凄惨极了。芈荷笑完,厉声道:“有人要害我!”

    嬴政道:“寡人会为你查清凶手。”

    “好、好!好!”芈荷挣扎着想起来,身边那个宫女想按都按不住,她从床上滚到地上,痛的有一瞬间发不出声音。芈荷想往这边来,但她的身体支撑不到她往这边,老猎和怀瑾互相看了一眼,都欲言又止。

    嬴政只是站在门口,袖子几乎快被自己攥烂了。

    芈荷发觉自己动不了,发觉嬴政连最后一面都不愿意再见她,芈荷开始绝望:“原来你已经厌弃我至此,夫君!我……没办法见到……扶苏长大了……”她不知是哭是笑还是惨叫,听着很是瘆人,连怀瑾这种自认为是铁石心肠的人都不忍再听下去。

    “看在……过去数年情分上,扶苏、扶苏……扶苏……”芈荷颤栗着,体力传来的剧痛已经让她面容扭曲了,她还强撑着,继续说:“我们唯一的儿子……我唯一的心愿,夫君,你能懂得的……”

    嬴政扶着门,眼睛盯着前方出神,他的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可是却没有一滴眼泪。他说:“寡人明白,寡人以君王之名跟你保证,会让扶苏健康长大,视他为将来的储君!”

    这句话!怀瑾心想,大概是嬴政唯一不理智的一次吧。小孩儿聪明与否实在看不出来,但这句承诺,显然是扶苏还没有显露出任何才能品德的时候答应的,所以弥足珍贵。

    所以她明白,嬴政依然爱着芈荷。

    但是嬴政是一个有着非常强大原则的男人,在大事上从来不含糊,他绝对不会原谅芈荷的背叛行为,但是又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所以才这么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