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身为氪金玩家的我在横滨为所欲为 > 第35章 「末日生存」横滨

第35章 「末日生存」横滨

    费奥多尔在跟对方接触多了以后,他觉得自己现在似乎也不是不能理解对方的所作所为。

    于是他假装没有看见一样,自然地忽略了这个青年的中二举动,“您来了。”

    岑言刚想点头,眼前忽然再次弹出一个弹窗。

    「师徒羁绊起效,您已共享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百分之五十数值,距离超出视野外后失效。」

    数值提升了?所以果然之前是因为吸血鬼异化状态而被锁住了板面。

    岑言若有所思地抬起眼眸看向周围,发现眼前忽然起了变化,比如说自己的师父一号头上出现了姓名,就连周围的家具也都出现了磨损度和标注。

    「价格不菲的红木桌子(耐久度50/100):费奥多尔先生喜欢淡雅的木香,却不喜欢过于奢华夸张的家具,因此这是用黄花梨木特意定制的,只不过由于时间和环境,隐约有些发霉了。」

    他瞳孔地震立刻打开了个人板面。

    「生命:100/100(普通人类/数值共享中)

    敏捷:50/100(您已经获得了丰富的闪避经验)

    力量:50/100(您已拥有了战斗经验)

    智力:50/100(拥有过目不忘的记忆力,以及简单的推理能力。)

    状态:正常(您暂时不饿)」

    这是简单的推理能力??

    简直是强行过目不忘和开卷考试了属于是。

    【我焯,你管这是简单的推理能力?感觉跟玩家走过去系统弹出备注了一样!】

    【我之前还嫌弃这个桌子太老旧了,没想到居然会是定制的,还是黄花梨木,这个npc这么有钱吗?!】

    【情报贩子都很有钱吧,更别提还是组织首领。】

    【师父!师父!你是我唯一的师父!】

    【呜呜呜呃,我有点想进这个游戏里把这个npc的家具都搬走……】

    费奥多尔没能看出眼前这个青年为什么沉默,但这并不影响他接下来要做的事,四十八小时果然是一个异变点,所有吸血鬼都被重新变回了人类,就像是午夜魔法消失了一样。

    而眼前这个青年不出意外大概也重新变成了人类。

    「书」能力的起效需要有逻辑关系的先提条件,比如说这个青年被吸血鬼咬了不受控制是因为项链,又比如说吸血鬼病毒的消失是因为这个青年成为了吸血鬼始祖反向同化了所有吸血鬼,所以当这个青年不再是吸血鬼的时候,吸血鬼病毒就会消失,所有人都会重新变成人类。

    种种迹象都在按照逻辑严密的因果关系去发展,这个青年如果是「书」意识的化形,这一切都能得到完美解释。

    “岑言?”费奥多尔轻声喊了一声对方的名字,“您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吧?”

    “记得。”在打量完这所房间之后,岑言收回了视线落在眼前的npc身上。

    视线从对方紫罗兰色的眼眸滑落到对方垂落在身侧修长白皙的手。

    「费奥多尔先生的眼睛瞳色是稀有的紫色,细看的话还能从中隐约窥见血色,就像是葡萄酒一样醇厚。」

    「费奥多尔先生的手指指甲看起来有些凹凸不平,这大概是被他本人啃咬的,是因什么焦虑吗?还是说是因为细微的疼痛有助于注意力集中呢?」

    太帅了这个智力点提升。

    岑言觉得如果他现在再去玩什么解密副本,他一天就能通关。

    “您听清了吗?”费奥多尔眉头微皱,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这个青年的注意力比之前更加容易飘散。

    “你再说一次吧。”岑言没有丝毫走神的不好意思。

    费奥多尔微微抿起唇,好脾气地又说了一次,“这个要求可能会有些冒犯……我想在您身上尝试着写字。”

    岑言:?

    岑言瞳孔地震。

    他一瞬间倒吸一口凉气并后仰,“你想在我脸上画乌龟?虽然我答应你的条件,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会出卖自己的灵魂!”

    费奥多尔:……

    “是写字。”

    “你想在我脸上写乌龟?”岑言表情更戒备了。

    “……”费奥多尔沉默了好一会儿,“不,我不会写乌龟的,请放心。”

    话虽如此,但看着那个青年仍旧警惕的视线,他叹了口气,“这样吧,作为保证,您也可以在我身上写字。”

    岑言陷入了沉思,在衡量了一下之后觉得自己也不是不能陪这个npc玩这种幼稚游戏,没想到这个npc还挺有童心的嘛!

    他欢快说道:“那太好了,事不宜迟我们快开始吧!”

    见对方答应的如此爽快,看起来甚至有些迫不及待,费奥多尔又有些犹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但事已至此,他摒弃那点犹豫,开口说道:“那么,麻烦您把袖子挽上去,我会尽量写快一点的。”

    岑言随手把袖子提到肩膀处,大方地递给了对方,“写吧。”

    费奥多尔握着对方的手腕,指腹能够感知到温热皮肤下面的脉搏跳动,对方露出的那一节手臂纤细白皙,隐约可以看见青色的血管。

    心跳声频率是普通人范畴,就连触感也是。

    他脑海里闪过这样的想法。

    费奥多尔握着的笔尖落在那片白皙皮肤上,把早已思索好的内容从上至下缓缓书写,但在刚写第一个字的时候,这只手的主人像是怕痒一样轻颤了一下。

    他下意识抬起眼眸看过去,后者正偏过头努力忍住把手收回来的冲动。

    “快写。”岑言眉头微皱忍不住催促。

    原来这个游戏在这方面也能做的如此真实,笔尖落在皮肤上产生的细微痒意让他又去把共感中的触觉调低了。

    费奥多尔闻言加快了落笔速度,一个完整的有条理有详细逻辑的故事被写在了这条手臂上。

    他写完后扭头看向电脑屏幕中展现出的监控,发现没有任何变化。

    是因为不是「书」的本体?

    岑言没有管对方的动作,他低下头看着对方在自己手臂上写的故事,忽然觉得自己的师父说不准真的是反派,这种故事是不是有点太过于悲惨了一点。

    “您……还记得您住哪里吗?”费奥多尔换了一个角度,他试图从对方口中得知「书」封印的详细地址,又或是其他什么线索。

    “当然了。”岑言随手从对方手里把笔抽了出来,“我家住在翻斗大街翻斗花园二号楼。”

    费奥多尔从对方脸上漫不经心的敷衍里能够判断出这是一句谎话。

    会不告诉他也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又或者说对方很有可能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不过如果这个青年是「书」的意识,那么对方理应会在里「书」本体最近的地方产生反应。

    要哄骗着对方去寻找看看吗?

    费奥多尔正思考着这个问题,忽然感觉有人伸手搭上了他裤沿。

    回过神发现眼前这个青年正一脸认真地蹲在自己身前,双手搭在他腰间。

    “您想做什么?”费奥多尔很困惑。

    “你在我身上写字了,所以现在轮到我了。”岑言理所应当地说道。

    “嗯,我确实答应过您,但是您能否解释一下您现在的举动?”费奥多尔扣着对方的手腕,以免这个青年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只见那个黑发金眸的青年认真地说道:“我要在你大腿上写个‘惨’字。”

    费奥多尔:?

    费奥多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不得不提醒道:“我是在您手臂上写的。”

    “我让你挑了。”岑言理直气壮地反驳。

    “我想这是公平问题,您应该知道手臂和大腿不是同一个概念。”费奥多尔试图用道理去说服对方,但显然这个青年从来不会听人说话。

    于是他换了一种说辞,“我愿意让您在同等位置上写字已经是最大让步了,还记得吗?这原本是我当初帮您寻找吸血鬼始祖的条件。”

    好像确实有道理。

    岑言思考了一会儿,认真地在对方伸出来的手臂上画了一只乌龟。

    费奥多尔收回手,扫了一眼那只笔触圆润富有童话气息的乌龟,开始觉得这个青年除去经常做一些迷惑行为之外,其实是很好骗的那一类。

    岑言没有在意这个npc的走神,他已经自顾自的开始翻箱倒柜了,拥有了这种数值不来探索一下简直浪费,拉开抽屉发现了一张白纸。

    「普通的白纸,费奥多尔先生很少会使用书写的方式传递信息。」

    岑言合拢又拉开了下一个抽屉,他发现这个地方其实很空旷,说起来似乎每一次见到自己的师父一号都是在不同的房间,唯一不变的是一定会有一台电脑。

    这难道就是「程序员·精通」吗?刻入骨髓的电子设备。

    费奥多尔不明白为什么这个青年又开始翻箱倒柜,仔细回想起来对方似乎经常做这样的行为,是在寻找什么吗?

    这里什么都没有,这只是他的临时据点。

    没等岑言把那双罪恶的手摸向电脑,系统突然弹出更新提示。

    「提醒玩家,游戏即将进入副本更新,躯壳会保留在游戏内,请玩家寻找安全点下线。」

    【很喜欢玩这个游戏,喜欢这种更新两星期,游戏一星期的闲得发慌感。】

    【很喜欢这个游戏的更新频率,从一开始闲得发慌的新手期到现在不间断更新副本的发疯感】

    【有一种谁都别活的架势】

    【又要被创两个星期吗?这个游戏制作公司到底在哪,我愿意带头集资给他们更换设备招募程序员!】

    【来个人把我撅晕到两个星期之后!】

    【那么让我来撅你罢(急迫)】

    岑言看着系统弹窗沉思了一会儿,之前更新躺的地方是监狱,现在更新躺哪?

    费奥多尔刚想开口哄骗对方去横滨逛一圈寻找「书」本体,却只见那个青年面色凝重自顾自的走进了隔壁卧室。

    他疑惑地跟过去发现对方已经十分自然地躺在床上了,甚至拉过一旁的被子盖在了身上。

    费奥多尔相当疑惑,“……您这是在干什么?”

    “睡觉。”

    岑言闭上了眼睛,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爬起来把自己身上的特殊装备摘下来放背包里。

    毕竟角色死了可以复活,装备没了就真没了。

    岑言一边给自己盖好被子一边随口问道:“师父,你这里安全吧?”

    没等费奥多尔弄明白为什么这个青年突然要霸占他的床在他据点睡觉,又听见这样一番没头没脑的发问,他若有所思地点头。

    “嗯,安全。”

    “太好了。”岑言安心闭上眼睛下线了。

    费奥多尔等了很久都没能等到对方下一句话,他走过去一看发现对方眼眸闭合,呼吸平缓,看起来已经睡着了。

    居然真的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