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92章 第九十二章不见子都,乃见且狂

第92章 第九十二章不见子都,乃见且狂

    听到嬴政的承诺,芈荷心满意足,笑着唱歌:“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且……狂……”

    断断续续的,终于没了声音,嬴政目光空洞的对怀瑾说:“中常侍,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臣明白,请陛下放心。”

    嬴政转身离去,走了两步,眼见着脚下一个踉跄,好在老猎及时扶了一把。

    芈荷躺在地上,不知是不是已经死去了。她叫了医师一声,医师这才从地上爬起来,去芈荷旁边检查,搭了一下脉搏,医师摇头:“不行了。”

    怀瑾深吸一口气,对医师和伺候的宫女交代道:“还不快把芈长使挪到床上,就让她这么不体面的躺在地上吗?”

    曾经贵为王后,万千宠爱,如今死时,身边仅仅三个人在。

    怀瑾来不及为她感慨,赶紧去桌边查看没吃完的饭菜,然而刚凑到桌边,她就皱起眉。

    饭桌上传来一股很重的臭鸡蛋味,怀瑾捂着鼻子看过去,桌上有三道菜一道汤。三道菜分别是炖蘑菇、炖鸡蛋和荠菜,汤是普通的肉糜汤。菜旁边还有一个饭碗,里面有半碗汤和半个咬了一半的蘑菇,臭味就是从这吃剩下的汤里散发出来的。

    菜和汤都是正常味道,但是芈荷吃的那个碗里却是臭味冲天。

    怀瑾立即把医师叫到跟前,医师拿银针在那半碗剩汤里一探,那银针黑得如锅底一般。医师从别处拿了一个杯子,从肉糜汤里舀了一勺,然后从炒蘑菇里夹了一块放在杯子里,候了一会儿,杯中的汤散发出极其难闻的味道。

    医师把蘑菇掰开闻了一下,然后道:“这是一种有毒的蕈,碰到盐水,毒性就会散发出来,并且会散发出臭味。”

    “吃多少会危及生命?”

    “这个……以前没接触过误食这种毒蕈的人,不过这种毒蕈的毒性很强,小人推断,至少吃八九个以上,才会达到芈长使这种状态。”

    怀瑾若有所思的盯着这半碗剩汤,芈荷难道会闻不到这个味道吗?

    想了想,还是得问一下。照顾芈荷的那个宫女似乎是她的陪嫁,此时正含泪给她擦拭脸上的血痕。怀瑾走过去,问道:“芈长使吃饭的时候你在吗?”

    那宫女抹着眼泪,回答:“平时都是奴婢陪着长使一起吃饭的,但是今天长使说想一个人吃,奴婢就没在跟前伺候着。”

    怀瑾想了想,又问:“芈长使平日里都在椒房殿做什么?”

    宫女道:“就只是每天在做衣服,给扶苏公子做的,做了十多件呢,殿里仅剩的料子全用完了。”

    怀瑾道:“那今日芈长使有说什么比较特别的话吗?”

    宫女忍着泪,回忆了一下,道:“芈长使自被幽禁之后,很少说话……不过今日奴婢摆好饭菜准备出去的时候,芈长使问奴婢,想不想回楚国,她说她想回家了。”

    “我知道了。”怀瑾点点头,心中有了个模模糊糊的猜想,她嘱咐道:“你留在这里替芈长使换身干净衣服吧,我待会叫人过来帮你。”

    她叫守门的那两个士兵把桌上的剩菜全部看住,就去嬴政那里复命了。

    到了章台宫,才发现这一次连老猎都被赶出来了。老猎看见她来,指着里面摇了摇头。怀瑾心道:嬴政再生气再难过,她也得把手头事报上去。

    “陛下,臣已查出芈长使的死因了。”怀瑾在外面叫道。

    “进来。”里面只传出没有感情的两个字。

    怀瑾蹑手蹑脚的进去,站到榻前,看着仿佛浑身力气都被抽走的嬴政,她将芈荷的死因报告了一遍。嬴政问她:“毒蕈怎么会进到她殿里?寡人吩咐了,饮食不许怠慢。”

    “臣不知,所以才来请示陛下,此事可能涉及到后宫妃嫔,臣不敢随意主张。”

    “寡人给你这个权利去查,宫里任何人,不得拦你。”

    怀瑾作揖致谢:“臣知道了,臣这就去。”

    外面的天色正是欲黑不黑的时候,殿里的烛火还没有点亮,没有人敢进来。怀瑾想着等会让老猎还是进来一趟,她刚走没两步,身后一阵劲风扫来,她被紧紧箍住。

    “别走,寡人怕黑!”嬴政高她一截肩膀,重力压在她身上,怀瑾差点吐血。

    但是她不敢动,只是道:“臣叫人进来点亮烛火,这样陛下就不怕了。”

    嬴政不答,从后面紧紧抱着她,慢慢的滑落,跪立在她身后,头抵在她背上。僵立了许久,怀瑾感觉自己背后的衣裳有些湿。

    她才意识道:嬴政在哭。

    怀瑾内心有些触动,原来嬴政深情如许,她在这个时代见到过的痴情男子,仅有一个穆生师兄,为了一个穆鱼抛弃所有。

    其他人或许也有过这种时候,但她没有见到过。这种深情,出现在一个帝王身上,怀瑾突然明白,原来这是爱情的动人之处。

    她不知不觉的转过身去,将嬴政抱在怀里,嬴政紧紧搂着她,无声的哭泣。

    静默了许久许久,嬴政放开她,异常冷静:“你先回去吧,叫老猎进来。”

    “臣服侍陛下洗把脸换身衣服吧。”想必他不会想让其他人看见他现在的样子,怀瑾低垂着眉眼。

    嬴政轻轻嗯了一声,虚脱的瘫坐在地上。

    怀瑾点亮桌边的一盏灯,去找了一件干净的衣服,然后端了一盆清水过来。轻轻把嬴政从地上拉起来,怀瑾动手脱掉他的外衣,单薄的里衣虽然有皱褶但还算干净,她把干净的衣服给嬴政套上,整理好腰带系好礼节,在下衣摆上拍了两下,把褶皱抚平。

    怀瑾心道:天地良心,她还是第一次这么伺候别人穿衣服。

    等衣服穿好,嬴政已经缓过来,自己动手洗了脸,他掬起水在脸上狠狠搓了两把。

    “陪寡人待会吧。”嬴政重新躺会榻上。怀瑾束手立在一旁,嬴政往旁边挪了挪,拍了拍旁边的空位,示意她一同躺下。

    怀瑾也不觉得僭越,就躺下了。

    “小时候在赵国当质子,没有钱买烛火,天一黑就什么都看不到了。”嬴政放空的眼睛看着屋顶的房梁,怀瑾安静的听着。

    他道:“现在长大了,有时候也会怕黑。我十五岁的时候荷儿从楚国嫁过来,新婚第一夜她问我,陛下为什么点这么多灯。我说,我不喜欢看不见的时候,荷儿拉着我的手说,看不见的时候有她一直在身边陪着我。以前朝政被把持在母后和吕不韦他们的手里,我努力的想把大权夺回来,母后恨我所有人都恨我,只有荷儿陪着我,她如我的亲人一般,伴我这么多年。”

    嬴政缓缓闭上眼睛,一滴眼泪从他的眼角滑落,他说:“但是最后,她还是背叛了我。”

    怀瑾知道芈荷是为了自己楚国公主的责任,也许她在母国和嬴政之间也曾左右为难过。

    但她只是静静道:“所以陛下无法原谅她。”

    “是,她犯了万般错,只要主动告诉我,我一定会原谅她。但是……”嬴政的语气陡然间变的冷峻起来:“寡人绝不允许背叛!”

    他扭头看向怀瑾:“你会背叛寡人吗?”

    “赵姮是陛下的臣子,只要陛下信任,臣绝不背叛。”躺着没法跪了,表忠心这么躺着感觉没有什么信服力,想了想,她又道:“陛下应当知道臣的忠心,所有事情臣对陛下从无隐瞒。”

    嬴政道:“我知道,所以寡人才会那么放心你和尉缭阿罗在一起。阿姮!”

    他突然这么叫,怀瑾有些愣神,嬴政把手枕在头后面,道:“我听见尉缭他们是这么叫你的,以后寡人也这么叫你了。”

    “陛下开心就好。”怀瑾扯了扯嘴角。

    嬴政道:“你觉得是谁给她下毒?她已经不是王后了,谁会容不下她?”

    怀瑾回答:“谁都有可能,臣会把这件事情查出来,请陛下给臣时间。”

    其实凶手很好找,无非就是在后宫女人中寻找,有能力够到膳房的也只有那两位:郑夫人和吕夫人。她上辈子看了很多宫斗剧,不得不说现在编剧的智慧,在后宫里生存是非常够用的,至少面对这里的女人,她觉得是很够用。

    怀瑾直接把那天膳房里做菜的所有人全部控制起来,然后派人去他们的住处搜查,果然在一个宦官的铺盖底下找到了一镒金子。

    不消说的,这个小宦官立即下狱,还没拷打上,就招了。

    小宦官说,是郑夫人指使他的。

    回想那天在椒房殿见的郑夫人,还算和善明理,不似吕夫人那么蛮不讲理胡搅蛮缠。怀瑾本能的觉得这个不可信,但是小宦官言之凿凿,包括那种毒蕈是何时交到他手上的,郑夫人身边的宫女绿枝如何跟他说的,都交代得十分详细。

    怀瑾只得把这个小宦官带去了郑夫人的殿里,当面对峙。

    “冤枉!奴婢从来没有做过这等事,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宦官!夫人,您帮奴婢说说话啊!”那名叫绿枝的宫女跪在地上,扯着郑夫人的袖子。

    郑夫人一脸为难,有些拉拢的对怀瑾说:“绿枝一直在我身边伺候着,就算她要去收买这个宦官,那也需要时间啊。”

    怀瑾立在下方,面对小宦官的言之凿凿,和郑夫人的委婉维护,她道:“夫人,臣恐怕要先带走绿枝去狱中盘问。”

    郑夫人泫然欲泣,道:“这如何使得……绿枝是我心爱的侍女,怎能入狱?”

    “若不入狱重刑拷打,贱婢嘴里怎么会吐露实话!”外面一个尖锐的声音传来,大家回头,只见吕夫人伴着嬴政从外面进来。大家纷纷站起来,给嬴政行礼。

    嬴政一落座,就问怀瑾:“是怎么个因由?”

    怀瑾立刻把事情进度汇报了一下,嬴政眉头一皱尚未说话呢,吕夫人已经开口了,她道:“我听说芈长使投毒案与郑妹妹有关系,担心中常侍年纪小不能服众,便将此事禀告给了陛下。”

    她有意无意的瞥了郑夫人一眼,然后看着绿枝,笑道:“诏狱酷刑恐怕不是你一个女子能承受的,不如此时痛痛快快招了,还能留你个全尸不必连累家人,否则诛你九族!”

    吕夫人仿佛是只趾高气昂的麻雀,叽叽喳喳闹的人头疼。怀瑾低着头翻了个白眼,嬴政却怠倦的道:“你快赶上办案的吏官了,寡人看你比他们还厉害呢。”

    吕夫人居然也没听出来嬴政的嘲讽,只是娇羞的低着头,骄傲的说:“陛下谬赞了,丛兰也只是从前在家时,听爹爹和兄长们偶尔谈到这些事情,所以对刑罚略知一二。”

    嬴政也是一脸无奈,冲怀瑾努了努嘴。怀瑾示意,上前问道:“绿枝姑娘,你说你从来没见过这个宦官,但是有人曾看见你和他在膳房边的长街上见过面,还有说有笑,你怎么说?”

    绿枝想也不想,就道:“奴婢……去传膳,本就会和膳房的一些人打交代,交谈并不代表奴婢跟他认识啊。”

    怀瑾道:“但是我刚刚过来,你亲口说没见过这个宦官。”

    绿枝道:“是奴婢刚刚一着急,害怕受冤屈就脱口而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