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朝穿越手札 > 第93章 第九十三章传闻中的宫斗

第93章 第九十三章传闻中的宫斗

    怀瑾看向绿枝腰间挎着的香包,问道:“这是艾草香囊吧,姑娘一直戴着?难怪身上这么香呢!”

    绿枝虽不明所以,但还是点点头:“艾草能驱虫又有清香,奴婢常年戴着,所以身上也会染上艾草的气息。”

    怀瑾道:“从那个小宦官铺盖下搜出来的那一镒金,上面也有艾草的香味,你怎么说?”

    此时郑夫人忍不住插嘴,维护道:“宫中用艾草做香包的宫女有很多的。”

    吕夫人坐在嬴政旁边,嫌恶的看着绿枝,小声道:“证据都摆在眼前了,还想抵赖呢!”

    虽说是小声,但是声音也清晰到每一个人都能听清楚了。

    嬴政端坐在上方,道:“去传刑官吧,这么问是问不出了,上了刑自然什么就知道了。听说他们最近新想了一种针形,拿一指粗的针扎在犯人头上,慢慢的往里推,听说特别疼但是又死不了人……”

    嬴政说得饶有兴趣,但在场之人全都白了脸,绿枝身子晃了一下,猛的跪下,求饶:“都是我们夫人指示奴婢的,求陛下饶命!”

    郑夫人一听这话,差点晕厥过去,幸好被旁边的人接住了。

    郑夫人顿时泪流满面,梨花带雨的跪移到嬴政边上,哭诉道:“陛下,臣妾入宫三载,虽不常幸于陛下,但臣妾的为人陛下是知道的啊,臣妾怎么可能去下毒呢!臣妾连什么能毒死人都不知道啊!”

    吕夫人脸上一闪而过的震惊,然后道:“平时看着耳根软心性儿弱,没想到是个背后使坏的阴狠小人!”

    嬴政也是有些不可置信,显然他对郑夫人的了解,这事超出了他的预判。嬴政是信任郑夫人的,看他愿意将扶苏送给郑夫人抚养,就知道了。

    绿枝砰砰砰的磕头,嘴里讨饶,郑夫人也跪在边上边哭边辩解。吕夫人在一旁幸灾乐祸的说着风凉话,嬴政只觉得自己脑仁儿突突的跳。

    “且慢!”怀瑾高声打住,殿内一下静了,她看着绿枝,微笑道:“绿枝姑娘,你既说是你们夫人指示你的,那么请问她什么时候指示你的?怎么指示你的?害死芈长使的毒蕈你们是从哪里找来的?你又是怎么收买那个膳房宦官的?请你仔细回答。”

    一连串发问,绿枝愣了一下,她想了一下,吞吞吐吐说:“我们夫人经常说以自己的才貌,是一定可以成为王后的,如今芈长使被废,是因为顾念着她陛下才迟迟不立后,所以……所以……毒蕈是……是从药库里偷的,奴婢……”

    “撒谎!那名招供的宦官可不是这么说的!既然两相勾结,怎么连证词都对不上?”怀瑾厉声喝道。

    绿枝慌乱道:“奴婢……奴婢……是,是派人从宫外采买回来的……”

    怀瑾立即道:“何时出的宫?在哪里买到的?花了多少钱?”

    嬴政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她语气冷淡的连续追问,事无巨细她问得条条在理,问的绿枝慌乱不已不停出错。她随便站在那里,淡漠的神情和她有些乖巧的长相十分不符。

    绿枝支吾道:“奴婢……有些不记得……”

    “胡说八道!你不是不记得,你分明是在撒谎!”怀瑾冷冷的看着她,慢慢道:“从一开始你就在撒谎!根本没有人看到你和那名宦官见面,那镒金子也没有艾草香,全是我诈你的!可见你嘴里没一句实话!你说毒蕈是出宫采买,但是我记得但凡是出宫采买的人都是有记载的,什么时候出宫什么时候回,有专人记录。我来之前就已经翻过了,郑夫人身边所有伺候的宫女,半年内都没有出去过!”

    绿枝惨白着脸,还想说什么,怀瑾立即把她想辩解的话说了:“也许是托人带进来的,那请你把托的那个人名字告诉我,怎么托的?”

    绿枝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一败涂地。郑夫人哭道:“我一向待你不薄,到底是什么人指示你这么陷害我?”

    “赵大人,这是在绿枝房间里找到的。”阿大和阿小抬着一个小箱子进殿,箱子里都是一个零碎的金子并一些首饰。怀瑾走过去,一眼便落到箱子里的一个玉镯上,凭着多年养尊处优的生活,她对这只玉镯的估价是比较高的。她把那个玉镯拿起,给众人看了一下,然后递到郑夫人面前:“这是您给她的吗?”

    郑夫人摇头:“不是。”

    “宫女的月俸都是有定数的,这玉镯不是她的主子郑夫人赏的,那是从哪里来的?”怀瑾看向绿枝,和气的问:“你偷的?秦国律法,偷盗是要砍掉双手的!”

    嬴政看着玉镯,思虑道:“这个镯子好似有些眼熟。”他扶着额想了又想,喃喃道:“想不起来,女人的镯子好像都一样。”

    “这个镯子……”郑夫人捂着嘴:“好似是……吕姐姐的!”

    怀瑾这才想起,吕夫人似乎安静了很久,大家望过去,吕夫人才惴惴不安的说:“这镯子我遗失了很久了……”

    这个解释太刻意了,怀瑾心想。

    郑夫人含泪望过去,细声质问:“姐姐!这是否太巧了?我的侍女诬陷我投毒,却在居所里找到你的玉镯!”

    真的很像tvb里的宫斗剧啊,怀瑾心中暗想,实在没想到这个反转会这么快。

    “陛下,请在此等臣片刻。”怀瑾说。

    嬴政应了,怀瑾立即带着阿大和阿小出去,先是查了吕夫人宫里人的出宫记录,果然发现半个月前有一个叫小刘的宦官出了宫。怀瑾的行动迅速,立即派人去捉拿他,谁知小刘一见人,立即掉头就跑,追捕之下,失足从假山上摔下去,当场身亡。

    怀瑾觉得有些太巧了,但还是把小刘的尸体抬到了郑夫人宫殿外,然后回话。郑夫人仿佛溺水的人得救一般,死死抱着嬴政的腿哭道:“陛下!陛下!臣妾是被冤枉的,若不是今日赵大人查的仔细,臣妾就要蒙受不白之冤!陛下!你为臣妾做主啊!”

    郑夫人哭得委屈,抽抽噎噎的,嬴政只得把她拉起来安抚道:“寡人自会为你分辨。”说着看向吕夫人,吕夫人手足无措,道:“臣妾……臣妾不知道呀!”

    “绿枝!我待你如何你心里难道不知道吗!你父母生病,是本宫派人给他们送钱送衣服,你在我这里我是一句重话都没有说过你!你为何要这么对我!”郑夫人冲绿枝委屈道,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手捂着胸口不胜柔弱。

    怀瑾冷眼看着,只见绿植胸口起伏了几下,看向吕夫人的眼神十分闪躲。众人心中便有些猜疑,或是吕夫人做的手脚,毒死王后栽赃给郑夫人,一箭双雕。

    吕夫人慌乱的看了嬴政一眼,上前在绿枝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贱婢,你敢诬陷我!我……我定让你不得好死!”

    “事到如今,横竖都是一个死,你就说吧!”郑夫人抹着眼泪,哭道。

    绿枝抬起头,看了吕夫人一眼,然后给郑夫人磕了一个头:“夫人待奴婢好,是奴婢忘恩负义,听信他人挑唆,奴婢愧对夫人!”

    说完她朝嬴政拜了一下,坚定道:“是吕夫人,以玉镯收买奴婢,让奴婢陷害我家夫人,奴婢被利迷心,才作出这等忘恩负义之事。毒蕈是小刘在西街阜医师那里买的,膳房的那个宦官也是我贿赂的,吕夫人说等事发,便让奴婢指证我家夫人,还说会悄悄把我送出宫……”

    “贱婢,你敢冤我!”吕夫人发疯了似的在绿枝身上抓着,绿枝猛的一把推开,大喊道:“奴婢行此不仁不义的事,再无颜活于人世,只求速死!”

    绿枝说完一头撞向旁边的柱子,殿中一众人等全被吓得目瞪口呆。

    “陛下……”吕夫人尚未从惊吓中缓过来,口中就准备求情。

    “证据确凿,如何处置?”怀瑾只看向嬴政。嬴政把郑夫人从地上拉起来,轻轻搂着,拍着肩。

    他看着吕夫人的眼神,什么情绪都没有,只是有点犹豫。

    “陛下,您与臣妾自小相识,臣妾脾气是不好,但臣妾也从来没做过害人性命的事情!”吕夫人慌乱之下,说话居然变得有条有理。

    嬴政看着吕丛兰年轻的、娇艳的如花一样的面容。小时候也是喜欢过这个小妹妹的,长大以后他明白她是吕不韦的女儿,永远不可能跟自己一条心,后面就跟她远了。

    若说情感,对她好像从来没有多余的感情,就是,一件从小就摆在床边的玩偶,懒得挪走但也不愿多看。

    “你去蜀地,找你父亲吧。”嬴政说,芈荷已死,他不会杀吕丛兰泄愤。

    吕夫人再无辩解的余地,嬴政已经离去了,她只是一直在叫冤。从咸阳宫被送出去的时候,她还在叫陛下,但是无人再替她通传。

    连日来很久都没有休息,将吕丛兰押上车后,怀瑾便要了一天休沐,回家歇息。

    睡了个懒觉,和庄老头夫妇一起吃了顿早饭,夏福拿了脏衣服在院子里浆洗,怀瑾在院子里晒了一会儿太阳,想着去尉缭那里坐一坐。

    甘罗不在咸阳,尉缭一个人坐在后院的湖心亭,一手中拿了一个钓竿,一手拿了一卷书在那儿闲坐着。他今天穿了一身素色的衣衫,头上也没有戴冠,怀瑾看到之后忍不住笑道:“老尉你这么打扮,看着像是二十多的年轻人!”

    尉缭虽然三十多了,但是长相还是非常年轻的。和甘罗站在一起除了气质不同,光论外貌,两人看着像同龄人,而甘罗只是一个仅二十岁的青年。

    “你今日得闲了?”尉缭莞尔,放下书,腾出手,给她倒了一杯茶推过去。

    怀瑾握着杯子,看着外面一片春光和煦,笑道:“那可不,比不了老尉你,上一次朝歇三天,待遇好啊。”

    尉缭道:“你是忙得要死,我是闲得要死,阿罗不在咸阳的时候,日子都变得无趣了。”

    “他个没良心的,雍城和咸阳离这么近,也不知来封信。”怀瑾想到甘罗,就忍不住抱怨。

    尉缭道:“他在雍城每日很忙的。”

    怀瑾好奇,不就是个神棍吗?没有祭祀的时候,他忙什么?尉缭见她歪头深思,就解释道:“雍城那边的住了赢氏老一辈的贵族,他们不允许互相来往,阿罗官居奉常,负责定期去他们府上祈福。”

    也就是变相的监视了,秦国的王族亲戚也太惨了。怀瑾心想,年轻一辈的死的差不多了,该跑的也跑了,老一辈的只能变相的拘留在雍城。

    尉缭又道:“阿罗在宗庙的门口搭了一个善棚,他经常会向富户收一些旧衣服,也会募一些钱财。等到每月初一的的时候,城里的穷人们会到棚前,领取一些衣物和少量钱。阿罗在宗庙还有一个炼丹房,他每年都会跑到各个地方收集药材,去年我就随他一同出去了一次,去的是巴蜀之地……”

    “打住打住!”怀瑾笑道:“对不起,我不该抱怨他不写信,听你这么说,他确实是太忙了!”

    尉缭忍不住笑道:“阿罗过得很精彩。”

    是的,甘罗的人生很精彩,怀瑾不得不承认。他的内心世界很丰富,无论到什么地方,都是蓬勃向上充满希望的。这一点,是自己永远及不上的,怀瑾太知道自己了。

    中午在尉缭这里吃完了饭,她才悠哉悠哉的往回走,想着要不要去拜访一趟李斯。李斯自从当上左相之后,两人见面就逐渐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