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解构诡异 > 第491章 未完的执念

第491章 未完的执念

    楚冬打开手电筒晃了古清妍两下,古清妍用手挡住自己的眼睛急忙说道:“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记下这些符咒,没有伤害你们的意思。”

    楚冬瞟了一眼古清妍身后的影子平静的说道:“这我当然知道,如果你有伤害我的意思,你已经死了。其实对于我来说醒着和睡着区别不大,我还以为你会做点什么,所以观察了你一会儿,没想到你真的只是背符咒,这很重要吗?”

    在李红仙睡着后,智脑就提醒了楚冬,楚冬仔细感受了下,就是古清妍身上的气息让人感觉非常的舒适宁静,这不是攻击,而是一种类似于增益的状态,它能让人睡的更好,休息的更充分,跟楚冬这个脑波幻术有点类似,但没有楚冬玩的这么透彻。

    所以他就让智脑严密监视,自己继续睡觉,直到一个时辰后古清妍起身,智脑再次把楚冬唤醒,他就开始观察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密谋,结果她就只是在背诵符咒,一背就是一个时辰,把楚冬实在给弄无聊了。

    古清妍带着些许窘迫的说道:“这些令咒的等级很高,修炼它们远比修炼寒阳现有的术法有前途的多,我想把它们带回去给道子用。”

    “国师大人一直在为一个已经覆灭的国家奔波有什么意义吗?”

    古清妍轻咬双唇有些为难的说道:“我知道你这种身份的人不会瞧得上一个亡国奴,但那群道子是我寒阳最后的希望,我必须把他们救出来,只要他们在寒阳就没有灭亡。如果你觉得冒犯到你了,我跟你赔罪。”

    楚冬没有丝毫生气的意思,反而走到了古清妍的身前一脸笑容的问道:“一直在赶路的你,很累吧?你就没为自己想过一些吗?完成一些自己的愿望。”

    古清妍一脸不解的问道:“你说什么?”

    “三个月的时间求遍了四国,碰壁无数,每天都在走,每天都在逃跑,你一定很累吧,之前我们看到的那一队囚犯,其实是在追杀你的对吗?”

    古清妍眼神躲闪,“我、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那就是这墓里的东西,我只是感知敏锐而已。”

    楚冬走到古清妍身后,仰头看向了那面巨大的石墙,两人的影子在手电筒的照射下重叠在了一起,楚冬似乎是看到了自己想要的,

    他嘴角微微翘起,不急不慢的说道:“我们这里没几个普通人,如果那一队囚犯真的很危险我们不该没感觉,之前你看到那队囚犯就很恐惧,你还在主动跟我解释,这跟你的性格可有点出入,第二次见到那队囚犯,你一样很慌张,甚至主动催促我逃离。

    其实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设计这个机关城如果能控制你说那种恐怖东西,何必用弩箭机关这种不稳定的机关呢?结果显而易见,那队囚犯不可控,甚至根本不属于这座墓。

    国师修为不高但是游遍四国受尽苦楚,只身一人跨越万里,却能以最完美的状态展现在我面前,仿佛没有经历过任何风霜与折磨,你简直就是一个从画里走出来的美丽仙子。”

    古清妍被楚冬说的越来越慌,“你到底想说什么,我听不懂你说的话!我只是想来找你帮忙,你不帮也行,我自会离开!”

    两人的说话声也把另外几人都吵醒了,古清妍确实没对他们做什么,只是让他们睡的更沉,对于他们来说反而是好事,休息效率翻倍,不过几人都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听着。

    楚冬拍了拍古清妍的肩膀,她立刻下意识的躲开了,楚冬不以为意,用最温柔的语气说道:“我现在当然是信你的,不必如此激动,我给你讲个故事如何。

    从前有一个普通的女人被一些奇怪的东西追杀,她日不能免夜不能寐,数月未眠,辗转四国,在一个月前她衣衫褴褛的来到了大邹皇都,在见到大邹国君之时,她已经疲惫不堪神情恍惚,最后大邹国君将她推给了另外一个人,并且答应她只要那个人愿意帮,他也就同意。

    这个女人发现他或许是自己最后的希望,于是她收集了这人的信息,发现他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于是她用身上不多的盘缠买了些还算名贵的胭脂水粉,希望能取得一些好印象。

    她日夜奔袭追逐那人的脚步,结果进了一处危险之地,数月未眠已经让她变得极其脆弱,甚至不如一个普通人,它被山间的陷阱轻易的取走了性命,最终沉尸于湖水之中。

    可她的念头坚定,依然要完成自己未完成的事,于是诞生了另外的一个她,一个完美的,仿佛画中仙子的她,继续自己未完成的执念。”

    谷  楚冬每说一句话,这手上便会用灵魂投影给几人配上一副图,一个形如枯槁状若干尸的女人走进了皇都,她双眼迷离对世界依然抱有希望,只是这幅打扮让她处处受挫,普通人十天不睡就会猝死,身体会虚弱到极致,而她数月未眠,纵然有修为加身也是油尽灯枯,那模样着实不敢恭维。

    可她还是费尽千辛万苦终于见到了大邹国君,最后还是被无情推开。

    她带着最后的希望循着楚冬的脚步进了百断山,误饮溪水最后沉尸湖中,但沉尸不久,便又有一个女人从湖里爬了出来,她以为自己什么事都没发生,不知道自己死了,她带着自己的执念继续出发,而那个人就是古清妍。

    真正的古清妍就是一个面黄肌瘦的老女人,放在街边都会有人多看一眼的那种,真正的古清妍已经成为湖底浮尸,面容扭曲。

    古清妍疯狂摇头,她根本不信楚冬讲的这个故事。

    “不!你胡说,你在胡说!”

    “你仔细想想,你靠着什么走完了四国,又是为什么来到这座山里,你的鞋子在何时所换,你的衣服在哪里购得?你都记得吗?一个没有任何风霜痕迹的人,怎么谈走遍四国?为什么你无法离开这座山?你都没有想过吗?”

    楚冬有诸葛邱上这个bug的能力在自然不会放着不用,他看不到过去,但可以看到未来,在那座温泉湖顶,楚冬用诸葛邱上的奇门先是以当时情况做了一次出山推演,结果并无意外,几人顺利的离开了百断山,而且诸葛邱上的消耗并不大,说明他们可以离开这座山。

    推演离开百断山的画面清晰,楚冬全部记了下来,并且进行了细致的分析,在他们进山之后确实有一个女人跟了进来,不过她脚步虚浮,甚至还有在沉尸湖边停留的痕迹,楚冬对比了两次沉尸湖的样子,发现沉尸湖多了一具女性尸体,但是他不认识,那模样也不是古清妍,他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下墓之后楚冬一直在警惕着古清妍,同时智脑也在不断分析这个人,分析的结果就是矛盾与割裂,这个女人拥有着清冷的气质,让任何人看了都自愧不如的外貌,这样一个人却没多少脾气,这让人无法理解。

    不过楚冬也在想,或许是这四国的求助之旅让她被磨平了棱角,也就暂时放下了对她的怀疑。

    直到那一队诡异的囚犯出现之后,楚冬再次对这个女人生出了一些怀疑,她突然废人恐惧与苍白无力的解释在楚冬这个人形测谎仪面前毫无意义,她一定知道这些囚犯是什么东西,但她不想说。

    之后在墓道里被困的那一个小时,楚冬在让智脑做一件事,把那个沉尸湖里多出来的尸体容貌还原出来,然后跟自己的数据里的人去匹配,要知道楚冬的脑子里可以存着皇都城内一个多月发生的所有大事小情,这是一个恐怖的数据量,比对花费了一些时间。

    结果还真让他给找出来,那个沉尸湖里新添的女士曾经在皇都出现过,并且一直在用各种办法求见王公贵族,甚至想进皇宫,但当时大邹也是自顾不暇,整个皇族都被毒翻,去哪里管这一个外人呢?

    而且当时这个女人的外形确实不敢恭维,就是一个讨饭的乞丐,根本不会有人在意,楚冬当时监视整个皇都,是要找出跟自己所查之事有关系的异常,这个女人虽然行事怪异,但跟当时楚冬要查的事无关,所以在第一遍普筛的时候就把她给排除出去了,楚冬压根就不知道他。

    毕竟监控整个皇都是个恐怖的数据量,楚冬可没有这种记忆量,当时的处理方式是收集到数据后,给那些外置设备进行普筛,把异常信息报上来,最后再有智脑和楚冬共同处理。

    也就是说这个女人其实在皇都已经混了两个月了,后来镜城之乱解除,楚冬就没在监视过皇都,他也就不知道这个女人做了什么,不过从之前的一些行为逻辑来看,她确实一直在想办法进入皇宫,而且从未休息,她不敢停留在一处过久,整日流窜,她在害怕些什么。

    最后智脑把这个女人所有的信息抽调出来和古清妍做了对比,除了容貌不同外,她们的行为习惯、说话方式、甚至是招式都一模一样,至此古清妍的身份大概也就被楚冬猜出来了。

    她确实是大邹国师,而且是掌握了绝对秘密之人,这个秘密就是寒阳覆灭的根本,所以一直在被诡异追杀,她一边躲避一边寻求救星,最后在寻找楚冬的路上不慎沉尸湖中,但因为这山间某些力量,她复生了,就像是之前第一队来山里的那帮人一样,他们也复生了,复生之后依然再寻找皇陵。

    未亡人,古清妍。