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霍格沃茨里的言灵周期表 > 番外:阿格斯·费尔奇

番外:阿格斯·费尔奇

    这是一个微微下着雨的阴沉夜晚,霍格沃茨的城堡管理员阿格斯·费尔奇又是一脸阴沉,不情愿的拿着刚从商店买回来的快速清洁抹布,行走在城堡那昏暗的甬道上。

    该死的下雨天,那帮精力旺盛的臭小子在开学的当天就从城堡外面带来一坨又一坨的泥脚印。

    露指的羊毛手套下传来一阵阵无法忍受的刺痛,费尔奇又一次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指。

    他的双手曾在几十年前碎裂为无数的骨茬,然后在得不到救治的情况下自行愈合,最后导致了一位同情他的犹太医生不得不将他的双手骨骼重新打碎,再按正确的方式接上去。

    所以这双手现在看起来仍然扭曲变形,而且在刮风下雨时让他饱受关节炎的痛苦。

    他已经习惯用开始的羊毛手套来长年掩饰丑陋的双手;用那松垮的轮廓与苍老的年龄来掩饰自己外表下的激情与胆量,因为他的心灵仍然年轻。

    那费尔奇先生是用的什么秘诀来保持自己心灵仍然这么年轻呢?是对生活的向往吗?

    是复仇。

    许多年前有一位颇具声望的东欧文学与民俗传说教授,他是个犹太人,名字叫亚伯拉罕·色拉齐安。他去过很多地方,华沙,布达佩斯,甚至是德意志帝国的屠杀营

    费尔奇其实很庆幸自己的好运,因为就当他站在已经挖好的尸体坑前,那个挂着铁十字勋章的德国中尉用手枪顶住了他的后脑勺的时候,一枚762毫米口径的苏制波波沙子弹抢先一步,打穿了那个德国中尉的胸膛。

    感谢那些苏联人,他们在他即将被处决的前一刻攻占了灭绝营,拯救了里面所有的囚犯,让他们脱掉了象征死亡的纸质条纹囚服,把无辜的孩子们救出了毒气室。

    所以在1991年12月26日的那个夜晚,费尔奇拿着一瓶花了重金才搞过来的伏特加,面朝着东方,醉倒在了天文台上,为曾经那个挽救过自己性命的国家而哭泣。

    “洛丽斯夫人”!

    费尔奇终于用他那肿胀的手指擦干净了地上的泥水,随后便高声呼叫起他的猫。

    “喵”~

    不远处响起一声猫叫,一只脏兮兮的缅因猫小步跑了过来,亲切的蹭着他的裤腿。

    “今天有没有看到不听话的坏学生啊”?

    费尔奇亲切的揉着猫咪的头,仿佛是和自己的爱人说话一般轻声的和猫交谈着。

    这是当年和她一起养的猫,估计可能是有什么长寿的神奇动物血脉,洛丽丝夫人今年已经46岁了。

    而费尔奇也已经90岁了。

    不得不承认,他老了,就像是冬天人呼出的蒸汽,虽然看上去还很浓郁,可是用不了多久就会消散在空气里。

    但是他还仍不能倒下,至少在复仇之前不能倒下。

    绝对不能。

    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身体状况确实不允许自己像年轻时候那样东奔西跑了。

    回到了自己办公室的费尔奇脱掉了沉重的外套,坐在座位上吃起了小精灵刚送过来的晚餐,顺便拿起了放在一旁的预言家日报,边吃饭边读了起来。

    “部长助理乌姆里奇女士草拟狼人行为约束法案”。

    “乌克兰爆发大大规模抗议游行”。

    “德国击毙游荡野生吸血鬼”。

    “马尔福家族宣布解除与格林格拉斯家族联姻契约”

    等等?吸血鬼?

    原本显得有些苍老的费尔奇顿时气质一变,因为外伤而变得畸形的手指在此刻却无比的沉稳,他拿起了报纸,开始仔细的阅读了起来。

    “三日前,柏林下城区发生了一起野生吸血鬼袭击巫师事件,该吸血鬼被当场击毙。经查,这只吸血鬼全名为托马斯·艾文特,是一只臭名昭著的袭人者,其所犯下的命案不下30余起”

    “咣当”!

    精致的银餐盘被打翻,从破旧的写字台上掉在了地上,碗里的鸡汤洒在了地板上,随后渗进了地毯。

    “终于,终于”

    费尔奇跪在地上嚎叫着,畸形的双手捂住的脸,泪水从手指头之间的缝隙流出。

    45年了,他从未忘记过那个披着人皮的恶魔,那个把集中营当成自助餐厅的吸血鬼。

    费尔奇还记得那一天,那个下着暴雨的黄昏,刚刚回到小屋的自己重重跌落在椅子上,用那血迹斑斑布满伤口的双手捧着头,等待着日落。

    亦或是等待着自己的妻子回归。

    她在雨中回到了他的身边,试图用恶魔的馈赠获取丈夫的血液。

    他别无选择,高举起了手中的银剑,斩下了爱人的头颅。

    因为他毕生的挚爱在那一刻便已转化为一个疯狂肮脏的怪物,他只能做他认为正确的事情。

    在挥动银剑的那一刻他在轻轻的哭泣,甚至想过在绝望中向吸血鬼投降,和已经变为还魂尸的妻子一起下地狱。

    可是他没有,他最终还是哭泣着杀死了自己的爱人,然后坐在房间里的椅子上发呆,直至太阳从东方升起。

    妻子的尸体在太阳照射下化为灰烬。也就是在那之后,费尔奇开始了对那个吸血鬼的追杀。

    在那10多年里,他的足迹遍布欧洲和美洲。

    费尔奇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

    因为好几次他的银剑都擦破了那只吸血鬼的喉咙,但是却没有一次斩断他那流淌着白色血液的动脉。

    再后来,年事已高的费尔奇失去了那只吸血鬼的踪迹,而他自己早已经为了追捕而散尽了所有家财,到头来只能露宿在街头。

    就在他即将在街头饿死的时候,刚刚继任校长的邓布利多找到了他,向他许诺城堡管理员的位置,一个月20个加隆,包住宿,包三餐。

    要求是在暗中保护学生们的安全。

    他同意了。

    多少年过去了,他的那柄银剑仍然藏在白金头的橡木手杖里,只有在他偶尔闲下来的时候才会拿出来上油抛光,保证上面铭刻的炼金矩阵不会因为时间的作用而遭到破坏。

    “看到了吗,洛丽丝夫人?我一生的挚爱,你可以安息了”。

    说着说着,他便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一旁的猫咪十分不解的看着他,摇着尾巴,用自己毛茸茸的脸颊蹭着他那畸形的手指,安慰着这个受伤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