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发现老公是名柯Gin怎么办 > 第222章 【番外】开车小弟传9

第222章 【番外】开车小弟传9

    强壮的男人,面无表情的提着长刀,一步一步走来,周身仿佛萦绕着化不开的杀气。

    倒在地上的人,一个个噤若寒蝉,胆子稍微小一点的直接就被吓尿了。

    “杀、杀人可是犯法的。”其中一个因为被打断腿骨逃不快,落在最前面的男人梗着脖子道。

    “原来你也知道杀人犯法。”伏特加蹲在那人面前,西瓜刀在手里翻转一圈,一刀下去,随手将他另一条腿也敲断。

    “啊!”男人发出杀猪般的惨叫,手想要碰被敲碎的腿骨,却又因为疼痛不敢碰。

    伏特加冷眼扫去,不满的说:“闭嘴。”

    男人立马闭嘴,不敢再发出一点声音。其他人也都噤若寒蝉,连呼吸声都不敢重一下,生怕这尊凶神敲碎他们骨头。

    肖熏冉捂着女儿的眼睛,担心的叫人,“余钟。”

    伏特加这凶狠的样子,肖熏冉还是第一次见,仿佛下一秒他就会用西瓜刀开刃的一面将人全砍了。

    “我知道,杀人犯法,我已经金盆洗手,改邪归正了,不能杀人。”伏特加遗憾的叹息着。

    他这失望的叹息,让本就害怕的人越发恐惧,就连肖熏冉下意识的后退半步。

    伏特加站了起来,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视频电话给琴酒。

    对面接通,他平静的说:“大哥,我和一伙人贩子交手了。”

    丢失孩子的家里埋伏着持刀歹徒,明显就是人贩子设的圈套。

    视频里,路夭夭抱着路泽,挤开琴酒,冲着伏特加问:“什么,你和人贩子交手了?死了几个?”

    因为她惊讶的声音太大,就连肖熏冉和人贩子也都听到了一些。

    死了几个?

    这问题太过凶残,一时间谁都不敢发出声音。

    伏特加将摄像头对准地上连哀嚎都不敢的人,将事情简单解释一遍,最后道:“我用的是刀背,一个没死。”

    “都没死,你打电话给我做什么?”琴酒很不满小弟没重要的事还打电话给他。

    “我就想问,我要不要把他们全杀了?这些人贩子,感觉很危险。”伏特加用一张憨厚的老实脸,问着凶残的问题。

    人贩子们,“……”

    不,您老更危险。

    他们就是觉得,这个所谓的找娃公司太嚣张了,见他们有女人有小孩的,就觉得很好解决,没想到会踢到这样一块铁板。

    “人没死,就直接打报警电话,让警察抓他们去吃牢饭。我们都是良民,可不兴打打杀杀那一套。”顿了顿,路夭夭又道:“记得威胁他们,如果后续需要医药费,不准找你。”

    “是,大嫂。”伏特加乖巧的挂断电话,改拨报警电话,等着警察来处理。

    听说是持刀砍人,其中一方还是这两年风头正盛的找娃公司的人,出警很快。

    然后……怀揣着救人之心赶来的警察们,把断手断脚的人贩子全抓走了。

    等把这件事处理完,顺便在警局里吃了一顿盒饭,一家三口在天黑后才离开警局。

    回到车上,看着一直抱着女儿,坚决不让他碰的肖熏冉,伏特加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还不至于连你和鱼鱼也砍了。《发现老公是名柯g怎么办》,牢记网址:1”

    肖熏冉将睡着的女儿放在后车座上,盖上小被子,压低声音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虽然伏特加一直叫琴酒和路夭夭大哥大嫂,但肖熏冉并没多想。

    不过经历了今天的事,她不得不多想了。

    或许他们都是混黑的,琴酒是金盆洗手的黑道大哥,伏特加是得力小弟。这样能解释得清为什么伏特加对琴酒和路夭夭那么恭敬了。

    伏特加看了一眼睡得呼噜呼噜的肖鱼,同样压低声音道:“回酒店再告诉你。”

    肖熏冉看着女儿熟睡的小脸,最终点了点头。

    在警局她没说,就是对伏特加的信任。

    伏特加开着车子回到酒店,安顿好肖鱼后,重新开了一个单间,开始他和肖熏冉的坦白局。

    孩子都一岁了,以后或许还会发生今天的事,与其继续隐瞒,还不如把一切都告诉肖熏冉。

    伏特加开始像普通人肖熏冉诉说他那波澜壮阔的前半生。

    半个小时,伏特加交代清楚了加入组织的前因后果,以及遇到琴酒的前因后果。

    接着,就是长达一个多小时的交代,全都是他和琴酒干翻过哪些叛徒、哪些卧底、哪些敌对组织、哪些……那些光辉历史中,不是在杀人,就是在去杀人的路上。

    一个多小时,愣是没说完他的杀人史。

    一开始肖熏冉震惊又害怕,到后面直接麻木了。

    像酒厂那样的组织,一般人根本想象不到它到底有多可怕。

    但光听着fbi、cia、i6等享誉世界的组织,居然也要在伏特加以前工作的地方安插卧底,肖熏冉也能想象得到那是一个多么可怕的组织,明白自己嫁的男人是个多么可怕的恐怖分子。

    肖熏冉整个人都是混乱的,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伏特加道:“你想离婚没问题,但鱼鱼得归我。”

    肖熏冉下意识的反驳,“那不行。”

    “如果你想跟我争夺抚养权,我就让大嫂处理了你。”伏特加说的是修改记忆,但他故意说得特别凶狠,仿佛路夭夭会杀了肖熏冉。

    见伏特加那么在乎孩子,被威胁的肖熏冉反而没那么害怕了。

    想了想,她试着问:“你们金盆洗手了?”

    伏特加点头,“大哥想要给大嫂安定的生活。”

    想到那对黏黏糊糊的夫妻,肖熏冉心里的害怕越来越少,“那你呢?还想以前刺激的生活吗?”

    “不想。”伏特加老实回答,“以前只是跟着大哥走,现在我想给鱼鱼安定的生活。”

    如果他还是组织的一员,肖鱼以后也只能走他的老路,成为组织的一份子。

    他不想那样。

    “那我呢?”肖熏冉见他只想着女儿,心里有些吃味。

    结婚两年,从一开始的无所谓到现在,肖熏冉的心里已经住进了这个化名为余钟的男人。

    “你?”伏特加点头,认真道:“我当然是在乎你的。”

    这还是伏特加第一次真情实感的说这种话,肖熏冉心里甜滋滋的。

    伏特加算给肖熏冉听,“大哥、大嫂、鱼鱼、小酒,让你排第五。”

    肖熏冉,“……”

    如果是普通男人说出这种话,肖熏冉早就一巴掌打上去了,但从伏特加嘴里说出来,她只能说:“鱼鱼居然排小酒前面,我真感动。”

    伏特加也很满意肖熏冉的识时务。

    接下来,他又用一个小时,说明他金盆洗手的原因,说明组织已经被消灭的事,说清楚琴酒和路夭夭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肖熏冉已经彻底忘记了伏特加大坏蛋的身份,心里只剩下对琴酒和路夭夭浪漫的感情。

    “原来他们经历了那么多,难怪感情那么好。”肖熏冉感叹道。

    肖熏冉感叹,倒也不羡慕。

    相比起很多夫妻,其实她和伏特加的感情已经算很好了。

    而且,伏特加会告诉她这么多,其实就是一种接受,把她真正算入他们的大家庭中,当成一份子。

    就像当年路夭夭说的那样,伏特加已经对她敞开心扉,所以才会把过去的一切毫无保留的告诉她。

    肖熏冉能感觉得到,她在伏特加心里的分量,并没有他排的那么低。

    或者说,感情这种事,本身就是无法称重排序的。

    肖熏冉是第一次遇到人贩子,琴酒那边却是时常遇到。

    被拐卖孩子的资料,人贩子的上家、下家……几乎所有的情报,都是从人贩子那问出来的。

    因为这个原因,这一次肖熏冉和伏特加遇到人贩子的事,除了后来路夭夭打来电话关心一番外,大家继续该干嘛干嘛,连点水花都没冒。

    干完这一单,找娃公司彻底进入业务困难期,必须开拓市场。

    往哪个方向开拓,开拓哪些市场,这成了一个重大难题。

    琴酒依旧一副有事去做,没事在家吃老本的样子;伏特加依旧一副都听大哥大嫂的样子;最终决策大权落在了董事长路夭夭身上。

    好在现在有一个肖熏冉帮忙一起出谋划策。

    “都说拐卖妇女儿童。儿童找了,不如我们接着找妇女?”肖熏冉提议。

    路夭夭摇头,“你也知道是拐卖妇女儿童。这两种产业,在很多地方都是交融的,警察叔叔们这两年已经解决得差不多了。现在拐卖妇女的市场,并不比拐卖儿童好多少。”

    肖熏冉一时间无言以对。

    “休息,放年假。”最终,董事长宣布,“放一整年的年假。后年再说。”

    “年假好,年假万岁。”琴酒举娃庆祝。

    “年假万岁。”伏特加举娃附和。

    说是放年假,也不是彻底闲着。

    这两年路夭夭也帮一些孩子解决过心理问题,已经是个小有名气的心理医生了,想接单子很容易。

    肖熏冉也没丢下法律的知识,反正家里也不缺钱,她就在空闲时间,接一些公益性质的法律援助。

    这么一看,两个妈妈事业开花,两个爸爸反而成了最清闲的,

    闲暇之余,两个孩子凑在一起玩,两家大人也坐到一起。

    路夭夭敲着键盘回复病人家属,得意的炫耀,“这就是多门手艺多条路,阿阵、小伏,你们严重拖了大家庭的后腿。”

    “其实,想要赚外快很简单。”琴酒翻过路夭夭用着的笔记本电脑,敲敲打打一番,重新翻回去给路夭夭看。

    路夭夭看着屏幕上的网站,有些心肌梗塞。

    伏特加道:“杀手网站有很多活,我想接两单,给鱼鱼买裙子。大嫂你觉得怎么样?”

    琴酒接着道:“我们干一单,顶的上你们干一年。”

    “不行。”肖熏冉和路夭夭齐齐道。

    路夭夭果断退出某杀手网站,笑眯眯的对琴酒道:“阿阵,赚钱养家有我。你在家享受时光就好。”

    肖熏冉道:“比起裙子,我相信鱼鱼更希望有爸爸的陪伴。”

    “那你就少出去乱跑。说好的年假,结果为了一点小钱把孩子丢给我。”琴酒不满的抱怨。

    他金盆洗手是为了陪老婆,不是陪孩子。

    伏特加要求没那么好,只道:“别太辛苦。”

    “好。”路夭夭和肖熏冉能怎么办,只能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